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手机搜狐
SOHU.COM

亲历“山竹”24小时

被问及何时恢复正常的时候,火车站工作人员答复:“我们不知道,你要问山竹。”

2018年9月16日上午12时左右,广东珠海金湾红旗虹晖路上仍有不少市民冒着大风大雨外出,再次呼吁广大市民,目前的室外路面状况已经不适合出行,市民要尽量呆在室内躲避台风。 图视觉中国

文|齐鑫 周小琪 卫潇雨 刘壹昭 党元悦 张彤 王露晓 邓琦

周世玲 康佳 黄雨馨

编辑 | 陈晓舒 校对 | 郭利琴

本文约5579字,阅读全文约需11分

K644在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转了个弯,沿着来时的路,回去了。

这趟从湖北十堰发出的列车,原定将于9月16日中午抵达广州。车里坐了200多位华南理工大学的学生,按照所读专业的要求,他们在大四刚开学的时候集体前往湖北十堰的汽车工厂参观学习,9月15日是既定的返程时间。

展开剩余94%

下APP,领双11红包

9月15日,广东省多市发布台风红色预警防范今年第22号台风“山竹”。16时,就在华南理工大学的学生们搭上火车南下广州时。广州市政府发布公告,启动全市防台风I级应急响应,除医院、供水、供电、供气、电信等特殊行业,全市范围内实行“三停”——停工(业)、停产、停课。

19时,列车刚驶过湖北省襄阳市,列车长通知全体工作人员开会,经过半小时的讨论,决定返程。列车长通过列车广播告诉全体乘客:列车最远行驶到武昌,从武昌后开始返航。车站会为乘客安排退票通道,补偿与终点站之间的差价,或是全价退票送回十堰。

列车工作人员告诉旅客们,交通运输部的最新通知要求,所有车辆禁止再向南驶入。

此时,超强台风“山竹”正在穿越菲律宾吕宋岛,进入中国南海。国家海洋预报台预计,广东近岸海域将出现5到7米的巨浪到狂浪,该近岸海域海浪预警级别为红色。

24小时后的9月16日17时,“山竹”台风在广东省台山市登陆,中央气象台继续发布台风红色预警,登陆时中心附近最大风力 有14级(45米/秒)。气象部门称,“山竹”已确定成为今年以来登陆我国的最强台风。

台风山竹来袭,深圳一酒店海水冲垮玻璃门。 新京报“我们视频”出品

“等风来”

9月14日下午,刘晓宁从广东省深圳市“逃”往福建省福州市的时候,深圳还是“晴空万里,甚至有些闷热”。此时“台风”山竹已经逼近菲律宾的吕宋岛。

早在七天之前,台风“山竹”在太平洋深处生成,随后一路向西移动,强度不断增强。中央气象台观察到,9月11日“山竹”达到超强台风级别,追平此前袭击日本的21号台风“飞燕”的强度,并保持此巅峰强度已超过66小时。

9月15日凌晨,家住广东省珠海市的赵悦然看见,天空上每隔几分钟就有道大闪电,她感到害怕。上次大台风是2015年“天鸽”登陆的时候,珠海市全城停水、停电,怀孕的赵悦然热到整夜睡不着觉,对肚子里的宝宝念叨着:“妈妈好辛苦”,想着,宝宝快点出来就好了。这一次,赵悦然想把宝宝塞回肚子里,好好地保护他。

广东省的市民们如临大敌,开始囤粮躲在家中。江门市蓬江区市民李小姐晚上9点去超市买方便面和饺子,发现“人头攒动”,包括方便面在内的速食品基本都被买走。在湛江市,许多市民在朋友圈直播抢空超市的各种视频。“晚上,全城的人都到超市了,大长队排得见不到头。”市民吴英感慨。

按照人们14日的预测,“山竹”应进入南海,从海南和粤西登陆,湛江是预计的登陆地。湛江园林局的工作人员在这个周末加班对街道上的树木进行了加固,还关闭了所有公园。

“山竹”登陆时刻卫星云图。 来源:中国气象局

为了防备“台风把玻璃吹掉,把人吸出去”,小璇从周五下午就开始为迎战“山竹”做准备。这个从事保险行业的女孩,比其他人更了解台风可能造成的损失,她每天都在关注着“山竹”的一举一动。

中国气象局介绍,玻璃中间部分较为脆弱,所以在玻璃窗贴上交叉的胶带,可以增加玻璃的韧度,降低玻璃振动的频率。这不但可以对抗较大的风压,也可以防止玻璃破裂时四溅伤人。

