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技
手机搜狐
SOHU.COM

联想需要更多“联想”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国庆小长假,外围股市遭遇不小的“震荡”。

纳斯达克、香港恒生、台湾加权、韩国综合周跌幅均超过了3%。伦敦金融时报100、法国巴黎CAC40周跌幅也超过了2%。10月5日,联想集团最高跌幅达到22%,是2014年2月以来的最高跌幅。今年4月,媒体披露的联想最高跌幅也不过5%,着实让人捏了一把汗。

而联想的恒生指数之旅,也一波“多”折。2000年纳入香港期间型高科技股,2006年被踢出香港恒生指数,2013年3月再次加入,2018年5月4日,再被踢出。联想股价自2013年以来已经下跌56%,在全球171支科技股中,沦为最差股。

国庆假期前,9月26日至27日,联想刚刚在雁栖湖国际会展中心召开为期两天,主题为“智能变革,开放赋能”的2018Tech World大会。从2015年首届联想科技创新大会的“创新无止境”,到2016年“让想象力生长”,2017年“让世界充满AI”。从北京国家会议中心,到美国旧金山硅谷胜地,到上海世博中心,2018Tech World,联想回到了物理意义上的“原点”。

Tech World第二天,会场响彻酷玩乐队和烟鬼组合的热曲《Someting Just Like This》。有媒体同仁感概,相比于华为要做无畏英雄,以Mate 20拯救世界。“不想做超级英雄,只想做力所能及的事情,做一位普通人”的联想,这一次开始接地气儿了。

另一视角下,今年的大会联想有点“尬”。外部创新演讲部分,联想集团高级副总裁兼创投集团总裁贺志强,两次问询台下的观众席,“台下怎么没有(掌声)”,“我一直在问台下为什么没有(掌声)”,看台下的观众不为所动,一片静悄悄。

尤记得首届Tech World大会时,杨元庆意气风发、信心满满,粉丝占据地理位置最佳的中场,欢呼声热烈。会后杨元庆对记者表示,”联想手机在市场非常有竞争力,全球第三大手机制造厂商,仅次于三星、苹果。不但在国内有市场,在国外更受欢迎,接近60%的销售来自海外。”

“变革潮”下,一条看似正确的路

”伤筋动骨一百天“,今年5月,联想又一次进行组织架构调整,原有个人电脑和智能设备业务集团(PCSD)、移动业务集团(MBG)整合并入新成立的智能设备业务(IDG)中。与原数据中心业务集团(DCG)从“智能设备+云”、“基础设施+云”两个维度智能化转型。

2017年5月16日,离开两年回归联想的刘军,从联想集团执行副总裁兼中国区总裁,负责PCSD业务,变更为IDG业务负责人。乔健从MBG重回市场营销业务,常程负责MBG中国业务。

根据不完全统计,除去人事调整,2000年起,联想先后进行了不下十次架构调整。从2012年以来,联想保持着“一年一变”的节奏。2001年划分消费IT、手持设备、企业IT、IT服务和部件、信息服务、合同制造六大业务部门。2004年除了PC、服务器、外部设备等开始发展移动通信设备、网络产品、软件外包。

2009年以新兴市场和成熟市场划分业务集团。2012年又将全球业务划分为中国区、北美区、EMEA区(欧洲+中东+非洲)、亚太+拉美地区。2013年划分Lenovo和Think两大业务集团。2014年两大业务集团细分为PC、移动、企业、云服务四大业务。

2015年重组收购的摩托罗拉手机业务,同时业务收缩为PC、移动、企业“三大引擎”。2016年三大业务又变为个人电脑与智能设备集团PCSD、移动业务MBG、数据中心业务IDG、联想创投集团LCIG,云业务划分到LCIG。

近年,边缘计算、物联网、云计算、人工智能被互联网厂商、运营商、ICT设备商、软件厂商们反反复复提及。强烈“追捧”之下,形成洼地效应,吸引力持续增长。大形势驱动,行业“变革潮”袭来。9月30日,时隔六年,腾讯进行了一次大规模架构调整。微信事业群(WXG)、互动娱乐事业群(IEG)、技术工程事业群(TEG)、企业发展事业群(CDG)保留。移动互联网事业群(MIG)社交网络事业群(SNG)、网络媒体事业群(OMG)拆分重组并入新成立的云与智慧产业事业群(GSIG)、平台与内容事业群(PCG)。

