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技
手机搜狐
SOHU.COM

苹果高通“宫斗戏”持续升级 业内分析:最终会是双方达成一揽子和解协议

(图片来源:全景视觉)

经济观察网 记者 钱玉娟 在高通的步步紧逼之下,苹果也在步步为营。

针对福州法院批准高通请求,对苹果发出的诉中禁令,最终苹果公司也承认,自身可能存在侵权行为。但在禁令发布之后,苹果不但没有停止销售iPhone,而是为避免在中国销售的iPhone X之前的型号被禁售,不断想出对抗办法。

经济观察网记者了解到,苹果公司方面于12月14日对外表示,将对所有在中国侵犯高通专利的iPhone进行系统升级。

尽管高通仍强调,苹果公司并不能通过升级系统来杜绝问题,但一直以来深入钻研科技领域,专注知产问题十余载的北京市伟博律师事务所邓超博士告诉经济观察网记者,“之所以会发出禁令,是因为高通指控苹果侵犯了它的两个专利,而苹果公司升级系统后,不仅可以避开这两项专利,还可以规避禁令。”

实际上在升级系统的办法之后,苹果公司的“对策”并未间断。

基于和硕曾与高通签署过一份专利许可协议,其内容涵盖了关于高通申请的iPhone禁售令中最核心的2项专利。加之由富士康和纬创生产的iPhone手机并没有缴纳专利费,则直接处于禁令范围内,而和硕制造的却被排除在禁令之外,于是,苹果为了避免禁令会带来巨大损失,目前已经决定将部分订单转给和硕。

经济观察网记者了解到,高通方面也认可和硕拥有两项专利的授权,对于其能豁免禁令持肯定态度。

据悉,苹果方面与和硕正在就生产订单等事宜进行洽谈,以求降低禁令带来的损失。而据邓超透露,和硕之所以能在禁令豁免范围内,除却与高通的协议外,其即将在福建建立产线工厂,这其中的利益关系也极为复杂。

不过,从苹果上述一系列应对举措中可知,其在尽可能减少中国市场的损失,以保障其销售生产的负面影响降至最低。

“去高通化”引风波

在基带芯片上采用高通专利多年后,只愿付出专利费的苹果,不满于高通要求的“以手机总价值为基数的比例付费”的“霸王条款”,“倔强”地选择放弃高通,“另谋出路”投奔了英特尔。

经济观察网记者获悉,苹果将2018年所有的iPhone 基带订单全部给了英特尔。英特尔作为高通的首要竞争对手,在苹果的帮助下,进一步提升了自身的基带制造能力。“去高通化”的苹果彻底激怒了高通,这让后者在今年10月一纸诉状递交美高级法院,指控苹果拖欠其专利费用达70亿美元。

追讨专利费,一直以来都是场旷日持久战,眼见未给苹果带来任何损益,高通“急”了。

12月10日晚,高通宣布,福建中级人民法院授予了高通,针对苹果公司四家中国子公司提出的两个诉中临时禁令,要求苹果立即停止针对高通两项专利的、包括在中国进口、销售和许诺销售未经授权的产品的侵权行为。相关产品包括iPhone 6S、iPhone 6S Plus、iPhone 7、iPhone 7 Plus、iPhone 8、iPhone 8 Plus和iPhone X。

经济观察网记者注意到,尽管高通方面请求法院禁售苹果最新款手机,但从诉中临时禁令来看,只影响iPhone中运行iOS 12以下系统的手机机型,所以苹果秋季发布会后的最新产品,iPhone XS、iPhone XS Max和iPhone XR将不会收到系统推送或禁令波及。

为何选择福州中院?

经济观察网记者了解到,2017年7月福州中院在晋华诉美光的专利侵权案的诉讼当中禁止美光公司进口、销售多款固态硬盘、内存条及相关芯片,这一次,福州中院向苹果公司发出的一纸禁令,再次成为震惊业界的诉中禁令。

“诉前禁令和诉中禁令多少有些‘未审先判’的意思,所以各个法院在正式判决前发禁令一般都非常谨慎。”邓超在接受经济观察网记者的采访中分析指出,高通诉苹果的诉中禁令,“其涉及范围之广,影响力也更大,”除最新款的iPhone产品外,绝大部分手机型号均在禁令范围内。他透露,“据悉,高通公司为此禁令支付了3亿元的担保。”

福建中院之所以成为权利人高通在选择诉讼管辖地时的考虑选项,在邓超看来,虽然福州(包括福建其他地区)知识产权法庭的人员不多,法院的专业能力也无法与北上广深等地媲美,但“从最近一系列判决、裁定来看,福建对于专利权人非常友好,有成为专利诉讼的热门管辖地的潜质。”邓超认为,在广大权利人选择管辖地并提起专利诉讼时,福州中院必然在权利人和律师的首选考虑范围内,“这在几年前是不可想象的。”

