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化
手机搜狐
SOHU.COM

当代中国嗅蜜史:别和我聊骚,请与我约炮

讲真,如今处处都是social的社会,最招人烦的就是“强行社交”。

路sir才刚被滴滴的“顺风车社交”恶心完,万万没想到,某些居心叵测的APP还想更进一步,准备直接把你送到陌生人的床边。

近日,一款名叫“睡睡”的APP悄然上线,主打酒店床位共享。APP内明目张胆写着“开好大床等你”“女士一元即可拼房”等准色情字眼。

这不是公然给约炮搭产业链的节奏吗?

露骨的开屏宣传语 - 睡睡APP

事实上,类似的拼房APP、小程序在今年初早已冒头。即便微信平台、应用商店屡屡出手整治、封禁,也无法熄灭这团邪火。

回想近十年涌现的各类平台,从交友网站到社交软件,从搭顺风车到共享酒店,路sir算是看明白了,这活脱脱就是一部互联网约炮史嘛。

所谓陌生人社交,脱下层层外衣之后,露出来的都是黄的。

陌陌 探探 摇一摇

随时随地约会陌生人

过了芜杂原始的PC论坛时代,中国的陌生人社交开始集中在QQ聊天进行。

1998年,广州网吧,人们热衷于在QQ上通过性别、城市、年龄、有无摄像头等预设条件,寻找并添加陌生人聊天。

隔着屏幕,大家只能看到“复古风”的系统头像、现在看来十分羞耻的昵称(“雁过留痕”、“轻舞飞扬”等),以及毫无辨识度的QQ数字账号而已。

回想那时,大家都羞涩腼腆,为了见对方一面,浑身解数进行尬聊。好不容易鼓起勇气约出来,却发现十有八九是“青蛙”或“恐龙”。

当年,微笑表情还没有今天的嘲讽意味 - 2003年的QQ界面

直到2011年,被打上“约炮”标签的APP——“陌陌”诞生后,局面开始发生改变。

在“陌陌”上,人们能通过实时距离认识附近的人,根据兴趣爱好筛选交友对象。最重要的是,不必再费尽心思拐弯抹角套照片,反而一打开就有大把自拍给你看。

是不是你的菜,一目了然,别提有多高效了。网友们就此迎来了一个全新的“约炮”时代。

2016年,陌陌推出网页版,用户可在电脑端观看直播 - baofengjihuo.com

“陌陌”目前拥有超过3亿用户,其中男女比例为4:1。2018年初,“陌陌”与“探探”合并,主打白领女性路线的“探探”,正好弥补了“陌陌”缺乏女性用户的短板。

女性在“陌陌”上可以继续“翻牌子”,男性则有了更多约的机会。

陌生人社交的目的性变得更加明确,在讲求效率的时代,网恋太费时间,不如一步到位,直捣本垒,一夜之后相忘于江湖。

陌陌与探探 - sohu.com

“陌陌”等平台抓住了寂寞男女的需求,不断研发新功能(比如摇一摇和短视频等),直观性和便利性不断催化“约”的欲望。

所有陌生人社交的工具都被贴上了“约炮”的标签,网上开始流传这样的话,也不知道有没有品牌公关的功劳——

“寂寞了想约?上陌陌呗。”

珍爱 百合 世纪佳缘

结婚那么渺茫

不如先来一发再说

人们依靠社交软件交友,基本是零成本。你要是想在婚恋网站上和喜欢的人搭上话?抱歉!余额不足,请先购买会员。

内地一二三线城市庞大的单身群体,怀揣着脱单的淳朴梦想而来,为各大相亲网站贡献了千万级会员。

早期相亲网站女多男少,女性平均素质较高。有豪掷万金的优质剩女,也有母胎solo的清纯姑娘,吸引了不少男士接踵而至。

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以相亲为借口的一夜情故事也开始出现。

相关新闻

曾有不少大龄单身女青年吐槽,那些在婚恋网站上好不容易看对眼的结婚对象,要么“见光死”,要么就是奔着约炮而来的大尾巴狼。

不过话说回来,通过婚恋平台约炮的终究是少数。毕竟动辄大几千的会员费摆在那,这可不是谁都能迈过去的门槛。

换句话说,给了钱的主儿,都是铁了心下血本也要找对(pao)象(you)的。

大家都在找人“鼓掌”,可惜不是为了爱情 - 《明星大侦探》

难怪圈内流行着一句话:只有屌丝和木耳才会在“陌陌”约,想钓到高素质的美女,还得在相亲网办个会员。

豆瓣 知乎 凹凸吧

文艺的心,色狼的胆

为约而约,大多数姑娘并不买账。于是豺狼们披上文艺的羊皮,将魔爪伸向了兴趣社区。

这其中,有主打以兴趣和性格匹配的“心跳”“猜么”“相投”等交友App,连“撩”的话题都帮你找好了。

而豆瓣、知乎、B站和网易云音乐等主流兴趣社区,用户量庞大、自带话题且活跃度高,撩起来就更是得心应手了。

网易云音乐的“附近”功能,让人们能轻易找到志同道合者“一起听歌”

