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化
手机搜狐
SOHU.COM

那些被贬为“剩女”的人,后来怎么样了?

我有一位未婚女性朋友,每年到这时抢到回家的火车票,就焦虑得像一只炸毛的鸟。

为了积极响应一年一度的民间节庆习俗“舌战群戚”,今年她抛出了一个深奥的哲学问题:人为什么要结婚——

“以前男人找女人是传宗接代,现在女人找男人呢?也只剩下,传宗接代了”

仔细想想,社会开放和经济独立使女性的自我意识增强,促使女性在婚恋关系中对另一半的需求项精减,是人们越来越追求高质量婚姻的另一种体现,所以我朋友说的也算话糙理不糙吧,但听来就是刺耳,被我这样公开写出来,一定会因为失之片面,引来骂声一片。

但我想说一句,她客观地陈述社会乱象,触怒了男性的自尊心,那么以她为例的这一代未婚(晚婚、不婚)女性,被“剩女”两字污名化十余年,谁又还其过公道?

展开剩余95%

百度百科"剩女"词条的截屏

2007年教育部发布的《中国语言生活状况报告(2006)》中,“剩女”成为171个汉语新词语之一,也客观反应出当时社会对大龄未婚女青年的认知。

你可知道曾经被贬为“剩女”的人,后来怎么样了吗?

她们在不甘心中奋斗,她们花了十余年时间终于堵上了愚民的嘴巴,只为证明自己足够优秀,而不是“被剩下”的,同时却坐实了“剩下”的事实。

时隔11年,这个词汇几乎消声觅迹,也许有人会说是社会认知在进步,人们不再用这种带有贬义色彩的词汇,边缘化大龄仍保持单身的女性,而这11年来网络流行语的更迭,令我并不认同“剩女”一词的遇冷,是社会学会对女性的尊重。

希腊神话里宙斯让孙子佩琉斯去娶海神女儿忒提斯;格林童话里王子公主总是恨嫁不得,评书里英雄好汉经常被绣球抛中,闺中小女偏爱比武招亲。

纵观中西方从古至今,适婚年纪求偶本是人之常情,到了文明的现代,女人求嫁未嫁反倒被贬为“剩”。

在我看来,一个成年女人的婚姻状态,是“剩”,是“胜”,还是“圣”,关乎她个人的婚姻观,与任何其他人无关,之所以用“剩”来矮化大龄未婚女性,无外乎两种心理。

第一种是“男权至上”的遗风,是和我国几千年"男尊女卑"封建思想影响分不开的。

男耕女织的普遍生活方式,造就了第一批大男子主义者:男人是家庭和社会的主体,在当时的生产力水平下,造物主赋给男人的力量是社会前进的充分必要条件,因此妻子无奈下必须遵从丈夫,逐渐形成“三从四德”的中国古代习俗,对人思想的影响直至今日。

这里说的男权至上的遗风不单特指男性,包括从小受男权思想教育而大的少数女性,驱动了舆论对当时适婚年龄未嫁女性形象的矮化。

另一种是“酸葡萄心理”作祟,合理化防御机制的的一种表现,是指看到别人有的东西,但自己没有,心理很不舒服、失落。为了弥补自己的心理落差,就认为这个东西是不好的,对于不好的东西,想拥有的欲望也就没那么强,以此来让自己心理平衡。

这种心理驱动,表现在舆论风向对“剩女”一词的解读,从年纪标准,走向高材、优秀、能干,甚至不惜用“太挑剔”来妖魔化适婚年纪的未婚女性。

百度百科"剩女"词条的截屏

百度百科至今这样解释“剩女”词条:

比她们年纪大的女人,孩子都上小学了;比她们年纪小的也在挑三拣四之后高高兴兴地嫁人了;比她们聪明的没她们漂亮;比她们漂亮的没她们聪明——可偏偏被剩下的就是她们。

为什么要用“剩下”,她们是被谁“剩下”的?

到了适婚年纪,却不用依靠男性求生存,至少她们没被生活剩下。挑挑拣拣人之常情,虚怀若谷绝不将就,说明她们没被爱情剩下。结婚生子不是女人必经之路,用开放的态度拥抱婚姻,明显她们没被礼教剩下。

现在回头想想,她们明明是在“奔”,却被思想迂腐者烙上一个“剩”字,也因当时女性群体的觉醒不够彻底,为了反驳那个“剩”字,女权前赴后继斗争了十余年,赢在这个字上,也输在这个字上。

随着这一代独生子女适婚年纪的到来,独生男孩们在社会高呼“剩女”的时代,已经历了相亲狂潮,也是从小在男权思想教育长大的他们优越感爆棚地择偶,才促成当年“剩女”一说的走红。男权至上的思想作用下,对女性的不尊重,淋漓尽致的体现出来。

