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化
手机搜狐
SOHU.COM

她28岁时嫁给了82岁的杨振宁,14年过去,这对夫妻还好吗?

文 | 精英说

ID | elitestalk

14年前,当时的翁帆28岁,杨振宁82岁,年轻貌美的知识女性,嫁给了一位迟暮之年的耄耋老人,这段祖孙恋颠覆了全中国人民的认知,也引发了铺天盖地的舆论漩涡。

从一开始质疑翁帆的企图心,说她“另有所图”,这段婚姻“有伤风化”;到后来嘲讽她“机关算尽,却被长线套牢”......这段感情自始至终就没被看好过。

从28岁到42岁,面对外界的质疑,她和杨振宁风风雨雨,相伴相行走过14个年头,度过了一个女人生命中最美好的时光。

即使放在今天,翁帆的选择依旧显得那么匪夷所思。

这场婚姻里,杨振宁是毫无疑问的受益者。翁帆的出现,使他生活上得到了稳妥的照顾,心灵上获得了温柔的的慰藉。他不必独自承受丧妻之后凄惶的孤独,并因此有了更多年轻新鲜的人生体验。

2006年,杨振宁在接受台湾《联合报》的采访时评价这段婚姻:

展开剩余93%

下APP,领双11红包

“一个人到了80多岁,不可能不想到他的生命是有限的,跟一个年纪很轻的人结婚,很深刻的感受是,这个婚姻把自己的生命在某种方式上做了延长。

假如我没跟翁帆结婚,我会觉得三四十年后的事跟我没关系;现在我知道,三四十年后的事,透过翁帆的生命,与我有非常密切的关系。”

而翁帆的人生,因为这段婚姻被割裂成为两个部分,她得到了一些,又失去了一些。

20岁之前,翁帆是父母眼中“别人家的孩子”,长相甜美,成绩优秀,人生一片坦途。但在20岁之后,她的人生走向曲折的境地,一次失败的婚姻,一场全民的舆论质疑......

从20岁到40岁,她的爱情和人生因为种种外界因素变得复杂而难以言述。

20岁:特立独行的中国式闺秀

1976年7月,翁帆出身在广东潮州,学生时代的她,家境优渥,长相甜美可人,作为父母膝下最小的孩子,一直在家人的呵护下长大。

父亲翁云光是潮州中国旅行社的负责人,精通中国文学,十分爱好古诗词和音乐,将三个女儿都教导得很好。

良好的家教将翁帆打造成为传统的中国式大家闺秀的模样,她说话轻声细语,行为浪漫天真,十分乖巧可人。

1994年,翁帆考入汕头大学外国语言文学系,在这里,她开始接触到西方的文化思潮。

迈入大学生活的翁帆,一改“乖乖女”的形象。不仅将自己的一头秀发染的金黄,穿着也是“大胆又前卫”,还是校模特队的风云人物,在校园里备受瞩目。她的同学小玉说:“她头发金黄,很引人注目的。因为上世纪90年代很少有人染发。”

不过衣着打扮上的特立独行并没有影响她的学习成绩,在老师和同学们的眼中,翁帆依旧是班级模范生的代表。“她年年拿第一,文静乖巧,也没有接受男生追求。”

1995年暑假,汕头大学召开首届华人物理学大会,杨振宁和前妻杜致礼受邀参加,而负责接待他们的,就是翁帆。此时的翁帆形象过关,成绩优异,因此被学校选中,担任接待一职。

翁帆还与杨振宁夫妇一起拍摄了一张照片,照片里,翁帆身穿蓝白衬衫,乖巧地站在一边。杜致礼对这个甜美的女孩子也十分喜爱,走的时候还拉着她的手说,好好学习,以后到美国去深造。

听说在此之后多年,她和杨振宁夫妇还偶有书信往来。

24岁:走向破碎的失败婚姻

然而,迈出大学校门之后,翁帆才意识到,社会并没有她想象得那么简单。

经同校毕业的师兄小王介绍,毕业后的翁帆先是找到了汕头一家企业-汕头南安企业集团有限公司工作,但不过一个多月就离开了这家公司。

倒不是和同事相处得不好,相反,脾气好、性格好的翁帆十分讨人喜欢。对待工作从来不推三阻四,外语水平也出类拔萃,大家对她的评价都很高。

师兄小王也对她的为人赞赏不已:“她人很单纯,尤其是对金钱名利之类看得很淡。翁帆不善于和社会人打交道,逢到要办证之类的事,她总会拜托同事帮她办理。尽管是本科学历,但和大专文凭的同事拿着同样的工资,她也没有嘀嘀咕咕表示过不满。

