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化
手机搜狐
SOHU.COM

如何重塑个人思维习惯?

内容来源:本文为中信出版社新书《对赌》的读书笔记,笔记侠作为合作方,经授权发布。

封图设计&责编| 丽丽

读书笔记•组织管理

本文优质度:★★★★★+口感:酱牛肉

安妮•杜克用现在的说法来讲,是一个斜杠人士。

她在宾夕法尼亚大学读认知心理学博士期间,意外开启了20年职业扑克手的生涯。至 2012 年退役时,赢得了世界扑克系列赛冠军等一系列大奖。

安妮•杜克发现,顶尖的职业扑克手并不是那些对自己的观点盲目而狂热的人,相反,他们极端的冷静和理智。

正像我们所有人正投身于中的生活一样,我们不会因为热爱自己的想法而赢得牌局。

赢得牌局依靠的是为求更准确地反映世界而对信念和判断进行校准的不懈努力。

从长远来看,客观理性的人会打败偏见固执的人。他写了本书《对赌》来介绍顶尖赌徒做出好决策的思维模式。

那些顶尖的赌徒,采用的建立‘求真团队’的结伴制,对于所有人,认清个人生活和商业竞争中的局面,做出好决策都有帮助。

每个人都需要自己的‘求真团队’,下文介绍一些这种团体组建的方式和技巧。

一、成年人也需要自己的结伴制

和大多数人一样,安妮•杜克刚开始玩扑克时,本能地会去抱怨自己运气不好,惊讶于别人打得太差,认为自己打输的每一手牌都是不公平的。

埃里克•赛德尔是有史以来最出色和最受人尊敬的扑克玩家之一。

在职业生涯初期的一次比赛休息时,安妮•杜克见到了埃里克,就开始向他抱怨自己因为坏运气而输惨了。

他说,“我不想听。我并不是有意伤害你的感情,但是如果你对某一手牌有疑问,你可以问我打牌的策略问题,一整天我也不介意。

我只是认为把手气不好之类你无法控制的东西拿来当作聊扑克的主题是毫无意义的事情。”

安妮•杜克必须通过请教战略决策问题的方式去与他们交流。

我不得不抵制因为运气不好想要大发牢骚的冲动,我必须专注于自己可能犯错的地方以及在什么情况下我会困惑于如何进行下一步。

接受了参与这个群体必须遵守的规则,所以就必须学会专注于我可以控制的事情(自己的决策),放弃我无法控制的事情(运气),并力求对此进行准确的区分。

还记得学生时代的远足野营中的结伴制吗?老师或辅导员会给每个人都搭配一个伙伴,目的是互相照应,以防我们走散或掉进水里等情况发生。

一个好的决策小组就是成年人版本的结伴制。

但如果我们能找到志同道合的人,组建一个求真的决策小组来讨论我们在实践过程中遇到的各种问题,我们的偏见就会得到不断的校正,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的决策质量也会取得质的飞跃。

二、如何建立一个求真团队

1.对通常的社交规则进行修改

我们的决策团体可以由我们的朋友或家庭成员组成,可以是一个由同事构成的非正式团体,可以是一个企业战略小组,也可以是一个讨论决策问题的专业组织。

无论如何,组建或加入一个致力于培养对赌思维的团体,意味着需要对通常的社交规则进行修改。

因为求真的答案并不一定是令人舒服的。

这意味着我们需要以开放的心态来对待持与我们不同意见的人,给予他人应有的肯定,承担自己应当承担的责任,甚至(尤其)是在我们不情愿的时候。

这就是为什么在与他人开展合作交流之前,需要就社交规则的修改与对方达成一致。

否则人的感情一旦受到伤害,防御系统就会变得剑拔弩张。

而在面对决策团体之外的世界时,我们最好还是遵循普遍的社交规则,避免没心没肺地到处和人进行真话大冒险。

(这并不是说我们不能在团体以外进行求真的实践,而是应该注意不要采取过于直接的方式,后面会继续讨论)

