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公主向皇兄辞行,皇帝嘲讽道:急着回去造反吗?果然不久驸马反叛

文/格瓦拉同志

在帝制时代,皇帝虽然说权势最高,手握对天下臣民的生杀予夺之权,但同时却也是一个“危险系数”最高的职位,一旦言行不慎,很可能会酿成大祸。这样的案例在历史上并不鲜见,其中后唐末帝李从珂堪称典型。

李从珂是后唐明宗李嗣源的养子,因在战场上勇猛异常、屡建殊功,故而深得义父的喜爱,最终被拔擢为凤翔节度使,与李嗣源的女婿、河东节度使石敬瑭一起,被视为朝廷的“顶梁柱”。等到明宗驾崩、愍帝李从厚即位后,考虑到李从珂、石敬瑭的势力太大,所以便下令将他们调到其他藩镇,想以此消除隐患。

李从珂举兵反叛,很快便攻陷洛阳

没想到李从珂抗命不从,竟然在凤翔举兵造反,仅用了两三个月时间,便迅速攻陷京师洛阳,自己当了皇帝。与此同时,石敬瑭为了讨好新皇帝,便亲自带领部下截击逃难的李从厚,将他囚禁在卫州,随即又在李从珂的授意下将其杀死,时在清泰元年(934年)五月。

李从珂称帝后,鉴于石敬瑭有帮助他除掉李从厚的功劳,所以便让他继续担任河东节度使。然而河东的地位太过重要,再加上石敬瑭也是一位百战名将,而且贵为驸马、名望甚高,若他起兵造反,完全有实力争夺天下。所以李从珂表面上对石敬瑭甚是尊崇,但内心里却很希望能除掉这个“心腹之患”。

李从厚被石敬瑭软禁在卫州,不久被杀

考虑至此,李从珂便以为明宗举办葬礼为由,将石敬瑭夫妇扣留在洛阳,迟迟不肯放他们回去。等到葬礼结束后,石敬瑭因为没有得到皇帝的命令,不敢提出返回太原的要求,所以每日里愁眉不展,时间一长竟然瘦的不成人样(极有可能是装的)。妻子魏国长公主既心疼又担忧,便向母亲曹太后求情,请她在皇帝面前说情,放石敬瑭回去。

曹太后可怜女婿的遭遇,便替他在李从珂面前说情,而李从珂由于自幼受太后的抚养,对她极其敬重,再加上看到石敬瑭形销骨立、沉疴在身,误以为他不会活多久,于是心一软,便答应放石敬瑭回去。李从珂没想到的是,他这次无心之失,竟给自己亲手种下无穷的“祸根”。

石敬瑭回到河东后,非但没有死掉,反而身体康泰,活得倍儿精神,李从珂闻讯后,心里懊悔连连,从此对他更加提防。然而李从珂对石敬瑭猜忌归猜忌,但从未在表面上表现出来,直到某次酒后吐真言,才将真实的想法大白于天下。这件事,还要从魏国长公主参加皇帝的千秋节(即皇帝生日)说起。

李从珂趁着酒劲竟然问公主夫妇是否想造反

清泰二年(935年),魏国长公主在参加完千秋节后,便向皇兄提出请求,说自己家中事务繁多,希望能早点回去。本来这是一件小事,李从珂照例批准就是,没想到此君当时喝得醉醺醺的,竟然用满是嘲讽的口气说道:“公主这么着急回去,是不是要和石郎造反呀?”公主听后连连叩头、口称不敢,然后急忙退出去。

等到皇帝酒醒后,侍从便将情况告诉他,李从珂听后懊悔不迭,赶紧把公主召来辩解,称自己是在开玩笑而已,让她不要放在心上,同时又下令赏赐公主,让她返回太原。魏国长公主回去后,便将此事告知石敬瑭,后者听后忧惧不安,很担心皇帝会除掉他。

公主将皇帝的话告知丈夫,石敬瑭很担忧

自废帝立,常疑高祖必反。三年,公主自太原入朝千春节,辞归,留之不得,废帝醉,语公主曰:“尔归何速,欲与石郎反邪?”既醒,左右告之,废帝大悔。公主归,以语高祖,高祖由是益不自安。见《新五代史·卷十七·晋家人传第五》。

不久,石敬瑭为了试探李从珂是否对他有加害之心,便上书假意辞去马步兵总管的职务,并要求到其他藩镇任职。在石敬瑭看来,如果皇帝同意他的请求,那么便代表朝廷确实猜忌他,必欲除之而后快;如果皇帝下诏挽留,那么就代表没事。没想到石敬瑭的奏表刚递交上去,李从珂便在大臣薛文通的建议下,罢免石敬瑭的马步兵总管职务,并调任他为郓州节度使,命他即刻上任。

石敬瑭举兵造反,创建后晋政权

石敬瑭见李从珂摆明想除掉他,便决意造反,并以割让幽云十六州、向对方称儿称臣为代价,向契丹国主耶律德光求援。清泰三年(936年)五月,石敬瑭正式举旗造反,并在契丹的扶持下,于当年十一月僭号称帝,建立后晋政权。同年底,后晋、契丹联军攻陷洛阳,李从珂与刘皇后、曹太后、太子李成美等人自焚而死,后唐随之灭亡。

史料来源:《旧五代史》、《新五代史》、《资治通鉴》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9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