虽然一开始工资不高,但工作地点就在自己的家乡,和同事们的相处也十分融洽,对于一个刚毕业的女孩子来说,这样按部就班的生活看起来十分美好。

但不过一个月的时间,翁帆就辞去了这份翻译工作,转而去到了深圳的一家高尔夫俱乐部工作。不为什么,只为了一个人。

之后,她在深圳工作了3年,期间,与香港一个普通公司的职员在香港办理了结婚手续,为了和彼时的前夫结婚,翁帆甚至辞去了自己的工作,当上了全职太太。

但周围的人显然对这段婚姻并不看好,翁帆大学同学李女士说,“我们都不看好这段婚姻,香港人和她很不衬,我们同学都觉得他们长不了。”

在同学们眼中,这位外形条件一般的普通小职员显然和校园里的风云人物,数一数二的气质美女不太相称。事实证明,因为性格和爱好方面的差异,这段婚姻仅仅维持了两年的时间,就宣告破碎。

26岁:崇拜与爱不可分离

婚姻的破碎让翁帆再度思考人生的方向,最终决定重返校园。2002年,翁帆考取了广东外语外贸大学翻译系,成为了硕士班的一名学生。

就在次年,杨振宁的原配夫人杜致礼于10月份因病去世,失去妻子的这段时间,他的生活过得很苦。

之后,杨振宁和翁帆恢复了联系,两个人在一段时间的交往之后,培养起了感情。2004年2月的一天,翁帆接到了来自杨振宁的电话,邀请她到中山大学见面,由此揭开了新恋情的篇章。

恋爱结婚,似乎是件水到渠成的事。杨振宁对媒体讲过他跟翁帆的爱情和婚姻:“2004年,我们才正式交朋友。在当年(2004年)11月之前,我们已经互相了解了很多,包括各自性格、家庭情况等。在我给她打电话求婚时,其实双方都已经考虑很成熟了,所以一点波折都没有,我就求婚成功了。”

接到电话的翁帆欣喜之余,更多的是害羞,她撒娇说:“哪有向人求婚不送玫瑰的?”杨振宁连忙笑着许诺:“下次见面一定补给你。”

12月24日,翁帆和杨振宁一前一后,走进了民政局的大门。

杨振宁亲口承认过,跟翁帆结婚,是因为杜致礼的去世。 “在太太去世后,19世纪英国著名数学家哈密顿过了相当漫长的孤独日子,甚至在书页上都有饮食的污渍,我不要过这样的日子。”

他诚实地表达了自己对于一段婚姻的需要,即使没有与翁帆结婚,也可能会于与其她的女士结婚,因为,他害怕独自生活的孤独。

“呵呵,我这个人是很老实的。我自己有自知之明,一个老年人的孤独,我很怕的。所以人家一问我,我就很老实地回答,如果我没遇到翁帆,还是会再婚的。”

不过,很多细心的网友可能会发现,翁帆和杨振宁的亡妻年轻时长得十分相像,大家不禁猜测,或许这也是杨振宁被翁帆吸引的重要原因之一吧。

更多人心中有个更大的疑问,那就是彼时年轻貌美的翁帆为什么要选择杨振宁呢?是因为毫无杂质,至高无上的爱情;还是因为出于对鼎鼎大名的物理学家头衔的崇拜?