2.建立一个求真团队没有那么难,三个人就足够。

无论我们的决策团体在吸收成员时遇到什么障碍,找一个能互相照应或指出对方认知盲点的伙伴是非常值得的。

幸运的是,我们只需要找到几个愿意为寻求真理进行探索性思考的人。

其实,三个人(当两人持不同意见时,第三人做调解)就足以运作一个稳定有效的求真团体。

3.不要杀掉与我们理念不同的人。

即使我们高度重视求真务实,也不能指望每个人都必须认同或采用相同的方式与我们进行沟通。

求真不是邪教,我们不需要杀掉与我们持不同信念的人。

无论是我们在普拉提课上认识的朋友,在球场上认识的朋友,还是任何一位朋友,都不应该为了与我们保持友谊而《黑客星球》的尼奥一样吃下红色药丸。

这些不同的团体都可以为我们的生活提供平衡。

毕竟,我们需要付出努力才能在不让自己感到糟糕的情况下承认和讨论自己的错误,同时才能以开放的心态认识到我们的信念并非全部正确,不要强求他人。

4.求真是一件需要意志力的事,我们需要休息。要允许我们的队友有 ‘真倒霉,我现在只想发发恼骚’的时刻。

求真的实践与很多舒适行为背道而驰;求真也是艰苦的工作, 我们需要休息以补充足够的意志力。

事实上,在我的扑克策略小组中每个人都明白,有时候我们需要先退出牌局,把激烈的情绪发泄掉之后才能开始对结果进行准确的区分。

例如,如果我们中的某个人刚在锦标赛中被淘汰出局,那么他偶尔说一句“真倒霉,现在我只想发发牢骚”

三、运营结伴制

就像哪怕维持一个小小的微信群,也要一直运营,反复确认规则和规范,才不至于形同虚设。我们的团体需要运营规范。

1.避免‘回音效果’

安妮•杜克发现,扑克锦标赛休息期间,如果有一名选手表示自己手气很糟糕,就会有另一名选手以点头赞同为序曲开始诉说自己的霉运,大家也会对这个人的故事点头表示赞同。

如果没有明确的章程来引导探索性思维,并且没人对章程的执行负责,在与他人互动时我们就会趋向于遵循我们的个体倾向,即确认性思维。

“回声室”(echo chamber)这个表达让人立即想起对确认性思维的自然倾向所导致的结果,于是团体就会愉快的共同滑向一侧。

2.形成明确的规则章程

专家们提供的关于团队互动的建议构成了一份不错的章程制定大纲:

专注于准确性(通过确认),其中包括针对求真性、客观性和开放思想的奖励;

事先让成员明确责任;

对各种想法保持开放的态度。

四、在‘求真团队’中

如何保持求真的技巧?

1.假如说我们不能一下子开始谈论失败的话,我们可以从谈论胜利开始。

我刚开始玩扑克时,与人“讨论”的主要内容是因为运气不好而输牌的牢骚。

安妮•杜克的哥哥很快就厌倦了我的絮絮叨叨。

因此他还制定了规矩,我能向他咨询的问题范围只限于我打赢了的牌。如果我想让他提供意见,必须在那些我打赢了的牌局中发现一些自己可能出现错误的地方。

谈论获胜牌局中的失误,这是一个刚开始学会复盘时的好方法。

谈论获胜,即使是在寻找胜利过程中出现的错误,不像谈论失败那么痛苦,这更易于我们训练自己的新习惯。

识别赢牌中的错误有助于强化我们对结果与决策质量两者关系的理性区分。

当同伴们表扬我在打赢的牌局中找到了替代打法或理解了运气的作用时,安妮•杜克感觉非常好。

逐渐地,她扩展了这种方法的应用并在任何一手牌中都能识别学习的机会,而不仅仅是在获胜的牌局中。

2.提供足够多的信息,尤其是数据。

我们应该成为数据分享者,这就是专家们的做法。事实上,这也是专家之所以能够成为专家的原因之一。

他们明白,数据共享是实现准确性的最佳途径,因为这样可以获取来自交流对象的最真实的描述和见解。

听过顶级扑克玩家们讨论打牌细节的外行人会想:“听起来感觉有太多不相干的、过于挑剔的细节。他们为什么要聊这些东西呢?”

