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化

章小蕙:由富家女到拜金女,她是如何被无良港媒毁掉的

前不久蓝洁瑛骤然去世,大家除了感叹她当年美貌,就是惋惜她被强奸致使疯癫的悲剧。

然而,蓝洁瑛也许并不需要这些泛滥的同情。

她需要的,是保留体面的尊严。

她的影迷就曾多次恳求媒体不要再把蓝洁瑛写得那么落魄潦倒:

除了直播像蓝洁瑛这种“疯女人”的奇异行状,港媒最拿手的就是对名利场上的女人进行恶毒的嘲讽羞辱,常见的是各种桃色绯闻、走光暴露、争宠戏码。

其中,还有个女人像蓝洁瑛一样,频频占据港报娱乐版的头条。不同的是,她被塑造成了拜金又淫乱的“渣女”形象。

被妖魔化之前的她,长这样:

贴在她身上的标签有:败家女王、淫荡妖女、三级片脱星……

她也是带货届的开山鼻祖、时尚博主里的顶级KOL。

最近重出江湖的她,刚开了个公众号就立马引起大家争相安利。

但看她写的文章,却全然没有印象中的“拜金感”,反而带着一种信手拈来的优雅和讲究。

她是章小蕙

港媒给章小蕙写的简历,大概是这样的:

25岁与当红男星钟镇涛举行豪华婚礼,出轨已婚富商陈曜旻,因挥霍无度害得两个男人相继破产,欠下2.5亿的债务,离婚后与5名外国男子同时交往,还在三级片《桃色》中全裸出镜。

但今天蝉主想给你们看的,是她自己写的故事。

一、由富家女到拜金女:她是如何被港媒骂臭的

章小蕙和父亲的合照

父亲章建国是香港第一代广告人,移民到加拿大创立了北美首个中文电视台,之后还创办了《今日中国文汇报》。母亲周婉筠则是出身名门望族的大家闺秀。

章小蕙从小就在奢侈品的围绕下长大,4岁起就跟着妈妈花上好几个小时逛连卡佛和美美。她爱购物爱打扮的天性既是基因遗传,也有家庭背景的原因。

章小蕙在文章中提及母亲

她的小学和初中就读于香港著名的女子学校玛利诺修院,之后在多伦多上高中和大学,硕士专业是在纽约念时装买卖跟博物馆管理

章小蕙尤其爱看时装杂志和书籍,是小说作家严沁和亦舒的死忠粉。

一度改名叫“章蓉舫”,她觉得爷爷的这个别名很美,就拿来用了。

她的脸庞亦如名字一般,充满诗意。

家境优渥的章小蕙出落得非常美艳,有才有貌的富家千金,自然是不缺追求者的。

从12岁起,就有星探天天追着她。

当时的她“头发乌黑厚亮,翻着波浪,眼睛圆咕噜的,静静地坐在那儿,比任何一个女明星都美,更要命的是对谁都能电力十足,无时无刻不释放媚态”。

美到让自己的偶像钟镇涛见到她后,惊为天人。

钟镇涛(阿B)当年与谭咏麟等人组成温拿乐队,每部电影都演男主角,红极一时。放到今天来看,就是拥有顶级流量的巨星。

他在加拿大举办演唱会时,在林姗姗的介绍下认识章小蕙,两人一见钟情。甜蜜的异地恋刚开始不久,就急着步入婚姻的殿堂。

这种白富美+当红男星的配置可谓羡煞旁人,在当时被传为佳话。

但章父本来非常反对他们结婚,是两人跪下求他,才答应了婚事。

钟镇涛知道章小蕙爱购物,热恋时他就在查小欣面前对女友许下承诺:婚后一个月给她三万块,还有无限额的附属卡来买衣服。

钟镇涛也一改以前抠门的作风,给章小蕙举办了一场无比豪华的世纪婚礼:斥资近300万,光是那身戴安娜王妃设计师定制的婚纱,就价值13万。

从此章小蕙半只脚踏入了娱乐圈,她和钟镇涛一起拍节目和唱歌,其中最出名的就是《梅花烙》片尾曲《你是我心底的烙印》。

拍摄《我的世界只有你最懂》MV时

就在大家以为这对璧人会成为娱乐圈楷模夫妇时,他们闹婚变的头条轰动一时。

钟镇涛离婚后出书炮轰章小蕙挥霍无度,而且出轨陈曜旻,让他忍无可忍。

富商陈曜旻比章小蕙大23岁,还有个患癌的妻子。

章小蕙与陈曜旻

媒体舆论全站在男方这边,尤其是离婚后陈、钟二人都破产了,报道铺天盖地写的都是女方如何败家。

什么“搞婚礼搞到钟镇涛倾尽家财”、“抛弃前夫迅速傍富豪”、“买衣服买到两个男人破产”,名媛章小蕙从此臭名昭著。

可是,章小蕙真的像港媒写的那么不堪吗?