邓超还告诉记者,“与北上广深的法院案件繁多,积压情况严重不同,选择福建的法院作为专利诉讼的一审法院,能够更快速地拿到判决。(由于二审都在最高院,因此在二审层面不存在差异。)”

面对裁定,苹果公司最初表示“我们在中国的客户仍然可以购买所有型号的iPhone……我们将通过法院行使我们的所有法律选择。”

但身为专业人士,邓超分析指出,“事实上,苹果公司可用的法律选项并不多。”经济观察网记者也进一步获悉,原来对于诉中禁令,被诉人不能上诉,只能在收到裁定之日起10日内申请复议,且复议期间裁定并不会停止执行。“另外,诉中禁令也不会因为反担保而解除。”邓超说到。

此前,邓超还曾做出预判,“福州中院发出的诉中禁令,如何执行会是个现实问题。”在他看来,假若苹果不履行禁令,无疑会将福州中院置于一个尴尬境地,“会损害司法的权威性”。

而今从事态的真实发展态势来看,苹果公司中只有苹果电子产品商贸(北京)有限公司福州泰禾分公司签收了裁定书,其他包括苹果电脑贸易(上海)有限公司、苹果电子产品商贸(北京)有限公司以及苹果贸易(上海)有限公司在内的三家公司均拒签裁定书,且苹果公司目前始终没有停售侵权产品。

邓超告诉记者,“裁定书是送达后执行,指控涉及的苹果公司中大部分并没有接收裁定书,也是苹果公司拖延时间的一种方式。”另外,他还指出,苹果公司已经宣布将对系统进行升级,这样一来即使不接收裁定书,在法律上也不存在任何问题。

有“经验”的苹果

苹果并不是第一次面对专利侵权的诉讼,早在2009 时,苹果就曾被彼时的手机霸主诺基亚起诉侵犯10项专利,不同于今日的是,苹果选择了与其纠缠,反咬诺基亚也侵犯了自身13项专利,这场官司打了近8年才最终以“和解”——苹果在三个月内向诺基亚支付20亿美元现金的方式终结。

当然,经济观察网记者从公开资料中获悉,仅苹果因为专利问题参与的诉讼案多达数十起,在这些年的诉讼或商业纠纷中,苹果也“练就”了一身的经验——即便诉讼案件多么旷日持久,最终侵权方也可以通过现金赔付或其他方式了结。

邓超也认为,在高通诉苹果的专利案中,高通的根本诉求是希望把苹果的iPhone禁售,从而在谈判中获得一个优势地位,逼迫苹果加速与其谈判。

“但高通不可以用像3G、4G通信这样的基础标准必要专利进行起诉,因为当初标准组织,在采纳高通专利的时候,就要求其权利人要以公平合理、无歧视的原则,进而许可其专利纳入标准组织中来。”邓超认为,即便高通用基础专利来诉讼苹果,后者虽然绕不过去,但前者却也拿不到禁令。于是高通选择了图形用户界面相关的非技术专利来起诉苹果,换言之就是“要苹果拿钱,而不能要它的命。”

另外,邓超还指出,裁定书中指出苹果的图形用户界面侵犯了高通的专利,一旦苹果升级了系统,在这一问题上加以规避,自然就不存在侵犯高通专利保护权了。

“苹果通过软件升级的方式,绕开这个专利或者干脆不用这个专利了,理论上讲还是可以实现的。”邓超对经济观察网记者说,“高通肯定不乐意,这相当于苹果初步承认侵权,后又变通不用专利以逃避处罚。”

从当前的专利侵权争端的发展来看,针对销售禁令做出的回应中,苹果公司特别声明了两点:其一,我们有充分理由相信我们的产品的合规性,“但为解决任何可能的出于我们合规性的担忧”,下周初将会为中国地区用户提送一个软件更新,“以解决本案中涉及的两项专利的次要功能”;其二,苹果公司已向福州中级人民法院申请复议。

在回应中苹果尽显其诚恳态度,但却只字未提下架产品的事情。足见其断不会因为专利费而放弃整个手机市场的利润,更不会放弃在其营收占比中高达20%的中国市场。

经济观察网记者从京东方面了解到,即便在禁令裁定发出后,在京东电商平台上的苹果官方旗舰店中,苹果手机产品并未受到任何影响,京东方面也向记者透露,还在随时与苹果方面保持沟通,并对事态发展保持关注。

在苹果公司提出复议之后,高通方面也开始要求强制执行禁令裁定,这也使得事态发展持续升级。

尽管从当前情况看,双方并无和解的可能,但在邓超看来,时间点无法确定,但最终结果都将是高通和苹果达成一揽子和解协议,“双方这样的一个商业纠纷,根本角力点是相互都希望在谈判中占据有利地位。”

针对事态的下一步发展,邓超表示将持续关注,在采访的最后,他还告诉记者,“下周会有一个专利侵权诉讼,是一个发明人起诉苹果的案件。”

相较与巨头间的专利捍卫战中,个人权利人虽然显得渺小,但不可小觑的是,苹果的应对“经验”已然丰富。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9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