首页

新闻
手机搜狐
SOHU.COM

美国搅黄一项中国潜在投资 美媒披露内幕

参考消息网2月12日报道美国《华尔街日报》网站2月10日发表题为《五角大楼如何对抗中国在格陵兰岛的规划》的文章称,美国国防部对中国拟投资建设格陵兰新机场采取了不同寻常的举动。

文章称,五角大楼去年曾就它认为在这片冰封土地上出现的令人担忧的新情况拉响警报:中国正寻求资助并建设格陵兰岛上的机场,从而在加拿大沿海拥有军事立足点。

文章称,格陵兰自治政府总理曾在2017年飞赴北京,请求中国国有银行为这些新的商业机场提供资金,其中包括在格陵兰首府努克修建一座大型机场,目前这里的机场只能起降螺旋桨飞机。参与磋商的人士说,中国的银行高管们对此很感兴趣,不过条件是要由中国公司修建机场。

当关于这一初步计划的消息去年年初传到时任美国国防部长吉姆·马蒂斯的耳中时,他对丹麦提出了要求。丹麦王国包括作为自治领土的格陵兰,不过丹麦政府一直不愿为这些机场提供资金支持。

文章称,多年来,美国和欧洲一直是中国在全球掀起的建设热潮的旁观者。为了打造新的全球贸易和基础设施纽带,中国的银行一直在为成百上千的项目融资,这些项目大多由中国公司承建,其中包括公路、铁路、油气管道和发电厂。

文章称,(美方提出异议)几个月后,格陵兰宣布,首府的新机场将使用获得丹麦政府支持的贷款修建,另外一座机场也是如此。格陵兰还会筹资建设第三座机场,预计中国不会在其中发挥任何作用。

文章指出,美国国防部采取了不同寻常的举动,主动提出共同出资建设格陵兰的机场基础设施,帮助民用、军用或侦察飞机在这里着陆。

格陵兰政府官员说,他们希望这些机场会让世界上最人迹罕至的一些地方对外开放,让游客、返乡者和移民乘坐票价低廉的航班进入这个岛屿。

文章称,格陵兰政府官员说,丹麦首相拉尔斯·勒克·拉斯穆森多次拒绝为格陵兰岛上的国际机场提供贷款的请求。不过,在去年马蒂斯与丹麦国防大臣举行会谈后,拉斯穆森政府迅速制订了一揽子资助计划。

格陵兰前总理阿莱卡·哈蒙在谈到拉斯穆森时说:“他对此根本不感兴趣——直到中国人表示有意参与其中。”

格陵兰的一座机场(美国《华尔街日报》网站)

【延伸阅读】亚投行行长金立群:中国海外投资寻求“重新平衡”

参考消息网1月31日报道英国《金融时报》网站1月29日报道称,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亚投行)行长金立群在接受该报采访时表示,面对人们对发展中国家债务负担日益加深的担忧,中国正在“重新平衡”其海外借贷行为。

报道称,中国对亚洲数个重要发展中国家的基础设施投资在2017年和2018年有所减少。

金立群对《金融时报》说,中国意识到了批评的声音。他说:“中国领导人肯定已经收到了这一信息。你不能没完没了地投资,而不对正在发生的事进行评估以恢复平衡。”

但他驳斥了对中国“不计后果地”放贷从而使其他国家陷入债务泥潭的批评。他说:“我认为,这些是错误指控,因为如果看一下资源总量,不论中国能对某个国家提供多少(贷款)支持,与这个国家可支配的全部资源相比,这些支持仍是有限的。”

他说:“尽管一些人提出了批评,但中国完全意识到债务可持续性问题。”

报道称,在国有基建公司消化自身债务负担之际,中国在国内和国外的投资都有所放缓。但金立群表示,对地区基础设施而言,更大问题是,经济需要在更大范围内迎头赶上。他说:“任何进行基础设施投资的国家可能都需要停下一会儿以实现重新平衡。你需要其他生产部门的支持。”

