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手机搜狐
SOHU.COM

起底直销冠军无限极丨产品疑致3岁女童心肝受损,门店收入靠发展新顾客

田女士:(临到)签字那一刻,我放声痛哭,就算全世界的钱都买不回孩子的健康,同时觉得这一年走来太不容易,为了这事我投诉了一年,至今没有结果。我觉得这是责任问题,我想的是去追责。

全文6334字,阅读约需12.5分钟

▲无限极、天狮、太阳神等多公司曾陷传销争议,律师:要看证据。新京报我们视频出品

1月16日,陕西的田女士在网上发帖称,其3岁的女儿服用了多达8种无限极保健产品,3个月后陆续出现多种不良反应,被诊断为佝偻病、肝损伤、心肌损害等疾病。1月17日,无限极(中国)有限公司(简称无限极公司)就此事致歉,并表示公司已向相关政府部门申请介入调查。

1月17日晚,田女士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称,自己没有在无限极一份60万赔偿协议上签字,“就算全世界的钱都买不回孩子的健康,我觉得这是责任问题,我想的是去追责。”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有关无限极公司虚假宣传、“洗脑”销售甚至传销的质疑声一直不断,产品多次涉诉甚至死亡纠纷。1月17日,记者探访北京市一家无限极门店,自称店主的一位女士告诉新京报记者,买够价值500元的产品即可成为无限极会员,之后需向新顾客推销产品,被推荐者购买了500元以上的产品即成为其“组员”,而当“组员”销售的产品足够多时,自己的级别也相应上升。

▲田女士女儿服用无限极产品前后对比照片。 受访者供图

3岁女童服8种保健品 3月后心肝受损

自称“幼童疑因无限极致心肌损害时间当事人”的网友田女士发贴称,2017年,其3岁女儿因口臭在西安儿童医院被诊断为幽门螺杆菌感染,后在无限极一名经销商推荐下服用了8种保健品。

田女士发贴称,在孩子服药期间,她认识在商洛市常欣商店内经营无限极产品的经销商樊某,樊某告诉她,喝无限极的没有任何毒副作用的保健品,就能治好孩子的幽门螺杆菌感染,没必要喝医院的药。在樊某的指导下,田女士给孩子每日大量服用无限极8种产品。到第三个月,她发现孩子出现眼睛充血、异常出汗、头发枯黄等情况,但数次将情况反馈给樊某,得到的回应总是“正常反应,不要去医院,继续服用无限极病就好了,不然就前功尽弃。”

田女士上传的微信截图显示,2017年9月到2018年1月间,自称“指导老师”的樊某多次向田女士介绍:“人的一个细胞修复周期是120—160天,在调理期间出现反复是正常的”、“无限极的产品是激发集体脏器达到自我调节,自我修复”、“我爸的命是无限极救的,我是因为无限极产品怀孕的,我娃从肚子里开始就吃无限极。无限极产品没有任何毒副作用。”

据田女士称,半年时间里她带着孩子辗转商洛、西安、北京各大医院就医,“结果显示佝偻病、干眼症、眼压高、肝损害、心肌损害、低血糖等;导致原因为:药物蓄积,滥用药物,但由于体内药物蓄积还无法通过服药诊治。”“所有的医院明确表示孩子不能吃保健品”。此后她多次向无限极总部投诉,但一直无明确回应。

田女士17日向新京报记者介绍,孩子目前的状况还算稳定,但造成的后遗症已没办法治疗。后期会不会加重,身体发育会不会受到影响都是个未知数。田女士称,17日无限极方面没再跟进协调,樊某也没有回应。“如果不能协调,就走司法途径处理。”

▲田女士女儿被诊断为佝偻病、干眼症、眼压高、肝损害、心肌损害、低血糖等。 受访者供图

称经销商夸大宣传 无限极承认管理不力

据商务部直销行业管理官方网站显示,商洛市常欣商店确系无限极公司分支机构。1月17日,新京报记者拨打这家商店联系电话,对方称并不认识樊某,也非“无限极”后挂断电话。

17日下午,无限极公司媒体事务部发布情况说明,称已于1月16日成立专项小组,并连夜派人从广州飞往西安,与陕西分公司负责人一起责成并督促经销商樊某,约见田女士及其委托的第三方见面,樊某表示赔礼并鞠躬道歉。但随后的沟通中因补偿问题有分歧,暂时中止了会话,并继续保持沟通。

