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化
手机搜狐
SOHU.COM

上影集团董事长任仲伦:40年522部,再艰难的时刻上影也坚持出好作品

任仲伦

|林莉丽

编辑|万晓茜

光影四十年,为人民抒写、为时代放歌。

1978-2018年,上影共生产电影522部、电视剧316部;上美影生产动画电影24部、艺术短片207部、动画系列片60部计1661集;上译厂配音录制影片986部;上影出品影片获各类奖778次,艺术家获奖78人次……

回望上影40年,上影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任仲伦说:“改革开放40年,上影用一批经典电影呼应了历史变革,呼应了思想解放,完成了对民众最形象、最生动的思想启蒙。过去40年中国电影潮起潮落,我们每个历史阶段都没有缺席。再艰难的时刻,上影也坚持出好作品。”

任仲伦富有激情地谈起最近习近平总书记给牛犇同志的信,谈到了“把为人民创作作为人生追求”的价值,也谈到了国有电影企业的政治优势、思想优势和组织优势。他还强调了国有电影企业在建设电影强国中的重要作用,“在建设中国电影强国过程中,必须建设一批强大的电影企业。上影立志成为强大的电影企业。”

展开剩余93%

创作重镇、改革先锋、开放码头。这是上影和上海电影过去40年的行业印象。

2018年是中国改革开放四十周年,也是中国电影人众志成城、砥砺奋进、春风化雨的四十年。6月的上海国际电影节上,上影人用一段8分钟的短片交出了自己的40年电影答卷。

上世纪70年代的《于无声处》《从奴隶到将军》,80年代的《庐山恋》《天云山传奇》《喜盈门》《芙蓉镇》,90年代到进入新世纪的《生死抉择》《开天辟地》《2046》《大灌篮》《木乃伊3》《三峡好人》《辛亥革命》《东京审判》《赵氏孤儿》《高考1977》《天将雄师》《盗墓笔记》《一代宗师》《铁道飞虎》《山河故人》《西藏天空》《焦裕禄》《彭德怀元帅》《大耳朵图图之美食狂想曲》《村戏》《江湖儿女》……40年,上影出品电影共获得856项国内外大奖。

许多上影影片荣获的奖杯陈列在上海电影博物馆里

时间提供了回顾的契机,亲历者更能体味文字背后的分量。

“40年来,上影厂没有成为改革开放的旁观者,而是直接参与了这场伟大的变革,用我们的智慧、用我们的作品直接讴歌这个伟大的社会、伟大的变化。”上影厂老厂长、《走出地平线》、《生死抉择》导演于本正说。

“过去40年,我们每个历史阶段都没有缺席,再艰难的时刻,上影也坚持出好作品。”上影集团董事长任仲伦说。

进入新世纪,在“开放逼改革、合作促发展“的企业共识下,创作重镇逐步向改革先锋、开放码头拓展延伸。

2003年,上影率先提出“产业链”概念,实现制片、市场、技术、传播多板块良性互动。携手美国华纳建设国内首家合资影院;国内率先投资建设IMAX银幕、3D4K120帧影厅;2005年合拍《伯爵夫人》首次实现海外版权分成;直接投资外国电影拍摄了《蓝莓之夜》,成为大陆企业投资外国电影的先例;8次获得“全国文化企业30强”荣誉称号,6次被评为“国家文化出口重点企业”;企业持续盈利能力行业领先;2016年8月,作为上证主板首批上市的两家大型电影企业之一,上海电影股份有限公司在上海证券交易所挂牌……

从2003年到2016年,上影人用13年的时间完成了转企、改制、上市三步走。任仲伦曾用“历经数年、百感交集”表达企业上市后的感受。在他看来,“上市最大好处是可以完全按照市场规律办事,既针对产业的发展,也针对人才。解放思想,才能解放生产力;调整生产关系,才能促进生产力。”

改革开放40年,给上海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活力,也让上海电影全面纳入世界电影坐标。站在改革开放40年的时代新起点上,任仲伦最关心的是从电影大国向电影强国迈进的过程中,电影国家队的使命。“建设电影强国,首先要建设一批强大的电影企业。经过这些年的发展,上影已经到了厚积厚发的时候。”

张瑞芳的托付

“电影困难、上影困难,我知道。但是再困难,我们演员剧团不要解散……”这是2003年任仲伦刚刚到上影履新的时候,著名电影艺术家张瑞芳对他的托付。

张瑞芳口中的困难,可以具体到几组数字:2003年全国电影票房9.2亿,观众人次才3500万。上影与其他国有电影企业一样面临种种困难。用任仲伦的话说,“当时电影面临全面困难,只有国有企业坚守着,坚守就意味着牺牲。”

时间走到2018年。6月17日,在上影五号棚,牛犇、向梅、杨在葆、达式常、梁波罗、何麟、佟瑞欣、王景春等上影老、中、青三代演员齐聚一堂,以“我的剧团我的家”为主题,点燃生日蜡烛,祝贺剧团65周年生日快乐。