报道称,亚投行今年的目标是贷款总额达到40亿美元。(目标提出的)背景是金立群所说的“可投资项目不足”,即符合该行财政、社会和环境可持续性标准的项目不足。

该行29日发布一份新报告称,提高现有基础设施利用率的机会仍然存在,这可能包括投资地区输电线路或中亚的铁路支线。

文章称,该行也已开始向中国放贷。金立群说,亚投行已将其投资范围扩大到中国与邻国间的公路、铁路和输电设施之外,开始覆盖气候变化举措。2017年底,该行向北京燃气集团提供了第一笔公司贷款,用于将天然气管道延伸到农村。

(2019-01-31 11:17:04)

【延伸阅读】美媒:中企对投资巴西兴趣不减 或将参与能源项目

参考消息网1月31日报道美国《福布斯》双周刊网站1月29日报道称,预计今年中国在巴西的对外投资将增加,包括中国投资者此前很少或完全没有涉足的领域。

并购市场资讯集团的数据显示,中国企业2018年共收购了5家巴西公司,总价值21亿美元,比2017年少一桩交易,并购总价值下降69.4%。

巴西-中国工商总会主席唐凯千说,博索纳罗政府的高级官员帮助恢复了中国投资者的信心,他们仍然认为巴西是能源、农业综合经营和基础设施等领域投资的重要市场。

唐凯千说,预计中国投资者将在巴西能源行业的工程项目中发挥积极作用。

中国问题专家和金融顾问丹尼尔·劳说,预计中国投资者还将参与巴西第六轮油气项目及当地的可再生能源项目。

劳说,计划在铁路项目等基础设施领域进行的招标也是为了吸引中国投资者的兴趣,中国投资者越来越多地在巴西寻找未开发地区的基础设施项目。

当地一名并购顾问说,巴西的农业综合经营行业是中国投资的另一块沃土,尤其是在当前美中贸易战的背景下。贸易战促使中国买家在美国以外的地方寻找大宗商品。

唐凯千和劳都表示,随着巴西总统选举的结束和经济的加速发展,他们相信许多中国企业将寻求进军巴西。

文章援引并购市场资讯集团本月早些时候的消息称,中国华电集团公司正在积极寻找对巴西能源的投资机会。这家国有发电集团最近派代表团前往巴西,分析当地两个项目:一个液化天然气热电站和一个水力发电厂。

唐凯千指出,预计中国投资者还将把资金投入到他们在巴西很少或完全没有涉足过的行业。例如,巴西的废物能源行业今年可能会收到中国企业的第一笔投资。

劳说,当地的供水和污水行业也成熟了,可以吸引更多中国投资。他还说,一些中国企业已经在这个领域寻找机会。

文章称,巴西的技术行业也在中国投资者的视线之内。劳说,中方感兴趣的目标包括巴西的电子商务网站和手机应用程序开发商。

唐凯千指出,中国企业也热衷于投资巴西的支付服务提供商。在中国,很少人使用信用卡、支票甚至现金,一切都通过手机程序完成,中国公司可以把他们的(支付)解决方案推广到巴西。

(2019-01-31 11:04:43)

【延伸阅读】外媒称加拿大将为中加关系紧张付出代价:投资正在下降

参考消息网1月30日报道外媒称,在中加关系紧张之后,中国在加拿大的投资出现了进一步下降的风险。

据彭博社1月30日报道,中国曾经是加拿大总理特鲁多很重视的一个国家,他曾试图效仿他的父亲,加强与这个亚洲强国的关系。但最近情况发生了很大变化。

与此同时,根据艾伯特大学中国研究所本月发布的一份报告,中国人在加拿大的投资正在下降。中国对加拿大的投资额从2017年的84亿加元(1加元约合5元人民币)下降到2018年的44亿加元,而新交易的数量也从111笔下降到了70笔。

报告表示,现在将投资下降与2018年12月开始的争吵相关联还为时过早,但报告预测“如果我们不摆脱这种局面,将会对未来投资产生进一步影响”。

报道表示,对特鲁多来说,这个时机再糟糕不过了,因为他要为2019年10月的大选做准备,而在这次选举中他的胜算远未确定。根据纳诺斯研究公司的最新民调,他所在的执政党自由党的支持率仅比反对党领先1个百分点。而反对党保守党领袖安德鲁·谢尔已经试图利用特鲁多处理对华关系上的“弱点”。

