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化
手机搜狐
SOHU.COM

她说,男人挺可怜的,只能靠自己

近日湖南卫视推出一档名为《我是创业者》的综艺节目,颇受关注。创业者这一特殊群体的工作状态,也集中被大众所了解。

刻板印象里,由于压力大、应酬多、作息不规律,创投圈似乎是一个只适合男性角力的丛林世界,女性创业者在其中只是零星点缀。

但就是这一小部分人,选择对这样的设定说“不”。像男性同行一样,她们去拼去抢去争取。她们是妻子,是母亲,亦是风雨中不惧前路的项目领头人。

我们找了几位女性创业者,聊了聊她们的故事。一个有趣的发现是,女性身份时常给她们的工作带来家庭阻力、社会偏见以及交往局限;但在某些特定的时刻,她们也暗自庆幸,“还好我是个女人”。

“希望跟你成为朋友,但是我真的不建议一个女性去创业”

张海霞 32岁 已婚 育有两个孩子

前新东方名师,国内最早的人工智能创业者之一。作为在线智能教学平台魔力学院创始人,带着团队攻克难题——用人工智能机器替代专业老师讲课。

展开剩余88%

魔力学院创始人张海霞。(网络图)

2013年6月,我念完研究生从北大毕业,怀着孕并且有了初步的创业想法。

怀第一个孩子时,我见了80多位投资人和投资经理。从怀孕开始想要创业,到第一个娃生出来,融资都以失败告终。

其实我没有想过一定要等生完孩子再创业,怀孕只是身体的一个状态。每个项目都有一段摸索过程,既然在摸索,那这两件事情是可以同时进行的。

但是投资人会觉得一个大学刚毕业的女孩去创业,什么都不懂,还挺着个大肚子,简直是来搞笑的。那段时间,我见的超过90%的投资人都觉得怀孕是一个负面影响,受到歧视的感觉非常明显。

印象最深的是,我在泰康金融大厦见了一位投资人,他根本就不跟我聊项目,而是花了两个小时,教我如何做人,告诉我是做不了创业这件事的。

他说:“海霞,我知道你不容易,但是创业的话,你要懂一些事情。”然后就跟我讲很多其实都早就已经知道的事情,比如,“女生天然的会有一些劣势,会情绪化”。临走之前,他还说,“希望跟你成为朋友,但是我真的不建议一个女性去创业。”

还有一次,有位女性投资人和我聊项目,了解当下的行业环境,但是过了会儿她突然说:“我不投女创业者,虽然我也是女性投资人。因为我自己是女性,所以特别了解你。”

融资失败,生完第一个孩子后,我得了产后抑郁症,整夜整夜睡不着觉,甚至想过自杀。后来丈夫辞职,成了我的合伙人,两个人一起创业,减轻了不少压力。

传统观点会认为,女性做成一件事的概率比较低,即使女性去工作,老板可能也会想这个女人会在什么时候生孩子,要不要录用,更何况投资人是要给你投成百上千万,他们会更谨慎。

怀二胎的时候,也是寻求融资(的阶段)。当时企业已经做大了,有48个人要养,而且如果拿不到那笔融资,公司就会破产。

我约见了一位投资经理,上午10点到11点半见面。我一大早就从中关村出发了,一路堵车到望京SOHO。当时怀孕四五个月,有很大的孕吐反应,一路上非常难熬。结果对方见到我之后说:“我只有10分钟的时间听你的项目”,也就是说,他在不知道我项目的情况下,已经把我否定了。

张海霞曾经是新东方名师,如今她努力做好自己想做的教育。(网络图)

进产房的前一刻,我还拿着手机在工作,当时有一本书要出版,需要和出版社的人沟通。下午6点半进待产室,手机就要没收了,6点多的时候我发了一条消息,“我可能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都看不到信息,有什么问题你先跟我的合伙人沟通。”出了产房,我第一时间先找手机,看看有什么工作消息。

生完孩子还要坐月子。当时老大还不到两岁,我躺在床上,非常煎熬,但基本上每天也会工作6个小时。产后第31天,我就冲回了公司。当时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裁员,整个过程很麻烦,谁走谁留都牵涉到很多沟通。

刚出生的小宝宝还要喂奶,早晨我会先去公司,中午的时候跑回家喂奶,喂完奶之后下午再跑回公司,如果不需要就在家里加班干活。

给第一个娃喂奶的时候,坚持了一年从公司到家两头跑,感觉还行。第二个娃的时候,也是这样来回跑,但是感觉身体条件已经没有原来好了,扛不住了。于是开始数日子,一看日历,还有8个月断奶,会觉得很漫长。