凭借相同的偶像、相似的生活品味和态度,就能约(钓)到志同道合的一个人甚至一群人。万一凭借“才华”成了一方KOL,有的是排着队等你睡的果儿。

读书听歌看电影,谁没有文艺的心?从线上聊到床上,就看你有没有色狼的胆。

有网友放出豪言:“如果没有在豆瓣上约到过炮,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文艺青年。”

大家还记得月亮小组吗?既然是文艺青年,总得有一片赛后报告的自留地。

“果儿”出自老北京黑话,意为“女孩子”,后来衍生出另一含义:“为音乐痴狂且与乐手发生关系的女子”。早期豆瓣上的月亮小组上有许多粉丝与乐手的爱恨故事。

不得不提的,还有昙花一现的“凹凸吧”。

凹凸,顾名思义玲珑浮凸,导向令人生疑。操作更是相当之骚,用户可以通过出价的方式发布任务,让TA陪你聊天吃饭看电影,用户也可以自行出售技能或闲置时间。

这不明摆着拉皮条吗?难不成还有人会在这里出钱叫你做个logo?

在“凹凸吧”上,人们可以使劲骚,因为它还有一个操作功能叫“阅后即焚”,没有后顾之忧。

顺风车

半私密的社交空间好sexy?

老实说,如今人们已经对“约炮”二字见怪不怪了。只是,约炮的风气一旦蔓延到日常生活中,甚至引发性侵案,这就十分可怕了。

比如早前乐清女孩乘坐“滴滴顺风车”被奸杀的恶性事件,就彻底揭露了顺风车里暗藏的社交风险。据不完全统计,在过去四年里,涉及滴滴司机性侵、性骚扰事件至少有50宗,且被害人都是女性。

本来只是陌生人一起搭个便车,为什么会导致这么多性骚扰事件?

归根结底,还是“滴滴”刻意放大了“顺风车”的社交属性,为原本只有一面之缘的司机、乘客提供交友便利,还以此作为卖点。

出事后被免职的“滴滴”高管黄洁莉,曾在受访时提到:“滴滴顺风车让私家车成为一个半公开、半私密的社交空间,这是一个非常有未来感、非常sexy的场景。”

为此,App上线一批功能,司机可以看到其他司机对乘客的点评,再以此挑客。平台上经常能看到“这个女乘客很漂亮”“裙子很短”“谈吐斯文”等字眼。

一个密闭的空间,一段不得不共处的时光,加上有倾向性的言语煽动,让一个本是共享交通资源的平台,潜藏了性侵犯的危机。

如此一来,谁还能放心搭伙乘车?

睡睡 同住

直奔开房主题

洗不掉的桃色烙印

“拼房”的出现,让网络约炮攀上了新高度。没有任何社交作铺垫,无需相亲、兴趣这些名义的遮遮掩掩,直截了当地约你开房,愿者上钓。

在“同住拼房”和“睡睡沙发客”平台上,很多房客都限定只与异性拼房,有的还直接要求对方是美女,随处可见“欢迎2人或3人同住”的色情暗示。

露骨的“拼床需求” - 睡睡APP

2018年5月23日,“同住拼房”公众号更是发布了题为“这个IT男凭什么一晚上拼到了2个萌妹子”的文章,展示“死肥宅IT男”让研究生妹子束手就擒的“非凡手段”,令人大跌眼镜。

以拼房为名、行约炮之实,这些平台充斥着低俗、色情的氛围。今年初,“同住拼房”和“睡睡沙发客”的关联小程序被微信封禁,但另一边又有“睡睡”“趣住”等拼房类APP悄然冒头。

拼房APP们一直强调共享房间资源只为“低价”。后来平台表示已关闭异性拼房的入口,但经测试发现,异性拼床功能依然存在,只是变成了付费服务。

在设置栏里,普通用户可以选择拼房性别为“男性”以及“不限”,铂金以上会员可选择“女性”。

不下架违规服务,还指望洗掉自己身上的桃色烙印?

要路sir我说,道德感是个好东西,希望互联网创业者都能有。

从QQ尬聊,到陌陌撩骚,再到豆瓣钓鱼,甚或拼房直奔主题……路sir觉得,也许那句话是有道理的——荷尔蒙,推动了中国互联网。

所有这些互联网产品,无一不是抓住了当代人的情感需求和欲望需求。这,就是所有产品经理和营销人才经常挂在嘴边的“痛点”。

而如果你想摆脱被套路的命运,路sir想向你推荐《痛点》这本书。

这本书的作者马丁·林斯特龙,是全球最具影响力的商业思想家之一。作为品牌专家,他太了解如何根据人类的情感和愿望来打造深入人心的产品了。

那些天天在你耳边、眼前晃荡的所谓“爆款”产品,到底有什么共同的特质?

点击下图进入小程序,get套路才能反套路。

撰文|陈颖雅

编辑|Hedwig 阿柒

封面|sohu.com

-

看文章

点个赞

不约也能有好对象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8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