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技
手机搜狐
SOHU.COM

视觉中国创始人柴继军回怼经纬中国张颖:评论极不客观公正,诉讼维权不是我们的商业模式

导读

你说视觉中国到底是不是“钓鱼执法”,那显然不是。

刺猬公社 | 大余

7月3日,中国创投圈的大佬、经纬中国创始管理合伙人的张颖在微博上怒怼视觉中国,称视觉中国漫天开价索要几十万人民币巨额赔偿,以此要挟企业签年度合同。

这个微博简介里自称“一头特立独行的猪、人冲傻孤僻一根筋”的知名投资人表示,从视觉中国收入角度来看,“战果颇丰”。“侵权确实不应该,但这种漫天要价的商业模式更不应该,现在还变成了这家公司的核心商业模式,也是好笑了。”

张颖的这条微博引发了不少网民和媒体的关注,但声音各持一端。一种声音认为视觉中国靠垄断图片上游的使用权,“勒索”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使用了有版权图片的用户,或要求支付高价赔偿金,或要求与其签订合作协议,属“版权流氓”行为。

展开剩余93%

另一种声音认为,公司使用未经授权的图片,公开发布,能够获得利益,这本就是侵权。视觉中国依法维权、打击盗版,保护摄影师的著作权,对于推动社会版权发展是利好。



视觉中国是全球最大的版权数字内容交易平台之一,作为被质疑方,视觉中国是怎么看待张颖的指控的?

7月6日,在位于北京市朝阳区恒通国际商务园的办公楼里,刺猬公社(ID:ciweigongshe)对视觉中国联合创始人兼总编辑柴继军进行了1个半小时的独家专访。

诉讼维权不是我们的商业模式

刺猬公社:视觉中国有尝试和经纬中国方面沟通吗?

柴继军: 2016年下半年,我们的版权追踪系统发现经纬创投的官方认证微信公众号“未经授权使用”视觉中国授权代理的图片,8月份我们函件联系对方,期间对方品牌公关也联系到我,我也安排同事进行沟通。

为建立长远合作,妥善解决经纬创投过往未经授权版权问题及未来图片需求,视觉中国提出14万元的一揽子建议年度合作方案,与张颖微博中提及的“直接索取几十万元人民币的天价赔偿”严重不符。

由于对方一直没有予以回应和解决,视觉中国不得不通过诉讼的方式,选择了5幅图片进行了起诉,开庭前一天,张颖发布了上述微博内容。

事情发生后,我个人通过微博私信联系张颖,但他没有回复。视觉中国作为一家企业,通过司法手段来维护自身以及版权人的正当权益从法理上说无可厚非;经纬创投作为一家境外企业,也应该遵守中国的法律,我们相信法庭会很快作出公正的判决结果。

刺猬公社:您怎么看待张颖对视觉中国的评论?

柴继军:张颖对视觉中国的评论引起了大家的关注和讨论,说明“版权”已经成为社会关注的焦点,这在以前是很难想象的。新浪科技也在第一时间推出在线的调查,调查显示“支持版权保护”的比例超过80%以上,这也从一个侧面说明,尊重版权、保护版权称为社会大多数人的共识。

同时,我们也看到很多人图片版权也不甚了解。例如,“不小心”“疏忽”使用图片,删除就可以了;我们只是“转载”别人的图文,无须承担相关责任。当然,对视觉中国的商业模式的理解也是偏颇的,极不客观公正的。

刺猬公社:视觉中国的商业模式是?

柴继军:视觉中国创立于2000年,当时中国刚刚迈入互联网时代,我们发现摄影师拍摄了大量图片却无人问津,而大量的媒体、设计、广告创意机构却找不到好图片,进入互联网时代后,市场对图片的需求也比传统媒体时代大大增加。

视觉中国的初心就是,搭建一个互联网平台,一边连接摄影师、插画师,也就是内容生产者,一边连接内容使用者,我们通过大数据、搜索算法、人工智能等互联网技术、产品运营、渠道推广,为平台双方提供高效的版权交易和增值服务。

目前,视觉中国已经与全球超过200多家知名版权机构,例如gettyimages、路透、法新、BBC,以及30万签约供稿人建立了合作关系,我们汇聚这些优质内容,为国内超过近10万的用户提供正版授权服务。我们向用户收取版权许可费,然后按照合同约定的分成比例,向版权方支付相应的分成。

我们对版权方来说,就像一家“版权银行”,他们只需专心负责生产优质内容,我们专注技术平台建设、产品定价、渠道推广、授权变现。仅2017年,视觉中国就向版权方支付授权分成和相关服务费超过1.8亿元人民币。

2014年4月,由于在文化创意领域的独特商业模式,视觉中国正式登陆A股主板市场。并在2016年收购比尔盖茨创办的全球第三大图片公司corbis,2018年2月,收购位于加拿大,拥有1300万注册摄影师的摄影网络社区500px。视觉中国已经成为全球最大的视觉内容互联网版权交易平台之一。

刺猬公社:“靠打官司索取赔偿成为视觉中国的一个主要商业模式”,对于这种评论你是怎么看的?

