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手机搜狐
SOHU.COM

楚王朱桢为何特别醉心于风水?

楚王朱桢为何特别醉心于风水?

元顺帝至正二十四年(公元1364年),明太祖朱元璋亲征陈理,陈理因势单力薄而降。正值此时,后宫传来喜讯,朱元璋第六子朱桢降生。踌躇满志的朱元璋当即封其为楚王,曰“子长以楚封之”,并于当时驻军的梅亭山(今武昌起义门附近)筑“封建亭”以资纪念,亭内立一方“分封御制碑”。

明洪武三年(公元1370年),朱元璋册封诸子,正式封朱桢为楚王,封地武昌。次年,便在武昌高观山(今蛇山)下大兴土木,修筑楚王府,历时八年竣工。楚王府位于高观山南麓,坐北朝南,背依高观山,东西宽二里,南北长四里,相当于当年的半个武昌城。

从后世的零星记载中可知,当年的楚王府内遍筑宫殿、楼阁及水榭庭院,宫殿、宫室、堂库、宗庙等八百余间。周围垒石为城,高二丈九尺,号称“王城”;开四门,正门称镇楚门,俗称公衙门,位于今紫阳路湖北医学院一带,至今尚有地名曰“王府口”。正殿基高六尺九寸,正门、前后殿、四门城墙饰以青绿,廊房饰以青黛。四城正门,以丹漆,金涂铜钉,豪华壮观,犹如皇宫。清初曾有文士吟咏楚王府“朱甍绣瓦倚斜曛,楚歌燕舞镇目闻……离宫别馆连天起,王砌金铺辉月明”。可见当年楚王府之繁华。

洪武十四年(公元1381年),朱桢正式就藩武昌。朱元璋期望朱桢的武昌藩地成为拱卫京师(南京)的战略要地,一旦天下有变,即可率大军顺江东下,讨伐乱臣贼子,屏蔽皇室。故当年朱桢所统护卫竟多达六千五百人,比赫赫有名的燕王朱棣所统之五千七百七十人犹有过之。

朱桢坐镇武昌,还肩负着镇压南方民众起事反抗的重任。朱桢自就藩武昌起,直至建文帝即位的十七年间,曾多次统帅大军征战,立下赫赫战功。就连信国公汤和、江夏侯周德兴等开国元勋,都受朱桢的节制,对朱桢俯首称臣,朱桢实质上成为朱元璋在湖广的一个化身。

建文帝即位后,采取削藩政策,限制藩王的权力,朱桢的军事才能失去用武之地。燕王朱棣发动“靖难之役”时,坐镇武昌的朱桢却按兵不动,并未驰援京师。一则因建文帝疑藩,无天子明诏自然不敢轻举妄动;再则朱桢深察大势,为保全自身,其立场明显偏向燕王。故朱棣登基后并未为难朱桢,楚王府一直与帝系关系良好。

明成祖朱棣继续实行削藩,夺取诸王兵权。楚王朱桢便完全收敛起昔年横戈跃马的杀伐雄姿,换以垂拱韬晦之略以保全。他的后半生“奉祖训,率礼度,留心典籍”,“旦夕自警,恭慎俭约,恒存省己”。如此温良恭顺,实乃明智之举,因而赢得朱棣赞许与信任,号称“贤王”,并由明皇室宗人府右宗人晋升宗正,成为朱氏皇族的大族长,名义上由他统管皇族事务。直至永乐二十二年(公元1424年),年逾花甲的朱桢寿终正寝于武昌,葬于灵泉山,陵称“昭园”。

朱桢临终前嘱咐子孙,遵循遗训,忠于朝廷。他的子孙恪守其嘱,在与帝系关系日疏的情况下,想方设法奉承帝系,使楚王藩封得到绵延,楚王世代盘踞武昌城达二百六十二年之久,与泰、蜀、周并称为明代富甲天下的四大藩封。

明朝历代楚王均居于楚王府内,历代楚王的子孙均受封为郡王与将军之衔,郡王名目虽有通城、汉阳、大冶、寿昌、崇阳之类,却都是虚人其名,那里并非其封国,他们也都居于武昌城内。楚府郡王前后共封十五位,诸郡王府多建于武昌城,其建筑亦甚华丽,如崇阳王府在崇福山,清代称为“霭园”,是武昌城内的游乐胜地。又有永安王府,王府中的花园内有一座风格绮丽的御风亭,是当年永安王朱蕴钟蓄养的歌姬们之排练场地。

楚王在武昌的活动场所,远非那座八平方里的楚王府,可以说,早期武昌和近城之设施都是以楚王生活起居为中心。楚王府前有歌笛湖,是楚王种芦取膜为笛簧之处,北湖亦因此而名。榛子园是因楚王种植引自湖南武冈的榛子而建。黄鹤楼旁所建武当宫,是楚王祭祀神灵祈求降福之地。洪山背后有“放鹰台”,是楚王出城游乐时放鹰之处。山川、社稷坛是供楚王春秋祭祀之备。南湖“老人桥”为楚王行猎路过时所架设,武胜门外有供楚王府厨膳专用的养鱼池,名“鳇鱼濠”,城东有一座楚王别墅“桃溪小隐”。今武昌有名的“广埠屯”,乃当年楚王府护卫军屯田自给之处及所建广埠仓之故地。而设在武昌的省、府、县各级衙署,均环绕楚王府而建。

