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别人家的单位!杭州一公办学校给单身教师设“恋爱假”

推荐视频
杭州一中学为老师设恋爱假:每月两次半天假

针对“ 形式大于内容,‘恋爱假’并不能解决单身问题”的说法,该局回应称,已注意到此说法,“这其实是个概念化的假期,只是针对未婚或已婚未孕的年轻人,希望他们可以在忙碌的工作外,能兼顾自己的个人生活”。

全文2159字,阅读约需4分钟

▲校办公群向教师通知设“恋爱假”的决定,受到教师欢迎。网络截图

杭州一所中学的教师,每月可申请两次半天的“恋爱假”,此事在网络上受到关注。此举引来“羡慕”声,同时也招致不少疑问:多了“恋爱假”是否真的能脱单?公办学校放假是否需要审批?

昨天下午,新京报记者从杭州市江干区教育局证实,这所“走红”的学校名叫杭州市丁兰实验中学,系一所公立初中。该校工会主席楼旸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称,该校有40%未婚老师,推出“恋爱假”,是根据“青年教师的需求”。

对此,有教育专家表示,学校打“感情”牌,留住青年教师行为无可厚非,亦体现人文关怀。

学校有“亲子假”“幸福假”“恋爱假”

“经校长办公室会议讨论决定,从本月起,未婚或已婚未育的老师,可享受恋爱假”。1月15日,丁兰实验中学的校办公群里,老师们收到了这样一条消息。

一赵姓校长向新京报记者介绍,丁兰实验中学有124名教师,1300余名学生,36个教学班。目前,单身的教师约有49名,已婚未生育的有4名。

针对此情况,学校工会设立了“恋爱假”——每个月,在没有排课且不影响教学工作的前提下,符合条件的老师可以申请两次“恋爱假”。

该校除了针对青年教师新推出的“恋爱假”,还有针对有子女教师的“亲子假”,及面向年长教师群体设立的“幸福假”。

教师叶琼琦参加工作2年,担任812班的班主任、科学老师,有男朋友,但未结婚,“计划趁着工作日人少,我们去逛逛图书馆,抽空还可以回家陪陪爸妈。”

教师黄枫去年入职“丁中”,刚组建了自己的小家庭。她说,没想到自己还能享受到“恋爱假”。

教育局:允许学校适度范围内创新

“丁中”走红网络,也引来网友质疑:公办学校是否可以随意设立假期?对此,浙江江干区教育局回应表示,根据校方要求,教师会在教学任务外请假,只要是在适度范围内,“我们还是允许学校有创新的”。

针对“形式大于内容,‘恋爱假’并不能解决单身问题”的说法,该局回应称,已注意到此说法,“这其实是个概念化的假期,只是针对未婚或已婚未孕的年轻人,希望他们可以在忙碌的工作外,能兼顾自己的个人生活”。

上述教育局宣传部门一工作人员告诉新京报记者,“丁中”近两年发展迅速,未婚教师已占到总人数的40%,“新老师工作很辛苦,没时间谈恋爱或处理其他事”。学校的初衷是,希望在不影响工作的前提下,帮助他们调节工作和生活。

▲丁兰实验中学老师袁海明就“恋爱假”一事接受杭州台采访。 杭州台新闻截图

专家:打“感情”牌降低青年教师流动未尝不可

昨日,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该校此举体现出校方对教职工的关心,在不影响教学情况下,是完全可取的,“是人性化做法”。

熊丙奇曾发起过一项调查,数据显示,中国60%的老师感到“压力很大”,很多时间用于工作,很少有自己生活的空间。他表示,放“恋爱假”也是学校管理的一部分,“可以让老师有更多时间和空间来做到生活和工作的平衡”。

针对有报道称“该校有40%未婚老师”,熊丙奇分析认为,此情况反映出该校青年教师较多,且教师结构不太平衡,或者师资流动性大。他提到,教师队伍是“事业留人、感情留人”,这意味着关注教师群体,除了关注其事业发展,还要考虑到教师个体的情感需求,每个学校应针对不同情况,来关怀教师。打“感情”牌,通过“感情留人”未尝不可。

但是否能通过此举降低该校教师单身率,熊丙奇认为,“还要看教师如何规划自己的人生及发展”。

对话

学校工会主席楼旸

“会长期推行,接受外界监督”

新京报:为何想给教师放“恋爱假”?

楼旸:大家都知道老师工作战线长,特别是到了期末时间,老师们非常辛苦。看到老师们这种状态,作为学校层面很心疼,所以设立这种假期,希望增加老师们的幸福感。

新京报:出台前是否进行过调研?

楼旸:之前有“亲子假”,覆盖教师群体范围较窄,所以有些老师半开玩笑地说,有没有“恋爱假”,基于此,我们工会才想到要给老师们一个“恋爱假”的福利。校方希望使这个福利公平化和全员化,才对假期做了一定调整。

新京报:学校还有哪些特殊假期?

楼旸:学校现在有三个假期——针对未婚、已婚未生育的老师设立“恋爱假”;针对有小孩、有家庭的老师设立“亲子假”;针对年龄较长的老师设立“幸福假”。

新京报:教师平时工作节奏是怎样的?

楼旸:有双休日。以班主任为例,一般早上6点40,到班级组织纪律,主任和值周老师会辛苦一些,学生们到校时间较早;下午正常下班时间是5点,但有些老师会留下来批改作业。

新京报:教师对该措施的反馈如何?有老师休假吗?

楼旸:老师们对于设立这种假期非常开心,可以兼顾家庭和工作,他们跟我说,感觉压力有减轻。目前还没有教师来请假,因为这个“恋爱假”才出台,时间很短,未来会长期推行下去的,接受外界监督。

新京报:学生家长是否知晓“恋爱假”?

楼旸:没有专门告知家长,设立这个假期时间还比较短。当然,放假的前提是不会让老师们耽误教学工作,学校还是以学生教育为主。

学校教师黄枫

“福利假期增加了对工作的热情”

新京报:你主要教授哪门学科?

黄枫:我教七年级的美术课,是名美术老师。

新京报:平时在学校的工作节奏如何?

黄枫:节奏还可以,整体来说比较充实。如果想要不断提高自己的话,肯定是要自己多去找一些事情做。我自己是新老师,可能会在教学之外,自己想办法去多做一些,如多花些时间去修改教案,构思一堂课应该如何上好,采取怎样的授课模式能提高学生对课堂的注意力和兴趣等。

新京报:怎么看学校设立的“恋爱假”?

黄枫:我觉得挺好的,也没有感觉到意外,因为学校之前就有其他福利性假期。我是美术老师,对艺术、绘画作品等非常感兴趣。我感觉可以充分利用起这半天时间,约人去看看艺术展之类的,半天时间也是足够的。

新京报:计划何时休这个假期?

黄枫:暂时还没有计划。我们学校现在正值期末阶段,每个老师都挺忙的,所以大家目前还没有人去申请这个假。

新京报:在什么情况下你会申请该假期?

黄枫:在不影响我的课的时候吧。比如我这个半天没有课,也没有其他工作要处理,我可能会请假调节一下自己,调节一下工作,缓解一下压力。

新京报:福利假期会增加你的工作热情吗?

黄枫:那肯定会。学校推出这个假期的目的就是提高老师的幸福感,考虑到老师工作忙,会给你一段时间,缓解一下自己,确实是在为老师考虑,也是非常体现人文关怀的行为。我觉得还蛮好的。

新京报记者 李一凡 实习生 罗婧仪 曹梦怡 蔡贤杰

本文未经新京报书面授权不得转载使用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9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