两名专业扑克玩家聚在一起交流打牌的看法和意见时会涉及非同一般的细节:

牌桌上每一名玩家的位置,赌注大小和每次行动(或说话)后的彩池大小,从前遇到这名对手时他的表现如何。

他们在某一类牌桌上的表现如何, 他们在那类牌桌上最近几手牌的表现如何(特别是最近的输赢情况)。

那一手牌的过程中每个人有多少筹码,对手们对他们的了解情况,等等。

专家认为,提供的细节越多,对决策质量的评估就会越准确。

而且由于需要提供的细节类型大致相同,专业玩家们本质上是依照模板行事,所以他们很少有机会只传达那些可能会引导听者得出理想结论的信息。

名人堂足球教练约翰•马登在一部纪录片中讲述了一个故事。

年轻的助理教练马登在一次教练讲座中听到隆巴迪谈论一场比赛:

在这场 20 世纪 60 年代的比赛中他带领的绿湾包装工球队采用了著名的“强力清道”(the powersweep)战术。

听众们像着了魔一样听隆巴迪用八个小时来描述那一场比赛。

马登说:“我进场时很自负,以为自己对足球无所不知,但在听他花了八个小时来谈论这一场比赛之后……我才意识到自己对足球一无所知。”

3.在我们复盘的时候的一些tips:比如,不在意结论;比如想想异议出自不同的来源。

我们需要将信息和信使分离,才能不忽略信息。想象信息出自我们重视程度不同的来源。

当我们喜欢的某个人告诉我们某个信息时, 试想一下我们讨厌的某个人告诉我们同样的信息,反之亦然。

在团队的日常工作中,我们也可以问自己: “如果是从一个完全不同的来源听到某一消息,我们又会如何看待它?”

同样,在我们复盘的时候我们也不能收到结果的影响。

因为运气因素是我们不能确定的。如果团体对结果一无所知,它就能够对决策质量进行更高保真度的评估。

实现这一点的最佳方式是在知道结果之前对决策进行复盘。

律师可以在裁决之前评估审讯策略,销售团队可以在得知成交结果之前评估策略,交易员可以在仓位确定之前或期权到期之前审查过程。

在对决策的反复复盘中,安妮•杜克养成了这种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自然习惯。

她开始为新手玩家举办扑克研讨会时,在使用我自己打过的牌局作为例证时,她只会讲到决策环节,不会更进一步透露牌局结果。正像她的扑克团体就是这样训练她的。

令人烦躁的是,当结束讨论时她看到满场人盯着我,就像我把他们留在悬崖边摇摇欲坠一样。“等等!那一手牌的最终结果如何?”

安妮•杜克:“那并不重要。”

4.当自己是那个说出真相的人时,并不是说我们不需要友谊。

怀疑主义总是得到不公正的名声,它倾向于关联负面的性格特征。

有人反对可能会被认为是“难以相处”,有人持异议可能会造成“纷争”,听起来有点 “愤世嫉俗。

然而,真正的怀疑主义与好的礼仪、民众言论和友好沟通是一致的。

这里有一个有用的沟通技巧。如果我们接受不确定性并将其纳入与团体交流的方式之中,那么对抗性意见就会消失,因为我们的相互沟通始于不确定。

我们不再以“你错了!”来表达异议,而改成“我对此并不确定”,要么就是询问“你确定吗?”或者“你是否考虑过另一种思维方式?”我们这样做是因为这忠于不确定性。

有条理的怀疑性邀请人们进行合作探索。人们更愿意听到以这种方式表达的不同观点。

小结

安妮•杜克亲身体验了‘求真团体’重塑个人思维习惯的力量。

她说:

我的进步和提高得益于以下几个方面的努力尝试:成为最好的不吝啬于肯定他人的人,成为最勇于承认错误的人,以及成为最善于在好结果中发现错误的人。

组建一个求真的决策小组来讨论我们在实践过程中遇到的各种问题,我们的偏见就会得到不断的校正,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的决策质量也会取得质的飞跃。

我们可以试着实践起来。

原价:59.00

现价:47.20(笔记书堂省11.8)

安妮•杜克通过精彩的故事讲述和机智的决策艺术,精心打造了这本关于风险思考的指南。我们能从这位以制定百万美元决策为生的专家那里学习如何做出更聪明的决策。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9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