柴继军就像我刚才描述的,视觉中国的核心商业模式是授权模式,不是所谓索赔维权。要知道,视觉中国只是一家企业而已,法院是我们开的?不可能!从企业经营角度来看,立案、诉讼、判决等一系列司法流程是很高的时间和管理成本,光靠打官司不可能是一种长远的商业模式。

我们也发现,很多客户并非“恶意”“盗版”,他们往往是不了解图片版权行业因此在我们公司内部从来不说“盗版”,我们都叫“未经授权”。站在版权人的角度,摄影师希望侵权者支付高额赔偿,但是视觉中国从行业的长期发展考虑,需要在当中要做一个balance。

随着版权保护力度的加强,今年《政府工作报告》里就提到“加大版权保护力度,建立惩罚性赔偿制度”,这几年图片侵权的赔偿也从几百元提升至四五千元,大大提高了侵权成本。

对我们而言,司法诉讼是最后不得已采取的保护措施。诉讼一张图片赔偿5000元,如果完全通过诉讼赔偿获益,那真是叫敲诈勒索。我们希望和有需求的用户签署长期合作协议,走到诉讼阶段只是极少部分。即使最终通过诉讼,大多数也是和解,我们甚至放弃执行诉讼赔偿部分,最终只执行合作协议。

刺猬公社:你们有没有统计过,比如说一年会发多少个函,然后有多少个起诉的案例?

柴继军:目前国内图片的“未经授权使用”的情况非常普遍,图片版权保护情况不甚乐观,尤其进入自媒体时代,千万级的社交媒体账号出现,对内容需求海量增加,仅微信公众号月活数量就达到350万,但是绝大多数都没有“先授权,后使用”的意识。

根据与版权方的商业协议,我们有责任也有义务加大版权保护力度。2016年,我们率先在行业内研发了“鹰眼”——图片版权追踪系统,基于大规模分布式爬虫系统,通过采集网络图片,配合AI图像特征变换算法,提取数十维图片特征,构建视觉搜索系统,以追踪网络上的版权图片使用情况。

通过“鹰眼”系统,我们发现大量潜在客户“未经授权”使用版权方授权视觉中国代理的图片,这也让我们了解到市场的巨大需求。目前,我们发函数量很多第一步都是发一个叫“沟通函”,一般有一部分企业就会跟我联系了,然后协商解决;但是也有一部分选择回避的,这个时候下一步我们就会发送“律师函”,又有一部分客户会与我们达成和解与合作;如果客户长期不予回复,在版权方的压力下,我们才会转到相应的合作律师那里去。绝大多数客户都会在司法诉讼判决前与我们达成和解,并成为长期合作客户。最终通过法庭诉讼生效判决的金额不超过0.1%。

视觉中国2017年营收收入构成

视觉中国2017年营收成本构成

资料来源:视觉(中国)文化发展股份有限公司2017 年年度报告

刺猬公社:也就是说从现在整体的市场发育和发展情况来看,以授权为收入的主要模式,肯定会占据很重要一部分?

柴继军:那是肯定的,我们大多数都是客户主动来下载照片。即使是通过“鹰眼”转化成为合作的用户,也逐渐培养成为“先授权,后使用”的习惯,通过我们的服务帮助用户大大提高了工作效率,达到三方共赢的局面。

刺猬公社:诉讼索赔的钱最后归公司,还是会分给摄影师?

柴继军:无论是授权许可费和赔偿费,我们都根据协议分成约定分给对应的摄影师,每一个签约的摄影师都能在他的在线账单上看到哪些是授权分成,哪些是赔偿的分成。

昨天发钱(指给平台上的注册摄影师结算)的时候,我们的摄影师的群里非常热闹,大家都纷纷截屏展示当月的版权分成收入,其中就有包括侵权赔偿所获得的收入。

说视觉中国是“钓鱼执法”有失偏颇

刺猬公社:包括张颖在内的很多人都认为,视觉中国是在故意让人侵权,然后再进行索赔,这是“钓鱼执法”?

