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技

原创 翟天临崩了,和你有什么关系?

翟天临是17年起飞的。

电视剧《白鹿原》,文学巨著打底,筹备十五年,停播,审查,复播,一系列事件给这部剧带来了极大的关注。这部剧于17年4月份首播,翟天临在剧中饰演白孝文一角。

两个月后,《大军师司马懿之军师联盟》强势上映,时年,主演吴秀波还是那个迷人的大叔男神,而这部剧,在引发了争议的同时获得了口碑与流量的双重成功。翟天临在剧中饰演杨修,备受瞩目。

又过了五个月,综艺《演员的诞生》第一季破壳而出,伴随着“蚂蚁竞走十年”和“海娃死了”之类的鬼畜素材以及“袁立怒怼节目组”这样的风波,该综艺获得了巨大的流量。而翟天临在该节目中,作为唯一战胜导师的演员,最终取得了“三强”的骄人成绩。

17年的时候还有一个事,那就是《战狼2》的上映,且最终豪取56.81亿的票房成绩,一跃成为中国电影票房第一。

关于这件事,有一种说法我觉得非常有趣,叫“战狼2的成功,很大一部分得益于市场对小鲜肉的报复性消费”。

这句话中有三个信息:

1,17年之前,电影市场由流量小生和资本力量所主导;

2,《战狼2》的大获成功是分割线;

3,分割线之后,市场的诉求开始发挥出巨大的力量,在倒逼整个电影产业对现有模式进行调整;

2017年,在这样的行业背景下,携两部豆瓣8.4分以上的高口碑电视剧,外加一个流量爆炸的综艺节目,“实力派演员”翟天临,成功被运作至观众眼前。

时隔一年后,顺风顺水的翟天临首次登上春晚舞台,在小品中饰演了一名打假警察,进一步被全国观众所熟知。

紧接着,在短短五六天的时间里,原本前途看起来一片光明的翟天临,突然以一种从未有过的姿势,倒下了。

01学术造假风波

1月31日,翟天临在微博晒出北大光华博士后的录用通知书;

2月4日,翟天临在春晚中出演小品《“儿子”来了》,扮演打假警察,拷走了葛优;

2月6日,网上开始陆续出现“为什么找不到翟天临公开发表的论文”的质疑;

2月8日,大年初四,#翟天临论文#话题登顶微博热搜,引起全网讨论。与此同时,“翟天临不知道知网是什么”作为传播点,开始引起轩然大波,这一传播点的来源,来自于一段直播视频;

该视频录制于2018年8月26日,翟天临于某网络直播中同网友互动,视频中,网友提问“翟天临的论文能否在知网上搜到”,面对这一问题,翟天临表情困惑并回答道“知网是什么东西?”,然后跳过了这一网友的提问。

在国内,但凡查找或引用参考文献时,没有人能绕开知网。而身为博士后的翟天临,没有听说过知网,不禁让人怀疑其过去的论文是如何写出来的。

同样是2月8日,当日下午,翟天临工作室于微博发布严正声明,声明中解释翟天临是“故意采用反问的语气幽默带过”;

而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公众关注的重点早已不再是翟天临是否知道知网这个网站,当然,作为传播热点,“不知知网”这个概念是很有杀伤力的。但事实上争论“翟天临究竟是否知道知网”根本毫无意义,整个事件背后,大众所真正质疑的东西是“翟天临是否真的具有博士后的实力?”以及“翟天临获得学位的途径,是否合理合法且足够公正?”

一般来说,高校的人文社科类博士毕业,起码要发表1-3篇的cssci核心期刊学术论文,翟天临所毕业的北京电影学院也不例外。

(来源:北京电影学院文件)

可迄今为止,在目前公开的检索途径中,不要说C刊了,连正规学术刊物上发表过的论文都找不到一篇。

唯一能找到的两篇文章,一篇刊载于《综艺报》,而另一篇则载于《广电时评》,均非国家认可的学术刊物。

这还没完,这两篇文章没帮上忙不说,还又进一步带来其他麻烦。

一波未平而一波又起,微博@PITD亚洲虐待博士组织做了翟天临公开文章的查重,《谈电视剧中“白孝文的表演创作》paperpass的检测报告相似度54%。知网查重全文对照结果复制比53%。除去本人已发表文献,重复比40.4%。

一言以蔽之:抄的。

以上就是此次事件的大致脉络。网友笑称,这种姿势凉掉的艺人,倒是新鲜得很。

确实,近些年里,娱乐明星越来越多地占据了人们的闲暇生活,我们也越来越多地看到“起高楼,宴宾客,楼塌了”这一现象在许多名人身上应验。

所谓“某某某出事儿了”,大众们早就见怪不怪,对于这一现象,网友们起名为“吃瓜”。“瓜”吃得多了,网友们便开始归纳总结,并创造性地给这些出事的艺人们分门别类,分别起名为“吸毒队”、“嫖娼队”以及“出轨队”,还煞有介事地搞起了比赛。

