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手机搜狐
SOHU.COM

张作霖的六夫人马岳清:跟了他终生不再嫁

张作霖的六夫人名为马岳清(亦叫马月清),是张作霖娶进门的最后一位夫人。在帅府内,人们习惯称她为岳姑娘或六太太。在张作霖的六位夫人中,只有她没坐过花轿,没披过盖头,也没与张作霖拜过天地,当初是以丫环身份走进帅府的。

十五岁被卖进戏班

1905年农历五月廿八日,马岳清出生在河北省献县大河村一个非常贫苦的农家。祖父是个老实忠厚的佃户,给村里一户姓马的本家扛长活。父亲虽然有编筐、编席子的手艺,但始终过着朝不保夕的苦日子。

马岳清是马氏姐妹三人中最小的一个,13岁时就与两位姐姐一起随父亲下地,犁田撒粪,拔草施肥,样样精通。马岳清与两位姐姐所不同的是喜欢听歌唱戏。晚清年间,河北乡下盛行河北梆子和哈哈调。每当北京和天津的戏班子来到她的家乡大河村,年幼的马岳清不论地里的庄稼活多忙多累,她都要抽出时间去听戏。有时甚至追随戏班子到遥远的他乡,直到听够了为止。

马岳清不但喜欢听戏,还热衷于唱戏。因为天生就有唱戏的潜质,嗓音又好,她很快就学会了《大西厢》、《彩楼配》等传统戏。有一年元宵节,北京一个评剧戏班来大河村唱戏,十几岁的马岳清听了一场没听够,居然跟随着戏班子从大河村走到小河村,又追看到二十里外的马架堡。戏班的艺人发现马岳清不但对评戏如痴如醉,而且还会唱几段著名的唱段,便极力鼓动班主将有天赋的马岳清带到京城去学戏。马岳清本已答应,可父亲却追到马架堡,把马岳清连推带扯地带回了家。

马岳清15岁那年,家乡遇上水灾,不但庄稼颗粒无收,而且房子也被大水冲倒。就在全家为今年的生计犯愁时,天津万花戏班的班主刘明海在大河村路过,意外地发现清丽可人的马岳清居然会唱评戏。便与马岳清的父母商量,希望马岳清能参加他在天津的万花戏班。

马岳清的父母本不愿意女儿这么小的年纪就远离家人,远离故土,但刘明海出的价钱很让马岳清的父母心动。为了全家人渡过难关,只好违心地把马岳清卖给万花戏班当艺徒。

马岳清随刘明海到了天津,实现了自己从小就梦寐以求的愿望,马岳清喜得连梦里都带着笑。然而,当她真正地走进戏班的排练场,她才知道,学艺唱戏可不是好玩的事,不但要起五更爬半夜,而且还要忍受班主和师傅的责打。稍有空闲,还要为班主家买菜看孩子,稍有不慎就要受到打骂,远不像她在乡间所想象的那么惬意。

马岳清到天津刘家班学艺不久,第一次奉直战争就打起来了。张作霖的东北军驻进天津后,刘明海因为得罪了东北军的一个团长,刘家班吃了官司,遭受了查封。刚刚16岁的马岳清只好从刘家班出来,到了另一个名叫“庆春班”的戏班子。这以后,马岳清就在天津各戏班间走来串去,开始了她酸甜苦辣的艺伶生涯。

十八岁委身张作霖

马岳清见到张作霖时,是在天津南市广兴里的天宝班。天宝班的班主姓李,外号叫“小李妈”,是军阀孟恩远的同乡。为了攀附权贵,当然也为了多赚钱,“小李妈”常常把班里的姑娘们给军阀送上门去,供他们风流、享乐。在这种环境中度日的岳姑娘,早已厌倦了那种被肆意欺辱、蹂躏的生活,幻想着有朝一日,能有一位“贵人”降临,救她脱离苦海。

1923年秋天,张作霖因为军政要务常去天津,住在天津“恒聚德”军衣庄。张作霖在天津一落脚,“小李妈”好像饿猫闻到鱼腥一样,马上来了精神,她立即挑出包括马岳清在内的几个姑娘,给张作霖送了来。这七八个姑娘,个个姿容秀丽,打扮得花枝招展。张作霖自从有了五太太寿夫人以后,已经安分了许多,对这类事情兴趣大减。但同来的随从们却鼓动说:“你看那位高挑个女子,一脸福相,肯定旺夫!”张作霖这才细细打量,只见这群女子中,有一位恬静、腼腆的高挑个少女,圆圆的脸蛋透着忠厚,微微上翘的嘴角似乎永远在微笑,还有那饱满的天庭,挺阔的鼻子……“福相!有福之人!这样的女人一定会给男人带来好运”,他情不自禁地这样想着,动了心思。

张作霖虽然统率千军万马,但他却特别迷信。为这,有两名算命先生常出入帅府。他每遇疑难不解的问题或非常棘手的军政大事,都要让他们算卦,以卜吉凶,然后照卦行事。眼下,他看到了岳姑娘的长相以后,就又想起了关于“福相”一类的说法。于是,娶来做“护身符”的念头开始萦绕在心。

