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教育

原创 甘肃宁县女孩下体受侵害的始作俑者:贫困唤起的恶毒

扑朔迷离的案情其实引不起我的兴趣,我只是痛苦地意识到,不管是一块橡皮、一元钱,还是一支口红,竟能让一个处于发育期的女孩子从此失去生育能力、从8岁起就背负性侵害的心理创伤!这是怎样的恶毒!贫困丑陋,其中弥漫着冷漠、羞耻、邪恶、狠毒。这是处在窘迫境遇中的心灵之困!

1

又是甘肃庆阳!2018年6月,这个省属地级市曾发生过骇人听闻的女中学生被班主任性侵后坠楼自杀的惨剧!现场围观者竟起哄、直播跳楼过程,引发舆论的强烈声讨。

悲剧发生半年后,2018年12月中旬,庆阳辖区内的宁县和盛镇杨庄小学8岁女生被同班两个男生侵害下体,伤情严重。

一个月后,2019年1月15日,宁县公安局和教育体育局发布通报,认定侵害事件,肇事男生未满14岁,免于法律处分,责令学校、家庭管束,该小学校长、副校长免职。

2

位于陇东的庆阳市,下辖的1区7县中,全国级贫困县就有5个,宁县便是其中一个。

和盛镇杨庄小学学生30人,教师员工才10个人,副校长还要兼体育课教师。

受害女孩的班里一共就7个学生,本来家境都不算富裕,而这个女孩似乎又是其中最不堪的。贫困的等级如何划分呢?父亲患有精神疾病,母亲离家出走,年迈的爷爷奶奶充当着实际监护人的角色。

支离破碎的家庭不硬气,便被认定是贫困中的底层,新闻报道中频频提到女孩平时便受到同学的欺凌。

3

校方的态度又如何呢?校长称“不知情”。

班主任呢?事发前,班主任肖老师认定这个女孩偷了她的口红,要求家长赔偿,而且不依不饶,双方不欢而散。惨剧偏偏就发生在口红被“窃”的当天下午。

在官方发布的《关于宁县和盛镇杨庄小学学生赵某某受伤一事情况的通报》中,“口红事件”并未提及,两个男生实施侵害的原因是,认为女孩偷了“一块橡皮”,“所借的一元钱未还”。

扑朔迷离的案情其实引不起我的兴趣,我只是痛苦地意识到,不管是一块橡皮、一元钱,还是一支口红,竟能让一个处于发育期的女孩子从此失去生育能力、从8岁起就背负性侵害的心理创伤!

这是怎样的恶毒!

4

从当地政府的《通报》中能看得出,结案了,剩下的就是“排查”了。

学校该花的医疗费也花了,校方责任人也被撤了,政府官员也问责了,还要怎么样?

一切都符合程序,一切又都是冷冷的。

一个侵害者的监护人在医院给女孩放下了一百元钱,便再也没有出现过。

经历过贫困的人并不认为“越穷越光荣”,相反,都以为贫困丑陋。

其中弥漫着冷漠、羞耻、邪恶、狠毒。这是处在窘迫境遇中的心灵之困!

扶贫能否拯救人心吗?

*文中图片来自庆阳网、澎湃新闻和百度图片

作者简介:赵刚(Andrew)

国际教育知名专家,英国格拉斯哥大学MBA,著有《留学的逻辑》《到英国去》《欧洲情调之旅》。资深自媒体人,获评腾讯教育“2017年度最具价值自媒体”、搜狐“2016年度留学类自媒体人”。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9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