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手机搜狐
SOHU.COM

长租公寓里的年轻人

我们每天依然习惯性开窗通风,绿植和活性炭丢在房间里的每个角落。

文|新京报记者周小琪 编辑 | 陈晓舒

校对 | 郭利琴

本文约3141字,阅读全文约需6分

一名互联网从业人员的身故网帖,让刚刚经历租金暴涨风波的中介租房市场,又陷入“甲醛”风波。在世界卫生组织公布的致癌物清单中,甲醛属于一类致癌物。

近年来,长租公寓凭借简约的装修风格、完善的家具配置、独立的生活空间、定期保洁和管家服务,获得诸多年轻人青睐。

公开数据显示,国内体量前十大城市,租赁人口是可租赁房屋量的4到6倍,一居的品牌长租公寓有巨大的市场空间。

迈点研究院(MTA)2018年7月发布的数据显示,三大一线城市,北京租赁人口约731万,租赁房间数量(间)约300万,租赁缺口约431万间(折合220万套),上海缺口586万间,深圳缺口223万间。

展开剩余89%

下APP,领双11红包

一面是没有太多选择的租户,另一面是甲醛超标的风险,住长租公寓,究竟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以下是四位住户的口述:

有人被换过三次房,房租一次比一次贵

姓名:王妥妥 年龄:22岁

坐标:深圳

我没想到我还会再租一次长租公寓。

去年暑假在深圳实习,我和朋友合租长租公寓,房间13平米。押一付三,签了一年。

开学后,我们准备把房子转租出去,挂在了长租公寓的平台上。按照平台的规定,未住满一年即转租,需扣一半押金作为违约金。如果没能转租出去,要扣掉所有押金。本来我们已经和一个女生谈好了转租,但平台突然涨价两三百块,女生不愿意。所以,我们押金全部被扣掉了。

搬走后,我立马把这个app给卸载了,下决心不再租这里的房子。

毕业后,我的新公司在南山区,房租普遍贵,要找到一间可以负担得起的很难。

公司内网、豆瓣“深圳租房”小组等平台,我刷了个遍。豆瓣上的房源,除了长租公寓房,就是隔断的群租房。我看到最夸张的一套房住了二三十个人,连厨房都被隔了出来,全是上下铺,每个床位1300块。

我天天刷帖子,看到一个8平米的小房间: 三面简约的白墙、一面巨大的落地窗,配有一张白色单人床、一个木制衣柜和一张书桌。房间虽然不太宽敞,但离公司只有15分钟的路程,价格也出乎意料的便宜——每月2100元。

我觉得,这就是我想住的房间。加了转租人的微信后,她告诉我,这套房五室一厅,将近两百平。转租给我的小房间是跟另一间大房间打包出租的,她准备住那间大房。

7月份入职后,我搬了进来。房间比图片看起来还要小,甚至转身都有点难,不过,我觉得幸福感很强。

我把床挪到了落地窗旁边,每天早上醒来,阳光打在身上,一整天的心情都会变得很好。跟其他几个室友的关系虽然不太亲密,但见面时还会打个招呼,没有产生过什么矛盾。下了班,大家都缩在房间里,各干各的,互不打扰。

但还是有一些小问题。比如中介装修时,把洗手间做成了干湿分离的,但水管太窄,很容易堵。每次洗澡,水都会漫过脚背,很不干净。有时,洗漱台的水开得太大,马桶的水也会咕噜咕噜往外冒。

我们跟管家反馈过好几次,每次她都说“尽快处理”,但也只是打太极。

再比如,我早上出门前,如果不开窗户,回家就会闻到刺鼻的气味。按理来说,甲醛应该是无色无味的,而且这套房之前有其他人住过两年了。我想可能是家具比较劣质,散出了油漆味儿。

甲醛房的新闻曝出来后,我和室友都很震惊。我们在群里问了管家,管家给我们发了一个官方声明,大概内容是,如果权威机构检测出有问题,就给我们换房。

我们找了个机构,甲醛连带其他有毒气体检测一共是500块,准备约他们过来。

但我们不想换房。现在周围的房租都普遍涨了,换房要掏更多的钱。我们小区的业主群里,有人被换过三次房,房租一次比一次贵。

绿植和活性炭丢在房间里的每个角落

姓名:咚咚咚 年龄:23岁

坐标:北京

2017年初,我到北京实习,和朋友共住一间卧室。

朋友比我更早到达北京,租房时说好的“押一付三”住一个季度,但在中介的忽悠下签了一整年的合同,最后被坑了押金和将近一个月的房租。所以我们一起租房的时候,没有考虑其他途径,直接选择了相对靠谱、无中介的长租公寓,虽然相比之下价格要高一些。