隶属于原SNG的腾讯云,重视程度提升到前所未有的高度。而在2010年的中国IT领袖峰会上,马化腾、李彦宏在内的IT大佬还对云计算的趋势不以为然。马化腾认为云计算概念过于超前,为时过早。李彦宏表示云计算新瓶装旧酒,没有新的东西。只有马云对云计算充满信心,以自己独有的理解对云计算进行了阐述,“一种数据的处理、存储并分享机制。”并坚定的认为是客户的需要。

同样,联想的云业务也走过相似的路程。在2014年与核心业务PC、移动、企业平行,2015年、2016年隐藏、划拨到关联性弱的部门。2018年再次受到重视与SIoT一同被提及,其背后很大一部分原因可能是,2015年至2017年,联想陷入整合、消化收购的摩托罗拉、X86业务的漩涡之中。高性能计算、软件定义的数据中心、超大规模基础设施工程量大、整合难度大。从而没有将太多精力置于云计算业务。

大数据、云计算市场的增长推动了数据中心业务,企业相应的IT业务支出增加。X86市场和非X86市场走向“两极”,2018年第一季度X86市场增长迅猛。IDC数据显示,2018Q1国内X86服务器市场出货量达66.7万台,同比增长32.6%。市场规模31.58亿美元,同比增长68.9%。

IDC分析师周振刚对蓝鲸TMT记者说,国内大型机市场集中在银行的核心系统,小型机即UNIX服务器过去几年都在下滑,重要的小型机供应商IBM今年与浪潮签订了合作协议,随着IP的转移,可能未来几年会在to G、to B端发生变化。目前,X86服务器仍然是主流,占据服务器市场90%左右的份额,并且在今年保持超过30%的增长率,增长动力主要来自互联网企业。

2016年联想集团副总裁童夫尧在《哈佛商业评论》演讲中表示,设备加云服务的理念是联想未来的蓝海战略,联想所有的研发会围绕设备与人、设备和网络、设备和设备、设备和数据、设备与应用的五个领域,为蓝海布局。前不久,联想2018全球超算峰会,童夫尧称,联想希望通过一至两年的时间,成为服务供应商、服务提供商或者解决方案供应商。

在经过过去三年整合过程中,出现的阶段性下滑过后。联想DCG业务开始止亏、利润回升,亏损按年进一步缩窄。截至2018年6月30日,税前经营亏损3300万美元,较上一财年同期1.14亿美元有所改善。DCG收入16.29亿美元,年比年增长68%,约占集团收入14%。

联想财报提到,联想在高性能计算机(HPC)业务方面,于本季度成为全球500大高性能计算机供应商第一名,在分布于五大洲的15个国家内拥有117个系统。凭借基于闪存的存储解决方案保持强势增长,联想貌似找到了一条“转型”的正确方向。

To C抑或To B+G,是一个难题

FY18/19联想商用合作伙伴大会,童夫尧说过“抛开数据中心的概念,国内未来的增长,企业级业务或者to B业务,才是广阔天地。”2018Tech World大会上,杨元庆表示未来联想将会深化企业to B的形象,更重视2B的业务,2B的业务也更适合联想。巧合的是,华为消费者业务负责人余承东也在微博称,当年华为进军to C领域时,没有一家公司能够在to C和to B同时取得成功,华为是全球唯一一家在to C和to B领域保持同步增长的企业。

一方面,人口红利将尽,移动互联网巅峰时期已过,形成企业战略“空窗”、徘徊时期。例如,一直以来,腾讯被认为是最没有to B基因的互联网企业。依靠即时通讯工具、手游业务、流媒体音乐、视频,获得了巨大的C端流量入口。腾讯2018Q2财报显示,单季净利润出现13年来首次同比下滑。手游、端游同比、环比出现不同程度下滑。微信在2018Q1突破10亿人次后,同QQ智能终端、QQ月活跃帐户用户数量增长、减少趋势平稳。微信用户增速从2017Q1一直呈现下滑趋势,腾讯主业务触及天花板。

另一方面,云计算、边缘计算、物联网、数据业务绝大多数的应用场景来自于B端,且营收可观。在C端市场体量小,不能形成足够的有效数据规模。然而,B端业务的经验异于C端,协作需求、意愿统一大于相互竞争、构筑藩篱。C端的用户产品思路与B端服务风格迥异,需要弱化以往的边界意识。腾讯同一个部门不同业务组的“赛马”机制,广为人知。

