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化

你不开美颜的样子,真美

她们就像每一个能在青春期触碰到的女孩,还没学会化妆和打扮,不太懂得扬长避短,可正是这些绒毛般的细节,才勾勒出了中国女孩最写实的轮廓。

图文|雷宝珠 编辑 | 小胡

“我最烦矫揉造作的摆拍。我的模特可以高矮胖瘦、奇形怪状。”

雷宝珠说自己是为数不多拥有数码精神的后现代摄影师。在此之前,她免费拍摄了许多周遭的女孩,有同学、亲戚或几次点赞之交的网友。

这是一对多年好友,考上大学后一个去了南方,一个去了北方。

被挑选的都不是活跃在社交媒体上的形象 —— 不瘦,不高,也不自信,不是边缘群体,没有抑郁症。

她们就像每一个能在青春期触碰到的女孩,还没学会化妆和打扮,不太懂得扬长避短,与陌生人说话有些胆怯,对爱情有许多不着边际的幻象。

可正是这些绒毛般的细节,才勾勒出了中国女孩最写实的轮廓。

雷宝珠不搞PS,也不会特意挑好看的角度,丝毫不掩饰拍摄对象的赘肉、双下巴或似翻未翻的白眼。有一些时候,对方是真的喜欢。还有一些时候,她能感受到女孩压抑的不满。

“我当然是感同身受才拍下她们的,我虽然觉得那些高颧骨、小眼睛、方脸庞的女孩也很美,我虽然鼓励她们要自信,不要被商业广告和媒体舆论构建的女性形象所裹挟,但我却从没觉得自己好看过。”

毕竟,理解自己的“缺陷美”是一回事,毫无芥蒂地接受它又是另一回事。“肉身就像衣服,穿错了却别无选择。”

小李是典型的东方女孩,吊梢眼睛,宽扁鼻子。她说,看到宝珠拍的照片,好像有点喜欢自己了。

最终,雷宝珠将这组不算精致的照片被取名为「寂寞芳心人像计划」,旨在捕捉平凡女孩身上的一点浪漫与诗意。

如果没有相机的记录,这些可爱的青涩的光芒,或许会消逝于人山人海。

小王

小王是我的研究生同学兼班长,成绩优异,入党积极分子。

她是那种会过日子的人,关注各种折扣信息,时不时跟我炫耀她在超市买到的便宜商品,连小学时期的衣服都要留着穿。

小王书桌挂着林青霞的照片,她希望自己长得像林青霞。

我和小王住同一个宿舍,她喜欢在我上厕所时来敲门,喜欢看我卸妆的样子;买了新衣服会在寝室换上,挨个问室友好不好看;我要是晚上十点半还没回到宿舍,她就发微信骂我;她最讨厌帮同学打饭占座,却常常叫同学帮她打饭占座。一句话,叫人又爱又恨。

不过,小王是我见过最开朗、最爱笑的女孩。在这个人人丧的时代,我一度怀疑她得了甲亢。

临近毕业的小王春光满面,因为拿到了大公司的offer,公司里还有她暗恋的男孩。她开始每天练瑜伽,在朋友圈频繁地发自拍。

单身七年的她,正在憧憬爱情的到来。

小王总来问我口红会不会太红,太红就擦掉再涂一遍。

师妹

我的师妹,23岁,没谈过恋爱。这一点我不说你也许能猜出来。

师妹就是那个最容易被同学忽略的女孩,胖胖的,话不多,有问才答。

她从不打扮,生活费都花在伙食和功课上。师妹只化过一次妆,在拍本科毕业照时。我问她想不想谈恋爱,她说古代文学专业的男生太少了。

我问她会不会自卑。她说上初中时发现自己跟别人不一样,曾经很自卑,后来遇到一些好朋友,才慢慢从自卑中走出来。虽然语气轻松,但想到她在青春期可能遇到的事,我仍有点难过。

师妹总是吃得又多又快,看她吃饭胃口会变好。

师妹的眼角有些下垂,只有提到她家的猫咪,才会两眼发光。直到单独约她出来,我才发现她也是能跟人聊开的,她说话的方式容易使人感到踏实。

我一路跟着师妹回寝室,看她种的火龙果苗。她吃完桃子、荔枝,会把果核洗干净种在花盆里。就连去水果店买菠萝,也会把菠萝头带回宿舍种。在她的朋友圈,我还看到了骨质增生的鱼骨。

从师妹身上,我看到人类最温柔的感情。

师妹种的火龙果

堂妹

我的堂妹,学历不高。她没进过工厂,工厂的活太累,奶奶和婶婶舍不得她去做。

毕业后,堂妹从农村来到城市,在市里的一家饭店做服务员,住几十人的集体宿舍。她嘴笨,手脚也不够麻利,本来是做负责招待的服务员,后来被老板调去了后台洗碗。

堂妹没有要好的朋友,不怎么跟同事来往,总是一个人上班,一个人逛街。人际关系对她来说似乎是多余的,看电视剧是她最大的娱乐。

我和堂妹只在逢年过节时见面。上次见面,奶奶让我有空带她去海边玩,因为她从来没有离开过南宁。

她总是戴着奶奶送的玉珠项链,半截塞进衣服里,拿出来时玉珠留有身体的温度。现在很少有年轻姑娘戴这种长项链。

小陈

小陈是从深圳过来找我拍照的,我们约在地铁口见面。她穿着一双棉拖,提着一个塑料袋,里面装着她的行李物品。即使如此低调,小陈依然能瞬间从人群中脱颖而出。

小陈是我拍过的女孩里最美的一个,是那种由内而外,从骨到皮,感天动地的美。我本来不想拍这么美的人,因为怎么拍都好看,体现不出我的水平。

像小陈这种站在食物链顶端的女孩,追求者不断,谈恋爱永远不会被甩。我想带小陈去商场拍照,因为她拥有“都市丽人”般凌驾于时尚与消费之上的美丽。

事实证明,这条路走不通,小陈说话声音很小,气场也有点怯怯的,大概是来自原生家庭的影响。

小陈手机里有3000张自拍,其中一半是剪刀手。每天发30条朋友圈,10条自拍,10条撸猫,10条食物。她说自己是贫民窟里的公主,每天靠赞美而活。

小陈还参加过模特比赛,但没拿到过好成绩。原来这么美的人,也有不自信的时候。

本文授权转载自公众号:看客insight(pic163)

讲讲你身边平凡但美丽的女孩吧~

他们像被压弯腰的向日葵一样老去

四个春天:一年一见的年迈父母,普通家庭的诗意日常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9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