慢慢的,大男子主义到了这个时代也掺杂了些许杂质,人们改口调侃他们“直男癌”,而这里是必须要区分大男子主义与直男癌的区别,知乎大神这样解释道:

大男子主义:基于自己的男性身份,强制赋予自己某种义务。

直男癌:基于自己的男性身份,强制赋予自己某种权利。

也就是说,男权社会,看似女人没有地位,但凡严守三从四德,依然受到大男子主义的照顾和尊重。

不禁让我想起国外人提倡的“Lady First” (女士优先),比如男士帮女士拎箱子,是希望下一次她一个人拎着大箱子的时候,也会有另一位男士帮她拎,推己及人。这是道德的一个很高层面的对自己的一种要求,很了不起。

反过来“直男癌”体现在处处利己、斤斤计较,普遍的思路是:正因为男女平等,凭什么要求男人更多照顾女人?

因而可以这样理解,中国几千年的封建礼教只教化出大男子主义,反倒是将大男人对女性的义务利己私用,是真正患上了“直男癌”。

人们不禁要问,“直男癌”的寄主会是怎么样的男人?

由金星主持的节目《中国式相亲》传递的婚恋价值观曾一度引发社会热议

走过“讨伐”剩女的时代,依然保持未婚的独生子女一代,又迎来在相亲节目上展现真我,带着爸妈去相亲的节目中,几位男嘉宾家人发表了“要找会干活的媳妇”、“不娶手凉的媳妇”等,引起舆论对婚恋观念的大讨论,有的网友觉得这个节目确实反映出了中国式相亲里的现状,而我们从这个变种的相亲节目里看到的“妈宝男”浪潮一浪高过一浪,这是姿态太高、眼界太高、优越感爆棚的独生子女的男性及其母亲的真人秀,同时过度呵护下长成的巨婴也着实被“剩下”的事实打击到了。

剩下怎么办?别忘了他们是因为优越感爆棚、姿态、眼界、家底“三高”,才谁也看不中,母亲自然要护犊子,继续呵护儿子的玻璃心,一代“妈宝男”终于成年于世。

“剩男”的生母母性强烈,不忍剪掉脐带,导致成年儿子从思想和心理上未曾脱离母体,这类男性即使在事业上能力超群,依然没有完成人格的独立和思想的成熟。

“剩女”发奋证明自己优秀过人,习得一身独立自强的武艺,自然是不乐意当“妈宝男”吃力不讨好的“后妈”。

照理说,剩下的本该配对,但婚恋价值观的巨大差异导致“剩男剩女”不共戴天。

在“妈宝男”当道的世道下,女权又发生着怎么样的悄然改变呢?

狂热粉丝杨丽娟与偶像刘德华见面父亲“帮助”女儿实现心愿跳海自杀

当年轰动全国的杨丽娟是疯狂女粉丝追求男星的典型代表,令人惋惜的是她的认知偏差引发了悲剧,但与此同时,追星的热度再度被推至公众视野,喜欢偶像没有错,尤其是女性,在一代“剩女”维权的不懈努力下,逐渐推翻传统思想对女性形象繁文缛节的束缚,越来越有主导权、话语权,经历着思想与行为的双重解禁。

以70后、80后为代表的独生子女的女性,当她们还是追星族主体的时候,从小在男权当道下成长,择偶观自然受其影响,所以找一个可以被依靠、像父亲(父辈)一样照顾自己、照顾家的中流砥柱,无疑成了大部分70、80后女性的首选。看看她们崇拜的明星,刘德华、张学友,后来的吴秀波、陈道明、张涵予,一直到霍建华、靳东、胡歌等人,谢幕了偶像大叔控的时代。

当这一代女性在陆续完婚后,他们已不是粉丝经济主要群体了,年纪前移化,也就是更年轻的90后、95后。他们本身出生在衣食无忧的和平年代,又成长在中国思想开放、言论自由的好时代,男权至上的思想对他们成长造成的影响明显疲软,更多的是崇尚自主、自由、自我。

90后、95后所推崇的价值观,映射在他们的追星方式上。2012年,中国电视真人秀节目终于被推向了真正意义上的“繁荣”,到2014年达到“鼎盛”,成为具有普遍意义的社会文化现象。

也有人忧虑,“真人秀”节目走红屏幕,仅是在满足人们的窥私欲,但负面的声音很快被盖了下去,因为对粉丝而言,能成功拉近与原本高不可攀偶像的距离,对于明星来说,也是变现的粉丝经济。

随着明星主动卸下光环,以俗人的一面示人,人们也从猎奇到不再好奇,心底的贪欲撑起了粉丝想象力的无边无界,他们尝试称呼“国民老公”、“国民公公”,首先是用“国民”两字,拉上13亿中国人陪衬自己都觉得抹不开脸的妄言,之后是部分当红明星私生活被频频爆出,女粉丝们发现自己与明星之间只隔着一个网红,多少女生为了睡到爱豆(英语idol的音译,意为偶像),先躺上了冰冷的手术台?

