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财经

2019年,除了看懂小趋势,还要懂8个慢变量

全球经济迎来新格局,中国经济进入新时代,我们的思考也需要新的思维。何帆教授的这本书从国内的新周期之辩出发,系统阐述了内外经济环境变化的逻辑和趋势,不管是对未来企业的转型升级,还是对个人的资产配置,都有重要价值和意义。

——管清友

题记

以下是何帆提出的不可不察的八个“慢变量”。

01

第一个“慢变量”是中国的经济规模或将成为全球第一。

第一个“慢变量”是中国的经济规模或将成为全球第一。

多个机构的预测结果显示,大约在2020 年,中国会超过美国,成为全球规模最大的经济体。

这或许不能说明什么问题,毕竟中国的人均 GDP还远低于美国。但是,在2010 年第二季度,中国经济规模超过日本,到第三季度就发生了“钓鱼岛事件”。

02

第二个“慢变量”是中国将进入老龄化社会的深水区。

按照联合国的标准,当一个国家或地区60 岁以上老年人口占人口总数的 10%,或65 岁以上老年人口占人口总数的7%,就意味着这个国家或地区处于老龄化社会。

根据《中国老龄社会与养老保障发展 报告(2014)》的预测,到2020 年,中国60 岁以上的老年人口将达到 2.48 亿人,老龄化水平将达到17.17%,其中,80 岁及以上老年人口将达到3 067 万人,占老年人口的12.37%。

也就是说,中国将在这五年内进入超级老龄化社会。

虽然放开了计划生育政策,但是“远水解不了近渴”。老龄化社会并不仅仅意味着成人尿布的产量将超过婴儿尿布的产量,而且意味着养老、医疗、社保、交通等问题,都会在五年内显现。

03

第三个“慢变量”是性别失衡加剧。

根据国家卫计委的数据, 过去 30 年里,我国新生婴儿中男孩比女孩累计多出约3 000 万。

如果按照平均每年多出生100 万来估算,那么在1980—2000 年的20 年间,出生的男孩大约比女孩多2 000 万。到了2020 年,即便是 2000 年出生的男孩也快到了适婚年龄。这就意味着大概有2 000 万个男性找不到结婚对象。

这2 000 万未婚男性都是谁呢?

他们中的很多将是没有工作、没有房子,到头来又没有老婆的绝望的单身汉——由此又将引发怎样的社会问题?

04

第四个“慢变量”是农民工子女的教育问题。

根据教育部发布 的《2014 年全国教育事业发展统计公报》数据,2014 年,农民工子女随父母进城参加义务教育的有1 294.73 万人,其中在初中就读 的有 339.14 万人;留在农村上学的有 2 075.42 万人,其中在初中就读的有 665.89 万人。

由北京大学、香港大学等机构联合进行的研究表明,农民工子女中大概只有6%左右的孩子会有机会接受高等教育,而其余大部分都会直接进入社会参加工作。

也就是说,大约有 1 000 万在读初中的农民工子女,到2020 年就会进入劳动力市场。

这些孩子中的大部分既“不认识农村”,又“不属于城市”,到时候受到冲击的恐怕不只是劳动力市场。

05

第五个“慢变量”是“白领”或将成为“灰领”。

1994—2011 年,我国研究生招生总规模累计达到350 万。按照3 年学制推算, 2014 年我国拥有硕士以上学历的总人数为350 万。

那么,根据每年的招生计划外推,到2017 年,我国研究生招生总规模将达到670 万。也就是说,到2020 年,我国拥有硕士以上学历的人才数量将比现在翻一番。

这是一件好事吗?

难说。

用得好,这将是中国技术创新的巨大财富;用得不好,将出现“白领”变成“灰领”的现象。到那时,蓝翔技校的毕业生收入超过清华大学毕业生的收入,将不是什么天方夜谭。

对此,教育投资的边际收益将大幅度递减,受过高等教育的“失败者”心态可能会进一步恶化。

06

第六个“慢变量”是上层中产阶层崛起。

麦肯锡在《下一个十年的中产阶层》中预测,到2020 年,中国中产阶层的数量将达到 6.3 亿。其中,上层中产阶层(家庭年收入在10 万元到22.9 万元之间)的占比将由2012 年的12%上升到54%。

按照麦肯锡给出的数据测算,未来五年内,中国将涌现出2 亿左右的上层中产阶层。这部分人群有着更高的消费水平,而且可以购买来自各个国家的产品——全球市场就是为他们服务的。这些崛起的上层中产阶层会购买更多的房子和汽车,会习惯出国旅游和坐游轮,但他们也会消耗更多的能源和资源,这将影响的不仅仅是中国经济。

07

第七个“慢变量”是消费结构转型。

未来五年里,不仅整体消费水平会发生质的变化,而且消费结构也会发生重大变革,其最主要的特点将是消费向服务业倾斜。

中产阶层家庭该买的都买了,房子、车子、彩电、空调、冰箱……唯一能够大幅度增加的消费是来自对服务,如教育、医疗的消费。

需求的变化又会带动产业结构的转型,继而带来就业结构和收入结构的变化——链式反应已经启动。

08

第八个“慢变量”是技术创新加快。

随着劳动力成本的增加,劳动力密集型产业可能在倒逼机制下实现新的技术突破。与此同时,中国巨大的市场潜力也有很大可能会刺激新的技术创新,最典型的例子就是高铁技术。

正是中国巨大的需求潜力造就了如此庞大的高铁市场,高铁技术的革新和推广才得以成为可能。

未来5 年,环保、医疗和老龄化服务等领域都是最有可能出现这种技术大突破的领域。原因很简单——只有中国才有如此巨大的需求。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9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