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健康
手机搜狐
SOHU.COM

深圳市儿童医院回应:“八毛门”事件是7年前旧贴,医院诊断正确

文 / 吴施楠 编 / 袁月

近日,网上出现了一段“深圳市儿童医院陷入八毛门”的视频及相关网贴,引发了社会的广泛关注。

今天下午,深圳市卫计委官网微博转发了深圳市儿童医院关于网上翻炒“八毛门”事件的情况说明(以下简称“情况说明”),对该事件做出回应。在情况说明中,深圳市儿童医院指出,医院对网贴及视频核实后发现,这些旧贴和视频实为2011年8月发生的一宗已有定论的医疗事件。2011年10月28日,患儿家长已向社会发出道歉信,称“当初你们对我孩子的诊断是正确的”。

现将该事件的经过还原,如图。

背景资料:“八毛门”事件始末调查

央视2011年11月15日报道,前阵子,“8毛钱能治愈10万元的病”的报道在社会上引起轩然大波,一时间社会各界的谴责让医院成了众矢之的,此后患儿父亲的一封“致歉信”让一起严肃的医疗纠纷演变成了一场俗称“8毛门”的闹剧。整个事情的始末到底是怎样的呢?

今年的8月21日,深圳市儿童医院转来了一位刚出生三天的新生儿,孩子因为出生后无法正常排便前来求医。

李苏伊(深圳市儿童医院新生儿外科主任):当时腹胀是非常地严重。像这种情况,一般我们首先考虑的就是先天性巨结肠,这是一种在小儿外科比较常见的疾病。

先天性巨结肠也就是通常所说的先天性肠道畸形,通过患儿的临床表现以及影像检查,深圳市儿童医院基本确定,此新生儿就是患有先天性巨结肠,因此给出了手术建议,患儿的父亲陈刚是名牙医,略懂医学知识的他对此产生了质疑,在拒绝了深圳儿童医院给出的手术建议后,陈刚连夜带着孩子去广州儿童医院再次进行了检查。

陈刚:没有做手术,没有做什么治疗,在广州那边只给我开了8毛钱的药,第一天我还用了开塞露,我看拉大便挺正常的我就没有用开塞露,再后面几天都很正常了,每天都是四五次(大便)。

对此,陈刚一家非常愤怒,因为生气,陈刚马上向媒体披露了此事。

陈刚:做第一个手术的费下来用肯定要个三四万,然后做第二个手术第三个手术,最后一个手术叫根除术,那个是最大的,总共费用的话他就说要这么多钱,十多万。

十万元和八毛钱之间的巨大悬殊把深圳市儿童医院推向了舆论的风口浪尖,一时间深圳市儿童医院被千夫所指,他们成了高收费盘剥患者的典型,来自社会各界的谴责声让深圳市儿童医院觉得特别委屈。

麻晓鹏(深圳市儿童医院医务科副科长):我们医院做巨结肠手术,当时我跟媒体也说,我们大概齐的费用就是两万左右就这个价钱。

深圳市儿童医院表示,自己作为一家二级甲等的综合医院,所有的收费均受到国家物价部门监管,先天性巨结肠的根除手术收费标准都是公开的,绝没有媒体所说的10万元天价这样的标准,那么十万元手术费的说法难道是空穴来风吗?

麻大夫:我们医院根本没有人提,是家长自己杜撰的。

在深圳市儿童医院治好一个患有先天性巨结肠的孩子到底需要多少钱呢?在医院的办公室,记者随便抽调了5份曾今在此做过先天性巨结肠根除手术的患儿病例以及收费单据。

计价科主任:五份病例,三份是一万多的,两份是两万多的,不会说像他说的要十万块钱应该不会的。

在深圳市儿童医院打出的统计表中记者看到,从2009年初到2011年7月共有60多名患有先天性巨结肠的孩子在医院进行过根除手术,手术的平均费用在15000元左右。

深圳儿童医院表示,按照陈刚孩子当时的情况,全部治愈不超过三万元,那么十万元的说法又是怎么来的呢?在事发初期的一则报道中陈刚如此回答:根据孩子前几天住院的花费,和医生表述的前前后后要做三次手术,多次住院,总费用肯定要花这个数。这样的回答证实,十万元手术费只是患儿父亲陈刚的一个假设,对此马上有人质疑,8毛钱治愈的这种说法又是否真实呢?

