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化
手机搜狐
SOHU.COM

你以为成年人那么好当的?

文章来源:洞见

01

2019年年初,我的朋友圈被一支MV短片刷屏,评论区的一串留言,都是哭成了泪人的头像。

MV一开始就给我们这些在城市里打拼的人,一记暴击:

“房子年后还租吗?”

“租。”

“好的,要涨300块钱啊。”

房东冷冰冰的语气,仿佛比西伯利亚的冷空气更让人心寒。

但是人生总是充斥着太多猝不及防,每天叫醒你的也许不是闹钟,而是生活响亮的耳光。

她是一个在街头表演的小丑,窝在十几平的格子间里,每天给别人带去欢乐,又有谁在乎过深夜里,湮没在那张笑脸下的泪水?

她在这座城市已经待了很多年,和爱人分处异地,生活的剧本没有按照她想象中那样等来一场梦寐以求的婚礼,而是在某个夜晚狠心地删掉所有美好的记忆。

她早就不是职场上那个初出茅庐的菜鸟,但是工作上所有的压力,所有的委屈,她也只能打碎牙关,将眼泪吞进肚里。

她又在某个深夜,醉眼朦胧地走在回家的路上,这条路她不知道走了多久,但是她依然觉得这条路太长太长,即使跌倒了也只能独自爬起来继续和生活对抗。

成年人的生活里,究竟写着多少心酸和不容易?

年少的时候,有人为你负重前行,你可能真得体会不到。

直到走出校园,奔向职场,在纷繁复杂的社会里沉沉浮浮之后,终于在某一刻恍然若失:

原来所谓的成年,就是一场劫后余生。

这个城市很大,灯火通明,但是每一盏灯照亮的可能只是一个个孤军奋战的身影。

02

跨年夜那天,一群朋友在老家聚会,太久没有见面,大家将所有的悲欢都化作了食欲闹到夜深人静。

后来不知谁的提议,我们打开了老同学明仔的视频通讯。

曾经一起把酒言欢的小伙伴,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联系,因为大学毕业后,他独自北上,怀揣着梦想,在人潮人海的京城整整闯荡了10年。

当然,我们这群人的绝大多数也将最好的时光留在了北上广。

视频点开的时候,明仔自己都有些惊讶,那些曾经熟悉的面孔,隔着一张小小的屏幕再次出现,早就没有了最初的稚嫩,岁月刻画在脸上的有太多掩饰不住的沧桑。

而更让我们惊讶的是,此时的明仔依然坐在办公桌前,即使他已经从格子间搬进了宽敞的独立办公室。

大家佯装洒脱地畅谈着曾经的过往,尽量避免触碰生活的硬伤。

因为我们知道去年夏天,明仔和相交多年的女友,因为分隔两地,最后连一声告别都没有,就各自走向了散场。

我们也曾彼此试探过那个无法逃避的问题:

大城市的压力那么大,为什么最终我们都没有选择回到家乡,回到那些我们熟悉,或许能够过得轻松一点的地方?

最初的时候我们还会细细思考,但是后来我们却变得一次比一次“麻木”。

一边是爱人、家人,一边是工作、责任。

可生活从来不会同你妥协,即使是凌晨三点,你也要披星戴月。

你是不是在午夜让小区门卫给你开过大门?

你是否又见过凌晨街头那个还在跑单的外卖小哥?

你又是否在熬夜加班的某个清晨去过刚开门的早餐店?

……

慢慢你会发现,偌大的城市,每一天都有无数人,在天黑后天亮前的寂静无声里不停忙碌着。

正如MV《单行道》中唱的:“现实的重量,又怎么抵抗?这条单行道上有没有答案,想起最初梦想,舍不下这地方。”

成年人的世界,谁不是一边舔着伤口,一边奔赴战场。

03

“你的梦想是什么?”

“身家过亿。”

“怎么才能赚到那么多钱啊?”

