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教育
手机搜狐
SOHU.COM

第一期古今名人课堂 | “痴人”林语堂为何成为幽默大师?

在本期栏目中,小u老师将分别介绍15位古今名家的趣闻轶事,帮助大家了解更多课本背后的故事。每周三与你约定语文小课堂!

√ 幽默大师——“痴人”林语堂

√ “一本正经”背后的鲁迅

√ 有一条岔路叫做当女婿——李商隐的宦海浮沉

√ 林清玄:我的人生不要被保证

√ 从首富之子转身为一代宗师:饶宗颐

√ 杜甫:从爬树小能手到一代“诗圣”的进化史

√ 贾平凹——被误解的中年男人

√ 你若悲伤,只因为未读史铁生

√ 李白 | 出走半生,归来仍是少年

√ 陈忠实这三个字与《白鹿原》不可分割

√ 杨绛先生——平凡又传奇的一生

√ 减肥路上的绊脚石,文艺界的泥石流——汪曾祺

√ 渣男大起底之徐志摩

√ 辛弃疾——一个志在沙场的猛士却成了千古流传的词人

√ 梁实秋:“馋”是一门艺术

本期为大家带来的是“你所不知的林语堂先生的幽默面”

林语堂被称为幽默大师,谈吐诙谐,热衷幽默。对中国幽默文学的异军突起发挥了极大的作用。他自己都常说自己是一个“童心未泯”的人。是林语堂把英文单词Humour音译为中文的幽默,使得幽默一词在中国迅速流行开。

关于自己被称为“幽默大师”,林语堂也有自己的一番见解,他八十岁时写自传,在《八十自叙》中说:“并不是因为我是第一流的幽默家,而是在我们这个假道学充斥而幽默则极为缺乏的国度里,我是第一个招呼大家注意幽默的重要的人罢了。”

(我不生产幽默,我只是幽默的搬运工~)

不夸张地说林语堂的幽默是“打娘胎里带来的”——出生、成长于闽南乡村,从小在荒野中奔跑,在山溪边嬉戏,与美丽山水的亲密接触,让他性情开朗、自然洒脱,经常笑嘻嘻地,令大家轻松愉快。他不猜疑别人,别人也无须提防他。

林语堂的生活中充满了幽默,哪怕是日常琐事,他也能搞出趣味出来。

他女儿林同乙回忆——父亲深夜在家伏案写作,母亲劝他休息,夫妻俩之间常常有这样有趣的对话:

你还在邋遢讲(闽南话,胡说八道的意思),来睡觉吧。

——我邋遢讲可以赚钱呀。

你这本书可以赚多少钱?

——不知道,你要多少?

多少都要。

有一次,在林氏宗亲大会,主办方非要林语堂上台夸耀一下林氏祖先的成就。林语堂上台后绘声绘色地谈道:“英勇无敌的林氏祖先,有《水浒传》里的林冲......诗人、才女有《红楼梦》里的林黛玉……另外还有美国大总统林肯……独自驾机飞跃大西洋的林白……我们林氏家族可说是人才辈出、光宗耀祖啊!”

宗亲听了哈哈大笑:你是不是傻?那些都是小说里的虚构人物,还有压根打不着关系的林肯!转念想想,林语堂这种幽默的处理方式,既不失学者颜面,又避免被世人说好虚荣,实在是智者之举呀。

还有一次,林语堂被邀请参加学校毕业典礼。没想到在他前面的人说得冗长枯燥。学生早已经昏昏欲睡、不耐烦。上台后林语堂只说了一句话:“绅士的演讲,应当像女孩子穿的裙子一样,愈短愈好。”台下掌声雷动,欢声叫好。

上大学的时候林语堂觉得学校的课程太容易了,上课是浪费时间,自己看书就懂了,常常在课堂上坐在下面偷看闲书。圣约翰有五千册藏书,林语堂全部借来都读了一遍,嫌图书馆太小,不过瘾。

考试前夕,当同学们都在挑灯夜读的时候,他却到处悠忽悠哉地闲逛,最后考试成绩公布,林语堂总是第二名——不是缺乏考第一名的实力,乃是不屑而为之。那个位居榜首的学霸,圣约翰校史上找不到他的名字,但好读闲书、“永远第二”的林语堂,后来却成为了闻名中外的大文豪。

几年以后,林语堂又进了哈佛大学读硕士学位,依然和圣约翰一样。

林语堂的作品,真是一个百科全书式的满汉全席,古今中外,天文地理,无所不谈,靠的就是在圣约翰、哈佛时期散漫读闲书的童子功底。这样的读书习惯一直到他晚年都没有改变。读书不是为求有用,而是有趣,在趣读中滋长知识,塑造人格。

林语堂最喜欢引用诗人黄庭坚的话:“三日不读书,便觉得语言无味,面目可憎。”

林语堂的一生爱过三个女人:初恋情人赖柏英、有情人未成眷属的泉州女子陈锦端、终生伴侣廖翠凤。

初恋是和同村的赖柏英,“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说的就是他们,两小无猜的生活总是短暂的,成长来的猝不及防。林语堂想要去外面的世界学习新知识,新世界,但赖柏英因为失明的祖父。必须留在村里照顾家人。两人只能离别。

第二段恋情是发生在学生时代,林语堂认识了同窗好友陈希佐、陈希庆的妹妹陈锦端,他对她一见钟情。青春漂亮的陈锦端在林语堂心中,就是他苦苦寻找的另一半。但这段恋情遭到了陈父的反对,他不能把如珠似宝的女儿嫁到贫穷的林家,他担心一直生活富贵的女儿嫁过去后因为拮据,遭受生活的磨难。在重重阻碍下,两人最终分手。

林语堂的女儿回忆说父亲对陈锦端的爱情从来没有熄灭,在林语堂内心最柔软处,锦端永远占有一个地位。

1919年,林语堂与廖翠凤举行了婚礼,婚礼举办的当天,林语堂便做出了一个惊人之举。他当着众多宾客的面拿出婚书,在新婚妻子的面前把它烧了。“婚书只在我们离婚时才有用,我们一定用不到”,林语堂说。

林语堂与妻子廖翠凤

林语堂说:“人生不过如此,且行且珍惜。自己永远是自己的主角,不要总在别人的戏剧里充当着配角。”在自己的人生里就该自己做主,活出精彩,活出自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9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