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化

《幸福一家人》:时而十八,时而八十

谁也没想到翟天临和董洁还能组对CP。在电视剧《幸福一家人》里,他们做到了。

翟天临演总裁,董洁是能干的秘书,天哪,多么生动的言情小说范本人设!他们的爱情故事能让资深言情读者脑中闪过一万本小说,名字都像这样:《霸道总裁俏秘书》《秘书别逃:冷情总裁追爱记》《独家宠爱:我的傲娇总裁》……

董洁饰演房天心,翟天临饰演王烁

说真的,这种上世纪九十年代言情小说般复古的人设组合,放在翟天临和董洁身上,只有对大陆演员还没产生刻板印象的台湾同胞干得出来。

在《幸福一家人》里,翟天临穿得像“霸道总裁”,说话像“霸道总裁”,拥有着“霸道总裁”特有的不讲理和目中无人,他用他北影博士的技术流演技,诠释一个台湾偶像剧和十八流言情小说里的老套人物形象,他当然成功得不费吹灰之力。他拯救了大陆偶像剧的“霸道总裁”形象,让所有翘屁嫩男小鲜肉演员静下心来思考:演“霸道总裁”也是要资格的,不是在健身房练出六块腹肌就能做演员。

董洁在《幸福一家人》中饰演的秘书,是一个工作中雷厉风行,万事想在人前,十分可靠的职业女性形象。找准路子了!董洁不是那种演什么成什么的演员,但她的个人特质很明显:美得没有攻击性,性格与外貌有反差,刚烈,较真,对人对事要求高,但又有点天真。这让她与剧中房天心这个工作中强势而高效,爱情中柔软又多虑的人物形象十分契合。

《幸福一家人》剧照

人物形象都契合了,下面就只看两位发挥了。两位加起来七十岁的演员,谈了场鸡飞狗跳、欢喜冤家的恋爱,谈得一点都不矫情。他们偶尔很台湾偶像剧地做作一下,“小拳拳捶你胸口”或者“莫名其妙地壁咚”,在甜腻浓度快让我这种老龄观众承受不来之前,又回到大陆生活剧的范畴,好好说话,正经害羞。这种一浓一淡,一盐一甜的交替组合非常恰当,让快要忘记恋爱滋味的女观众心下窃喜,又不至于被恋爱中的幼稚恩爱齁到吃不下。我一向只看硬核恐怖片的学姐,磕这对CP磕得停不下来,大概就是迷上了这种忽而十八岁,忽而八十岁的恋爱模式吧。这种非常体恤观众的恋爱模式让人心怀感动,毕竟这是部家庭剧,看剧的大多数是阿姨妈妈,或者都市大龄青年,他们吃过的盐比编剧吃过的米还多,一味幼稚的恋爱只会被他们嗤之以鼻。

邱泽饰演房家大儿子房天忆,李立群饰演父亲房永福,董洁饰演大女儿房天心

而说到家庭剧,就要说到《幸福一家人》的真正内核:亲子关系。(是的,说了一千字的霸道总裁俏秘书后,我终于说到了重点。这不怪我,上面那对CP真的香!)

《幸福一家人》的主要剧情,其实是讲李立群饰演的单身父亲老房,面对三个因为事业、家庭、婚姻纷争不断的孩子,长期受到他们的忽视,深感自己对他们教育失败。他身患绝症,决定用生命最后的时间,对孩子们进行一次爱的教育。得知真相后,孩子们终于意识到自己的问题,想尽办法延长父亲的生命,完成父亲的心愿与嘱托。

这是个很典型的故事,韩国电影《世上最美丽的离别》讲一个为家庭殚精竭虑付出一切但被家人忽视的母亲,在生命最后阶段与家人的相处。这样的故事在东亚文化中是个很能引发共鸣的题材,因为东亚文化都羞于用语言表达爱,都惯于认为父母为孩子付出一切理所应当,老去的父母没有自己的生活,因为孩子们的远去而孤独无措,似乎很多见。而孩子们往往在自己成为父母后才懂得父母的不易,甚至在父母离世后,才懂得“子欲养而亲不待”的刻骨之痛。

《幸福一家人》截图

《幸福一家人》的开篇第一集,是一个老父亲的背影。上海的冬天早晨,天还没亮,父亲早起为三个已成年的孩子买爱吃的早点。这一幕已经立住了这个父亲的形象:慈爱,细心,但对孩子过于溺爱。在中国现代文学作品中,大多数人最熟悉的父亲形象,就是朱自清笔下的那个背影,同样是为孩子买食物。李立群的表演当然没得说,比如在老房六十大寿那天,孩子们似乎忘记了他的生日,他嘴上说不在意,却一直在等电话。眉眼中的沮丧,希望,羞赧,还有那点孩子般的不甘心,令人想起我们的父母在等待我们电话时,是不是也是这样一幅让人心软的神情。当孩子的电话打来,听到一句“生日快乐”,他脸上立时绽放光彩,更是令人心酸。

这是中国家庭非常寻常的一幕。不管我们有多希望,在我们成年、离开家庭、去往远方的同时,父母能找到他们自己生活的乐趣和意义,但事实上,能做到这一点的中国父母少之又少。他们中大多数经历了物质匮乏的时代,让他们在放下抚育孩子的负担后,去享乐,去发展兴趣,他们很可能就用几个字把你的提议堵回去:“花这个钱干嘛?”他们很难适应退休、适应儿女不再需要他们,他们攒钱,锻炼身体,为的也不是自己,为的是帮儿女买房子,为儿女带孩子。如果你否定这种价值观念,甚至认为他们“你再怎么努力也帮不了我”,像该剧中的二儿子那样,那是很没意思的想法。

女儿结婚了,父亲百感交集。吴竞饰演姑姑房永芬。

而比起直接否定他们的价值,我们做的更多的,是像《幸福一家人》中三个孩子一样,对年老父母的忽视。也许我们像那三个孩子一样,觉得自己有充分的理由:工作忙、正在上升期、热恋中、写论文中,但无可辩驳,我们只想到自己。而通常,父母总是先想到我们。

去质疑他们活得“没有自我”,是件非常冷酷和自以为是的事情。一代人有一代人的生活方式,有他们特有的价值评价体系。他们认为自己的人生价值必须与后代的生活挂钩,错了吗?只是和新时代的价值体系不一致罢了。要去平衡这种差异是很艰难的,甚至是没有必要的。想想我们青春期那些莫名其妙,儿童时期那些无理取闹,那些我们成长中向他们索取的,为什么轮到他们需要我们的时候,我们这么急躁,这么不耐烦呢?为什么我们眼中看不到他们了呢?学着像当年的他们对幼小的我们一样,耐心一点,温柔一点,有什么不好呢?

当然,这世界上有很多糟糕的父母,但《幸福一家人》让我们看到的是我们自己,也许还谈不上糟糕,但十足自私的自己。

其实这部剧也有不少我看不下去的时刻,比如充斥其中的老套台剧套路,什么十年前的约定,草戒指,不认识的男青年公主抱陌生女青年,还赢得路人集体鼓掌啥的,天真得不像是21世纪。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9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