可这次的翟天临,还真不太好给他“归队”。

02“吃瓜”排毒

关于“吃瓜”这种事,我个人的心态曾经历过三个状态。

最早的时候被本能牵着走,比如谢霆锋到底喜不喜欢王菲?蔡依林跟周杰伦到底能不能行?天天看这些人的新闻,看久了,竟产生这些人跟自己很熟的错觉。而探寻熟人八卦是人的本源欲望之一,小道消息看得我不亦乐乎。

后来进入了中二阶段。叩着桌子痛斥“公众的注意力是非常宝贵的社会资源,而这些八卦信息造成了公众资源的极大浪费!”末了还得吟诗一首,说“将军孤坟无人问,戏子家事天下知。”

再后来就是现在了。

一方面,我意识到吃瓜本身是带有娱乐性的。就该属性而言,吃瓜这一行为,和观众收看综艺节目,看一些爆米花电影没有什么本质区别。那正如周总理所说,“人民群众喜闻乐见,你算老几?”就个人而言我可以选择不参与,但面对喜欢吃瓜的人,狭隘的优越感则很不可取。

除了娱乐性之外,吃瓜还给人们提供了谈资,并在公共的讨论中形成部分社会共识,对社会的持续发展有着不可替代的作用。

而另一方面,由于吃瓜的非虚构性,即“瓜”的当事人以及发生的事情,均存在于真实的世界当中,那么讨论的基础也必将紧贴现实,并天然具有一定程度的严肃性。

举例来说,在关于“吸毒艺人”是否可以复出的争论中,关于毒品危害的详细解读以及缉毒人员的牺牲奉献,乃至大麻合法化背后的社会及人文思考,这些平日里并不为人们所在意的内容,由于“一个活生生的,众人所熟悉的艺人”戳在那里,必将为更多的人所熟知。

在这个过程中,娱乐圈,是作为一个“放大器”的存在。而热议本身,则是一个“排毒”的过程。

话虽如此,但我也确实承认,在真实的“吃瓜”过程中,人们更多的精力还是放在出轨细节以及“段子”上的,毕竟娱乐为主。

而由于主题的重复性(出轨,吸毒,嫖娼等),许多本质问题在最开始的时候已经被讨论殆尽,因此近些年来的大瓜,我个人都处于一个被动接受的状态,不钻研,不传播,不拒绝。

但翟天临此事,我个人建议这个瓜不仅要吃,而且要大吃特吃。

其原因在于,这件事所牵扯的是一个新鲜的领域,而此一事件的发酵,其最大的意义在于让公众开始把目光投向“学术公平”这件事上。

老实说,翟天临这件事能炸成这个样子,并非他这个人本身有多招黑,老实说以他目前的知名度,尚且还掀不起这般大的风浪。

说白了,翟天临就是一个靶子,很多博士来打他的假,没准在之前压根都不认识翟天临其人,但就是要在这件事上大做文章。其背后最大的推动力量,就在于人们“苦学术造假久矣”。

近些年来,学术圈乱象屡见不鲜,诸如论文造假学历注水这样的事情一直有声音在说,可一直就这么装死一样的拖着。

而这件事的爆发必将会给该领域带来极大的震动。对此,公众不需要额外做些什么,因为注视本身就有着巨大的推动力量。

学术圈藏污纳垢,翟天临逐梦学术圈,学霸人设带来名望,名望带来注视,注视倒逼学术圈自我改革。

世界就是这样自洁的,而我们希望再快一点。

03人设的崩塌与重建

人设一定是个好东西,对于此,薛之谦最有发言权。

2005年选秀出道,2006年《认真的雪》大火,紧接着沉寂10年。

2016年,苦苦经营的微博段子终于火了,薛之谦死死抓住机会,打造了一系列人设。

段子手,逗比且深情,做得一切都是爱音乐,真性情,拼命,努力,有才华......

这一系列大大小小的人设给他带来了极高的人气,也带来了巨大的商业价值。据网友推算,仅2017年一年,薛之谦在综艺节目上的收入就已经超过了1000万。

然后就是各位所熟悉的“求锤得锤”李雨桐事件了。

失而复得,得而复失,这八个字背后,决定其“得失”的灵丹妙药,便是人设。

2016年猴年春晚,全网都在高喊着,希望六小龄童可以上春晚,那时候,章金莱还是一名德艺双馨的老艺术家。

而在过去的一年里,“六学”兴起,章口就来,战术后仰,文体两开花,“灵堂卖片”,这些事件伴随着垄断西游记的指责,都让章金莱先生陷入了深深的困扰之中。

除此之外,《失恋33天》剧组中,白百何,文章,姚笛,张子萱,陈羽凡皆因各种缘由人设崩塌,进而事业遭到重大打击。

还有另一个剧组,《离婚律师》。2014年上映,同年秋天,主演姚晨跟凌潇肃离婚事件反转,片尾曲演唱者曲婉婷的妈妈被带走。四年后,客串的范冰冰出事;四年半后,主演吴秀波出事。

对了,那部剧里还有一个客串的演员,叫翟天临。

以上人物中,有演员,也有歌手。

如日中天时,他们个顶个都是炙手可热的角色,而人设崩塌后,他们每个人的事业都遭到了重创,无一例外。

对此,有人也许会觉得奇怪,因为除了人设之外,这些艺人本身还有其他的可取之处。因而会出现这样的一种声音,“关注作品不行吗?人品虽然有瑕疵,但演技好/歌好听不就行了吗?”

