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财经
手机搜狐
SOHU.COM

独家专访 | 汇丰大中华区行政总裁黄碧娟:如何把握下一个十年机遇

香港维多利亚港

上海历史博物馆的一楼大厅有两只安静的铜狮,是1923年上海汇丰银行大楼建造时向英国订购的。张嘴吼叫者名“史提芬”,闭口静蹲者名“施迪”,它们曾是黄浦江畔中国金融变迁的见证者。

事实上,所有在华外资银行中,汇丰银行的发展一直令人关注,这不仅是因为HSBC的“HS”(“Hong Kong”和“Shanghai”的缩写)所蕴涵的中国渊源,更是因为这家银行在深耕中国150多年间从未间断过服务,尤其是改革开放以来的40年,汇丰见证和参与了中国金融改革和市场开放的重大发展进程

时间来到2018年,距离2007年汇丰银行本地注册法人银行已经11年。10多年来,法人注册后的汇丰银行发展得究竟怎样?中国是否还是汇丰的策略性市场?新一轮金融开放究竟给外资银行带来了哪些发展新机遇?

带着诸多问题,《陆家嘴》杂志近日专访了汇丰集团总经理及香港上海汇丰银行有限公司大中华区行政总裁黄碧娟。

汇丰集团总经理及

香港上海汇丰银行有限公司大中华区行政总裁黄碧娟

“这10年的增长不可思议”

过去10年,在华外资银行资产总额占比的数据反复被众多媒体和专家引用。2017年年末,外资银行的资产总额占中国银行业金融机构总资产的比重依然不到2%,比10年前低不少。

不过,在黄碧娟看来,从汇丰中国的发展角度看,这一数据不能完全概括10年来外资银行在中国的发展。黄碧娟于2010年6月担任汇丰中国行长兼行政总裁,2015年出任汇丰大中华区行政总裁,对中国业务谙熟于胸。她在上海的办公室有张中国地图,红、黄、玫红、绿四色图钉构成汇丰在内地的网络分布图,红色为已到城市,黄色是计划开业分行,玫红色代表异地支行,绿色则是村镇银行。

黄碧娟告诉《陆家嘴》,“汇丰在中国发展业务的速度,其实比其他国家和地区都要快,只是本地中资银行发展实在太快了,当我们有20%增长时,内地银行可能是30%以上增长。撇开横向比较,我们的资产、网点、人数、客户、提供的产品等在过去10年的增长非常快。从汇丰自身来说,很难找到其他国家或地区让我们有空间把业务发展得这么快。客观说,这10年中国业务的增长可以说是不可思议,在其他市场不太可能发生。

回头看,2008年的金融危机或许是不少外资银行在中国发展的一个分水岭,危机影响了不少外资银行在中国的发展步伐。相较之下,汇丰在金融危机并没有受到太大冲击,中国市场的策略得到了坚持和延续。

对此,黄碧娟笑言,“汇丰原本就是在中国诞生的。我经常和同事开玩笑说,汇丰可能是第一家‘走出去’的本地企业,我们153年前就是在中国成立的,逐步发展才最终成为一家国际性银行,正是有这么一个根基和一份情感,我们会一直坚守对中国市场的承诺。

除了自身业务发展,汇丰在内地另一个重要投资是入股交行,2004年8月6日下午3点30分,汇丰集团和交行在人民大会堂正式签署入股协议:汇丰以净资产1.76倍的价格投资交行,总投资额为人民币144.41亿元人民币。汇丰之后,牵手中资银行的外资银行也有很多,但由于种种原因多半已经“劳燕分飞”。

黄碧娟对《陆家嘴》说,“我们跟交通银行的合作也是非常紧密的,我个人还是交行的非执行董事。过去10多年汇丰和交行在不同阶段有着不同的合作侧重:某些时期以零售业务合作为主;现在的合作比较多是支持中资企业‘走出去’,因为这也是交行的业务重点之一。交行的优势跟汇丰的强项有很好的契合度,特别是大湾区和‘一带一路’领域,我们跟交行有很多合作项目正在进展中。

经过10多年的发展,目前,汇丰是内地服务网点最多、地域覆盖最广的外资银行,通过57个城市设立的170多个网点,为客户提供全面的国际化银行服务。汇丰中国的员工规模也发展到7000多人,与本地注册时相比,几乎翻了一番;总资产规模也在10年间成倍增长至4000多亿元。在支持中国企业“走出去”方面,汇丰也不遗余力,在全球25个主要市场设立了“中资企业海外服务部”,在当地派专人提供协助

黄碧娟告诉《陆家嘴》,“很多时候我们都是用全球眼光去看我们内地的业务。具体来说,就是怎样才能把内地和海外的联动优势发挥好去服务客户,无论是海外企业来内地还是内地企业去海外。”

位于汇丰中国总部大楼门口的铜狮

新一轮开放中的新机遇

中国金融市场新一轮开放其实自去年以来就已初露端倪。今年金融市场对外开放进程进一步加速,集中出台了多项市场开放政策,例如:放开外资持股比例限制、建立股票市场互联互通机制、取消QFII和RQFII多项限制、免征境外投资者中国债券市场投资收益相关税费等。这也是改革开放四十年之际中国金融业的又一件大事。

