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关注】千万身家不敌小道消息,嵩县面粉厂老板砖厂搬砖还债

河洛乡村专注于农村人物、故事、风俗,求助或新闻线索请联系17629708936,微信同号

7月10日,随着砖厂食堂的开饭哨子响起,常遂现和爱人师小存打回来一份玉米粥和凉拌包菜,回到工棚,关上门。一个馒头还没吃到一半,一位大娘扒着门缝看了他们一眼,感慨着说:看见你们还活着,真是太好了,他们传说你俩跳水库了,喝农药了……只要人没事,我的钱慢慢还,你们别忘了就行。常遂现眼睛湿润了,他根本想不到,7个月前自己还是身价近千万,现在落魄到了需要在砖厂搬砖赚钱还债的地步……

常遂现是河南省洛阳市嵩县人,在当地开了一个“白云面粉厂”,面粉价格公道,品质稳定,附近几十里的农民宁可用小麦换面粉,也不愿意自己磨制了。2015年,常遂现觉得厂子里的面粉机已经跟不上使用了,于是借款购置新型面粉设备、扩建厂房,为了凑钱,跟在面粉厂存有小麦的部分农户协商,用一百多万斤库存小麦换成了现金。新的设备投入使用后,每天可以磨制数千斤小麦,一家面粉厂供应了半个嵩县的面粉食用量。

正在大刀阔斧进行改革的常遂现没有想到,2016年春节起,在乡村里蔓延着一种小道消息:老常的面粉厂准备不干了,扩建厂房、更新设备是为了套取国家扶持,农民存的粮食全都卖空了,他现在是在外地拉小麦磨面,过几个月就会关门……面粉厂附近村子一位放羊的大爷证实:那年过年的时候,亲戚们就给我打电话询问,我在里面上班,我说没听说呀,干的好好的,为啥会不干呢?现在是真关门球了,没门啦,我只好重新放羊……

真正让常遂现感到不安,是2017年夏季,有不少农民要求一次性拉走几千斤面粉,常遂现感到意外,一个家庭就算一个月两袋面粉,不过100斤,一下子拉走几千斤,能吃好几年,面粉不是小麦,放不了几年的。细问之下,有人告诉他:外面有人在各村扩散消息,说常遂现准备今年10月关门,厂子里粮食没粮食,钱没钱,去的晚了啥都没有了……不到一个月,面粉厂兑现了60万斤小麦,可是接下来蜂拥而至的农户让常遂现害怕了

2018年春节前三天,无助的常遂现一个人坐在陆浑水库边上,一个人静静地坐了半天,头发被湖水溅起的水珠打湿,已经结成了冰甲,打了无数通电话之后,也没能借到钱度过难关,等回到厂子,发现大门锁也被人砸了……给他提供建筑材料扩建厂房的朋友打来电话:兄弟,听说你跑陆浑边上了,可不敢想不开呀,实在不行先来我这儿过年。于是来到了砖厂,常遂现说:我来砖厂不是躲债,我三个孩子都出去打工了,我们不会昧掉一斤粮食……

刚到砖厂没几天,常遂现血压飙升,一度达到220,砖厂老板赶紧叫回了在洛阳打工的师小存,老两口见面抱头痛哭,不愿意见人,住进最偏僻的锅炉房,每天和其他工人一样搬砖、拉砖,只有晚上,常遂现和师小存不停地拨出电话……直到三个月后,常遂现因为整理砖厂散落的碎砖头,和工人发生口角,大家才知道和他们一起干活的人,竟然是和砖厂老板同等身份的人,当地有名的“大老板”,消息很快传了出去,砖厂成了新的讨债地……

有人起诉常遂现,法院工作人员调查时问老常:厂房扩建的时候为什么不到银行贷款?老常说:我想着钱差不多都够了,只要面粉厂正常运转,一年,我就能把债务还差不多。被判定为失信被执行人后,就连银行贷款的机会也没有了,师小存告诉作者:现在粮食不值钱,农民存的粮食,都是给的粮本,随时可以来面粉厂换面粉,要是大家体谅一点,按需要来取,厂子是不会倒闭的,现在每天堵门要钱,不能开工,我们也只能凭体力挣钱还债了……

