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旅游

城市中的法式优雅

里昂 是 法国 南部一个小巧的 大城 市。两条河沿着城市中央流过,便划出了河中的老城区、河东的遗迹和河西的 新城 区。我们住在河东的山脚下,那一排住宅楼或两间或三间,各上了自己的颜色。那里安静的不过闲散的脚步声。拐过街角,却到了开阔的河面,精致的、风格迥异的桥梁在河上排了一排。河水以一种诡异的柔软打着旋,无尽的寒冷掩藏于那运动之中。

从美丽,危险,肮脏与混乱共存的 巴黎 走来,我宁愿相信这里是真正的 法国 。优雅,安静,含蓄的活力。

我们早上上了富维耶山,沿着陡峭的山坡上行。并没有许多台阶,完全是斜铺的石板路。两侧紧贴步道的房屋提醒着这个世界的轴线。待上了半山腰,忽又有了开阔的路面,向上看有一片残垣断壁。 里昂作为高卢 罗马 帝国时期重要的城市,那里残存的两座古 罗马 剧场是这一切繁华的遗证。所有高墙都以一种自由的形式被侵蚀着,只有台阶保持着完整的形状--应该是后期修复形成的。半弧向上的台阶围和着你,那台阶上碎石奇异的美丽肌理,像有什么注视着你,你却踩在舞 台中 央瑰丽的 马赛 克上,每一次呼吸都被回荡回来。台阶顺着地势而下,山河成了舞台的背景。

靠北边的一座剧场是用来上演音乐会的,上边曾经还铺了帆布,可容纳6000人左右;靠南边一座剧场是用来上演大型歌剧的,可容纳一千多人。想象一千多年前的 罗马 时代,所有人居于山上,傍晚来临,一个城的人,他们沿着山中崎岖小道,追随着火把的方向,聚集于此。动人的歌声响彻了整个剧场。

除了两座古 罗马 剧场,这里还有一个完全消失的神庙。征服这里的 罗马 人并没有独享这些公共设施,而是让本地的 凯尔 特人一同拥有了公民的权利。他们在这里重新规划了城市,甚至设置了便利全城的供水系统。那是如此耀眼的时代,却最后被拖入中世纪的长久黑暗……

如今这里的山巅,坐落着富维耶圣母院。风云在它头顶奔跑着,席卷着,它安静地看着山下的城。它其中的雕饰均用 马赛 克,有时甚至饰以金铂。一旁掩埋在山体里的,是一个展示这些遗迹的博物馆。

下午我们下了山,在老城区中穿行。周日的店铺关了大半,唯独甜品店一个接一个地诱惑着你。老城区的街道大约都是双车道,十 分宜 人。每每走累了,总会豁然开朗出现一片小广场,年轻的小哥们带着滑板旋转、跳跃,落地的声音清脆地响在这个街区。而在不起眼的地方,忽然会出现一面墙略有不同——涂鸦,创造着空间的涂鸦。那墙上的人们有时是时髦女郎,有时是中世纪贵妇,有时是街边小孩……这些来自某个组织的涂鸦,宣告着这个城市含蓄的活力,企图让每个路过的人细细思索后开怀大笑,让无聊了一天的家庭主妇都哼起小曲……就像这里所有的房子即使异曲同工也要拥有自己不同的颜色一般——低调,又要绅士地和你开一个玩笑。

最后记一件小事。我们四人往山上走着,一辆公交车忽然停在我们旁边,司机大叔朝我们叽里咕噜说了一堆法语,我们不解,还以为是走错了什么地方。胖胖的司机大叔于是下车,指向了路边的一个手套——原来他是在提醒我的同伴不小心掉了一个手套……我们又喜又叹,连道了几声messi,看看公交车上的乘客,倒也不急不慢毫不在意的样子。他后来还笑问我们要不要顺便上车,我们说不必了,毕竟马上就到了。这样的热情,洗刷了我在 巴黎 感觉所有 法国 人冷冰冰的感觉,觉得 里昂 分外可爱。

我们早上上了富维耶山,沿着陡峭的山坡上行。并没有许多台阶,完全是斜铺的石板路。两侧紧贴步道的房屋提醒着这个世界的轴线。待上了半山腰,忽又有了开阔的路面,向上看有一片残垣断壁。 里昂作为高卢 罗马 帝国时期重要的城市,那里残存的两座古 罗马 剧场是这一切繁华的遗证。所有高墙都以一种自由的形式被侵蚀着,只有台阶保持着完整的形状--应该是后期修复形成的。半弧向上的台阶围和着你,那台阶上碎石奇异的美丽肌理,像有什么注视着你,你却踩在舞 台中 央瑰丽的 马赛 克上,每一次呼吸都被回荡回来。台阶顺着地势而下,山河成了舞台的背景。

靠北边的一座剧场是用来上演音乐会的,上边曾经还铺了帆布,可容纳6000人左右;靠南边一座剧场是用来上演大型歌剧的,可容纳一千多人。想象一千多年前的 罗马 时代,所有人居于山上,傍晚来临,一个城的人,他们沿着山中崎岖小道,追随着火把的方向,聚集于此。动人的歌声响彻了整个剧场。

除了两座古 罗马 剧场,这里还有一个完全消失的神庙。征服这里的 罗马 人并没有独享这些公共设施,而是让本地的 凯尔 特人一同拥有了公民的权利。他们在这里重新规划了城市,甚至设置了便利全城的供水系统。那是如此耀眼的时代,却最后被拖入中世纪的长久黑暗……

如今这里的山巅,坐落着富维耶圣母院。风云在它头顶奔跑着,席卷着,它安静地看着山下的城。它其中的雕饰均用 马赛 克,有时甚至饰以金铂。一旁掩埋在山体里的,是一个展示这些遗迹的博物馆。

下午我们下了山,在老城区中穿行。周日的店铺关了大半,唯独甜品店一个接一个地诱惑着你。老城区的街道大约都是双车道,十 分宜 人。每每走累了,总会豁然开朗出现一片小广场,年轻的小哥们带着滑板旋转、跳跃,落地的声音清脆地响在这个街区。而在不起眼的地方,忽然会出现一面墙略有不同——涂鸦,创造着空间的涂鸦。那墙上的人们有时是时髦女郎,有时是中世纪贵妇,有时是街边小孩……这些来自某个组织的涂鸦,宣告着这个城市含蓄的活力,企图让每个路过的人细细思索后开怀大笑,让无聊了一天的家庭主妇都哼起小曲……就像这里所有的房子即使异曲同工也要拥有自己不同的颜色一般——低调,又要绅士地和你开一个玩笑。

最后记一件小事。我们四人往山上走着,一辆公交车忽然停在我们旁边,司机大叔朝我们叽里咕噜说了一堆法语,我们不解,还以为是走错了什么地方。胖胖的司机大叔于是下车,指向了路边的一个手套——原来他是在提醒我的同伴不小心掉了一个手套……我们又喜又叹,连道了几声messi,看看公交车上的乘客,倒也不急不慢毫不在意的样子。他后来还笑问我们要不要顺便上车,我们说不必了,毕竟马上就到了。这样的热情,洗刷了我在 巴黎 感觉所有 法国 人冷冰冰的感觉,觉得 里昂 分外可爱。

在去拉维莱特公园前,我又大致了解了一下设计师屈米的思想。他以‘事件’为建筑的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9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