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化
手机搜狐
SOHU.COM

他们都放下了,只有我还留在那个教室里

“虽然校园霸凌一直不断,但如果大家都不跟风,霸凌就不一定会成功,更多旁观者甚至跟风的人站出来,才能有效杜绝霸凌。”

文| 洋葱君的伙伴们

编辑|赵吉 校对|郭利琴

本文约3258字,阅读全文约需6分钟

近日,河北省邢台市清河县挥公实验中学发生一起校园欺凌事件。一名12岁的初中女生,遭到同宿舍和隔壁宿舍的7名女同学多次殴打,医院检查结果显示,女孩出现左肾积水、左输尿管上段扩张,左侧第8至11肋骨骨折。

学生家长李女士1月4日告诉新京报记者,据女儿讲述,自己从去年12月5日开始遭到这7名女同学殴打。“孩子和班主任讲话,她们以为孩子在告状,回宿舍后开始拳打脚踢,后来用竹竿和木棍打,把她的头摁在脸盆水里。”

清河县委宣传部于1月4日发布通报称,校方多位负责人受处理,涉事7名学生受纪律处分。

女孩母亲告诉记者,孩子出院后已产生厌学情绪。

这起校园欺凌并不是孤例,在很多地方都持续发生。在心智尚未成熟的青少年时期,来自同龄人的凌辱和孤立,很容易让孩子留下心理阴影,一些人被扯离生活正轨,好不容易才走了回来;还有一些人的人生,甚至被彻底改变。

我们找到了一些曾经经历过校园欺凌的人,在他们的讲述中,过去的事情并没有过去,“它会在开心的、平静的、任何一个日常,猝不及防地冒出来,把人拉进漩涡。”

挥之不去的阴影

@HH

我属于身体和智力发育都比较晚的那种,俗话叫“开窍慢”。

幼儿园和小学低年级阶段,我不光是全班最矮的,皮肤也黑,看起来傻乎乎的,成绩也不怎么好。玩起游戏来又总是比别人反应慢半拍,手脚不怎么协调,总是拖团队后腿。慢慢地,大家玩什么、讨论什么,都不愿意带我。

那时小朋友之间有个动作:两只手臂交叉在胸前,摆出“叉”的形状,这个动作叫作“撤”,如果别人向你摆出这个动作,就意味着TA不愿意跟你一起玩,或者他们的团队不欢迎你。

做游戏的时候、体育课的时候、分组讨论的时候,我都经常被“撤”。

后来我再也不敢参加课间的游戏,体育课有什么活动,我一定是被剩下的那一个,只能等老师把我随便安排到某一组,哪一组分到了我,还会一起发出无奈的嘘声。我低着头走向他们,觉得自己的存在就是一件羞耻的事。

那段时间我产生了非常大的厌学情绪。每天早上醒来都心情极度低落,每次假期结束要开学之前都会偷偷痛哭一场。

四年级之后我长高了,成绩也有了些起色,但内向自卑的性格已经养成,小学阶段一直独来独往,不信任任何人。

直到上初中之后,遇到了另外一群人,有了新朋友,我才慢慢变得正常起来。

今年我已经34岁了,儿子刚上幼儿园半年。有天我去接他,看到一群小孩子在一起闹,其中有一个小孩冲另一个摆出了那个“撤”的姿势。

那一瞬间,我仿佛变成了几十年前的小孩,恐惧、羞愧、委屈、愤怒……各种情绪一起涌上来,立刻冲上前去把那个被“撤”的小孩护在身后,后来发现他们只是闹着玩儿,是我反应过度了。

我跟孩子们道了歉,背过身当街就流出了眼泪。

希望这些事情永远也不要在别的孩子身上发生。

@天晴

我家是农村的,中考时考入了省城的高中,家和学校中间横亘了一座秦岭,学校到家来回路程6小时,路费100块。为了省钱,也为了好好学习,我很少回家,每周日去省城的亲戚家洗澡、洗衣服。

开学不久,班里调整座位,我换了同桌,是两名女生。和她们坐了没多久,她们就说我身上有味,上课要么捂住鼻子,要么搬着凳子坐到前面的走廊里。每个上课的老师都会向我投来异样的眼光。

班主任因为此事联系了我的父母,他们了解了事情的经过,决定每周来一次省城,花钱住宾馆,方便我洗澡。那段时间,每月住宾馆,就要花去将近1000元。

但即使如此,同学依然说我身上有味道。

后来我“身上有味”这件事情大面积传开,同桌经常去办公室投诉,爸妈也经常接到老师电话,班里所有人都不理我。绕不过我的事情,就用纸条交流。

那段时间觉得整个世界都和自己有仇。当时的日记里有这样一句,“今天的雾霾,仿佛是我的棺材”。

因为这件事,我休学一年去治疗抑郁症。到现在,我都对和曾经同桌相似的女性形象有恐惧心理。

后来,一直保持联系的男生告诉我,那个最早排斥我的女生有一次无意中说起,并不是真的觉得我有味道,而是不想和我这个来自农村的孩子坐在一起。

@月骑

中考完我去另一个城市念了职高,学校里有个本地几个学生组成的帮派。刚开始是取笑我的口音,后来看我没怎么反抗,就愈演愈烈,走在路上,或者在食堂打饭的时候就上来打我的头一巴掌。我忍无可忍反抗了一次,没想到招来更大的厄运,放学后把我堵在角落里打,后来发展到看见我就打我。