而回答这一问题,我们首先要深入了解,“人设”究竟是什么。

人设的必要性

心理学中有一个概念,叫“图式”。而认知理论把图式定义为从心理学理解认知的基本构造单元。

其中个人图式(Person schemas)是指我们对某一特殊个体的认知结构,比如我们对关羽就有一个个人图式,这个图式的内容包括:勇猛、讲义气、骄傲等。

我们都知道,人是极其复杂的动物,简单的图式,或者说标签化的认知,必然会影响对他人认识的准确性及全面性。但出于对信息确定性的渴求,人很难不依靠这样的认知方式。

此为大背景。

就公众人物而言,其竞争是极其激烈的,想让他人记住自己,就必须进行人设的自我管理。

以薛之谦为例,在2006年,他的人设是一个唱歌还不错,长得还过得去的选秀歌手。在公众的脑海里,跟他有着相同人设的艺人没有一百也有五十,而人设平庸的结果,就是面目模糊。

可到了2016年,他的人设变成了一个会写段子的歌手。这样的人设时至今日也是十分特别的。在该基础上,他不断地进行着自我人设管理,在段子手的基础上,持续丰富着人设的内涵,进一步打造其差异化,形成个人的品牌价值。

由于所有人都以图式来认识他人,因此你总会在他人心中形成一套“标签”。

而由于竞争者数量众多,想脱颖而出,则需要一定差异化的“人设”。

“人设”只是让其他人记住你,但倘若想将人设兑换为实际的商业利益,则需要进一步形成“个人品牌”。

有段时间,我总是会搞混“人设”,“标签”以及“个人品牌”这三个概念。但随着对这三者的区分,我们或许就可以明白对艺人而言,人设打造的必要性了。

人设崩塌的损害

莎士比亚说:“诡计才需要伪装,而真理喜欢阳光。”

所有人设崩塌的背后,都是欺骗和伪装。

文章和陈赫大肆宣扬自己是个爱家庭爱老婆的好男人,最后出轨了。

六小龄童在人们心中是一个德高望重的老艺术家,结果人们发觉他心眼很小,并且唯利是图。

翟天临一直说自己是个学霸,最后学术造假。

所谓人设崩塌,其本质是骗局败露。说到这我可以举一个反例:之前一直以硬汉形象示人的孙红雷,在综艺节目中因其爱玩且傻气的表现被称为极限大傻,如果从字面意思来看,他一定是“人设崩塌”了,但从结果来看,他涨粉了。

人设崩塌,人设的变化并不是重点,重点是欺骗。而欺骗的背后有两个逻辑。

第一个逻辑:我想从你这拿走点好处。
第二个逻辑:我比你聪明,或者我认为你傻。

事实上对大众而言,第二个逻辑比第一个逻辑要可恶得多。

人设的发展路径

随着信息获取途径的日趋丰富,公众人物的人设管理也经历着不同的发展阶段。

一开始,公众人物只需要花很少的精力便可以维系住还算不错的公众形象,与此同时大众也很难接收到太多的周边信息。因此,公众人物的人设管理更多处于自由放任的阶段,而将精力更多地投放至业务本身。至于其所谓人设,也很大一部分与其业务领域所塑造出的形象相重合。

后来,随着信息获取途径的丰富,人设的打造成了一门专业的技术性工作。譬如早期的周杰伦所打造的“叛逆”,“耍酷”等人设,又或者台湾华语乐坛的甜心教主,可爱教主之类。

现如今,由于信息获取途径的极大丰富,人设发展,展示出了其特有路径,共分为三个阶段。

萌芽阶段,人设的打造。在此期间,人设是自画像,是设计,是让人们看到你且记住你的方式,停留在此阶段的,是芸芸众生,是不入流的小明星;

发展阶段,人设的崩溃。在此期间,人设是镜子。随着信息的不断完善,自画像和镜子之间必将产生裂痕,没有欺骗,或者无伤大雅的欺骗,将平稳度过,反之,人设崩塌,事业重创。值得注意的是,这一事件的产生具有历史必然性;

完善阶段,人设的重构。在过去,人们会觉得,公众人物只不过是一份工作,他的生活不应该受到打扰。然而,由于时代特性和职业特性,公众人物终将迎来生活形象与公众形象的极大融合。

有人可能会觉得,你说了一大堆,跟我又有什么关系呢?事实上,在小范围内,我们每个人其实都是公众人物。我们可以看到,有些错,在萌芽阶段其实就已经埋下了。

要我说,世界是要求走正路的,在发展变动期间,世界也许会奖励那些走邪路的。但归根结底,世界是要求走正路的。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9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