加拿大前外长彼得·麦凯说:“对于我们的一些最大贸易伙伴来说,我们如履薄冰。这可能对加拿大经济造成严重后果。”“我们现在必须竭尽全力为当前的矛盾降温,以恢复中加正常关系。”(编译/王露露)

(2019-01-30 13:56:55)

【延伸阅读】中国老板对美投资热情骤降 澳大利亚取代美国成中国投资新宠

参考消息网1月26日报道澳媒称,据一项全球管理调查显示,澳大利亚已经取代美国成为中国青睐的投资目的地。

据《西澳洲人报》网站1月23日报道,在贸易争端的影响下,普华永道会计师事务所的年度调查发现,只有17%的中国老板认为美国是他们最重要的增长市场,这一比例远远低于2018年59%。

而有21%的中国受访者将澳大利亚列为头号目标市场,排在美国、日本、法国和加拿大之前。

普华永道说,中国的首席执行官们正在“将他们的赌注从美国转向更广泛的市场”。

这项调查于2018年9月和10月对91个国家的3200名企业高管进行了调查,其中包括131名澳大利亚企业高管。

在这项调查中,认为全球经济增长将下滑的企业老板的比例从5%跃升至近30%。普华永道说:“在调查中,首席执行官们在面对席卷全球的强烈民族主义和民粹主义情绪时多选择了低调处理的方式。”

报道称,调查还发现,虽然大多数老板都认为人工智能将“有益于社会”,但许多老板担心它对全球劳动力的影响。普华永道的研究显示,到本世纪30年代中期,全球超过30%的就业岗位——主要是从事手工和文书工作的岗位——可能实现自动化。(编译/王露露)

(2019-01-26 00:17:01)

【延伸阅读】为阻止中方投资,美国要手把手教以色列拒绝外国投资……

参考消息网1月16日报道外媒称,继公开插手中企接手的以色列港口项目之后,美国再次表明对外国尤其是中国在以色列的投资感到担心,敦促以色列设置对此类交易的审查程序。

据彭博社1月16日报道,在与以色列能源部长尤瓦尔·施泰尼茨以及以色列的网络事务负责人会面之前,美国能源部副部长丹·布鲁耶特15日在特拉维夫表示,以色列应采取“积极措施”来检查外国投资,否则以色列基础设施的潜在弱点可能会使其与美国的情报共享处于“危险之中”。

布鲁耶特表示,美国愿意帮助以色列政府采纳与美国的外国投资委员会(CFIUS)类似的制度,并表示其他美国官员很可能会来以色列帮助建立一个审查外国投资的程序,特别是由财政部牵头的审查程序。

布鲁耶特说,“我们非常密切地评估在美国的外国投资,我们希望以色列采取类似的做法。”

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办公室对此拒绝发表评论。

美国插手以色列投资问题并非首次,以色列《耶路撒冷邮报》早前披露,2015年,中国上港集团成功中标以色列海法新港自2021年起25年的码头经营权,这起看似正常的经济合作却在2018年末引起了美国海军的“安全忧虑”,美国人担心中国会利用这个港口提高其在中东的地位,并可能搜集有关美国利益的情报。但此后分析人士纷纷打脸美国,表明中国“并无恶意”,以色列官员也证实,政府正在评估确保中国建设和管理该港口不会对其与美国的关系产生负面影响。

与此同时,中国与以色列的友好投资关系蒸蒸日上,美国消费者新闻与商业频道网站曾报道称,网站蓝星指数公司创始人兼首席信息官史蒂文·舍恩菲尔德说:“过去8年至10年间,中国对以色列的投资呈长期增长趋势,但如今这一势头正在加速。”他表示,中国对以色列科技行业的投资“相当受欢迎”,投资覆盖“几乎每个重要的颠覆性技术领域”,例如自动驾驶汽车和电动汽车等产业。

美国外交学者网站援引以色列-中国的媒体桥梁——中国媒体中心——创始人佩夫兹纳的话表示,由于拥有庞大的市场和不断壮大的中产阶层,中国是以色列的完美伙伴,又因为以色列缺乏重要的国内市场和进入邻国市场的机会,以色列和中国的经济互补性很强。(编译/朱方雨)

(2019-01-16 16:02:17)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9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