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教育

【揭秘】长江韬奋奖得主肖涛:如何成为不可替代的专业记者

2003年毕业于北京广播学院

他积极响应党的号召 支援西部大开发

主动来到离家千里、条件艰苦的西藏工作

15年坚守采编一线

行走万里雪域 记录伟大时代 讴歌高原人民

获得包括中国新闻奖一、二、三等奖在内的20余个国家级、自治区级新闻奖项

2009年被评为西藏自治区新闻宣传工作先进个人

2018年获得第十五届长江韬奋奖

他就是我校99级法律系校友肖涛

长江韬奋奖被称为“中国的普利策奖”,经中央批准常设的全国优秀新闻工作者最高奖,由中华全国新闻工作者协会组织评选。该奖项自2005年由长江新闻奖和韬奋新闻奖合并而来,每两年评选一次,每届评选20名获奖者(其中长江系列10名,韬奋系列10名)

对于新闻,肖涛是“半路出家”。他本科在广院读的是法学专业,“不是科班出身,也算是‘不务正业’”他笑言,他与新闻结缘始于文字。大学时肖涛爱读书、喜作文,曾在《中华散文》上发表文章。如今文章的内容在记忆中已经模糊,他仍然记得当时的感受:“文字这个东西挺有意思的。”

从年少情怀到使命担当

2003年肖涛大学毕业,响应国家西部支援计划来到西藏,入职西藏日报社。在此之前他从未去过西藏,对于西藏的印象也模糊而零碎,“洁白,耗牛,蓝天白云”,那是一种独属文青的情怀,“西藏是个遥远的地方,我想去那里看看。”谁知这一看就是十五年的坚守。情怀渐渐消退后,支撑他的变成了“一种使命担当感”,十五年来,西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青藏铁路的开通,第一列开往成都的赈灾专列……“每一步我都看过,都见证过。”“在现场”是一种身为新闻人的独特骄傲感,西藏有其特殊性,“怎么样去建构与传播西藏的形象?”就显得尤为重要。有些网站肆意怂恿,主观抹黑,而有些外地人对于西藏的印象仍是单一片面的刻板印象,因此西藏的新闻宣传工作又被镀上了一层历史责任的光辉。

“在西藏做新闻”,理想主义与美好的外衣下,困难也接踵而至,语言是首要难关,西藏方言自成多种语系,即便采访过程中有随行翻译,然而“翻译过来的东西是经过加工的”,细节的丢失,附加的官话套话对于新闻真实客观性都有影响。另外是地理形势与高原反应的挑战,肖涛曾在毫无后勤保障的前提下前往位于格拉丹东长江源头的第一户居民进行采访,途中几番车子陷入沼泽,遇到湍急河水,无桥只能淌水而过,采访点的海拔高度达到近六千米,肖涛回忆起当时的感觉“有点飘,像踩在棉花上,眼前发黑,心脏也很不舒服。”采访结束后肖涛驱车一天回到安多县时也多次遇到险情,险些连人带车翻下悬崖。如今每次下乡,他都要带上速效救心丸、丹参滴丸,以防万一。

▲工作中的肖涛

家乡远在湖南且身为独子的肖涛同样面临着来自家庭方面的压力,2003年大学毕业时,父亲已有62岁、母亲年届60岁,彼时虽然不理解儿子的选择,二老仍然表示了支持,同年年底,女友也背着父母辞去了深圳的工作与肖涛一同在西藏安了家,如今两岁的女儿跟随二老生活,十二岁的儿子也来到了拉萨,尽管乡音未改,如今西藏早已经成为了肖涛的第二故乡,“湖南其他地方没怎么去过,但西藏我都跑遍了。”

“有没有一个瞬间想过放弃?”肖涛坦言“有”,没有自己的时间,陪伴家人的时间也很少,曾经“三年没休假,过年的时候不是在并办公室写稿,就是在采访的路上。”他不得不面对“小孩越来越大,父母的年纪也越来越大”的问题,而西藏到湖南的遥远距离使他往往是有心无力,如今休假情况有所改善后,也只能一年回一次家,对于家人的愧疚感与日俱增。使他在边疆坚持下来的,一方面是这一份“使命感”;另一方面,正如史铁生在自传中写道:我写诗是为了我妈妈,面对家人多年的支持,肖涛说“我也想让我的家人为我自豪”。

从立意到文字

——“怎样写出一篇好新闻

新闻写作是一门想要不断磨练技术,精益求精的艺术,相较文学的即时发挥性,“方法论”对于新闻写作水平的提升有着至关重要的意义。

“怎样写出一篇好新闻?”作为新闻行业经验丰富,著作等身的前辈,肖涛有着自己的“写作要素”排名:首要“立意”,就此“深挖”,之后安排“谋篇”,再用“文字”充盈文章。

文章首要在于“立意”,面对一个选题,如何判断素材的新闻价值,如何进行取舍和具体选取什么样的报道视角就是所谓立意,肖涛用他本人参与报道的曾获十九届中国新闻奖一等奖的《雪域边线行——纪念改革开放30周年》报纸系列报道来举例,这个系列立意巧妙——“边线”——靠近国境线或省区边界的共33个县(区),从林芝地区的察隅县开始,到昌都地区的左贡县收尾,本来是西藏发展中的“短板”,而此系列报道正是瞄准了对“边线”发展的报道,按顺时针方向,依次走访从最具特色的地方特产、风景名胜、民俗风情、传奇人物等方面,用图文并茂的形式,向读者介绍西藏改革开放30年来所发生的沧桑巨变。以发展薄弱之处衬托出西藏自治区改革开放30年所取得的巨大成就,最具有说服力。