有业内人士曾说,企业数字化转型从to C到to B,依靠几家B端客户可能不会活的很好,但也不会活的很差。不同于国外相对成熟的PaaS生态,国内公有云IaaS为主流市场。易观数据显示,2013至2016年,国内公有云IaaS增速在50%以上,2017年达157.2%。据Gartner的2018年版全球云IaaS魔力象限图显示,领导者象限企业维持不变,挑战者象限企业大幅度减少。AWS、微软、谷歌、阿里云、Oracle、IBM成为留存象限的六家企业。

国内公有云IaaS格局趋于稳固,阿里云占据市场半壁江山。B端背后的企业行为具备一定复杂性,新涌入的竞争者通过不同的方式切入B+G市场。一种是,华为、浪潮等长期深耕运营商、B+G渠道,拥有运营商等背后一定的政企市场资源。一种是,阿里巴巴、腾讯等互联网企业通过入股电信运营商的方式,切入B+G市场。最后一种是,外企以入股、合作的方式,“套牌”IP低调进入国内市场。

比如,微软委托世纪互联开展公有云业务。AWS和具有IDC牌照的光环新网和西云数据合作,目前其客户包括美的、海航、三一重工、OPPO等头部企业,势必给准备深耕B+G市场的企业们带来一定影响。

周振刚对记者表示,浪潮在互联网企业的市场份额较高,配合BAT等大型互联网企业研发了很多面向互联网应用的服务器,并将这些技术向传统企业市场推广。华为凭借较强的研发能力,可以借鉴其网络方面的研发能力,在电信运营商方面处于领先地位。新华三(惠普OEM)在国内的服务器业务做了一些本地定制化开发。联想则是整合了IBM的SystemX,在高端X86服务器方面有一定技术积累。

从另一个维度来看,早在2016年,美团王兴提出移动互联网进入“下半场”的概念。有业内人士曾对记者表示,移动互联网进入红利的末期,是一个辨证的观点。“没有夕阳的行业,只有夕阳的企业。”就像当初谷歌推出安卓系统,苹果发布第一款iPhone以前,手机市场被诺基亚、摩托罗拉、索尼爱立信垄断。在阿里巴巴、京东以新零售改造零售业时,传统零售业也曾一度被看衰。任何一个行业归根结底需要的是“质”的革新与改变。

而从移动互联网升级至产业互联网,从To C到To B+G,是一个从“唯快不破”到“慢工出细活”的过程。B+G市场也绝对不像To C市场可以通过“烧钱”的方式迅速在短时间内获得较大的市场份额。销售渠道、解决方案的差异,使得企业从To C到To B+G,本身就像是一场“赌徒”的豪赌,丛林法则重新建立。

PC、手机、数据业务,谁可依靠?

“手里有三张牌,每一张牌都不好打”,这是目前联想面临的困境。杨元庆曾说,步入而立之年的联想产品从手表、手机、平板、笔记本到台式机工作站,再到后台服务器、存储,还有各种IoT配件。现在,仅有这些硬件已经远远不够了,未来的设备一定是软硬件和云服务结合统一。

纵观联想三大业务板块,PC、手机、数据业务却均不容乐观。IDC数据显示,全球PC市场在经过08年经济危机、智能手机兴起,出货量急剧下滑之后。随着智能手机市场增速放缓,全球PC市场开始回暖,出货量逐步回升。受此影响,联想个人电脑和智能设备在经过2015年税前利润增长率-15.8%,2016年0.2%,2017年-2.3%之后,2018年第一季度(截至6月30日)收入同比增长5%。

联想电脑业务在主营业务中占比维持在70%以上,产品线主要包括Think(Pad和Centre)系列、YOGA系列、MIIX二合一系列、Legion(拯救者)游戏系列等品牌。全球PC高端市场份额增加,中、低端略有萎缩。联想的PC策略倾向于高端商业电脑以及高端游戏电脑业务。尽管,联想在收购完Fujisu51%的股份之后,今年第二、三季度重回PC出货量第一的“宝座”。这其中,细分领域游戏电脑的业务收入贡献明显,2017年游戏电脑增速达到91%。

PC与手机厂商边际线逐渐交融,电脑办公的不可替代性,使得华为、荣耀、小米在内的手机厂商们开始涌入笔记本、平板电脑领域。华为的高端定位和荣耀、小米“性价比”路线,对于联想这种传统的PC厂商而言,无论在市场的品牌识别度、知名度方面,还是产品的差异化方面,优势不明显。

2016MWC大会上华为首次发布二合一笔记本MateBook之后,华为通过2017年的商务本MateBook X和商务影音本MateBook D,子品牌荣耀在2018年发布的互联网价位的笔记本MagicBook,逐步完善,除二合一笔记本系列以外的产品线。今年京东618,MateBook X成为了轻薄本类目的销量冠军。友商的这些“动作”给予联想的转型压力自然比较大,联想未来不得不需要继续深耕细分PC市场实现收入增量。