杨澜采访时问了翁帆一个问题:“你如何把爱和崇拜分开?”翁帆坦诚地回答道:“你要知道,当一个你崇拜的男人对你表达了喜欢或者爱的时候,你很容易就爱上他了。”

对于这份崇拜,她没想过否认,也不想用爱去掩藏。最好的解释就是,这份爱是源于崇拜,却更胜于崇拜。

一年,两年......很多人都在等待这个姑娘后悔自己的抉择,但她说:“杨先生曾经问过我,最喜欢哪一首英文诗,我当时的回答是,罗伯特·弗洛斯特的《未选择的路》,我记得最后两句是:我选择了人迹更少的一条,从此让我的人生如此不同。我想,从某个方面讲,我也是选择了一条人迹稀少的路,但就是这条路,让我今天的生活,如此不同。”

28岁:被质疑包围的婚姻生活

面对外界的种种质疑之声,翁帆在媒体面前几乎没有发表过任何表态,她把更多的时间和精力,放在陪伴杨振宁上。

他们两人单独相处的生活显得无比温馨和平静,“一般来说,他们每天早上8点准时起床,香港的家里没有请保姆,翁帆就自己动手准备两人的早餐:两杯牛奶、几片烤面包、两个煎蛋,简单而有营养。

吃过早餐,杨振宁去学校上班。先生上班去后,翁帆就在家里看书、修改论文。中午12点,夫妻俩吃一点简单的午餐,然后午休。下午两点多,夫妻二人各自工作。

晚餐一般安排在6点半左右。在北京,家里有保姆帮着做。在香港,翁帆有时自己做,多数时间到外面吃。杨振宁很喜欢香港酒楼里的餐后甜品,翁帆则不敢多吃。傍晚两个人在校园散步,他们总是亲密地手拉手,而且十指相扣,杨振宁给翁帆讲一些国际著名的物理学家的故事,或者讲他从前和家人到世界各地旅游的故事,翁帆温顺地听着,感觉温馨而满足。晚上,两人坐在沙发上听音乐、看碟。”

在访谈节目中,她回忆起很多两个人一起生活的甜蜜时光。比如她生病,杨振宁去楼下给她拿了一碗麦片粥,喂给她吃。又比如在三亚度假时,杨振宁早起看报纸,不想开灯吵醒翁帆,就去洗手间看。

但也许是因为身处在这个信息爆炸的时代,凡是超越世俗的选择都会被看作是另有所图。

这段“旷世”的婚姻注定不能走向平静安稳,婚姻之外,充斥着很多人对翁帆恶意的人身攻击。

自2004年他们踏入婚姻生活开始,很多网名和媒体就千方百计地叵测他们的私生活,大家关注这个女孩子的“肠子是不是悔青了”?各种通告、绯闻、恶意分析不绝于耳......

甚至有人造谣“翁帆68岁的父亲翁云光和杨振宁18岁孙女小杨喜结连理”,调侃翁帆的家庭关系混乱。

这样的新闻不仅仅对杨振宁夫妇,也给翁帆的家人带来了许多压力。一开始,翁帆本人和她的家人,甚至是周围的朋友,都努力借着各种媒体平台澄清事情的真相,但结果适得其反。

大众对于他们,有着非比寻常的“窥私欲”。“以前只看过照片,她长得很漂亮,还有书卷气。我想知道他们夫妻的幸福生活是怎么维系的。”南京大学数学系女生小张对媒体说的这句话,也许最能代表一部分普通民众的心理。

虽然也有甜蜜的佐证,但人们更愿意相信,翁帆暗淡的面容,不笑的嘴角,才是这段婚姻生活的正确解说。

丈夫的年迈不仅仅带来了大众对于结婚动机的恶意揣测,更有对“无性婚姻”、“无子嗣”的嘲笑,很多人把“老少婚姻”看作是不可理喻的离经叛道。

2006年,在翁帆30岁的时候,网络开始恶搞她怀孕生子的谣言。甚至还引来了美国记者打电话到杨振宁翁帆家里,开口就是‘恭喜杨教授有喜了’,让他们两夫妻哭笑不得。

借着网络,不少网民恶意揣测这对老夫少妻的床第之事。姑且不论这样的造谣已经突破了道德法律的底线,他们对杨振宁夫妇无子的嘲讽言论和期待更像是一种恶毒的诅咒,彷佛只有这样才能作为对这样一个女人的惩罚。

终于,杨振宁主动出来表态:“我知道我身体始终会出问题的,也许是五年内,也许是明天,但是如果我走了,我希望我的夫人可以改嫁,重新过上幸福的生活。”

对于孩子,杨振宁也有自己的想法。在一次采访中,他提到自己和翁帆13年的婚姻,表示自己还想继续生活下去,但不宜要孩子。杨振宁不想给翁帆增加负担:“将来有一天我不在了,翁帆还要活几十年,我情愿不要自己的孩子,不想将来翁帆做一个单亲妈妈。”

对待这样的言论,吃瓜群众们还是表示不满意:“你还想把人囚禁起来列贞节牌坊?”