也不是没有好消息。在我寻求融资的第六个月,终于拿到了一小笔资金。在领投方和第一跟投方都放弃投资的情况下,第二跟投方选择了继续投资我们,恰巧是因为我怀孕才投的。

当时他给出的理由是:一个在怀孕期间还这么拼的女性,非常坚韧,她是一定不会放弃这个公司的。

“出来混,大家都是平等的”

殷闵贞 38岁 已婚 育有一女

曾经是影视圈经纪人,如今选择自主创业,做公关公司老板。

铂悦文化创始人殷闵贞。(网络图)

可能因为自己形象可人,从接触影视这一行开始,我就遭到过无数次性骚扰。

我在娱乐圈摸爬滚打了18年,前9年给人打工,做过助理导演、影视发行,也带过艺人。电视剧《爱情公寓》的一干主演都是我一手挑出来的,还挖掘了郑恺、林更新这些当红小鲜肉。但我依旧只是个娱乐圈“民工”,会蹲在路边吃盒饭,大半夜还在胡同里陪着剧组加班。

如今我负责接洽诸多国际品牌进入中国,也是各大时装周的深度合作伙伴,在影视圈也有不错的人脉。受邀参加各种时尚晚宴、品牌秀时,宴会上每个座位都放着写有嘉宾名字的精致名片,跟我同一桌的大多是其他影视公司老总。他们客气而得体,尊敬地跟我攀谈,似乎不记得我们曾经在哪见过。

十几年前,也是这样的场合,他们轻薄而好色,周围环绕着不出名的女艺人。我被迫喝了许多酒,笑着应承。他们调笑着:“小殷啊,像你这样的女人不该出来工作,跟我们吃吃饭就好了。”更有夸张者,见我的第一天就跟我求婚,暗示他自己在北京如何风光,“你快跟你男朋友分手吧。”

我压抑着心中的不适和反感,客气地拒绝了。那时的我还只是影视行业内的小菜鸟,没有资源,没有跟他们平起平坐说话的权利,甚至没有发怒的勇气。这一行一直都是这样,男人主导,重色的风气从来没有变过。

整个影视行业,能够让女人维持优雅,而不是吃相难看、不断突破自己底线的,只有做公关。2008年,我生了一场大病,检查出了非常严重的甲状腺结节。那时我的经济条件不好,住的是6到8人的病房,只住了5天,就因为床位紧张匆匆出了院。就在那时,我决定创业,自己掌握话语权。

我的身体还未痊愈时,就绑着绷带就去见了我的第一个客户,并且成功了。那是个非常和善的男士,拿下这个项目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他看到我那么拼的样子,也觉得我一个女人十分不容易。有了这个项目,每月的月费(为项目做公关维护获得的经费)是我当时工资的10倍,足以让我有勇气去原来的公司辞职。我也就是这样,从影视行业转行做了公关。

从影视到公关,殷闵贞没有舍弃的是自己的那股拼劲。(网络图)

公关是一份需要细心和韧劲的工作,比如做各种品牌活动,要注意各种细节,女性的细腻天然比许多男性更为适合。我的公司也是女性远多于男性,我并不觉得女性会比男性差,整体能力还有抗压性都比男性好。我曾经用过一个男生,香港来的,以前在大公司干过,结果半个月就辞了——做事拖拖拉拉、参加一天活动要换两三套衣服。但我们公司的女生全部都是女汉子,坐在地上干活,不怕苦不怕累。

我觉得女性这个身份是个双刃剑。当你有足够的实力后,一切都无法左右和影响你的事业,你长得好不好看都不重要了。

有趣的是,很多年前那些公司的老板,现在跟我在一个场合参加活动时,我们是平起平坐的。他们(老板)知道你成长了,强大了,性骚扰这样的行为慢慢的就少了。在酒桌上,大家对你都会毕恭毕敬,至少不会像以前那样轻薄了。

出来混,大家都是平等的。

“男人有时候挺可怜的,他们只能靠自己”

詹璐 32岁 未婚

艺术专业出身,曾在凤凰网等媒体工作。2017年,成立艺术衍生品牌“壹封情书”,通过每周一幅画的订阅模式,在办公场景中带订户了解艺术,游览世界。

壹封情书创始人詹璐。(网络图)

创业之后,我胖了20斤。压力很大的时候就会暴饮暴食,打开衣柜,所有衣服都穿不上了。

可能跟我以前做过很长时间的时尚活动策划有关,每天会碰到很多明星,对自己要求也很高。那时候,我每天晚上都要贴面膜,定期还去美容院。

但是创业后,我把这一切关于美的习惯都抛弃了。因为在资本方面前,我永远都是处在弱势的,他们说要改什么,我就会去改。结果就是我永远在迎合,包括放弃自己的女性特征。

责任编辑:魏昕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8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