确定立意后,如何就现有线索进行“深挖”是第二个关键步骤,“法学很严谨,新闻相对来说还有一点小自由,深挖下去能得到很多有价值的东西,就看你去不去挖掘。”肖涛将此类比为打井,挖得越深,越接近水源。“深挖”的关键之处在于“到现场去”,即新闻工作者要做到第一时间出现在新闻发生的地方,2008年5月12日汶川地震,西藏发出了第一批物资援助,肖涛14日就赶到了现场,彼时余震尚未停歇,有时“写着稿子,忽然房子就摇起来了”。随时都有生命危险,然而那是“离现场最近的地方”。两个月后,日喀则仲巴县发生地震,肖涛又火速赶往震中采访,及时发回一线报道。

▲肖涛老师回母校做讲座

而在西藏的日常工作中,“深挖”就是“不坐在办公室,到农田、工厂、老百姓的家里去。”肖涛回忆起2008年参与《雪域边线行》报道时“前后跑了几万公里,几次住在老百姓家里”。“深挖”同时又在于对于新闻点的深挖,同年,肖涛在进行对非物质文化遗产选题的报道时发生了一个颇具戏剧性的插曲,“甲谐”是当地的一种特色歌舞,而两个村子就“谁是’甲谐’的发源地”彼此争论不休,这个现象引发了肖涛的思考“老百姓为什么要争‘文化’?”,他随即意识到其实这是一种文化的觉醒,“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这种现象恰恰能反映出背后经济条件的发展,于是肖涛将报道方向做了扭转,写出了当年系列报道作为第一代表作参评中国新闻奖的《“山药蛋”变“金蛋蛋”:甲谐正源之争》。后来领导对此篇文章的的评价是“能评中国新闻奖一等奖,你这篇稿子居首功!”

▲讲座后留影

采访挖掘等前期工作完成后就进入了写作环节的“谋篇布局”,除了时政新闻模板较为僵化外,其他种类的新闻写作都有较大的发挥空间,“好的新闻应当是读起来有愉悦感的”。为了追求这种“愉悦感”,结构框架意识要从一开始建立,再根据框架进行针对性的提问,否则就是“无用功”。而框架一旦确立,成稿就“十有八九了”。肖涛老师用自己的作品《永不凋谢的格桑花》举例,文章实际上写了一位坚守祖国边疆,最终倒在岗位上的女工故事,在西藏,“格桑花”是没有一个明确定义的花的品种,肖涛的理解是“一切美好的花都叫做格桑花”,于是他借描摹格桑花的根茎,枝蔓,香气盈盈串联循序渐进地讲述女工的故事,“格桑花”的意象也恰与女性身份相呼应。

新闻写作作为一种文学存在,对于文字的运用极为重要,就新闻写作的层次,“多用动词,少用形容词和因果关系”是统一要求,例如“很”就是一个概念化的词,“今天天气很好”,“怎样好呢?”“老百姓家里摆了一盘水果”“具体是什么水果?哪里进口买来的呢?”一定要“细”,尽力描摹细节。而就文学角度而言,“好的文字是有生命力的”,运用得当的文字是具有感染力的。

专业记者的自我修养

时至今日,记者节已经走过了十九个春秋,在这个科技代际迅速更迭的时代,媒体形态也不断受到挑战,自媒体泛滥,图片视频交互多种形态,加之“全民记者”的出现,有人极力唱衰传统报道形式,宣称“新闻已死”,甚至试图解构“专业记者”存在的意义。对此,肖涛有着自己的看法。

“有人会疑惑是不是已经不需要记者了呢?但是我就觉得专业的记者仍然是不可替代的。”肖涛以厨师举例:“现在家里都有厨房,人们都会做菜,那为什么厨师这个职业还能存在,同样的道理,大家都可以发文字,发图片,发视频,而我们专业的记者仍然能够存在而且具有不可替代性,其实是一个道理。”肖涛认为专业的记者的优势在于始终能够保有一份职业操守,对自己的文字,对自己的作品负责,以及探求真相的业务能力。

肖涛对待工作极其认真,有时会为了一个细节推敲良久,妻子也会偶尔调侃,“感觉家里除了工作,你好像谁都不是很在意。”,而这个“精益求精”的过程对于新闻工作者而言,是快感,绝非痛苦。

“边做边学”也是肖涛在新闻路上精益求精的秘诀,本科法学教给他的逻辑思维、推理能力在新闻路上也给予了肖涛一定优势,因此他激励有志于新闻的其他专业同学不要灰心,做新闻的技术门槛相对较低,半路出家的难度相对于理工学科小很多,“对文字有极大的热忱”是首要要求,然后便是不断学习。2010年至2012年,肖涛还曾于中国人民大学攻读了新闻学硕士学位。

此番回到母校,肖涛感慨母校变化之大,忆及四年“我觉得学校教给我的首先是做人,做一个真实的人”,这恰好与新闻的首要法则——客观真实相对应,这四年对他的影响深而远“要写事实,当然我们不能够做到所有的话都能讲出来,但是我敢说我所报道的每一个新闻,都是真的。”

●●● 中国传媒大学官方微信平台 ● ● ●

指导老师 | 尚新英

记者 | 杜萌

编辑 | 杜萌 车卉暇

美编 | 张晓君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9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