岳姑娘跟张作霖接触以后,有一种不同以往的感觉。他很少像其他男人那样鲁莽、粗野地对待她。跟他在一起,她不必提心吊胆,甚至有时在头脑中还时时幻化出倚他为父、尊他为兄或甘心做他的小丫环之类的想法。她对他的依恋渐渐加深了,在一个明月如镜的夜晚,马岳清潸然泪下,乞求张作霖说:“救我出去吧!我什么都会干,我会感激你一辈子的。”张作霖当然希望这颗“福星”能够时刻追随着自己,使自己官运亨通,步步高升,便一口答应下来。当时张作霖仍宠爱着五夫人,碍着五夫人的面子,他没有立即把马岳清带回帅府,而是在天津找个房子将马岳清暂时安置下来。

张作霖回到奉天大帅府后,眼前时常晃动着马岳清的身影,有时说着说着话便突然走了神。聪明心细的寿夫人看出了端倪,又在张作霖的随侍人员中了解到真相。当寿夫人知道张作霖之所以没将他所喜爱的马岳清带回帅府,是担心有伤自己的感情时,寿夫人被感动得落了泪。这年年底,寿夫人瞒着张作霖亲自去天津将岳姑娘接到奉天。

张作霖在家里突然见到分别已久的马岳清,喜出望外,对善解人意的寿夫人更加敬重了几分。然而,还有一道难题摆在张作霖面前,马岳清的戏子出身,使他没法给她名分。正当张作霖左右为难之际,又是寿夫人替张作霖解了难。寿夫人以自己新买的贴身丫环的名义,将马岳清安置在自己身边,住进帅府花园中的小楼。这时,马岳清只有18岁,而张作霖已年近半百。

十九岁荣升六太太

马岳清是个性格内向的女人。住进帅府以后,除张作霖和寿夫人外,她很少接触其他人,年龄虽小却异常稳重。寿夫人本来对她是心存芥蒂的,可后来发现这女孩极柔顺、单纯,嘴里又很少“鸡零狗碎”、飞短流长,就解除了戒备,并且对她还格外照顾。寿夫人吩咐老妈子把小楼中最好的一间向阳屋子收拾出来给她住,带她去城内著名的萃华金店打金手镯、金耳环,为她买了几套像样的衣服。不仅如此,寿夫人还吩咐厨房,把每天给各房夫人做的百合羹也给她定时送去……

马岳清从心里往外感激寿夫人对她的关怀、照顾,“好姐姐”的称呼挂在嘴边。一来二去,寿夫人与马岳清之间的关系越来越亲密了。寿夫人的贴身丫环小玉对寿夫人的行为非常不解,不明白她为何对一个丫环这么照顾,心里逐渐对从不干活的岳姑娘产生了不满。她开始觉得寿夫人偏心眼,整天闷闷不乐,干起活来也不像从前那么麻利痛快了。寿夫人察觉到了小玉的细微变化,觉着该选个适当的机会公开马岳清的身份了。

一天,黑龙江省督军吴俊升和吉林省督军兼省长张作相一同来看望张作霖。张作霖见两位把兄弟前来十分高兴。精明的寿夫人觉得这应该是让马岳清公开身份的绝好机会。晚上,张作霖举办盛大晚宴,请来很多客人。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寿夫人笑盈盈地站起来,说:“大家请静一静,我有件重要事情要告诉大家。”说着,寿夫人向门外一招手,只见一个丫环和一个老妈子陪着马岳清走了进来。众人面面相觑,不知这位妙龄少女是什么人。寿夫人拉住马岳清的手,介绍说:“这是大帅的新人岳姑娘。”说完,又指着坐在张作霖两边的吴俊升和张作相对马岳清说:“这两位是大帅的老把兄,你来认识一下。”吴俊升瞅着岳姑娘,舌头也不大了,忙称赞说:“岳姑娘赛过天仙,大帅好福气呀!”在座的每一位都笑起来。寿夫人忙让马岳清在张作霖身边就座。至此,帅府内外的人们才知道,这位神秘莫测、深居简出的“丫环”,原来是张作霖新娶的姨太太。

1924年12月,马岳清生下了女儿张怀敏。这可忙坏了寿夫人,从请大夫、安排人侍候月子,到孩子满月办喜宴,都由她亲自操办。孩子满月那天,寿夫人从私房钱中拿了5千元给马岳清,让她以自己的名义赏给厨房、老妈子和丫环们。难怪张作霖死后,岳姑娘一直如忠实的仆人一样跟随寿夫人,直至寿夫人去世,形影不离,个中缘由不言自明。

马岳清生张怀敏时,张作霖正在天津。得知此事后,张作霖一纸电报打回府上,告知寿夫人:“女孩尊为六小姐,岳姑娘升为六太太。”喜添娇女的马岳清看到张作霖的电报后,感动得泪眼婆娑,抱着给她无限关爱与同情的寿夫人放声地大哭了起来。