“踢球。”

2017年夏天,在上海三林一间低矮暗沉的廉租房里,来自贵州的宋金、宋洋父子无论如何也不会想象他们无意间的一段对话,会被原原本本地呈现在了纪录片《生活万岁》当中。

如今已是不惑之年的宋金,吃够了没有文化的苦。15岁就跟着别人外出打工,起早贪黑、做牛做马,除了一身的“职业病”,什么也没有给自己留下。

宋金现在在上海做“蜘蛛人”,听上去很是高大上,但是知道这个名词的人都明白这是一个高危行业。

常年的高空作业,他们可能是站在这个城市最高处的一群人,但是他们却并没有获得任何光鲜亮丽的地位。

从1998年入行开始,宋金已经从小宋熬成了老宋,身边的同事换了一批又一批,有的还离开了这座城市,唯有他留到了现在。

“不干不行啊,儿子要花钱。”

宋金是单亲爸爸,出门在外、一直遗憾自己“没文化”的他,下定决心将儿子带到上海给儿子提供最好的教育。

儿子学习成绩一般,但是却拥有足球天赋,现在还考上了足球学校。

虽然明明知道自己因为工作原因导致的腰间盘突出的毛病越来越严重,40多岁的宋金依然还是选择留在上海打拼。

现在两父子都已经被这座大都市捆绑住,他们不愿意离开,不仅仅是因为这里能够给他们带来更多的生存机会,还有那在旁人眼中可能遥不可及的梦想。

《生活万岁》里有这样一段话:“活着特别好,特别有趣。可以体会苦,然后特别甜。有爱和被爱的滋味。”

生活是挺难的,对于很多人来说,活着已经要拼尽全力。

但总有些什么让你一路向前,爱的人,想要追逐的梦想,想要收获的生活……人活一次,总要为心中所爱拼命一回。

04

跨年夜后的第二天,明仔给我打了一个电话,那时候我已经坐上了去工作了近8年的地方——上海的动车。

他半开玩笑半认真地告诉我,昨晚我们差点没把他的眼泪掏出来。

我笑了笑,其实彼此早就心照不宣,心里就算有太多的苦,也不会用泪水一遍又一遍地洗刷。

朋友的祝福,家人的关心,全都被我们藏进心底,一次又一次地温暖着无情的生活。

在电话里我们聊了很多,彼此都明白,北上广的生活比我们最初预想的要艰难的不止千百倍,但是如今的我们也已经无法离开。

就像那句话说的:“北上广容不下肉身,三四线放不下灵魂。”

我们能够接受自己的平凡,但是却无法面对生活的庸碌。

村上春树说过:“尽管眼下十分艰难,可日后这段经历,说不定就会开花结果。”

只有坚持下来过,我们才有资格说生活使我成长了。

说的再现实一些,就是我们不想看到将来那些我爱的人和爱我的人会因为钱而担惊受怕。

生活再苦再累,只要不放弃希望,知道身后有爱你的人为你保驾护航,就没有任何放弃的理由。

很喜欢春夏在接受姜思达采访时说的一句话:“我几乎讨厌这世界的大部分,但一定有一小部分可以留住我”。

这一小部分,大概就是家人、梦想……以及那时不时遇见的小确幸。

人间不值得,但你值得。这个世界总有一份爱始终与你相伴。

就像百雀羚的那句广告词:“单行道上的你并不孤单,总有人在这里等你回来。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

2019年,又是一个新的开始。

我想把明仔对我说的一句话和大家分享:

累了吗?累。

倒下了吗?没有。

那就继续前行吧。

片头曲:《单行道》脱景麟;

词:李小健;编曲:谭畅;制作人:谭畅;

吉他:陈麒元;鼓手:罗彬;贝斯:罗彬;

弦乐编写:谭畅;弦乐团:国际首席爱乐乐团;弦乐监制:李朋;混音:许赐韦;

弦乐录音棚:九紫天诚录音棚(北京唱片厂)。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9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