Mc HotDog在台湾综艺节目中的玩笑,不知是娱乐圈多少人内心的写照

那些“炮王”男明星丑闻满天,年轻一代的女粉丝不为耻反为荣,在互联网上交流起如何睡到自己的爱豆,由此“睡爱豆”从口头上放肆调侃,成了有根有据可以实现的做法,从前只出现在男性言语里的不堪之词“把谁睡了”,反倒被少数年轻女粉丝拿来满足追星的虚荣心。

不得不提,这里的“睡爱豆”,单单令人想到女粉丝与男偶像之间的行为,因为反过来就会令人联想出一副污秽的情形,“睡爱豆”最终成了女粉丝被默许的“专权”,即使是打打嘴炮、说说过瘾,也符合性压抑的中国人躁动的内心,所以没有人站出来喊停,娱乐圈化身发酵的温床。

再看现代社会,世俗对传统婚姻制度合理性的推敲,”炮友关系”逐渐从地下浮出水面。一开始是负面的,完全受到道德压制,慢慢敌不过人性和人权,毕竟传统婚姻模式确实与人性存在紧张关系,“约炮”一词慢慢走向平淡如水的中性词。

也罢,社会上越来越多的男女主动选择,或被动“剩下”,他们有权在获得婚姻关系许可以前,行使身为人的权利。

我们尚未经历过真正意义上的“男女平等”,人们用性解放的思潮诠释自己脑海中理解的“男女平等”。是,又不是,模糊地、不确定地朝前走着。

除了迟迟未嫁的“剩女”依然在于男权思想的遗风做抗争,已获得人生的60后女性、获得事业的70后女性、获得家庭的80后女性,在男权思想的教育下早做了符合男权社会的选择:在年纪尚轻之时,前赴后继跳入婚姻,又在复刻父母一辈男权至上的婚姻模式下四散奔逃,抑或是厮守空巢。

张爱玲说的红玫瑰与白玫瑰,便是想得到的得到了人就会空虚、厌倦,而对年轻肉体和有趣灵魂的渴望、对权力在手掌控一切的渴望、对男性崇拜与诚服女权的渴望,是她们终其一生沉溺的幻想,她们形成了庞大的“中国腐女”群体,和原产地日本不同的是,极具上下五千年的文化习俗对女性思想的浸透。

“中国腐女”是一群什么人,为什么会这么痴迷?

著名的性学家李银河接受新浪娱乐对话时就提出,除了中国式家庭教育、中国女性性压抑和性解放、爱美之心之外,女孩的嫉妒心理也是“腐女”这个群体形成重要原因,而她所提提及的防御机制更是腐女心理的典型占比:

大多数腐女都来自于比较严谨的家庭,严于男女之大防。在中国女孩喜欢性就会受到负面的评价,比如不是好女孩、淫荡之类的差评。腐女将视线转向男同性恋可以避免得到过多的指责,因为男同性恋是离异性恋女孩距离最远的一种关系,在男同性恋的世界里没有女孩,腐女可以作为一种旁观者的姿态来看待,这也是一种防御外界指责,保护自己的心理。

同期,粉丝经济的主要群体在低龄化,对同龄异性的吸引,令那些年轻的男孩偶像迎来了事业的春天。“小鲜肉”最早是2014年中国粉丝对韩国男性明星的称呼,后泛指年轻、帅气的男性,年龄在18-30岁之间的性格纯良,感情经历单纯,没有太多的情感经验,并且长相俊俏的男人,对低龄化粉丝异性相吸。

而原本只存在于BL作品(Boys’ Love 的缩写,译为“男孩子间的爱”)里的人物,由一位位活生生的小鲜肉偶像,来具象化了“中国腐女”们的想象,甚至这种口味从娱乐圈照进了现实生活,最终形成各年龄阶层女性都钟情“小鲜肉”的婚恋价值观形态。

“剩女”所带头的女权抗争,在持续十余年后终于有所成效,社会摘除了对女性的刻板印象,那些以前以为只有男人能胜任的事,女性也不甘示弱地平起平坐。“剩女”一词连同它的贬义色彩被逐渐遗忘,人们用独立女性来形容这一代新蜕变出的女权嫩芽。