柴继军:首先,图片和视频、音乐、文字一样,其数字形态,在互联网上都特别容易被传播。而图片由于自身的特点更加容易被拷贝复制。视觉中国拥有来自全球的独家优质内容,服务各类客户,例如新浪网、腾讯等等,都会大量使用我们的图片,这些图片在互联网上刊登,也因此通过网络被广泛传播。同时,我们还要求媒体用户在采用图片时规范标注版权来源,但是遗憾的是,并不是所有的客户都能做到。由于缺乏版权意识,许多用户往往随手拿到就去使用。

所以你说视觉中国到底是不是“钓鱼执法”,那显然不是。说视觉中国故意把图片放在网上,那是对图片行业生态不了解。这种说法对我们商誉是非常大的伤害。所有的内容创作者,都希望自己的作品被广泛传播,而不是仅仅“保护”起来,创作者获得合理的授权回报是合理也是合法的。

刺猬公社:很多人也很疑惑,随着版权保护意识的逐步提高,文字、图片、视频、音乐甚至字体都需要付费,如何把握尺度

柴继军:大家需要把握一个尺度,如果个人使用,用于学习、欣赏都是免费的。但是,如需用于公开媒介发布,或用于设计、展示及推广的最终材料,需要联系版权方获得授权。需授权范围往往包括:社交网络媒体(微博、微信、自媒体)、网站、APP、书籍、报纸、期刊、电视节目、电影作品、展览、装修装饰、包装设计、广告、公关活动、宣传图册、ppt演示等。

版权行业其实是服务行业

刺猬公社:和其他内容产品相比,图片的版权保护难在哪儿?

柴继军:2017年7月28日,由中国版权协会主办、中国版权产业网承办的“互联网+图片版权保护与产业发展”研讨会在北京举行。这是国内首次召开以图片版权保护为专题的高规格研讨会。在会上,大家也讨论到这个议题,一是,摄影图片创作的参与者众多且分散,具有大众性,这也导致很难找到版权人;二是,图片复制“侵权”成本低;还有就是,图片侵权赔偿金额低,版权方尤其是个人创作者维权成本高。

正是由于图片版权特点,视觉中国作为平台方就具有特殊的价值,为平台双方提供高效的版权交易和增值服务。

刺猬公社:我查资料看到,你们的维权案例还入选过最高法的典型案例?

柴继军:视觉中国对版权保护有关司法案件,已经有3次入选法院系统的知识产权典型案例,受到政府部门的高度评价。视觉中国本身是国内第一家利用互联网技术创建的正版图片交易平台,通过多年的实践建立了业界领先的完善的图像版权管理体系和流程;

我们在版权保护的技术创新方面积极探索,是国内第一家将“可信时间戳”用于图片版权的确权和认证的公司;并基于图像大数据与人工智能技术自行研发了“鹰眼”——图像版权网络追踪系统,能够追踪到公司拥有图片在网络上的使用情况,大幅降低版权保护的成本,有效的保护了版权人的利益。

刺猬公社:现在大家对版权保护是有共识的,但是当涉及到具体利益的时候,大家就会怀疑你的动机是不是纯粹。

柴继军:视觉中国是一家企业,也是一家上市公司。我们受版权方委托,目的就是要通过版权服务和授权去变现,去盈利的,为股东创造价值,这个动机是很纯粹的。

在目前的版权环境下,我们也需要通过版权保护来维护权利人和我们的合法权益。我们愿意在尊重版权的共识下,与各方一起努力形成多赢的局面。

刺猬公社:你怎么看待现在的图片市场?

柴继军:以前视觉中国的客户都是所谓“专业用户”,都是专业的媒体机构、创意设计公司等,原来可能只有几百、几千个用户,而现在有海量的近3000万的微信公众号,现在有可能是几十万、上百万的用户,用户群大大增加,图片市场从一个专业小众市场成长为一个超过百亿的市场。我们公司内部讲“池塘变大海”。

刺猬公社:你们现在面临的主要问题是什么?

柴继军:张颖的评论,我们公司管理层是以更为积极的角度来对待,我们也在反思,“侵权”现象如此普遍,面对如此巨大的市场需求,某种意义上说明我们的服务能力已经落后于市场需求,视觉中国必须全方位不断提升自己的服务能力,我们为啥不能提供比“侵权”还要好的服务体验给我的用户?

因为我一直有一个观点,版权的本质不是“保护”而是“服务”。视觉中国的核心价值在于授权服务的能力。

去年以来,视觉中国已经开始将自己的图片库与百度、腾讯、阿里巴巴、一点资讯/凤凰等互联网平台的自媒体平台打通,免费向自媒体提供优质内容,我们希望把内容服务能力与自媒体、中小企业使用图片的应用场景连接,探索新的服务模式来不断满足不断增长的市场需求。

转载、媒介合作联系微信号ciweimeijiejun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8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