马岳清做了张作霖的姨太太后,生活整个颠了个个儿。从前,她是男人手中的玩物,而这时则是受人仰视的贵妇;往昔她无家可归,任人摆布,现在则饭来张口,衣来伸手,成为座上宾、人上人。她认为这一切都是张作霖娶她的结果,所以对张由衷地怀有一种报恩的心理。

马岳清心性善良,虽然得宠,仍谦和自重,与张作霖所有的夫人和睦相处。对于爱护她关切她的寿夫人更是敬重有加,亲如姐妹,赢得了张家上下的一致好感。她也像她所崇拜的五夫人寿懿一样,在她真正有了夫人地位以后,很注重广施善缘。不止一次在自己出生地大河村和其他地方出资修庙宇、办小学堂等。

二十二岁贵为“大元帅夫人”

张作霖娶马岳清进门后,还真应验了福星高照的卦语,在政治生涯中一路顺风,扶摇直上。先是打胜了第二次直奉战争,紧接着又问鼎中原,坐上了陆海军大元帅的宝座。迷信的张作霖认为是岳姑娘让他交上了好运,所以更加喜欢她。

1926年,张作霖力排众议,执意出关兴师。他将刚生过孩子不久的马岳清带在身边,随伺军中。巧合的是,这一路上,张作霖的所有战事都特别顺利,即使有什么危险,也能鬼使神差地化险为夷。张作霖的军队再次控制北京后,他被各路军阀公推为安国军总司令。接着,又取得了南口战役大捷。张作霖将这些事都与马岳清的“旺夫相”联系在一起,兴高采烈中,特意带着马岳清陪他到北京南苑阅兵。马岳清成为张作霖六个夫人中唯一享受到此特殊荣耀的人。

1927年6月18日,张作霖在孙传芳、张宗昌等各路军阀的积极拥戴下,在北京中南海正式组成安国军政府,如愿以偿地坐上了陆海军大元帅的宝座。此时,随伺在张作霖身边的,也只有马岳清一位夫人。所有人见了她,都要尊称“大元帅夫人”,可以说,这个时候的马岳清,到了她人生中的最辉煌点。

张作霖虽然就任了陆海军大元帅,实现了他多年的梦想。但他一点也高兴不起来,甚至还时常发脾气。这是因为日本人一直想控制张作霖,以获得更多的在华权益。在北京的这段时间里,日本政府先后多次派驻华公使对张作霖软硬兼施,要求解决“满蒙”问题,落实“二十一条”。对日本人的纠缠,张作霖实在难以忍受,所以整日情绪焦躁,火气大得很。在这期间,一直是由马岳清陪着他。

每当张作霖处理完公务回到卧室,马岳清立刻面带微笑地迎上前去,先是替张脱下长袍,随后又端来一杯热茶,温存地坐在张的身边,柔声细语地劝慰道:“大帅,您不要生气,身子骨要紧,还是躺会儿歇歇吧!”张作霖喝着浓浓的香茗,看着一脸关切的美人,心情每每由阴转晴,逐渐平静下来。

二十三岁成了寡妇

1928年6月3日深夜,张作霖由北京返回东北。从北京一上车,善解人意的马岳清便陪伴着心情不佳的张作霖打麻将。企望以轻松的娱乐来冲淡张作霖心中的不快与忧郁。然而这一次,一直被张作霖视为“护身符”的六夫人却没能让他逢凶化吉,逃离灭顶之灾的命运。

当专车驶入皇姑屯车站,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将张作霖炸成重伤。巨大的爆炸声浪将刚想入睡的马岳清震昏,倒在血泊之中。在医院中,当她得知张作霖已辞世归西时,顿时泪如雨下,泣不成声。等她伤愈出院后,张作霖的丧事已经结束,马岳清为没能给张作霖送行而痛苦万分。

为了使马岳清尽快地从痛苦中解脱出来,寿夫人安排马岳清先到天津住一段时间。此时,马岳清的父母均已故去,姐妹们也星散各地。很多从前与她私交很深的梨园姐妹,见刚刚23岁的马岳清就此守寡,皆为她感到不忍。所以,总是劝她趁韶华未逝,不如早做改嫁的打算。当时,马岳清的身边,也有不少看中她品貌的官宦子弟,可冰清玉洁、心性清高的马岳清,此时已看透了官场,也厌倦了官场。一种曾经沧海难为水的凛然心气,使马岳清决心自重自爱,情愿为夫守节,矢志不渝。

张作霖死亡时,马岳清只有23岁。她把自己完全交给了寿夫人。先是在天津,后又从天津转沪离港赴台湾,一直与寿夫人居住在一起。

张学良对父亲这位年轻的太太十分敬重,在台湾生活的日子里常去看望她,并每在她寿辰之日亲往府上为之祝福。

马岳清于l965年在台湾病逝,生前只有一女张怀敏。

马夫人身后,台湾有关报刊评论说:我们不鼓励守节,但能为爱而牺牲一切,仍然是值得敬佩的。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9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