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化
手机搜狐
SOHU.COM

在100天里,我经历了亲人被杀、绑架、暴打、沦为性奴……

这是司马推送的第 890 个与众不同的人

10月5日,2018年诺贝尔和平奖颁给了刚果妇科医生丹尼斯·穆克瓦格博士和伊拉克人权活动家纳迪亚·穆拉德。以表彰他们为终结把性暴力作为战争和武装冲突的武器而作出的努力。

一位是在刚果救助了数以千计战争中的强奸受害者的医生,另一位则有些特殊。她只是一名25岁的普通女子,还曾是战争性暴力的受害者。

从地狱逃离后,她没有隐姓埋名,选择遗忘。而是一遍又一遍地向全世界讲述自己的痛苦经历。因为只有持续地发声,才能为那些还被掌控在ISIS魔掌下的雅兹迪女性,争得生的希望。

没有一个女孩能阻止那些ISIS男人。他们在房间里踱步,他们走向最美丽的女孩,问:“你多大了?”他们检查女孩们的头发和嘴巴:“是处女,对吧?”

展开剩余92%

天猫双11红包领取中

“他们把手放在我们的胸和腿上,好像我们是动物一样。”

她一遍一遍述说这段不堪的往事,从逃脱的第一天开始,直到站在2018年诺贝尔和平奖的台上。

来自纪录片预告《On Her Shoulders》截图

2015年12月16日,联合国安理会第7585次会议上迎来一位特殊的女性,纳迪亚•穆拉德(Nadia Murad)。

她不是名人,不是政治家,更不是某一个国家的外交代表。她只是来自伊拉克雅兹迪族一位普通的平民女孩。

图片来自TIME

一件简单的黑色开衫,

头发斜斜地散在一边,

在周围衣着光鲜,西装笔挺的政客中,

她显得格格不入。

但当她说完自己的人生,

在场的政客们,无不动容。

来源TRTWORLD

3分14秒的独白,是一个21岁的年轻姑娘在过去短短3个月里所经历的一切。

被绑架,目睹亲人被杀,被暴打,沦为性奴……不到100天的时间里,她经历了这世界上大多数人都想象不到的悲惨生活。

被ISIS带走的当地男性,来自TIME

但最难的是,从地狱爬出后,她要在全世界面前一遍又一遍讲述过往的痛苦经历,一次又一次在回忆里捞取点滴细节,来回答眼前的百般提问。

把伤口一次次撕裂,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她必须要这么做。

“我所讲述的一切不仅关于自己,更代表我的家庭,我的族人,交战区的孩子,以及所有被ISIS威胁的人。”