无限极公司在情况说明中称,经初步了解,2017年7月至2017年12月期间,田女士从公司经销商樊某处购买了产品。2017年12月至今,田女士认为樊某在为其服务过程中涉嫌夸大宣传,推荐过量服用产品,导致其女儿健康受损。此后,陕西分公司一直责成并督促经销商妥善解决问题。在一年多时间里,相关经销商与田女士就补偿额度进行了多次面谈协商,但截至1月16日媒体关注此事之前,双方未能达成一致。

情况说明指出,经调查,涉事经销商樊某严重违反了与公司签订的《经销商协议》条款,公司将督促并责成其从维护消费者权益的角度出发,去推进事件解决。待事件妥善解决后,再依照公司相关规则,对当事经销商予以处理。

无限极公司同时承认,前期对田女士女儿的关怀不够,行动迟缓,深表歉意并诚恳道歉。同时表示,公司正向陕西省药监局及相关部门对相关产品进行检测鉴定;正在申请陕西省卫健委对田女士女儿的身体健康进行全面检查。

▲无限极官网强调规范经营,诚信自律。 网页截图

女童母亲:未签协议是因为健康用金钱买不到

▲视频丨3岁女童疑因服用无限极致心肝受损,母亲:拒绝企业60万补偿。 新京报我们视频出品(ID:womenshipin)

1月17日晚,当事人田女士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称,协商从前一天晚上12点谈到快天亮,最终对无限极的一份60万赔偿协议没有签字,“健康用金钱买不到,我投诉了一年,至今没有结果。”田女士认为,这是责任问题,想要去追责。

新京报:樊某是如何介绍保健品的功效的?说没说哪些孩子能吃,哪些孩子不能吃?

田女士:她就告诉我能治好娃的病,她让我听她的,给我“配”了产品,说没有毒副作用,都能吃。

新京报:你为什么会这么相信她?

田女士:我第一次买了2000多块钱的,孩子当时有点发烧,吃了以后烧就退了,我觉得这东西真有用,后来就又买。而且我给孩子吃的期间给无限极总部打了电话,总部说孩子可以吃,其中有一个常欣卫口服液,总部说可以加大量。

这是孩子第一次生病,听她(樊某)和我说这个病很可怕,会致癌。我就被吓到了。她说她表姐的白血病都被治好了,平时还带我听讲座、开会议、送礼品。而且在团队里,还有不少是医院的专业人士,他们都说这个没有副作用,让我把心放肚子里。

新京报:大概前后买这些保健品花了多少钱?

田女士:花了7万多块钱,有些是和亲戚朋友借的。

新京报:什么时候发现孩子异常的?

田女士:吃到第三个月,孩子眼睛早晨起来充血发红,后来发黄,变浑浊。但她(樊某)和我说这是调理反应,不吃就前功尽弃了。后来就在商洛当地、在西安、北京看,眼睛诊断是眼压高,干眼症。后来在西安儿童医院、西京医院都诊断为心肌损害。

新京报:医生有明确说明孩子的病情和保健品有关吗?

田女士:我带孩子看病时都带着这些药,所有的医院,包括在北京儿童医院没有一个医生说这东西能给孩子吃。

新京报:与无限极的协商进行得怎么样?

田女士:协商从前一天晚上12点谈到快天亮,最终无限极提出一份60万的赔偿协议,但我没有签字。

新京报:你没签的原因是什么?

田女士:(临到)签字那一刻,我放声痛哭,就算全世界的钱都买不回孩子的健康,同时觉得这一年走来太不容易,为了这事我投诉了一年,至今没有结果。我觉得这是责任问题,我想的是去追责。

▲李女士与樊某的聊天记录。 受访者供图

无限极门店:买够产品成会员 收入靠发展新顾客

1月17日上午,新京报记者探访北京市区内一家无限极门店,店内摆放的全是无限极的产品,包括牙膏、洗手液、洗发水以及一些空气净化器之类的小家电,但更多的是各式各样的保健品。

自称店主的一位女士告诉新京报记者,要是想做无限极需要先成为会员,只要买够价值500元的产品即可。会员购买无限极的产品都可享受8折,购买产品还可获得相应积分,一元钱即有一个积分。成为会员之后需向新顾客推销产品,被推荐者购买了500元以上的产品即成为其“组员”,而当“组员”销售的产品足够多时,自己的级别也相应上升。

