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技

原创 网红界“鼻祖”曾家喻户晓,如今代言传销币,看来网红真的难当

移动互联网场景的高度迭代,衍生出一大波产业升级红利,其中赶上智能手机和社交软件交集处的网红效应,催生了很多潮流人士步入了网红殿堂,其中较早一批中有个比较突出的网红标杆,那就是曾今家喻户晓的凤姐,凤姐曾自称懂诗画、会弹琴,精通古汉语,自称“9岁起博览群书,20岁达到顶峰,智商前300年后300年无人能及”。主要研读经济类和《知音》、《故事会》等人文社科类书籍。从凤姐的自我介绍中就不难看出,凤姐是一味自信满满的奋斗人士,除了这些以外,凤姐在业界还流传下了很多惊人的语录,这些不拘一格的语言风暴在移动互联网场景的发酵下,迅速成为了人们关注的焦点,而且受凤姐的影响,社交圈曾经诞生出一大波的“凤式”自信者,这种高调的行为做派在社交圈迅速产生了IP效应。

不过,在谈到凤姐爆红的原因时,很多人认为这是源自人们的审丑心态。但是,如果你深层次的挖掘,就会发现凤姐的这种雷人风格和传统的丑角并不一样。丑角是一种舞台表演,演员的台下的生活即使缺乏尊敬,也还不至于普遍遭受鄙夷。人们对罗玉凤的观看,是一种撕裂她的尊严的方式,把她扔在舆论的斗兽场中,为她的丢人现眼而尖叫。她也有别于当年在美国选秀节目《美国偶像》中走红的孔威廉。孔威廉唱歌走调,舞姿滑稽,受到评委的嘲讽时,他认真地回答:“我已经尽力了。我完全没有遗憾。”尽管不少人不过是看笑话,但是舆论上更多的声音,是在赞赏他的自信和勇敢。而在罗玉凤事件中,舆论风浪不加掩饰地挟裹着浓厚的恶意。

更让很多人受不了的是,罗玉凤并没有被这种恶意打倒,而是从一开始就主动出击,充分利用这种恶意为自己牟利。用她的话来说,就是先混口饭吃,再挣钱买个房子。然而,正是那些充满鄙夷的咒骂,成就了她的市场。没有那么多的愤怒和恶意,她也就没有机会走红了。从这个意义上说,罗玉凤比那位广电总局的官员对社会的理解更深透。她说,“我是社会大众捧出来的,是一个个网民顶帖顶出来的,所以这并不是我个人的低俗,而是社会。……我觉得他们应该从整个社会文化着手,而不是打压我们这些混口饭吃、吃了上顿没下顿的可怜人。”

不过,值得惋惜的是,凤姐的这种自信并没有如尘所愿,在碎片化的消费时代,民众的注意力总是会受到一些难以捉摸的蛊惑,或许疯狂成魔、或许无聊消遣,而凤姐一味式的自嗨式引爆,在民众习以为常之后,便不具有强效的杀伤力,其惊人语录也不再成为众人关注的焦点,在失去民众聚合力之后,曾今风光无限的凤姐也不再那么具有魔力。

而日前有媒体爆料出12月4日,凤姐在微博上高调宣布,“BHB持仓分红计划已经启动,只要持仓700个BHB,每天快照分红usdt高达7%,推广三级返佣,直接可以拿到4%,一起加起来,一天就可以分红11%,再说一次BHB最大的风险就是观望”,紧接着附带着一个交易所的链接。

其实,早在2018年6月28日,“凤姐”就在微博上宣言:“最近突然对数字币产生了兴趣,买了一些彩币TIX,对数字币感兴趣的朋友们可以关注一下哦”,并附上了注册链接,且在7月5日,7月10日反复推荐。截至目前,该微博已被转发1177次。

很多网友看到凤姐如此境地之后,纷纷感叹到:难道网红真的这么难当吗?

从网红的定义来看,"网络红人"是指在现实或者网络生活中因为某个事件或者某个行为而被网民关注从而走红的人或长期持续输出专业知识而从红的人。他们的走红皆因为自身的某种特质在网络作用下被放大,与网民的审美、审丑、娱乐、刺激、偷窥、臆想、品味以及看客等心理相契合,有意或无意间受到网络世界的追捧,成为"网络红人"。因此,"网络红人"的产生不是自发的,而是网络媒介环境下,网络红人、网络推手、传统媒体以及受众心理需求等利益共同体综合作用下的结果 。

所以,能不能成为网红有时不是你能决定的,更多的是个人价值于消费意识形态的需求匹配,这样来看,当一个网红不难,难的其实是当一个好网红,毕竟在流量分散的当下,任何在互联网圈的举手投足都可能助推你登上网红宝座,一旦受到肯定认可,如何自处才是考验你网红能力的关键所在。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9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