麻医生:不可能,你就不是巨结肠,你八毛钱也治不好也看不了这个病,现在医疗的费用。

针对这种质疑,陈刚第一时间给予了反驳。

陈刚:如果是先天性巨结肠很严重的话,他的体重会减轻的,但是我们小孩的体重增加了,而且现在看上去跟刚从医院抱回去是两个样子。

陈刚表示,目前孩子恢复健康这一事实足矣证明,所谓先天性巨结肠的诊断结果只是深圳市儿童医院的一次误诊,自己孩子只是普通便秘,因此在广州儿童医院他只花8毛钱买了一支石蜡油就让孩子通了便,陈刚认为这是一起医疗事故,于是向深圳市儿童医院提出了解决办法。

麻大夫:第一点,撤销科主任职务,第二点赔偿住院期间所有费用,第三点就是一次性给孩子赔偿终身损害十万元。

事发后,陈刚孩子的主治大夫,深圳市儿童医院的李苏伊主任坚持自己当初的诊断准确无误,那么陈刚接下来去就诊的广州市儿童医院又给出了怎样的结论呢?

李乐(广州市儿童医院 新生儿外科副主任):其实李主任就做了最初步的筛查工作,结果这个家长就回去,就觉得可能是,可能因为他自己排便,因为他回家以后还能排,不是不能排,有时候还会排一部分大便,我觉得有可能误解了。

广州市儿童医院否认自己曾给出过8毛钱就能让陈刚孩子痊愈的这种说法,在他们当时给出的病例记录上我们清楚地看到:先天性巨结肠未排除这样的诊断结果,而且在病例记录后面清楚地写明,建议患者两个月以后复查,那么8毛钱就能治愈的这种说法又是出自于哪里呢?

记者:直到今天你觉得8毛钱的药可以治好了吗?

陈刚:起码不用做什么造瘘手术了。

随着媒体的多次报道,这场风波愈演愈烈。9月8日,深圳市儿童医院召开了一次座谈会。

李苏伊:我们现在还认为造瘘是正确的。

陈刚:就算是有巨结肠,有好的办法能够保守治疗为什么不保守治疗,为什么要给他肚子上挖个洞?

麻晓鹏:我们可以请省级的或者是国内的小儿外科专家来针对孩子的病例我们的诊治过程做一个详细的评估,给出一个公正的结论。

陈刚:今天的协调会我们肯定是不满意的,我们会采取两个手段,第一是采取法律手段,第二是我们去市政府申诉。

既然先天性巨结肠在手术前期是可以采取保守治疗的,为何深圳市儿童医院当时要选择造瘘手术呢?

李主任:大便常规,镜检白细胞每高倍视野有1—3个,这是说明肠道有炎症。

此时孩子怎么样了呢?孩子是否患有先天性巨结肠?谁能对此盖棺定论?万一医院没有误诊,孩子会不会被耽误治疗呢?就在事情悬而未决的时候,突然有媒体报出9月19日陈刚的孩子在武汉市同济医院进行了手术。

冯杰雄(武汉同济医院小儿外科主任医师):打开之后凭肉眼可以诊断,临床可以诊断了,要手术结束以后取病检,活检以后取下标准来,病检以后才能百分之百判断。

很快,科学的病理报告结果显示,陈刚的孩子的确患有长段型先天性巨结肠,深圳市儿童医院当年的诊断准确无误。手术非常成功,孩子一天天的在强壮,9天后孩子已经达到了出院标准,这让大家长松了一口气。

孙晓毅(武汉同济医院小儿外科教授):10月19号做的手术,两个月60天的宝宝,这是他的照片,这是开刀之前的,眼睛大是病衰竭的表现,就是人瘦人脱水,这个小孩子这是第五天,这是第八天,双下巴就出来,这个病已经达到根治的目的了,小孩以后也可以健康生长了。

同济医院公布陈刚在住院期间总共花费大约在25900元,这个结果和深圳市儿童医院当年给出的说法基本一致。随着事态的发展,悬疑逐步揭开,社会对深圳市儿童医院的态度也随之逆转,此时大家开始冷静地提问,当年深圳市儿童医院提出造瘘手术的建议是否属于过度医疗行为呢?

孙教授:这个小孩生出来你诊断不是很确定,你判断他是巨结肠,但这个小孩病情又突然加重,合并小肠结肠炎这种情况,为了挽救生命,这个诊断程序是毫无疑问的,应该给他做造瘘。

孩子出院当天,陈刚委托武汉同济医院向媒体公开了一封亲笔信,信中首先表达了自己对武汉市同济医院的感谢,其次向深圳市儿童医院表达了深深的歉意。随着这封信的公开,这起引发全社会声讨的医疗纠纷,最终演变成了一出让人深思的闹剧。

孙教授:刚开始是大悲,我们也是一声叹惜,但最后有一个好的结果,大家都觉得皆大欢喜,这是一个悲喜剧,这个悲喜剧的原因是什么呢?就是除了大环境,还有一些不公正的看法。

麻医生:我觉得人与人之间信任的程度在降低,这是我比较担忧的,因为体现在我们医患关系中只是社会矛盾的一个缩影。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8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