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动漫
手机搜狐
SOHU.COM

拥有景甜和陈柏霖,但《火王》为何不火

景甜虽然可以在电影世界里拥有一个“宇宙”,但她并不是电视剧的万灵药。她主演的电视连续剧《火王》既没有称王,也没有“火”。没能再现《大唐荣耀》的热度,并不是景甜的问题,《火王》从漫画改编开始就难度颇高。

因为“穿越题材”受到限制,主要靠“转世”穿起一系列故事的《火王》被分割成上下两部分,上半部分副标题“破晓之战”,被分类到“古装题材项下,后半部分副标题“千里同风”,被归到现代都市题材项下。这种分类法已经注定这部电视剧没办法按照漫画的设定原原本本地搬上电视,更别提台湾地区漫画家 游素兰的这部同名漫画还算是华语地区早期耽美漫画的先锋作品,主线故事中“女主角”最动人的一幕就是勇敢地向爱人表明自己的真身。

1991年开始连载的少女漫画《火王》,是游素兰“古镜奇谈”系列的第二部作品。第一部作品《倾国怨怜》中的女主角婳琤在这一部中不过是一个配角,放到电视剧里第四集才出现(但出场没多久就有一场吻戏)。

《火王》漫画以美国纽约为舞台,一共十四卷的故事第五卷才梦回唐朝。电视剧为了保证故事的连贯性和可切割性,把插叙的故事改成了顺序,先讲唐朝故事,明年再讲纽约故事。

这种重新划分和对叙事顺序的调整,如果处理得当,并不会影响电视剧的质量。电视剧《火王》不火并不是因为它真的特别差——特别差的电视剧反而有人为了猎奇而观看。《火王》没有卖点,卖点数量为零,它唯一一次受到关注,可能还是因为有人讨论剧中的景甜,看上去到底像不像今年的“顶级流量”蔡徐坤。

首当其冲的问题在于《火王》作为一个“IP”过于陈旧。虽然《火王》在连载初期在台湾地区创下相当高的销量,早期通过盗版传播和后续正规出版途径的获得,在大陆也积累了一部分读者,但和现在的网络文学作品相比,群众基础并不在一个重量级上。更严重的问题在于,游素兰这部创作于上世纪九十年代的漫画,在后续的近三十年的时间里并没能焕发出新的生机,它很大程度上存在于一代人的记忆里,隔着光阴的滤镜变得愈发美丽、愈发神圣,对改动的宽容度愈发地低。

《火王》红红火火是特定时代的产物。游素兰那华丽丽的、模拟欧美高鼻深目的人物设定和画风,那幽怨而哀愁的、生生世世爱来爱去的故事,以及类似“我从寂寞中出走,眼前是孤独的New York大厦丛林。走得匆忙,还没来得及思索目标,但,我宁可暂时离开。城市的寂寞,随着Battery Park的风扬弃了些许,其余的,是否仍要细藏心底千年?”(摘自《火王》第一卷第九十页)这样随手翻翻就是一段的文案……放到今天都已经过气了,除了文化考古爱好者、专一长情的九十年代少女/耽美漫画爱好者,电视剧《火王》的目标收视群体几乎没有动力去回顾一部上世纪九十年代的漫画作品。

男主角陈柏霖

“转世轮回”、并不存在古典文献支撑的上古传说中的神明、一方转世成为男性和同性角色产生感情……上述三点揪出任一一点都可以让电视剧从卫视上掉头转到网络渠道播出,若想要保住它电视剧的定位,就必须牺牲原著,把《火王》变成一张包装纸并重新填充里面的内容。

但一旦这么做,后果就是失去改编IP作品的意义。神明转世、性别错位、几世轮回就是《火王》故事的主线,《火王》的受众才不关心来自神域的神器最后做何归属的问题,看的就是人物华丽丽的表现和感情戏。

电视剧《火王》,感情戏和脸也看不得。景甜饰演的奉剑性别被固定为“女”令漫画读者不满,先声不夺人;漫画里的火神转世仲天是个面容冷峻、一头红发的西域样貌男子,陈柏霖即便全程板着个脸出演,圆脸看起来还是显得温和又憨,偶尔面对特效时游离的眼神和微张的嘴巴看上去甚至有些让人出戏,除了几场英雄救美的打戏,男主角的戏份、存在感、推动剧情向前发展的能力都不如配角……

相传三亿投资的《火王》在特效上时好时坏,节奏把握和情节编排上也算不得最差的,只是平庸。电视剧整体感觉就好比是开场那颗来自外太空、冲破大气层的巨大陨石,那股气势给人感觉起码要改变地球地貌,结果一头扎到沙漠里就结束了生命。前期架势拉得很大,后期没搞出什么明堂。有些经典作品的生命力有限,价值无限可能体现在文化考古方面,《火王》不火在于漫画的生命力已经耗尽了,如今任凭电视剧如何续命,都回天乏力。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9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