上述女士称,做无限极的收入主要分为两种,一种是积分返现,积分达到一万以后即可享受相应返现。另一种是向新顾客推荐产品,新顾客购买产品之后,推荐人可获得产品价格的两成,“但是两成只在新顾客第一次购买产品才可以,因为他买了产品之后,他也就是会员了,所以推荐人要不断地开拓更多新顾客。”

如被顾客指责产品有问题时,上述店主表示,他们不会回避问题,先问清楚对方的身体状况是否有什么不适,无限极的产品是不会有问题的。“要对公司的产品有信心,我去他们的工厂看过,生产极其严格,产品需要经过3000多次检验”。

新京报记者当天联系到另外一位无限极的经销商,咨询其产品适合何种年龄段的人群。对方表示,他们的产品适用人群较广,孩子和大人都可以食用,区别在于用量。

多位无限极经销商向新京报记者强调,他们是直销不是传销。

根据《直销管理条例》,直销是指直销企业招募直销员,由直销员在固定营业场所之外直接向最终消费者推销产品的经销方式。《禁止传销条例》则指出,传销是组织者或者经营者发展人员,通过对被发展人员以其直接或者间接发展的人员数量或者销售业绩为依据计算和给付报酬,或者要求被发展人员以交纳一定费用为条件取得加入资格等方式牟取非法利益,扰乱经济秩序,影响社会稳定的行为。

业内人士张豪(化名)告诉新京报记者,无限极这类直销行业跟传销的区别主要在于两点,真实的产品和合法的执照。“直销是特许行业,要从事直销必须有相关部门的经营许可证。”

不过张豪认为,现实中的直销行业的许多特征都跟传销没有太大区别,诸如都有入门费、都要“拉人头”、都存在“层层返利”的情况。而按照相关规定,直销行业不应该存在上述行为。

▲北京一家无限极门店内景。 新京报记者 张静姝 摄

无限极产品多次涉诉 曾打“人命官司”

新京报查询裁判文书网发现,一份(2017)渝0102民初1139号民事判决书显示,患者王心(化名)患癫痫病近十年,需长期服用癫痫药物控制病情,2016年5月初,无限极直销人员赵继勇向王心父母推荐无限极产品用于王心治病。

同年5月10日,赵继勇配送了可服用两个月的无限极产品,要求王心加大剂量服用。次日起,王心偶发癫痫病,其后发作越加频繁,赵继勇均称系服用无限极产品正常反应。王心按赵继勇要求服用无限极系列产品,停服治疗癫痫病药物。5月18日凌晨,王心病逝。

法院判决,赵继勇赔偿王心父母死亡赔偿金、丧葬费、交通费、精神损害抚慰金等损失合计6万元。被告不服判决,提起上诉,后被二审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另一份(2016)豫1723民初1077号民事判决书显示,患者闻静静2011年发现患有特发性血小板减少性紫癜,已经治疗五年。后于2016年3月经徐艳艳推荐购买部分产品进行服用。同年3月24日,闻静静入住驻马店市中心医院治疗,同年3月26日出院后闻静静去世。

法院认定,徐艳艳在推荐产品及指导服用的过程中,存在部分夸大产品效果和需要具备一定中医专业知识才能给予的指导意见,徐艳艳并没有提供证据证明其具备相应的条件。判决被告徐艳艳赔偿原各项损失共计70000元,无限极公司赔偿各项损失共计30000元。被告不服判决,提起上诉,后被二审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李锦记集团旗下成员

2017年以39.2亿美元营收居国内直销公司首位

▲无限极官方微博截图。

天眼查资料显示,无限极(中国)有限公司注册于1992年,法定代表人为李惠森,是无限极(香港)有限公司的全资子公司。无限极(中国)有限公司有三家全资子公司,分别是无限极(营口)有限公司、无限极(中国)有限公司深圳福田分公司、无限极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其中,无限极(中国)有限公司深圳福田分公司已经注销。

在资产状况方面,2013年至2017年,无限极(中国)有限公司均选择不公示,新京报记者注意到,在社保信息方面,无限极(中国)有限公司2016年有1236人缴纳社保,2017年,这一数字变为1085人。

美国直销杂志《直销新闻》《Direct Selling News》公布2018年度“DSN年度全球直销100强榜单”(DSN Global 100 ),安利、雅芳和康宝莱营收位居前三名,中国公司无限极名列第五位,排名基于各公司2017年的营收。