地方官吏虽受命于朝廷,且有暗地监视楚王行为之职责,但表面仍然维系着与楚王府的从属关系。崇祯十六年,就在年末楚王朱华奎被张献忠掼入大江前的一个月,官府还极其隆重地为其幼女朱凤德举办婚仪。从选婚到成礼,湖广各级地方官吏都处处迎逢楚王。起先,是督学高世泰受命于楚王,对赴省城参加乡试的千余名生员逐一过目,为楚王物色郡马,最终,相中年仅十七岁“姿容艳丽”的汉阳生员王国梓。

王国梓学识平平,高世泰却将他录为第一名“解元”,推荐给楚王斟酌,以致众考生忿忿不平,讥讽高世泰“以貌取人”。王国梓被传入楚府后,由楚王、王妃多方考验后拍板定婚。礼成之日,王国梓坐着官府准备的彩车进入楚王府,督学、太守、县令等官吏均尾随车后捧场。王国梓本乃一介穷儒,家徒四壁,仅有待赡养的寡母,一旦选为楚府郡马,顿时身价百倍,江夏县令惟恐关照不及,王家所居穷庐旋即焕然一新,王国梓寡母冠衣佩带成了呼童使婢的尊贵老夫人。

不仅楚王、楚王的郡马及楚府的郡王如此,就连楚王府的高级官吏管氏、护卫安氏、典宝熊氏等,莫不成为昔年江夏的望族。武昌城的城市生活,包括汉口、汉阳及周围地区,被楚王府深深影响着。

历代楚王均大肆兼并土地,盘剥商民。楚王朱桢特别醉心于风水,为追求一块作为王陵的风水宝地,甚至逼死御史李盛。之后,朱桢常有冤魂索命的幻觉,便决定建造千佛殿以祈求神灵保佑。这次兴工共建僧屋五千四百余间,又请来高僧无念主持寺庙,大做佛事,调经斋僧。这笔巨额花费并不从楚王禄米中开销,王府不拔一毛,全由武昌盐、茶二商承担。武昌东南的灵泉古市,元末动乱虽遭破坏,然而,明初又显生机,无奈朱桢看中灵泉形胜,选为陵园。灵泉因被圈占封锁,古市彻底衰落。

楚王府是迷信活动的中心。王府内有求神礼佛的长春寺,果园中又修五圣庙,楚王还多次主持维修洪山宝通寺,并非为存古迹,而是求神灵赐福。汉阳九真山上的九真庙、炼丹台均系楚王所修筑。但真有病痛时,他们还是需要像李时珍那样的名医。由于李时珍治好了楚恭王儿子的病,楚王给他一个王府“奉祠正”的官衔,主管郊庙祭祀,可见楚王眼中巫、医一体。不过,后来由于楚王的推荐,使李时珍有机会进京师太医院,从而研读了大量古代医学文献,为他日后编撰药物学巨著《本草纲目》奠定了理论基础。

历代楚王始终按照朱桢的方针处事,韬晦以自保。楚王一宗人丁兴旺,至明末子孙不下万人。这万余人对朱桢来说,是他衍生出来的血缘关系等同的子孙,但按照封建宗法制度,这万余人仅少数是“天潢嫡派”,其余都是“旁支庶宗”。天潢嫡派捧着明太祖亲赐给朱桢的“金饭碗”代代相袭,过着纸醉金迷、醉生梦死的奢侈生活。而绝大多数的旁支庶宗,随着明朝的衰落、府库的空虚,也时常饥寒交迫,岁供禄米不足糊口,而朱元璋所立“祖训”又不允其从事四民之业。故明末楚王旁支庶宗中人,公开抢劫,暗中偷盗,甚至盗掘自家祖坟的,大有人在。朝廷也并不因为他们是朱元璋的裔孙而宽容他们,还是下令地方官吏将其中的危险分子捆绑而沉入大江。

而真正终结楚王府的,却是明末农民起义领袖之一的张献忠。明崇祯十六年(公元1643年)四月中旬,张献忠率领起义大军攻占汉口、汉阳后,随即由鸭蛋洲渡江,直逼武昌。“楚府新兵”实难抵挡起义大军攻势,五月二十九日,明朝官员弃城而逃,楚王府新兵大开保安、文昌二门向张献忠投降,武昌被克。义军杀尽楚宗室,将楚王朱华奎囚入铁笼沉于大江之中,放火烧毁楚王府。张献忠改江夏为天授府,建立“大西”政权,自称“大西王”。

至此,历经二百六十余年的楚王府寿终正寝。

(本篇完)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9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