多年没有再干过体力活,常遂现搬砖的水平在砖厂是最差的,两口子忙一天也只能挣100多元钱,相对200来万的外债,有工人打趣说:他们俩最少得干100年,这辈子干不够,下辈子接着干……常遂现却说:那不行,村里人得靠粮食生活,我欠一年、两年还行,时间太长了可不行。面粉厂附近种地的大爷也说:他需要钱的时候,我可是把棺材本都借给他了,面粉厂干了十几年了,信他,要是我有个三长两短,还给不了钱,那就说不过去了。

面粉厂的大门上悬挂着几把锈迹斑斑的铁锁,一边的锁环却被砸坏了,另外还有几把链子锁分别锁在大门上部和下部,厂子里面已经半年没有进人了,麦麸存放仓库里一只母鸡,带着三只小鸡,正在院子里悠闲地散步……

常遂现试了一下,除了自己加上的一把锁,剩余的,都不知道是谁锁上的。

曾经热闹红火的厂区现在一片萧条,杂草和蜘蛛网布满了门楣和窗棂,麻雀直接在车间里筑巢,享受着地上散落的面粉和小麦。

师小存给村里干部打电话,陪着笑脸询问锁的主人,常遂现却心事重重,他说:刚出事的时候,我想过,让她们跑远远的打工,我一头栽倒水库里,一了百了,后来想想不行,老乡们把钱借给我,把粮食存到我这儿,都是信任我,我不能干那昧良心的事,我得想办法,哪怕给他们一个一个下跪,只要厂子重新启动,欠账是一分都不会少的,多加利息我也愿意。

两个小时后,最后一把锁的主人回话:还钱,就开锁,不还钱,没工夫去开锁。他们无奈之下,只好从小路翻墙进入厂区,厂区围墙边上堆放着很多废铁,常遂现说这些都是旧设备上拆下来的,当时废铁便宜,没有卖,现在已经锈成一堆垃圾了。

抚摸着车间里几十台磨面机,常遂现嚎啕大哭:我只想着买先进的机器,让老乡们吃好面,不吃添加大量滑石粉的面,我错了吗?没有人能够回答他。面粉厂对面酒店的门卫告诉作者:面是真好,一到下午,拉麦的,拉面的,门口总是几十辆车,跟赶集一样,村里过年,每家也都免费分一袋面,要不是遭到挤兑,哎,老天爷不长眼谁也没办法……

冰箱里还放着几块给工人做饭的肉、冬瓜和蘑菇,已经化成了刺鼻的臭水,常遂现和师小存正在清理的时候,隔壁养猪场的女老板扒着墙头喊他们:哥、嫂子,晌午过来吃饭吧,别太压力了,慢慢干还能东山再起。常遂现强忍着泪水,哽咽着说:我先回来看看,等重新开了杀头猪,咱们好好坐坐……背过身子,常遂现说:还欠她11万,他们也不容易,能还,得先还,这半年就是他们两口子在帮忙照看厂子呢。

1995年,常遂现揣着497.3元和一拖拉机小麦,开始做面粉厂,20多年来把两家已经倒闭的面粉厂盘活,一度用工人200多名,年产值过千万元,如今因为一句不存在的流言,导致刚刚投资近300万元的面粉厂关门半年,常遂现说:老百姓们相信我,现在我也得重新打起精神,不能再颓废下去,只要有人能帮我一小把,让面粉厂重新启动,我就能还账,我相信好心人会有的……

随后作者从当地政府了解到,针对面粉厂的情况已经在讨论补救方案,希望常遂现能够有机会兑现自己的诺言。

看完本篇文章后您有什么想说的呢,迎点击文章末端右下角“写留言”进行评论,18103798001,提供新闻线索,欢迎跟小编做朋友。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9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