曾经,依靠捆绑运营商渠道,“中华联酷”的风头一时无两。2014年联想收购摩托罗拉手机业务的同时,互联网子品牌ZUK也“应运而生”。在整合MOTO的期间,联想人事、业务不断变动、调整。2015年6月移动业务总裁刘军离职,陈旭东接管刘军职位。2016年陈旭东离开联想,市场营销经验丰富的乔健接替。这一年联想系列、子品牌VIBE系列被取消。2017年常程从ZUK调任MBG,产品不到10款的ZUK品牌正式停止运营,回归联想、MOTO双品牌。

Counterpoint研究总监闫占孟对记者表示,联想管理层的理念不一致,导致联想手机规划、设计、研发均受到影响。对手太强,联想手机在国内市场与其它厂商竞争难度很大,而MOTO高端系列品牌被用户遗忘过久,依靠品牌支撑模块创新,很难被市场认同。做大众品牌投入巨大,细分、聚焦对于联想下一步维持盈利、保住一部分市场,效果可能会好一些。

联想2018/19财年Q1财报显示,联想移动业务继续精简产品组合,专注发展选定的核心市场。受到重整策略以及在新兴市场持续竞争影响,收入集团总收入约14%,同比下降6%。2018年3月,联想发布的第一款区块链手机联想S5,价位区间为999元至1499元,另外两款手机K5和K5青春版本均为千元机。联想声称S5在Z空间安全支付区域搭载了区块链技术。6月,在刘军回归联想的首场发布会上,联想新机Z5具备的区块链3.0技术,数据永不丢失的粒子矿云、粒子钱包技术,让人大跌眼镜。

两场发布会直到结束、产品开卖至今,都没能对外界解释清楚究竟以何种方式采用了区块链技术,什么是粒子技术。在华为和荣耀双品牌“机海”战略和OPPO、vivo每年推出2至3款精品旗舰机的策略下,联想在市场也就只能通过造新词汇、概念包装、噱头炒作,收割用户的智商税。通过碰瓷小米8、iPhone X、荣耀Magic 2,进而刷刷存在感。找不到自己的市场品牌定位。难怪,2018Tech World大会上杨元庆也说联想,“弄得前一天像开华为的会,后一天像开小米的会。”

而被联想予以厚望的数据中心业务,主要细分为X86、external存储、L2/L3 DC网络三大类。X86的市场增速要高于external存储、L2/L3 DC网络。external存储、L2/L3 DC网络全球市场份额方面联想排名五名以外,大致可以忽略。全球X86市场,联想次于戴尔、惠普、ODM厂商。且联想X86的增长主要来自于海外地区。

IDC数据显示,国内2018Q1X86服务器市场份额依次为浪潮(25.1%)、戴尔易安信(18.7%)、华为(16.3%)、新华三(12.5%)、曙光(9.3%)、联想(8.5%)。“近年,服务器市场主要受到互联网公司的带动,因此,价格竞争非常激烈。随着利润较好的传统企业推动数字化转型,这部分业务对于计算转型的需求也在逐步加强。未来可以预见,传统企业的采购量将逐步上升。”周振刚说。

十一期间,国内某某X86厂商推出云服务器两款配置限时两折。某某云1元咨询、年付3折、免费赠保,某某云转享礼包、低至5折、充值送门票。国内X86服务器和云市场,超低价折扣、同质化竞争趋于“白热化”。

数据业务研发周期长、投入巨大。9月联想超算峰会上,童夫尧也承认,联想数据中心业务“目前还没有盈利”。2018Tech World上,联想和全球市场份额第三的存储公司NetApp成立合资公司,抢占国内存储市场,以期摆脱数据中心业务对于X86服务器市场的依赖。然而,合资公司中NetApp的外资成分在进入B+G市场时并不如华为、浪潮等本土品牌具有优势。

PC业务曾让联想连续15个季度头顶全球销量第一的“光环”,联想手机业务也曾有过“辉煌”时刻。如今,在其它企业的衬托下,这两块业务已然没有太多前瞻性的想象空间。PC业务没有革新意识、手机业务内耗严重。联想寄托于未来数据业务高速增长的期望也很有可能落空。

所以,现阶段,无论产品、战略抑或业务模式,联想公司需要更多的“联想”。

【钛媒体作者介绍:赵晨希,前央媒通信记者,现蓝鲸财经TMT记者】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8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