她买了六大卷黄色胶带,按照网上的教程,在玻璃窗上贴出最牢固的米字形,为了在玻璃遭受狂风打击时提供一些支撑力,她还往窗缝里塞了棉花和布条。

在台风可能影响的多地,胶布脱销,胶布的替代品保鲜膜和五金店的玻璃贴,也销量大涨。

赵悦然的父亲在珠海的郊区承包了一片鱼塘,5天前,赵悦然就开始劝他来珠海,一家人守在一起。父亲不肯走,其他鱼塘的塘主都留下来了,如果离开鱼塘,台风“山竹”导致停电,鱼就会缺氧死亡,这一年就算白干了。

9月15日中午,华润集团建筑工地上,各项目组分头开了动员大会,要求工人们把工地上可能被风掀翻的材料加固,平时住的彩钢板宿舍晚上不能留人,直到台风结束,才能返回。

他们把工人们搬到了深圳湾体育中心避难。工地还临时创建了“台风应急项目群”,所有项目组在群里签到。签到数字显示,到体育中心避难的工人们有1700多人。工地为工人们准备了矿泉水、面包、方便面等物资,堆放在场地的角落里。 

9月15日晚上,深圳湾体育中心灯火通明,上下两层、3000多平米的羽毛球馆内,光滑而坚硬的地板上,有人铺着凉席,有人裹着床单,还有人直接躺在地上,密密麻麻躺满了人,呼噜声从四面八方传来。他们大部分趿着拖鞋、打着赤膊,露出黝黑的上身。醒着的人则三五一组打扑克、低声聊天、谈笑自如,似乎今年的第22号台风与他们无关。

9月16日凌晨,深圳湾体育中心羽毛球馆,1700余名工人聚集于此躲避台风“山竹”。新京报记者 苏晓明 摄

“他们都习惯了,平时中午也是随便一躺就能睡着。”机电工赵建飞没有睡,他被公司安排了值班任务,有突发状况须随时报告。他不时刷着手机,关注着“山竹”的相关信息:它将以强台风或超强台风的强度于9月16日下午到夜间,在广东到海南一带沿海登陆,台风中心经过海域风力达15-17级,称得上今年迄今为止的全球“风王”。他手机直播页面上不断转动的台风眼漩涡,正一步步从海洋向陆地逼近。

当晚,体育中心内馆中,台湾女歌手徐佳莹正在开个人演唱会。站在羽毛球馆二层,隔着厚厚的玻璃可以俯瞰现场,虽然听不清声音,但工人们还是围了好几圈,踮着脚向里张望,王鑫和赵建飞一直坚持到最后,听完了一场无声的演唱会。

道路封闭,停运停航

16日凌晨零点,赵悦然看见了珠海交警发的公告,从家里去父亲鱼塘的路封了,父女俩就此被隔开。

16日上午,持续向西北挺进的“山竹”,把广东省深圳、汕尾、阳江、江门等城市笼罩进了它的势力范围。广东省公安厅、省交通运输厅发布公告,受今年第22号台风“山竹”影响,全省18个地市高速公路今天中午12时起封闭。

9月16日上午9点10分左右,广州火车站发布部分列车停运通知。实习生齐鑫 摄

深圳开始狂风大作。住在深圳的李偲发微博问,“确定山竹还没登陆吗?”“窗户吹的咚咚咚响,外面车上的警报器响着就没停过”,另一位深圳住户吴曦早晨去超市买东西,看到两辆电瓶车被台风掀翻,好几棵树已经吹倒了。罗晓恬打算开窗户拍视频,突然发现,外面几乎一片漆黑,“旁边在装修的铁皮房被吹的嘎嘎响,现在还不算太大风呢…可是有一种世界末日的感觉!”

刘晓宁母亲叮嘱她“千万不要回去”,事实上她也回不去,16号和17号从福州到深圳的高铁已经全部停运了。广东省气象局消息,由于受到台风山竹的影响,目前广州铁路、深圳航空、珠海和湛江港口等已发出停运停航通知。

北京市首都国际机场前往广州的大部分航班已取消。9月16日6点30分由北京飞往广州的CZ3166是为数不多的未被取消的航班。5点,首都国际机场T2航站楼,45号登机口已坐满了人。

广州中医药大学顺德医院危重科的医生齐越和刘海平说,下飞机后,他们会直接拎着行李回医院待命。台风来时,他们总会接诊几个伤亡的病人,何况是“山竹”世纪台风,更不敢小觑。

