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社会
手机搜狐
SOHU.COM

河南周口40余所幼儿园被拆,多名园长起诉政府违法

(被拆后,玄武镇第一幼儿园所在地现已长出了青草。受访者供图)

芥末堆 宁宁 7月13日报道

距离学校被拆半年多后,河南周口鹿邑县玄武镇第一幼儿园园长刘金梅再次起诉鹿邑县政府和玄武镇政府行政强拆学校。7月9日下午5点,周口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此案。

当天一同开庭的除刘金梅一案外,还有淮阳县两家被拆除的民办幼儿园起诉淮阳县政府的案件。

2017年底,鹿邑县以土地卫片执法查出幼儿园违法占地为由,拆除近10所民办幼儿园。同年,距离鹿邑县80公里外的淮阳县,也以同样的理由拆除当地30余所民办幼儿园。事件一度受到各方关注。在媒体接连曝光后,鹿邑县拆除幼儿园行动在2018年1月初得以终止。

之后被拆的幼儿园园长开始走法律程序维权。2018年4月,鹿邑县玄武镇第一幼儿园和试量镇实验幼儿园分别向周口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依法撤销被告于2017年12月31日发布的行政强制拆除公告。今年6月,判决结果出来,两所幼儿园的起诉都被法院驳回。

展开剩余84%

随后,刘金梅再次提起诉讼,试量镇实验幼儿园园长李亚芳也继续在走司法程序。在这次刘金梅案一个半小时的庭审现场,原被告双方争论焦点集中在被告的强制拆除程序是否合法。

两所幼儿园的诉讼请求被驳回

“幼儿园违法占地”的拆除理由一直让幼儿园举办者们无法接受。在玄武镇第一幼儿园被全部拆除三个多月后,2018年4月,园长刘金梅第一次将鹿邑县政府和玄武镇乡政府告上法庭。一同向周口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的还有试量镇实验幼儿园。

根据2018年6月法院作出的行政裁定书,刘金梅认为鹿邑县政府在2017年12月31日作出的《行政强制拆除公告》程序严重违法。理由是,鹿邑县政府和玄武镇乡政府在下发公告前,已经于2017年12月18日、12月28日对玄武镇第一幼儿园的房屋进行强拆。因此,两所幼儿园此次的诉讼请求是,依法撤销强拆告字[2017]015号《行政强制拆除公告》。

鹿邑县政府答辩称,强制拆除公告并不是强制拆除的正式政府决定,不具有可诉性。政府的拆除行为也尚未对原告的权利义务产生实际影响。另外,鹿邑县政府答辩时还称,原告没有取得乡村建设规划许可证,幼儿园建筑属于违法建筑,即使被告的行为属于行政强制决定,该行政行为也符合法律规定。

关于幼儿园是否违法占用耕地问题,刘金梅曾向芥末堆介绍,幼儿园的用地是玄武镇土管所所长找到的,当时该所长告诉他们是建设用地。当地村民告诉芥末堆,此前这片土地是坑塘和废弃多年的砖窑,闲置多年。

法院审理最终认为,鹿邑县人民政府应该先对原告所建幼儿园是否属违法建筑进行认定,按照法定程序履行催告义务,听取当事人的陈述和申辩,依法作出强制执行决定,并予以公告。而后责成有关部门进行强制拆除。

(玄武镇第一幼儿园起诉鹿邑县政府、玄武镇乡政府一案的行政裁定书)

法院认为,原告起诉的强制拆除公告,是被告对将要作出强制执行决定或采取强拆措施的通知或告知行为,并非被告进行强制拆除原告房屋的依据,没有对原告的权利义务产生实际影响。对原告实体权利产生影响的是强制拆除实施行为。因此法院驳回了刘金梅的诉讼请求。

不过,行政裁定书同时也认定,鹿邑县人民政府在没有作出强制执行决定下,已经实施强制拆除。刘金梅说,这点鹿邑县和玄武镇政府人员在庭审现场也有承认。

此外,芥末堆注意到,2018年2月,鹿邑县政府官网曾发布消息称, “鹿邑县玄武镇国土资源管理所所长刘某某在国土执法管理中因玩忽职守,被纪检监察机关立案调查,根据违纪事实,给予刘某某开除党籍处分,建议国土局开除其公职。”

再次起诉县、乡政府强拆行为违法

6月驳回起诉的判决结果出来之后,刘金梅再次起诉鹿邑县政府和玄武镇政府。这次的诉讼请求是,依法确认两被告的强拆行为违法。淮阳县齐老乡小白鸽幼儿园和刘振屯辛井小天才幼儿园也同时起诉淮阳县政府强拆幼儿园的行为违法。

“土地管理部门可以给我界定为违法占地,但是必须得通知我。即便是违法占地,它(县政府)也没有拆我房子的权利,必须得把违法占地的事实报到法院,由法院认定之后执行,而且也得给我行政复议时间。”第二次起诉时,刘金梅已经对整个程序更加了解。

据玄武镇第一幼儿园起诉书,举办者先后投入380余万元建设幼儿园,2017年园内在读学生共计300余名,很好解决了当地及周边儿童的学前教育问题。但2017年12月17日,原告在未经任何告知以及任何书面批准文件的情况下,幼儿园被县政府部分人员、玄武镇政府全体工作人员及公安民警强行拆除。2017年12月25日又强行断电。2017年1月4日两被告封锁道路,戒严场地,在没有任何文件的情况下再一次对幼儿园进行强拆。

针对强制拆除的程序,鹿邑县政府在答辩状中称,曾在2016年9月5日对幼儿园负责人刘金梅违法占地行为下发过责令停止违法行为通知书;2016年9月12日下发了行政处罚听证告知书和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还在2016年9月16日下发了对违法占地行为限期拆除违法建筑和罚款的行政处罚决定书。答辩状称,原告在法定时间内没有提出复议和行政诉讼,并在2016年11月1日向鹿邑县国土资源局缴纳了25600元罚款。

(鹿邑县国土资源局提供的一份责令停止违法行为通知书)

对此,刘金梅称并没有收到过上述文件。在一份“鹿邑县国土资源局责令停止违法行为通知书”的文件上,被责令人签名处并无签名,文件落款日期为2016年9月5日。

刘金梅律师在质证意见中对鹿邑县国土资源局出具的材料证据提出质疑,认为这些证据材料均无原告及原告负责人的签字,不具有合法性。

在芥末堆此前调查中,玄武镇第一幼儿园确实曾在2016年11月缴纳过国土资源罚款,按照每平方米10元的标准,缴纳了25600元。包括淮阳县在内的多所被拆民办幼儿园都曾交过国土资源罚款。这种罚款曾一度让民办幼儿园获得了一种“安全感”。

(玄武镇第一幼儿园曾缴纳的国土资源罚款收据)

除了罚款,刘金梅还交过土地保证金。试量镇实验幼儿园负责人在2017年7月曾参加过镇政府土管所主持的会议,会议上土管所负责人口头透露,幼儿园用地可以完善手续,需要交土地保证金,每亩土地30万。试量镇实验幼儿园当时缴纳了192万元,玄武镇第一幼儿园缴纳了90万元。但最终,在县政府更强硬的拆除指示下,土地保证金被悉数退回,幼儿园没有保住。

这次庭审寄托了被拆幼儿园举办人的很多期望。多所幼儿园投入在几百万元以上,试量镇实验幼儿园投入甚至在1300万元左右。被拆时,幼儿园还处于投入运营阶段,对举办者来说损失巨大。庭审结束后,法院没有当庭宣布判决结果。

面对未知,刘金梅坚定地说,如果事实认定不清楚,还会继续提起上诉。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8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