章小蕙澄清说,生下孩子后和丈夫的感情变淡,钟镇涛很早就不再管她的开销了。

章小蕙(章瑄桐):96年他已停止负担我的开支

两人虽然还没离婚,但已分居一年,属于开放式关系(open relationship),钟镇涛早就默认章小蕙有其他伴侣了,他的身边也有了范姜。

钟镇涛破产的原因其实是夫妻共同投资炒楼,联名向香港裕泰兴借贷买豪宅,遇上了1997年那场亚洲金融危机,两人都不幸负债,跟章小蕙爱买包买衣服的关系不大。

而且男方是在离婚7年后才宣布破产的,根本就不存在“克夫”一说。

钟镇涛在媒体面前哭诉申请破产时,章小蕙选择了扛起债务。

她通过变卖衣物、向家人朋友借钱、开店当买手、写专栏拿稿费等方式偿还了250万,同时坚持找律师上诉,奔波了一年才打赢官司,免除了高额债务。

章小蕙在离婚后,也没有向钟镇涛索取赡养费,只是提出了共同抚养孩子的要求。

章小蕙虽然爱花钱,但也没想过要傍大款。

因为她在意的从来不是男人的财产,而是内涵,以及头脑。

当初和钟镇涛在一起,也不是因为对方的明星身份,毕竟她的父亲反对婚事就是希望她可以嫁入豪门。

章小蕙一开始有点排斥和明星谈恋爱,因为当艺人的妻子并不好受。但当时的她很爱钟镇涛,就结婚了。

查小欣写道,章小蕙是个敢爱敢恨、渴求爱情的人。

陈曜旻的介入,让婚姻名存实亡的章小蕙感觉到有人疼自己,便与他交往了。

很多事情有灰色地带…那时候我就好像做了一场梦

她并不知道自己爱上的是一个渣男,还是会家暴的那种。

陈曜旻的妻子钟璧泽患肺癌末期,病重在床同样遭到家暴,于是她决定跟查小欣爆料。比起出轨,她更忿恨的是丈夫侮辱自己的尊严。

“他打我,大力掴我的后脑,还说:‘你看你人不似人,鬼不似鬼,看到就反胃!’我很伤心,觉得很没尊严,我是个病人呀,为了保护自己,我在枕头底下放了把刀,他再打我、侮辱我,我就跟他拼!”钟璧泽激动地说。

当然,章小蕙成为了第三者是事实,她也承认了。

只不过她并非主动勾引有妇之夫,更不是丈夫破产就另找金主。

而且这也不意味着她就要把不属于自己的脏水,全都吞下。

在最落魄的时候,离婚后的章小蕙带着两个孩子,没有房子和工作,只能自己想办法赚钱养家。有人给过她空白支票,金额随便填的那种,但她并没有接受。

墙倒众人推,无良媒体什么话都敢往“妖女”身上放。

最过分的是,还有人拍她穿紧身裤的照片,拿去给算命先生看,被批“此类屁股属淫贱”,刊登在头版。

由于乱写的报道实在太多,章小蕙想告他们诽谤,但得知律师费起码也要十万块时,她在尊严和面包之间选择了后者。

对当时的她而言,十万块是好几个月的生活费。

手头充裕时,她也打过官司,成功把一家杂志社告到倒闭。杂志社在倒闭前找她和解,说再告下去很多人会失去工作。

她痛快地回击:“从良吧你们去!”

话虽如此,章小蕙依然放过了很多无良媒体。

离婚之后,一些媒体的朋友找到我说,我们要给你平反,我说不用,很烦,没空,有时间我可以睡觉或者写东西。我觉得制造这些新闻的人根本没有了解事情的真相就乱写。如果仅凭一篇两篇负面报道想打击倒我,是不可能的了。