2127公里外的广州白云国际机场,12:15后前往各地的航班已全部取消。

14时46分,广州海珠区双塔路往北方向,成排树木被台风吹断。

下午2点10分,台山警方接到消息:一名2岁幼儿高烧40度,需要立即到医院救治,但“山竹”导致道路被堵,无法通行,请求民警救助。上川边防派出所民警立即出警。

台风已将路边两侧树木刮倒,民警用电锯将树干锯断,清理路面。没过多久,电锯出现故障,救援民警只好徒手搬开树木,将缠绕在一起的树木一步步解开。为了护送120急救车前行,遇上倾倒树木阻拦,民警用手举着树枝确保车辆通行。

在台山公安发布的直播中可以看到,前进的路越来越危险,狂风和降雨一直在持续,海水已经和路面齐平。随后,路面被倒塌的树木全部截断,海水漫上路面,短时间内无法清理路面让车辆继续前行,民警只能放弃警车,跑步前进。

9点10分,广州火车站进站口开始关闭,穿着白色制服的工作人员从车站出来准备下班,大牌子上,除了一辆十分钟以后就要开车的K356次列车以外,其余全部显示“因故停运”。人潮涌入售票处,退票、改签。

9月16日9时30分左右广州火车站售票大厅里,滞留旅客等待退换火车票。齐鑫摄

坐在地上的人们,有的在打游戏、刷手机、打电话,但大多数都在仰头望着红色的大屏幕。在广东这个流动人口集中的省份,五湖四海的打工者被“山竹”挡在了广州火车站。

刚从河南抵达广州的李先生,今天早晨下了火车,正准备转乘到江门的时候,遇上了火车停运。“我们本来想着,反正四个小时就到江门了,山竹下午才到,肯定能在台风前到江门了。”从东莞来的王女士在广州中转,本来打算回到汉中的老家,“我们正是为了避开之后的中秋节人流,才趁早买票回家,结果现在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去。”

▲2018年9月16日,广东深圳,超强台风“山竹”即将来袭,民众出行受阻。 图视觉中国

坐在火车站地上的,还有非洲和印巴的面孔。23岁的巴基斯坦学生Muhammad Hussain,两天前来到广州,这是他第一次来到中国。Muhammad在自己的国家没有遇到过台风,甚至他说:“这是我第一次听说台风这个词。”

11时,售票处开始循环播放:“本站今日所有车票已全部售完”。11时10分,车站再次广播:“持有停运列车的旅客,请不要排在改签窗口,请全部办理退票。”

被问及何时恢复正常的时候,火车站工作人员答复:“我们不知道,你要问山竹。”

避难所

9月16日中午在深圳,东门步行街附近,街道空无一人,风力强劲,摆放在道路边的垃圾桶被吹出几十米,路灯上悬挂的广告牌也不断被吹散坠落。深圳沿海的盐田港附近大百汇楼顶的监控拍摄到的现场显示,海水随风不断冲上港口码头的路面。

11时,山竹”继续以每小时30公里左右的速度向西偏北方向移动,中央气象台预计,将于16日傍晚前后在广东台山到阳江一带沿海登陆。

深圳市气象台全市发布暴雨红色预警,全市进入暴雨紧急防御状态。过去3小时,深圳已出现局地大暴雨。中午12时,盐田港附近大梅沙喜来登酒店,海水漫过路面,冲破酒店一层玻璃门窗漫进酒店大厅,大厅内的桌椅被冲散。

深圳福田区的陈先生说:“我附近的朋友住22楼,说整个楼都在晃,他跑到六楼去避难了。”除了满耳都是风声外,他家里的各种水管都开始响。

华润集团建筑工地上的工人依旧躲避在深圳湾体育中心。

在广州市,位于最南端的南沙区是受“山竹”影响最早的区域。占地17531平米的南沙体育馆,也成了千余名农民工的临时避难所。

13时许,南沙已出现11级大风。几名农民工负着手,面带愁容,站在玻璃门边。门外风雨正盛,树弯得直不起身来,折断的枝干和零散的树叶落满一地,又被风卷起。雨点大而密集,斜打在玻璃门上,沙沙作响。

进门是少儿馆,风能贯进来,只有稀稀拉拉几个人靠墙半躺着玩手机。他们身后的墙上挂满了孩子们的画,画上的向日葵和玫瑰骄傲地开着。

场馆内,篮球场的位置密密麻麻铺着几百张凉席,几乎无处下脚。此外,最拥挤的地方是饮水机和充电处。人们拿着杯装泡面、水壶,挤在五台饮水机前,等着补充能量。充电处也站满了人,数十个充电宝、手机和数据线缠绕在一起。