市场开放进入方面,汇丰一直是外资银行中的先行者。作为集团在内地的旗舰机构,汇丰中国经过数十年的发展,目前已持有商业银行广泛的业务牌照。

在黄碧娟看来,因为已经有了全资子行,所以银行业进一步开放方面对汇丰影响并不大,毕竟数字化时代的银行实体网点已经没有之前那么重要了。汇丰现在的重点是电子化渠道建设并已推出了很多举措,比如,汇丰是外资行中最早一批利用微信去接触客户的,也是第一家推出手机银行人脸识别功能的外资银行。

除了商业银行业务外,汇丰集团在保险、基金、券商等领域也成立了内地合资公司。

黄碧娟说,“在保险和基金方面,我们会根据新的开放政策的精神,就合资公司的股权合作探讨新模式的可能性。这些年,我们的合资基金公司汇丰晋信发展得不错,特别是在内地跟香港的基金互认方面占了南下基金一半市场份额,因为跨境业务正是我们所擅长的。汇丰人寿保险2009年在上海开业,之后相继在北京、广东和天津设立了分公司。目前,深圳分公司也在紧锣密鼓地筹建中。

今年,上海方面出台了《上海市贯彻落实国家进一步扩大开放重大举措加快建立开放型经济新体制行动方案》(简称“上海扩大开放100条”),明确了扩大开放的5个方面、20项任务、100条举措。

黄碧娟说:“100条中有三分之一是与金融业进一步扩大开放相关的,而且步伐看起来会更快一点,这对外资金融机构来说肯定是非常令人兴奋的。比如,关于人寿保险行业,上海就提出先行先试,争取3年内取消外资持股比例限制。如果可以的话,这对汇丰人寿来讲就会是一个新的机遇。”

汇丰前海证券是汇丰在内地另一家子公司,达到了51%的控股。目前已经拿到的全国性牌照包括从事内地上市证券的研究及经纪服务、股票及债务发行的承销与保荐,以及就内地和跨境的企业并购提供咨询等。

在黄碧娟看来,汇丰在银行、券商、保险和基金的布局联动性恰恰与客户的多元化服务需求相匹配,“当商业银行帮助客户做财富管理的时候,我们也需要考虑客户资产配置或者保障的需求,这对汇丰晋信、汇丰人寿来说是一个机会。另外,很多国外的机构投资者通过QFII/RQFII进入内地资本市场,都会找汇丰做资金托管,也会找汇丰晋信做投资顾问;还有,汇丰前海的业务也跟商业银行客户的投行需求密切相关,虽然目前才100多人,总部也在前海,但他们业务覆盖其实可以遍及全国50多个城市以及周边地区。因此,汇丰的布局其实是一个综合的金融服务体系。”

金融开放方面,股市、债市等资本市场的开放也引起了众多外资金融机构的关注。

今年,全球两家最大的指数编制公司明晟公司(MSCI)、富时罗素(FTSE Russell)接连向A股伸出橄榄枝。在黄碧娟看来,富时罗素和明晟公司等世界主要股票指数纳入中国股票并有望最终提升其权重,这反映了主流指数对中国资本市场开放程度的认可,同时也意味着中国规模巨大的资本市场在国际投资者的资产配置中正日益受到更多关注。

汇丰预计,单就MSCI接纳A股而看,未来5至10年A股市场就将吸引超过6400亿美元的资金流入,这将逐步提升中国股市的外资参与度,最终能更好地反映中国经济和市场的规模,同时,外资的流入将为中国实体经济向以科技、服务及消费驱动的升级转型提供支持。

债市方面,监管机构不断推出与国际接轨的措施,包括去年开通的“债券通”及中国银行间债券市场的开放举措,吸引了越来越多的境外投资者把目光投向内地债券市场。此前,彭博宣布将于明年4月起将中国国债和政策性银行债券纳入彭博巴克莱全球综合指数,具体实施将分20个月逐步完成。根据汇丰的测算,此举将有望为内地债市带来大约1400亿美元的资金流入,而境外投资者对中国在岸债券的需求也将由此稳步且持续地增加。

即将推出的沪伦通也吸引了汇丰的注意,黄碧娟告诉《陆家嘴》,“作为英国当地最大的银行,汇丰自然也希望在沪伦通上面有所作为,我们一直跟相关方保持沟通,分享我们在多个市场的经验。另外,与沪伦通相关的业务机会其实也不光是说把英国的企业带到这边,或者把上证所的企业带到伦交所去上市,还会衍生出很多业务机遇,例如经纪业务、托管业务,甚至是做市商的可能性等等。”

位于上海陆家嘴的汇丰中国总部大楼

战略性机遇助力新十年

今年5月,国家信息中心“一带一路”大数据中心发布的《“一带一路”贸易合作大数据报告2018》显示:2017年中国与“一带一路”国家的进出口总额达到14403.2亿美元,同比增长13.4%,高于我国整体外贸增速5.9个百分点,占中国进出口贸易总额的36.2%。“一带一路”国家重要性越发凸显。