也是与此同时,社会的混沌,男性女性社会职能被逐渐模糊,影响着正在成长的一代人,他们从小被照顾与呵护,也被教育“强者就该保护弱者”,恰恰是没人站出来告诉他们什么叫真正的“男女平等”,导致年轻的男女都争夺起“弱者”一席。

知乎上对“小奶狗”男友的讨论参与者、关注者越来越多

如果说几年前坊间流行起的“小狼狗”男友,还是男权社会下向女性示弱从而获得好处的男性,尚有一丝自尊心作祟,那么2017年年末现身于网络的“小奶狗”男友就是女权崛起下长大、男子主义思想沦丧的一代男青年,他们通过向女性示弱轻易获得好处,并以此为傲,互为推崇。他们通常长成于母亲强势的家庭,是尚未催熟的妈宝男,抑或是从小缺爱,投射在择偶标准里。

总之“小奶狗”男友形成于年轻的偶像人见人爱的阶段,是中国腐女心理够得到的“小鲜肉”,他们的腐和萌女权至上择偶具象的依托,正激发了女性母性泛滥,以及女性空缺千年的“强者照顾弱者”带来的成就感。

国家中国民政部的数据显示,我国现代未婚女性大龄化、大量化,不得不让人承认,婚姻对现代女性的诸多功能性在逐个消亡。

物质靠自己,精神独立思想,爱情凌驾于婚姻之上,剩下的生育需求俨然成为她们考虑是否需要婚姻的决定因素,如同男权时代对女性的需求,历史在惊人地重演,充满了讽刺。

独立后才明白,“自由”的另一种解释,是无依无靠、不问西东。但等你具备这种能力,跟谁结婚又有什么分别?连结不结婚都没有关系。

也因为这样,“小奶狗”男友符合当下的独立女性的口味,在婚恋关系中什么都不求人,正因太过独立所以缺爱,遭遇示弱导致母爱过剩。

一开始被人拿来嘲讽“中年少女”无可救药的意淫幻想,后来也被部分当局者出于自嘲自虐的意味,干脆从被动换位主动,自己也称自己为“中年少女”,于是,这个词就渐渐固定下来,实锤“中年少女”与“小奶狗”男友之间达成了一致的婚恋观。

微博上网友纷纷晒出自家“小奶狗”男友这种秀恩爱方式在悄然流行

听,那一声娇喘的“小姐姐”,是幼龄“妈宝”主动弃权身为男性应尽的义务、纯享受身为弱者的特权,而迈出的第一步。

于此同时,由大男子主义演变成的直男癌——大龄“妈宝”,也在寻找“后妈”的征途上屡遭挫败,见女权崛起的社会风气,便放低了些许姿态,依照“强者应当照顾”的千年古训来要求“剩女”多些担当。

可是在社会上处久的人都明白,自尊心分明就是面皮薄、意志弱、受不起挫折、经不起摔打的代名词。偏偏大龄“妈宝男”非要照搬生母对自己的无私:一方面对女方有多担待的要求,另一方面又要她们护着自己娇贵的自尊心。

也有一些独立的未婚女性拒绝这么做,她们依然信奉男权社会下男女社会职能的划分,宁可单着,也绝不将就。

她们是曾经被贬为“剩女”这一代,从小接受的家庭教育、学校教育、社会教育都受男权当道的思想熏陶,却在适婚年纪扛起男弱女强的世道大旗,要杀出的是一条男女真正实现平等的血路。

无论男人能干的事女人也能干,还是男女社会角色互换,或者像一些激进的女权主义者效仿男性站着撒尿、穿着象征男性的服饰打扮,这统统都两性之间的较量,是计较。在我看来,男女要实现平等,一定要找到两性社会职责的平衡点,并不是分毫不让地算出公正的平均分。

“男女平等”是一种高尚道德的境界,我对其的解读,涵盖了以下三方面:

一、各司其职,精益求精

二、扛得起社会角色的义务,也享受得到相对应的权益

三、懂尊重,并自重

只有极少数完成精神层面撕裂与重建的独立女性,熬过了“剩女”的时代,渡过了相亲浪潮,经过男性示弱的考验,是她们改写了中国千年男权史,令我们迎来了女权的崛起,但这“女权”一定不是最终实现两性平等的一方女权,如同男权也经历过鼎盛、辉煌、低靡、阵痛,但我相信女权的千锤百炼不必再用上千年。

男权已逝,女权当道,距离男女平等还会远吗?

又是一年催婚季,你看那些未婚的“剩女”还在等,等的兴许不是一位如意郎君,而是一个真正洗去自己“剩女”污名化的时代。

-END-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8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