我们一直住到今年的7月,我从学校毕业,确定了工作单位,希望有更稳定的住处和更独立的空间,打算整租一套两室一厅。

之前的一年多时间里对长租公寓印象很好:不用担心被中介坑,同租的人互不打扰,公共空间定期有保洁打扫,日常维修可以在线申请,装修风格简约现代……所以这一次换租依然选了此公寓。

综合地理位置、房屋面积、租金等等几个因素,我们最终选定了丰台一个小区的两居室,60余平米,月租金6000元左右,在地铁站附近,交通和购物都还算便利。看上去一切都满足生活要求。

唯一让人不满意的是,这间刚刚完成配置的房子刚一打开房门,就有一股装修味道扑面而来,但因为这是几个备选中比较满意的选择,并且管家说装修使用的材料都是合格无害的,我们最终还是选择了这里。

我们在租下房子后没有立即搬进去,而是拿出大约一周时间开窗通风,并且网购了十几公斤的活性炭放了进去。

一周后,我们搬到了新家,那时已经没有明显的刺鼻气味了。但是为了安全起见,我们用家用甲醛测试仪检测了一下,客厅和卧室符合标准,但仪器显示通风不好的卫生间甲醛高于0.1,超标。

联系管家,得到的是“开窗通风”的建议,将甲醛超标的结果告知对方,回应是除非凭借专业机构的检测结果才能申请换房。我们在该APP软件上进行了反馈,对方很快创建了服务工单,不到半天的时间,工单完成:派发工单——管家受理——上门送6盆绿萝——工单处理完成。紧接着,管家发来微信消息:求五星好评。

后来经过几天的通风,再次测试指标合格,房间里的气味也淡了许多,我们就没有再申请处理。但对比管家带领看房时的热情和入住后提出甲醛问题后的一副“我也没办法”的冷漠,还是觉得气愤。

前段时间有关甲醛房的新闻突然刷屏,又立刻勾起了我和朋友的不安,拿出了测试仪又买了新的试剂,郑重其事地又测了一下,看到指标合格才最终放心。但是,我们每天依然习惯性开窗通风,绿植和活性炭丢在房间里的每个角落。

装修完两周,我就听到隔壁的外卖声

姓名:小K 年龄:27岁

坐标:北京

我租长租公寓最重要的原因,就是有两周一次的保洁服务。作为一个非常讨厌收拾房间的人,这个服务对我太重要了。

我住进去的时候专门问了管家,管家说已经放了三个月才对外出租的,我也没多心。

但后来,我们隔壁住着的一对老夫妇也把房子租给了长租公寓,老人搬走的后一天,装修队就进来了。装修大概持续了一周,那周叮叮当当的,很吵,我印象深刻。

装修完大概两周,我就听到隔壁有送外卖的声音。那时候我才知道,根本没有放三个月才出租的事。

不过那时候我房间里的味道已经闻不到了,我心比较大,也没有太在意。

前两天看到出了甲醛致癌这样的事情,我身边租房的朋友都人心惶惶,忙着检测甲醛含量,同时跟长租公寓交涉,但公寓那边并没有提供任何检测的渠道,也不承担费用,都是需要先自费检测,检测不合格才会承担费用并协调换房。

我觉得这样很不负责任。

我不想租一辈子房,希望能有自己的家

姓名:大卫 年龄:23岁

坐标:北京

在长租公寓住了一年后,我搬离了。

那间房是我看的第一套,我对它一见钟情。在朝阳区、离地铁近、高层、有飘窗、装修简约,房租也只要2600元,符合我对完美居住空间的一切幻想。家具有些味儿,管家说只要通通风就好,我也没太在意,直接签了约。

我很喜欢在这个小空间的生活。这套房原本是两室一厅,隔壁主卧住了一对情侣,客厅隔出来那间住了一个从事美容行业的小姐姐。我们都差不多同时搬进去,见面的机会虽不多,但有时也会一起聊聊天。

我还把房间好好布置了一番,给飘窗定制了白色的纱帘、毛毯和星星灯。有空时,我就坐在飘窗喝酒、看书,偶尔拍拍窗外的落日、圆月和滚滚车流。

我是南方人,因为从事传媒行业,而北京是一片沃土。但我想,总有一天我是要回去的,在北京我找不到归属感。北京的气候、饮食等都跟我们南方 大相径庭,我到现在也没有习惯。最重要的是,北京的房价太高,我不想租一辈子房,我希望能有自己的家。

我最终决定换房,那间房就只是一个房间,一个漂泊在外的落脚点,不是家。

甲醛的问题,我记得去年年底 好像出现过一次,有媒体报道过,影响力没有这次这么大。我那时也没太在意,有个同事倒是借了甲醛检测仪,天天在家里测。

现在回想起来,当时还是掉以轻心了。我也有些庆幸,后来没有租上那套三居的公寓,万一它甲醛超标呢?

你对长租公寓甲醛超标的事情怎么看?

“民哲”们的世界

聂树斌父亲逝世:带着儿子的无罪判决走了

昆山“反杀”事件现场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8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