▲9月16日,广州市南沙体育馆内,千余名农民工临时避难。 新京报记者 周小琪 摄影

手机成了人们普遍的消遣,除了王小云。王小云认真地绣着十字绣,上面写着“家和万事兴”五个大字,四周嵌了粉的、蓝的、黄的牡丹花。

今年4月,年近30的王小云和老公坐了三个多小时的高铁,从贵州老家来广东打工,干的是墙面挂网的活儿。这是她头一次碰上台风,也是头一回来体育馆避难。昨天傍晚刚下班,公司的大巴就把她和同事拉了过来,她没来得及收拾行李,只带了这幅十字绣。晚上睡觉时,只能用方便面纸箱勉强垫一垫。

同样来自贵州的建筑工田世强已经在广东生活了十几年,有着丰富的“避难”经验。一听说“山竹”要来时,他就卷好了铺盖,时刻准备着。“住这里总比住板房好,公司也提供了食物,不用担心”。

午后,位于广州室荔湾区中山七路51号富邦中心首层的全家便利店,在玻璃门上贴出了“暂停营业”的通知。但此时,站在门外的男顾客已经第三次叩响玻璃门,一阵大风袭来,树叶和雨摇晃,站在门口的人被吹得龇牙咧嘴。

店主李述上前解开玻璃门的锁扣。“赶紧进来吧。”陆陆续续进来的客人们的足迹,在门口汇聚成一小滩水印。

将近下午3时,这家便利店仍未能实现“打烊”,它成了路人们的“避难所”。

全家便利店门口,贴着“请关门”与“暂停营业”两张纸条的玻璃门。 新京报记者刘壹昭 摄

刘刚驾驶的38路公交车在广州市荔湾区西门口公交车站缓缓靠边后,两个在寒风中哆嗦的乘客,此刻像抓住了救命稻草,钻进了38路公交车的车门。

“你看,往右边一点,好大一棵倒咯。”在刘刚的视野的右边,一颗粗大的树倒在了路边,正压在一旁的电线杆上。一旁的几辆警车闪烁着警灯拦截住道路,以免其他车辆通过。

38路公交车在流花公园站停了,蹦上来另一个哆嗦的男乘客,仿佛旧识一般,一上车,这位乘客就用粤语与刘刚寒暄起来。刘刚向不懂粤语的旁人解释:“他说这儿挺冷的,谢谢我停车。”

台风过境

台山民警终于赶在“山竹”到来之前,将2岁高烧幼儿送达医院。在视频中,家人怀中的粉衣小女孩正在治疗,精神状态良好。

17时,“山竹”终于来了。在广东省江门市台山沿海登陆,登陆时中心附近最大风力14级(45米/秒,相当于162公里/小时),中心最低气压955百帕。

有现场视频显示,高楼层的居民躲进了地下车库里。窗外,手臂粗的树木在风中飘摇,叶子撒落在地上,能听见明显的风声。江门市中心部分地区已有停电,水浸现象。

“山竹”到达后,平日熙熙攘攘的广州地铁一号线车厢,变得十分空旷,整节车厢仅有一名乘客。街道上,行人匆匆,偶尔有空驶的出租车经过。一辆出租车的前车轮与被吹到路中央的树枝缠到了一起。在工程抢修人员的帮助下,出租车终于继续行驶。

天河区岗顶附近,不到一百米的人行道上,有三棵大树横躺在路面,其中还有一棵被连根拔起,树根卷起了一旁的共享单车。大风突然刮起来的时候,树枝、塑料泡沫等物便会纷纷砸到地上。

9月16日19时许,记者在广州天河区岗顶附近看到大树倒塌堵塞人行道。 实习生齐鑫 摄

不过,广州人依然不忘美食。越秀区的老广州人特意赶到榴莲店买榴莲;惠福西路老李夫妇的水果摊也常有人光临;西门口的一点点奶茶店“坚持”到了下午2点左右,才关门;直到夜幕降临,街上的7-11、全家、杨国福麻辣烫、上海包子等多家商铺,依然没有打烊。

20时,第22号台风“山竹”的中心附近最大风力已降低至13级,广东省防总指挥把防风I级应急响应降为Ⅱ级。据央视新闻称,“山竹”台风在广东已导致两人死亡。

今晚,“山竹”将继续向西偏北方向移动,穿过广东西部阳江和茂名市,于17日凌晨前后移出广东省,到达广西南部。

(应采访者要求,均为化名)

你身边有人经历了“山竹”过境吗?

“春蕾爷爷”被劝离校风波

云南传销“反杀”案:致命相遇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8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