告诉老师,老师也管不了。

那几年过得如同老鼠一般,每天都贴着墙角走路,去哪里都提心吊胆。

到现在,我还经常做被人打的梦,醒来一身冷汗。

@春田花花小小西

比暴力更可怕的是冷暴力。十年了,阴影依旧,会在开心的、平静的、任何一个日常,就猝不及防冒出来,将我又拉进漩涡。

永远改变了我

@小飞侠

初中的时候喜欢穿短裙,被学校里的男生起哄说“浪”,女生小团体也会嘲笑我“臭美”。当时觉得害怕又委屈,没穿几天就换掉了。但没想到事情并没有因为我不再穿裙子就变好,学校里经常有男生跟在我后面起哄,更有流言说我和校外的人早恋,传得有模有样。

我特别难受去找老师,老师也找不出流言的源头,只是在班会上警告大家不要谣传。但这一点也没有改善我的境况,大家反而觉得我是个打小报告的“告密精”,反而更讨厌我了。嘲笑我谩骂我的词语也越来越不堪入耳。

我切断了自己的一切社交,谁也不理,那时候的我一直都不明白,我不跟任何男生说话,为什么他们还会这样骂我?

好在后来高中我考到省城,遇见了一些好朋友,才慢慢缓解了一些。

只是从那以后,一直到现在大三,我都很少穿裙子,跟异性说话会非常紧张,现在男性朋友也很少。

@袁来是你

我是女生,因为长得又黑又壮,所以一直都是被男生欺负的对象。小学和“班霸”坐在一起,一直被恐吓;初中大家懂事了,背地里又拿我讲段子;到高中直接就当面讲了。我越来越懦弱,他们却越来越猖狂。我会怀疑,凭什么他们可以那么肆无忌惮地伤害别人?又觉得理所当然,因为甚至老师们也都觉得“他们又不坏,就是调皮了点”。

这一切让我形成了现在有点敏感自私、悲观主义的性格。表面上又会故作坚强乐观,因为被伤害多了,想保护自己。

很高兴现在有了几个知心朋友,但是因为以前的经历,总想通过讨好别人来融入集体。我一直相信自己是个正直善良积极的人,可有时真的抵抗不了那些曾经的伤害给我带来的懦弱与逃避。

@泗扬

小学的时候被班长欺负,刚开始求助老师,老师批评过他几次,后来班长视我为敌,联合全班孤立我,时间长了,老师就觉得是我性格有问题,不能和同学好好相处。后来成绩越来越差,又经常被请家长,父母也觉得是我的问题。没有一个人站在我这边,愿意帮助我。

高年级之后身体发育起来,不想再忍,谁欺负我就立刻攻击回去。大家从孤立我、笑话我变成害怕我,我心里从自卑变成愤怒,但结果也没啥变化,身边朋友还是很少。

现在性格敏感易怒,很难接受别人开玩笑,总觉得是在攻击我。自己已经意识到了,努力在改,但改起来真的很难。

@潇阳

大一因为不善于讨论追星的话题,再加上身体不协调,被班上女生孤立,还被她们在学校的贴吧开了一个吐槽贴,在里面造谣我的恋爱生活。这导致我整个大一都不怎么参加集体活动,也不想跟人交流。成绩一落千丈,还在大一下确诊了重度抑郁症。

后来碰到了一个不把我当怪物看的男友,也碰到了一些很有趣的人,才慢慢走出来了。这件事情也使我自己有了改变:决定了专升本考试之后去学法律,希望以后能够靠自己的力量,帮更多被校园欺凌过的人讨回公道。

别跟风,站出来

@柴柴

我是先天唇腭裂,出生之后做了缝合手术。因为这个,说话一直不太清楚。

上小学的时候,老师对我这个说不清楚话的学生特别没有耐心,经常在课上讽刺我。老师的态度对同学也有影响,后来发展到大家只要一听我说话,就哄堂大笑。

因为这个,我特别自卑,遇到不会的问题根本不敢问,后来成绩越来越差,老师就干脆把我常年安排到最后一排。

和我一起坐最后一排的那个男生上课总是睡觉,成绩很差,也不怎么搭理我。我也几乎不跟他说话。

有一次班里来了个新老师。上课点人回答问题,因为不知道情况,就点到了我。我心慌意乱地站起来,没说几句,全班又开始哄笑。这时候,他突然站起来,大声说:“别笑了!你们听不清,我帮他翻译!”

坐下之后,他对我说:“别搭理他们,一帮傻子。”

听了他这话,我整节课都低着头,强忍住才没有哭出来,觉得终于,终于有人是站在我这边的了。

这个男生后来成了我唯一的朋友,现在还有联系。

要是没他,我可能连小学都毕不了业吧。

@威尼斯

大概是小学三四年级的时候,班里的霸道女班长发动全班同学签字隔离另一个女生。当时我是班里唯一没签字的。并不是因为我和那个女生关系好,只是不喜欢女班长这种做法。

而我的无心之举,却让那个女生把我当成了最知心的朋友。

虽然校园霸凌一直不断,但如果大家都不跟风,霸凌就不一定会成功,更多旁观者甚至跟风的人站出来,才能有效杜绝霸凌。

遇到校园欺凌,你会站出来吗?

后台回复关键词 “洋葱君” ,加入读者群

点击/回复以下关键词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9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