雅兹迪人逃离家乡,来自independent

一个雅兹迪家庭等待领取食物和水,来自Mirror

因为信仰不同

他们惨遭灭族

雅兹迪族,是位于伊拉克北部

辛贾尔一带一个古老的民族,

总人口只有约70万。

因为信仰不同,

他们一直被冠以“异教徒”的称号。

几个世纪以来,因为宗教信仰问题,

雅兹迪人曾遭受过多达72次入侵。

纳迪亚在ins上晒出曾经的雅兹迪村庄,来源ins@nadia_murad_taha

从ISIS在伊拉克北部异军突起开始,

“圣战分子”针对雅兹迪人的打击便从未停止。

除针对个人的残害外,

他们还发动大规模自杀式袭击,

火烧、活埋当地妇女、儿童,

手段之惨烈,前所未闻。

ISIS杀死了500名雅兹迪人,并将部分人活埋。来源:REUTERS

ISIS活活烧死了19名拒绝与他们发生性行为的雅兹迪女性。来源:INDENPENDENT

“9岁的雅兹迪女孩,被10名ISIS武装分子轮奸导致怀孕...”来源:METRO

2014年7月,ISIS针对雅兹迪聚集区

发动了“种族灭绝行动”,

并在占领区内实行奴隶制,

纵容大规模强奸和对非穆斯林妇女的性奴役。

那时候,21岁的纳迪亚正和她的家人

生活在一个名为Kocho的小村庄。

她揣着对未来的美好憧憬,

想当一名历史老师,

嫁人,生子,平静过一生。

纳迪亚,来自英国独立报

但一个月后,IS士兵包围了整个村子。

2014年8月15日,IS士兵把村庄里的所有人

赶到小镇郊区的学校里。

312个男人被单独带走枪杀,

包括纳迪亚的兄弟们。

而他们的妻子、姐妹、母亲

趴在教室的窗户上目睹了枪杀的整个过程。

ISIS公布的视频资料,右边的人群被用枪指着。每日邮报视频截图

包括纳迪亚及三个年轻侄女在内的150名女孩被装进公交车里,送往摩苏尔城的俘虏交易中心。她们中年龄最小的女孩只有9岁,最大的不过28岁。

45岁以上的妇女,包括纳迪亚的妈妈,都被卡车装走,不知道带去了哪里。直到几年后辛贾尔部分地区解放,纳迪亚及家人才在当地一个万人坑里发现了她们的尸体。

而4岁以上的年轻男孩,则被带往训练营,他们可能会成为IS手中的娃娃兵,人体炸弹,也可能是新一代的IS士兵。

ISIS训练的娃娃兵 来源:英国每日邮报

ISIS的娃娃兵,来自英国独立报

当晚,纳迪亚和其他女孩都被带到了IS位于摩苏尔城的总部。他们并不是唯一被带到这里的雅兹迪女孩。

“那个地方很大,有成百上千名年轻的雅兹迪女孩,都是从其他地方被抓来的。”

在这里,年轻漂亮的女孩们,被统一称为“性奴”。免费奖赏给功勋卓越的武装分子,其他人只要肯掏钱,也可以拥有她们。

被贩卖的女孩,来源:网络

女孩们的照片贴满了一整面墙壁,供士兵挑选。

她们被集体关押在一个血迹斑斑的房间里。为了避免被选中,有人故意把自己搞得乱糟糟,有人用电池酸液毁容,有人割腕,有人跳楼……但是,“都没用的”。

在这些武装分子眼里,她们不过是被随意挑选的猎物,不值得同情和怜悯。

纳迪亚和一个逃离魔窟的女孩的合影。为了避免被选中,女孩干脆自毁容貌,但依然逃脱不了被当做性奴的命运。来源Twitter@nadia_murad

一个高而瘦的士兵把纳迪亚带回了自己的住所。那是一个很大的庭院,院里常有士兵巡逻。带走纳迪亚的男子有自己的家庭。有时,他还会跟纳迪亚谈起自己那个名叫Sara的女儿。

但他在对纳迪亚施暴时,从未有过一丝一毫的同情和悔意。

他强迫她改变信仰,他让她舔他涂了蜂蜜的脚趾头,他会在纳迪亚逃跑被抓后,毒打她,派6个士兵轮奸她,直到她昏过去。然后把她转手卖给了别人。

对纳迪亚来说,每天都是生不如死的生活。来源:BBC视频截图

3个月后,纳迪亚终于找机会逃出来,躲进伊拉克难民营。

但并不是每个人都能走出IS留下的阴影。

难民营里有人日日惊恐,夜不能寐,有人严重幻听,有人疯魔,还有几十人自杀身亡。

一年后,纳迪亚加入一个为雅兹迪难民提供援助的NGO组织。在组织成员帮助下,她得以在德国定居,并接受长期的心理治疗。

“我感觉自己很苍老。我知道自己只有二十几岁,但身体每一个部分都在他们手中改变了,每一绺头发、每一寸皮肤似乎都已完全枯朽。我无法描述这种感觉。”

来源Twitter@nadia_murad

说出我的经历,

是我唯一的武器。

获得新生的纳迪亚没有选择遗忘那段痛苦。而是在联合国安理会邀请一位逃离ISIS关押的年轻女性出席会议时,挺身而出。

陪同她的正是乔治克鲁尼的妻子,著名人权律师阿迈勒克鲁尼。

她们一起把ISIS组织告上了国际刑事法庭,并促请国际社会彻底铲除IS,制止ISIS对雅兹迪人的种族大屠杀。

来自ins@nadia_murad_taha

在联合国,她向来自全世界的代表讲述了她所见、所闻、经历的一切:

为逃离ISIS的控制,死在逃亡路上的孩子和老人;被围困在山上,因为缺水,缺食物而饿死的家庭;被囚禁作为性奴的妇女,被当做娃娃兵、人体炸弹的儿童;被集体屠杀的雅兹迪人……