但杨振宁说:“赞成你将来再婚,是年纪大的杨振宁讲的;年纪轻的杨振宁,希望你不再结婚。”

对于爱人翁帆,杨振宁有太多的不舍,他有一个男人的占有欲,也希望离开自己后,爱人能有稳定安宁的生活。

35岁:再返校园,就读博士

和杨振宁的再婚使她备受关注,为了躲避大众的视野,她决定到清华大学建筑系深造博士学位。

2011年9月,水木清华网站一名网友爆料,翁帆在清华大学建筑学院攻读博士学位。“师妹的老公都拿诺贝尔奖了,(我)表示压力很大。”

字里行间,除了艳羡之情之外,更多的是一种隐晦的暗示:悄无声息就能进入清华大学攻读博士学位,这背后一定是得到了杨振宁的特殊关照。

虽然清华大学新闻中心负责人表示,翁帆以香港居民的身份提出博士生入学申请后,清华严格按照招收港澳台来源研究生的工作程序,对翁帆和其他提出申请的港澳台学生进行了考核,考核通过后予以录取。

只能说,有了这样的学术背景,即使离开了杨振宁,翁帆未来在教书和做研究上,也能轻松立足。

40岁:十几年婚姻路,趋于平凡

结婚十几年之后,翁帆回忆自己十几年的婚姻道路:“回头看这十一年,我觉得我的生活平静、稳定,我享受其中,一直觉得自己在象牙塔中的象牙塔,但这种状态让我安心。我自己当初也没有想到,会这么喜欢这种状态。他营造了一个很纯净的世界给我。”

年轻的翁帆,是否品尝过恋爱的滋味?是否甘心和饱经世纪风霜的人过这样平淡如水的生活?这样近乎枯燥的“象牙塔”生活,带给翁帆的究竟是更深的禁锢还是温柔的呵护?我们作为外人,永远都不得而知。

如今,翁帆已经40多岁,结婚14年,她的容颜也已经不复青春年少时的光彩,更多地透露出岁月的痕迹。

和杨振宁一起出席活动时被拍到的照片中,整个人没精打采,还有点驼背,媒体评价:“已经没了当初的气质。”

十几年过去,大众似乎也对这段持久的婚姻关系也丧失了追逐的热度。

她与杨振宁一起出席中国美术馆捐赠仪式时,现场记者廖廖无几。

媒体在采访翁帆的父亲时,他曾用了这样的话,他说:“我的女儿愿意去照顾杨教授,愿意做这样的牺牲,我会尊重她的决定。”爱情或者婚姻,难道是一方对一方的牺牲吗?

杨振宁回复道:“我想,翁帆在刚开始跟我的时候,包括到后来,都没有觉得她是做了牺牲。不过从客观立场上讲,是有牺牲的成分在里头,但我不要用牺牲这个词,因为牺牲还有很多其它意义。从一开始我就知道,我们的年龄相差甚远,将来我不在的时候,她还会活好几十年,这个在我的意识中,始终是知道的。事实上,你要问我的话,我的态度比较明确:一开始我就清楚,在别人看来我们之间的问题所在,我希望,能够今天做的事情,别拖到明天,这样会使得将来问题少一些。不过,我始终不会用牺牲两个字,过去不会,现在也不会。”

实际上,做为两个成年人,杨振宁和翁帆有自主选择生活的权利。也许是爱情,也许不是;也许是得到,也许是失去;从当初娇俏可爱的少女,到如今容颜沧桑的妇人,这场婚姻里掺杂了太多复杂的情感和初衷,但这背后,也必定有我们看不到的美好。

版权归精英说所有,精英说是全球精英、留学生的聚集地。每日发布海内外前沿资讯,这里有留学新知、精英故事及美国街头访问,全方位为你展现真实的海外生活。欢迎大家关注精英说(ID: elitestalk)。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8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