《直销新闻》自2010年起每年公布一份排行榜。这份百强排行榜是直销行业研究者、投资人以及从业人员的重要参考资料之一。榜单按上年度营收顺序列出世界直销行业排名前百位企业。

新京报记者发现,在这份《2018年全球直销百强企业》的榜单里,我国共有22家直销公司上榜,其中,无限极中国以2017年获得39.2亿美元的营收居于国内公司首位。

公开资料显示,无限极(中国)有限公司为李锦记健康产品集团旗下成员。据悉,李锦记健康产品集团由李锦记家族于1992年创立,总部位于中国香港,集团经营多元化业务,包括中草药健康产品、中药材种植与销售、物业投资,以及为初创企业提供风险投资,拥有雇员约5000名。

除了无限极(中国)有限公司,李锦记健康产品集团旗下成员还有:无限极(香港)有限公司、无限极国际有限公司、无限极(马来西亚)有限公司、无限极(新加坡)有限公司、无限极(加拿大)有限公司、天方健(中国)药业有限公司、爽资本投资有限公司、无限极物业投资(香港)有限公司。

无限极曾多次陷入传销争议

作为知名直销公司,无限极曾多次陷入传销争议。

新京报记者在中国裁判文书网上输入“无限极”3个字,共找到1036个结果,天眼查显示,与无限极(中国)有限公司相关的法律诉讼有64起。

在王某军、孙某玉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二审刑事裁定书中,法院经审理判定被告人王某军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在证人的证词中,有提到“杨某萍以帮助推销无限极产品为理由,骗其前往西安听一个自称胡行长的人讲了一些资本运作的事情,并且介绍王某军给其认识。”

在一份无限极(中国)有限公司、张永亮生命权、健康权、身体权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中,无限极(中国)有限公司为原告,最终被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而原判是要求无限极(中国)有限公司于判决生效后十日内赔偿原告张永亮、张子宸、张轩豪、闻斌、吴月玲各项损失共计30000元。一审法院认为“无限极(中国)有限公司作为直销企业对其产品销售人员应当给予培训指导,使其销售人员在推荐销售其产品时能够实事求是的介绍产品,其未能对其销售人员严加管理,存在一定的过错。”

上海明伦律师事务所合伙人王智斌告诉新京报记者,法律在判定直销和传销时,要看证据情况,“这主要涉及实际业务模式的证据以及财务方面的证据两方面。公开宣称的业务模式可能与实际业务模式存在重大差异,这种差异需要有证人证言、内部文件等多种证据来证明。另一方面,在商品销售过程中,上线到底有没有通过下线进行销售分成,这涉及财务方面的证据,这种证据包括账簿、资金流水等。”

另外,王智斌律师告诉记者,目前涉及传销的案件刑事诉讼多于民事诉讼,“因为在这个传销过程中,容易出现一些洗脑、捆绑等行为,对于消费者和陷入传销事件的人而言,可能会发生其他的案件。”

▲无限极(中国)有限公司公众订阅号无限极微刊文章截图。

无限极中国董事长李惠森:

要让李锦记家族和企业实现永续经营

作为无限极(中国)有限公司的董事长,有报道称,李惠森为李锦记的第四代传人。

▲江门政府网站有关李锦记集团与李惠森的报道。

天眼查资料显示,李惠森作为法定代表人的企业有10家,其中3家已经吊销。

在无限极(中国)有限公司旗下微信公众号里,“走进无限极”栏目处于404状态,“董事长寄语”里面有多篇原创报道。

在一篇2017年10月10日推送的报道中,李惠森谈到“大家知道我现在思考最多的问题是什么吗?是如何让李锦记家族和企业实现永续经营!”

李惠森认为,人才是实现永续经营最重要的因素,并在文末呼吁:“让我们一起重视并加快人才队伍的培养,积极应对未来的发展和竞争,不断创造新的历史,为无限极事业的永续经营打下坚实的基础!”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李惠森的这些寄语文章阅读量多数过万,点赞数从几百到几千不等,留言也很热烈,文章主题有“好习惯,是每个人的无形资产”、“一起创造美好生活”、“永远比别人更努力”、“比学历更重要的是学习力”等等。

新京报记者 倪兆中 张静姝 孙钊 阎侠 张泽炎 实习生 王佳珺 编辑 张太凌 王宇 校对 刘军 何燕

值班编辑 李二号 吾彦祖

本文未经新京报书面授权不得转载使用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9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