3分14秒的独白,向世界宣告的不仅仅是一个姑娘3个月的非人生活,也是一个民族自由与和平的消亡,更是对21世纪所有“阳光下的罪恶”最真实的控诉。

正在清理当地万人坑的士兵,来源英国独立报

2015年至今,纳迪亚从未停下脚步。“坦诚地说出我遭遇的一切,是我做过的最艰难的决定,但也是最重要的决定。”

她不断面见各国领导人,不断出现在电视节目里,她一次一次揭开伤疤,讲述IS恶行,她希望自己是最后一个如此经历的女孩,希望能重归故土,重建家园……

来自纪录片预告《On Her Shoulders》截图

她在联合国大会上多次呼吁人们关注世界上和她一样遭受折磨的女孩子,要求他们把人权放在首位,给予她们生存的权利。

“他们倾听了我的故事,他们询问了尽可能详细的一切细节,他们说支持我。但是他们除了谴责,没有任何行动。”

2016年,纳迪亚在联合国新的演讲,视频中部分时间有误,应为“2014年8月”。来自视界字幕组

IS仍然逍遥法外,

3400名雅兹迪人仍被囚禁,

雅兹迪人的故土仍旧掌控在IS手中。

2016年,纳迪亚被提名诺贝尔和平奖。

她在采访中说,

“忘了这些吧,在提名我之前,

他们首先应该把被绑架的女人和孩子救出来。

来源Twitter@nadia_murad

2016年3月,纳迪亚和克鲁尼在联合国的一次活动上,当众批评国际组织在ISIS问题上的不作为。

在以纳迪亚为主角的纪录片《On Her Shoulders 》,她发出自己的困惑:

为什么所有的媒体只关心她是如何被强暴?只关心她这么做是否别有企图?而没有人问一问,那些女孩后来怎么样了?她们过得好吗?我们要怎么做才能避免这样的事情再发生?

来自纪录片预告《On Her Shoulders》截图

念念不忘,必有回响。在纳迪亚持续不断地呼吁下,2017年6月,联合国人权理事会首次认定,ISIS在伊拉克和叙利亚境内对雅兹迪信仰团体实施了种族灭绝行为。

同年9月,联合国安理会通过决议,将对伊斯兰国针对雅兹迪人的种族清洗罪行进行国际调查。

也是在2017年,纳迪亚家乡的部分地区得以解放。

获救的雅兹迪女孩,来自英国独立报

重返故土的雅兹迪人,来自ins@nadia_murad_taha

她终以己之力,把自身经历化成一把直插ISIS心脏的利刃,唤起全世界对这暴行的警醒。

这个勇敢漂亮的姑娘,今年8月通过社交网络宣布,已经订婚,未婚夫是和她有着相似命运的Abid·shamdeen。

如今,他们将一起直面生活的困难与甜蜜,一起为解救剩余的雅兹迪人民努力,一起负责重建破碎的辛贾尔地区,让受到伤害的人能好好活下去。

他们从破碎中重生,他们无所畏惧。

纳迪亚和未婚夫的合影。来自ins@nadia_murad_taha

我们不是生活在一个和平的年代

而是生活在一个和平的国家

从一个幸福的小镇姑娘到ISIS性奴,再到维和英雄,诺奖得主。

生在和平国家的我们,实在是很难想象这一路走来,纳迪亚到底经受着怎样的痛苦煎熬。

她的民族,她的人民又是如何在战火纷飞的环境里,面对着这群世界上最残酷的人,尝试着艰难活下去。

来自英国独立报

远离战火纷争的我们,很难说可以为他们做些实质性的帮助。只能祈祷,分享,祝福,希望他们能尽快重归故里,能过上和平生活的同时,更加珍惜自己眼前的“平淡”生活。

我们可以在网络上为了甜咸豆腐脑大战十页,可以在每一个假期来临前,为了去哪儿玩而发愁,可以每天为多吃了几口肉担心发胖而烦恼……

而这些,都是他们做梦都想要拥有的幸福生活。

来自每日邮报

纳迪亚曾在自传《最后一名女孩》(The Last Girl)中写道:“这世界上如果一定会发生血腥的故事,我希望我是最后一个如此经历的女孩。”

愿世界和平,愿你梦想成真,每天都能舒展笑颜。也愿我们都能珍惜此时此刻的幸福岁月。

愿你我珍惜。

来自纪录片预告《On Her Shoulders》截图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8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