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化

广州的朋友们,欢迎提前进入超体的世界!

彼得·威廉·霍尔顿 Peter William Holden,《恶性循环》Vicious Circle 2012

在吕克·贝松的电影 Lucy 被翻译成《超体》前,中文中是没有“超体”这个词语的。

但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妙的翻译,如果你看过这部电影就知道,女主角Lucy因为被意外植入了某种药物,大脑的潜能被极大激活,在潜能不断被开发的过程中开始拥有一系列诸如心灵感知、瞬间吸收知识、意念控物等超能力,最后等到百分百开发时则再也无法以人类形态存在,最终解体了人类形态,重新回归宇宙,并留下讯息“我无所不在”。

英文片名Lucy是有多重含义的,除了是女主角的名字,它还映射了1974年英国人类学学者发现的被认为是现代人始祖的一个女性猿人的名字。而这个取名又来源于当年这名学者挖掘化石时正在听披头士的名曲《Lucy In The Sky With Diamonds》。

而这首歌名的字首刚好是“LSD”,有迷幻药的暗示。所以吕克·贝松把片名取为“超体(Lucy)”,是想与故事做连结:从人类始祖的猿人到透过药物科技“进化”成为超智人。

所以“超体”这个词虽然是生造出来的,却刚好对应了导演想要表达的:在未来,人类会希望通过科技延展成为超出人体已有形态之外的“超体”形态。

虽然没有问过,但我觉得广州K11艺术中心这次将新展取名“放纵的超体”应该也有这层意思。

在这样的未来真正到来之前,或许我们可以跟着艺术家的想象力去看看那样的世界对我们而已究竟意味着什么?“放纵”、“超体”真的就是我们所渴望的存在形式吗?

Dionysian Super-X

放纵的超体

众物狂欢

策展人:胡斌

艺术家 Artists:彼得·威廉·霍尔顿、童昆鸟、胡为一

地点:广州 K11 购物艺术中心 4 楼 chi K11 艺术空间

仿生迷廊

艺术呈现:位形空间

地点:广州 K11 购物艺术中心 3 楼艺术廊桥

人机叠影

地点:广州 K11 购物艺术中心 1 楼活·现艺术

艺术家:田晓磊

时间 :2018年11月15日 - 2019年02月28日

地址 :广州市天河区珠江东路6号

购票可至文末购买页面

展览分了三大板块

1楼

“人机叠影”

呈现的是

艺术家田晓磊的

新媒体影像装置

展出的是艺术家田晓磊关于人机结合新生命体的创作

观者将在迷离的幻影里获得一种人机交互的独特视觉体验

艺术家设计了

多款人身与各类物体以及新技术装备和模型杂糅的

“后人类”形象

我们当年还在另一个公号时采访过田晓磊:

年度最佳啪啪啪.gif | 62°灰

感兴趣的可以看看

3楼

仿生迷廊”

3楼艺术廊桥的“放纵的超体 | 仿生迷廊”由全球唯一VR无限行走解决方案提供团队位形空间呈现,通过LED互动、AR、VR等不同方式的新技术手段,带领观众进行虚拟机器人屏幕互动、迷宫探索、机械生物收集与解析等一系列体验活动,让人在虚拟游戏中体验表象与实质、机械与肉身的互换和共生关系

AR Experience

AR区域通过原地站立及空间探索式的两部分的AR体验,让观众通过不同交互形式从不同侧面了解VR故事以及整个展览中希望传达的探讨人与机械之间边界的世界观。

Kinect Interactive

“艺术廊桥”的“放纵的超体 | 仿生迷廊”展览作品

Kinect捕捉实时动作(身体部件)同屏拍照体验者进入场内后角色肢体变为拆解状态,由观众控制虚拟光标重新拼凑,此过程为让观众体验“拼凑自我”的过程,以此反思自己作为生命的存在感。

VR Experience

观众带着对未来生活图景的期待进入VR世界中,从一开始对虚拟世界的懵懂与未知,到逐渐沉浸于这个虚拟世界,观众的角色到底是作为人还是虚拟世界的机械?人在体验逐渐被机械化的过程中,引起对现实与虚拟、自我意识与未来图景的思考。

4楼

众物狂欢”

位于4楼的chi K11艺术空间的“众物狂欢”部分也是最能体现“放纵的超体”核心观念的部分,由知名策展人胡斌策划,呈现三位艺术家以机械与音乐、日常品、影像、剧场等元素联动的多元方式,所构建的新的万物的“乐园”或“欲望场”。

生于英国,

现居德国的艺术家:

彼得·威廉·霍尔顿

Peter William Holden

作为艺术家,

他一直试图淡化电影和雕塑艺术之间的界限,

用计算机技术,结合机械元素,

创造了一种舞动的、短暂性的“雕塑”:

彼得·威廉·霍尔顿 Peter William Holden,《隐形》The Invisible 2015

彼得·威廉·霍尔顿 Peter William Holden,《恶性循环》Vicious Circle 2012

比如这件雨伞通过机械装置像人一样在《雨中曲》中跳舞的作品,

名叫《自体基因》:

不由让人思考:

人与机器之间的界限是什么?

人性与物性的区别在哪里?

号称“废物”伯乐

的艺术家:

童昆鸟

他喜欢用天马行空的想象力

将这些被人遗弃的“废物”重新编排,

造成……超级玩具?

童昆鸟 《混体座》 Mixture 局部图 2018

童昆鸟 《混体座》 Mixture 2018

不过别忘记他说过:

在这种混搭的众物竞技的世界里所蕴含的巨大能量

是看似作为主宰的人的可能存在的危机。

想让物品发言的艺术家:

胡为一

他关注人与物之间的平等关系和观看方式,

在《低级景观》中,

他将一些日常物和图片内置在匀速转动的旧轮胎中,

摄像头直对着景物,

胡为一 Hu Weiyi,低级景观 5(局部)

通过屏幕和视频切换器将他们放大了10倍、20倍,

“放纵的超体”展览现场

再面对这些物,你感觉到的又是什么?

这个时候再回头看看展览名称:

放纵的超体

是不是更……

我不知道,是毛骨悚然?还是茅塞顿开?

反正艺术只是一场对话,

它并不提供答案

广州的朋友们,有条件并且感兴趣的话请去现场吧:

.

END

.

你还可以在这里找到我们: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9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