用她的原话来说,“打官司,很伤的,我的能量不要放在这种事情上”。

何况比起名誉,她更心疼自己的家人受到伤害。

二、无人认识真正的章小蕙

章小蕙应该是全香港被误会最深的人。

穿着打扮被人误会成爱穿露肉的衣服。

消费观被人误会成只懂挥霍、只爱买衣服。

拍电影为艺术献身被人误会成“脱星”。

接受国外dating文化被人误会是滥交。

《桃色》导演杨凡说自己和章小蕙很合得来,因为他们都是不妥协的人。

拍电影时,章小蕙因为一个裸露镜头哭了几个小时,导演请别人来劝说她。

但谁都劝不动,只有她自己才能说服自己。

生活中的她也不轻易妥协,一句“为什么我要为了你们卖杂志而穿得像个妓女”推掉了非常性感的造型。

不妥协的人,往往也很诚实。

要了解一个“不讲假话的人”,最应该看她本人的采访和文字。

大家说章小蕙是亦舒笔下的“黄玫瑰”,但她走到哪里都说自己更像男生。

上节目时,主持人常常诧异于她的穿衣风格和想象的不一样。

对待感情,她也像个男孩般直率洒脱。

亦舒说“为人处世,姿势甚要紧”,所以章小蕙即使再落魄,也总是保持着光鲜亮丽。

港媒因此更同情她的两任破产情人,说她依然“卖弄风骚”,只是很难抓住她的惨样大写特写。

章小蕙说自己是大花瓶大懒虫,但只要稍微了解过她,就知道并非如此。

请不要再把我们框在老套旧模式,如长卷发花裙子必定欠缺工作能力、爱名牌行头十足必定贪慕虚荣、即使贪慕虚荣又必定时摊大手掌跟人要的…
……
危机,考验我们实力潜能勇气。没有家人友好男生借力,也不用寄望世人同情。把自己关在房间内更解决不了事情,生命掌握在自己手中,可选择接受或拒绝。

章小蕙的《世界女》

坊间谣传她是《玫瑰的故事》的原型,但其实成书时亦舒还没认识她。

蝉主觉得,她更像亦舒的另一部作品《这双手虽小》的女主角。

富家小姐彭嘉扬不愿意在安逸的生活中浑浑噩噩的度过一生,于是走出公主般的生活,想凭借自己的一双小手拼搏出一个真正的自己。

她笔耕不辍,写的专栏大受欢迎,还被4间网页公司追着当撰稿人,每天只能睡四五个小时。

章小蕙在公众号中晒出的稿件

她当时尚买手,为客户从欧洲等地订货,经营起服装店。第一年她赚了2700万,第二年又挣了2300万。

第三年,她在街上遇见了多年前为她拍摄结婚照的杨凡,被邀请去当女主角。第一次当演员的她,就提名第5届华语电影传媒大奖最佳新演员奖,以及第24届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新演员奖。

只是狗仔队依然不放过任何向她泼脏水的机会。

面对穷追猛打的媒体,章小蕙还是逃离了香港。

那里不是一个适合居住的环境,整个城市非常变态,人们好像很缺乏安全感,看到别人不好,自己才觉得平衡。他们喜欢谴责弱者,那些嫁给有钱人或者成为名人情妇的女人反而在他们眼中很高贵。尤其是我刚离婚的时候,香港人那种很势利的嘴脸,真的好像张爱玲《倾城之恋》里的众生百态。

章小蕙说过自己并不想当娱乐圈的话题女王,如果当初没有和艺人结婚,她大概会当一个拍卖行或博物馆管理员,一个时装买手,又或者是一个普通家庭主妇。

经过这段婚姻,前夫把我带进这个奇形怪状的娱乐圈里,让我被全球华人几乎无人不识。两人的缘份又突然像断线风筝一样断掉,他自故的离去,只剩下自己一人拼命的想着逃离这个圈子。

写这篇文章并不是安利章小蕙,只是感受到无良港媒的洗脑有多可怕。

她最大的黑点就是当过第三者,可是被骂得最狠的,往往是媒体给她营造的负面形象。就连身处娱乐圈的艺人,都会对她产生很大的误会。

章小蕙在娱乐版上的照片永远都是低胸露肉的艳俗模样,又背负上各种不怀好意的骂名,谁会还原一个真实的她呢?

反正蝉主看到了一个从小花钱如呼吸般自然的富家女,一个随心所欲、无视婚姻规则的“浪漫主义者”,一个品味不俗、爱美也懂美的拜物教主,一个忠于自我的非常规女人。

她并不是常人眼中的贤妻良母,但也不是毫无底线的拜金荡妇。因为她的物欲并不源于虚荣,而是源自内心的喜悦。

只是无论如何复杂的人,一旦被无良港媒当靶子使,就会变成典型的坏角色,甚至还要承担莫须有的罪名,难道不是很可怕吗?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9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