汇丰集团的服务网络则涵盖了全球90%的贸易和资金流,涉及约一半的“一带一路”相关市场。目前,汇丰所参与的“一带一路”项目已经超过了100个。黄碧娟告诉记者,汇丰特地在亚太区高级管理层里委任了一名“一带一路”业务主管,专职负责推动汇丰与“新丝路”相关业务的发展,由此可见汇丰对该业务机遇的重视

“我们看‘一带一路’的业务其实不只是着眼在很多人谈到的基建项目本身,更重要的是,作为一家服务全球贸易的银行,我们也同样关注整个供应链或者说生态系统的金融服务需求。一个基建项目的生态系统就包括基建附带的材料、机器配套产业以及服务基建的企业等等”,黄碧娟解释说。

她举例说,去年汇丰为中国某电力建设公司在沙特承建的项目提供了授信。此客户负责沙特海滨城市延布燃油电站项目的施工建造。汇丰不仅是该企业在该项目上的合作伙伴,更为该公司成为当地电站承建市场占有主要份额的外国企业提供了有力的金融支持,包括提供了贷款、发票融资,以及包括项目收入回款、跟单信用证以及保函等贸易及汇款服务。汇丰的企业网上银行工具“汇丰财资网”及“沙英财资网”,则使得客户的财务团队能够轻松安全地在统一平台上管理不同账户,解决了因为项目点地理位置偏僻及相互距离远等带来的不便。

“一带一路”项目确实给国际性银行带来了一系列发展机遇。黄碧娟告诉《陆家嘴》,“我们现在都知道,云南有高铁,将来有望经过几个东盟国家,一直通往新加坡,因为,我们在东盟地区有超过100年的历史,那我们怎么在当地捕捉高铁带来的发展机会呢?简单说,有铁路就有物流和人流,就会形成新的社区,有社区就有消费,而消费又会带动一系列金融服务需求,这些都是我们会总体考虑的。”

汇丰在全球25个“中资企业海外服务部”的主要任务之一就是协助中外企业共同参与“一带一路”建设。

绿色经济领域则是汇丰关注的另一个战略机遇。近年来,中国推出了一系列支持绿色经济发展的政策措施,并着力打造“绿色丝绸之路”,吸引众多海内外机构参与到相关绿色金融项目中来。

根据有关部门的估算,作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中国在2015年到2020年期间需要在绿色领域投入3万亿~4万亿元。为了满足这一资金需求,决策层正在积极鼓励绿色债券市场的发展。

黄碧娟说,“过去几年中国的绿色债券发行规模增长得非常快,单看去年的发行量就几乎占了全球的五分之一,成为最大的绿色债券市场。汇丰也有幸可以积极参与其中,帮助国内机构在海外分销绿色债券、加强绿色贷款的业务投入等等。另外,我们还与政府和监管机构紧密合作,参与各类活动和研讨会,协助制定符合国际标准的市场准则。”

事实上,汇丰已经推动和参与了多个具有里程碑意义的绿色债券的成功发行。2017年9月,汇丰作为联席绿色债券机构顾问和联席全球协调人,协助工商银行在卢森堡证券交易所发行了首个“一带一路”绿色气候债券,募集资金折合共计21.5亿美元。这是首笔单笔发行欧元金额最大的中资绿色债券,首笔同时符合国际和国内最新标准的绿色债券,首笔以“一带一路”相关绿色项目为主题的绿色债券。

另外,为了支持境外投资项目开发建设,拓展海外债务资本市场融资渠道,由京能集团控股的北京京能清洁能源电力股份有限公司携手汇丰银行于2018年6月在北京宣布成功完成了首笔中资企业于香港发行绿色银团贷款的交易。本次绿色银团贷款规模为17.2亿港元,期限3年,京能清洁能源提供担保,资金全部用于京能清洁能源在澳大利亚开发建设的风电、光伏绿色项目。

黄碧娟说,“绿色金融确实是战略性的机遇,中国是巴黎协议的缔约方,我们定下了很多目标,包括怎么减排,碳排放要减低多少等等。另外,政府也相继出台了很多的配套政策,包括七部委联合发布的构建绿色金融体系的指导意见。一个比较完整的发展绿色金融的政策体系正在逐步形成中。汇丰希望可以积极地参与推广绿色金融,并成为一个践行者和倡导者。”

谈到对中国市场的展望,黄碧娟认为,中国深化金融改革和加大市场开放的决心令境内外市场参与者感到振奋,身在其中的外资银行和其他市场参与者也将获得前所未有的发展机遇。下一个十年,中国市场将继续是汇丰集团业务发展的重要增长引擎,汇丰也将继续支持并参与中国金融改革和资本市场对外开放,积极落实支持“一带一路”倡议及绿色金融、加大“粤港澳大湾区”业务布局等战略的实施

下一个十年,一定会是让我们充满期待的十年”,指着墙上的中国地图,黄碧娟满怀希望地说。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9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