“这可能是国内为数不多走过65年的电影演员剧团了。”任仲伦说。提到演员剧团,他爱用的一个词是“根深叶茂”。65年过去了,演员剧团没有解散,还越来越好。任仲伦和演员剧团的同志们完成了张瑞芳的托付。

除了演员剧团,同样让上影人骄傲的是上影的欣欣向荣。企业效益持续增长,现金流充沛,30%的企业负债率远低于行业水平。“上影人没有生存的焦虑,只有发展的压力。”任仲伦说。

牛犇入党

来自演员剧团的凝聚力,感染过张瑞芳,也同样感染着牛犇。进而成为他入党的动力。作为牛犇的入党介绍人,任仲伦见证了牛犇入党的全过程。

2017年牛犇被授予第31届中国电影金鸡奖终身成就奖,同时获奖的还有上影出品的影片《村戏》和《大耳朵图图之美食狂想曲》。折桂归来,上影为此组织了一次集团内部表彰会。没有大场面,“只是以家里人的情感为家里人庆功。”就是在那次表彰会上,牛犇很是激动,已经退休二十多年的他有“回家的感觉”,也再次萌生了入党的念头。早在80年代,牛犇就提出过入党的申请。

之后在上影举办的《习近平的七年知青岁月》读书会上,作为入党积极分子的牛犇拿出一枚团徽,再次郑重地表达了自己希望入党的愿望。

“当年从戴上团徽的一刻,我就和夫人相约一起入党。今天,我还记得我们的誓言……”牛犇说。

培训,政审,支部大会等流程下来,在6月的“2018我的电影党课”启动仪式上,任仲伦以介绍人的身份领誓并见证了牛犇的入党。

牛犇有一块绸缎,上面是他与爱人结婚的时候宾客的签字。牛犇说,“当年我们曾约定,要共同进步,共同入党。现在我实现了我们当年的共同约定,今天开始,我就是你们的同志了。”6月27日,在上影集团党委召开的“学习习近平总书记给牛犇同志来信的重要精神”专题座谈会上,牛犇说。

总书记始终关怀全国艺术家,也关怀上影的艺术家。

任仲伦回忆:2007年总书记当时在上海工作,他亲临上影视察,对张瑞芳、谢晋和秦怡等艺术家百般关怀,并嘱托:把上影搞好;2009年上影建厂60周年,总书记当时在北京工作,亲笔写信勉励上影:创作生产更多融思想性、艺术性、观赏性于一体的精品力作,为促进社会主义文化大发展大繁荣作出更大的贡献。此次给牛犇的信期待我们:做有信仰、有情怀、有担当的人。这再次鼓舞了上影人,也鼓舞了全国艺术家。

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上海市委书记李强说,84岁的牛犇同志入党是上海党建的一段佳话。充分说明追求信仰不分早晚,坚定理想需要终身践行。

党支部建到剧组里

“任总,您是不是不信任我们啊?”若干年前的一部电影开机前,任仲伦接到了主演的电话。原来,听说上影要在剧组建临时党支部,一些外来的主创心里打起了鼓,“是不是上影不信任我们,所以要建立党支部监督工作?”

“其实,这是我们的传统。凡是上影主控的片子,都会把党支部建到剧组里。”任仲伦说。“国有电影企业是有优势的。这就是思想优势、政治优势、组织优势,我们心里一直都有,没有放弃。”

7月1日,电影《村戏》临时党支部被上影集团授予基层先进党支部称号。这是一个在上海和太行山之间,通过微信会议建立的党支部。临时党支部从剧组筹备期就成立了。为了实现高效、便捷的沟通,临时党支部的成立大会以微信视频的方式召开,随着拍摄工作的展开,这个建在剧组的党支部和所有党支部一样开支部会议、过组织生活,“既服务创作、又保障生产”。

电影《村戏》根据贾大山同名小说改编,为了准确还原上世纪80年代初的河北农村,演员全部住在当地老乡家里,还专门种了九亩花生。临时党支部由上影工作人员和当地剧团的演员共同组成,拍摄过程中,剧团的党支部成员充分发挥熟悉当地情况的优势,为摄制组工作提供了住宿、外联等一系列保障。党支部委员被剧组同志称为“我们的三个村干部”。

“我的电影党课”

“电影党课是我们利用红色资源进行思想教育的延伸和强化。”任仲伦说,张瑞芳、孙道临、秦怡、吕其明等电影人都在上影开过电影党课。

2017年上影“我的电影党课”一经推出,便受到了来自全社会的广泛关注。

“这样的党课,我愿意多上几次!”很多上过电影党课的党员这样说。

据统计,2017“我的电影党课”展映影院近80家,开场电影数量约2400场,电影党课活动服务客户共达1200家,其中10场千人党课示范课成为供不应求的明星产品,活动观众总人次达到23.5万。

2018年,电影党课项目组继续创新升级,6月26日至9月30日,电影党课将推出“双百、双三十”活动:即参展影院100家、活动时间100天;同时,展映影片在去年18部影片的基础上,丰富片源至30部左右,并将拳头产品“党课示范课”增加至30场左右,满足广大基层支部强烈需求。

“上影有着抓好党建工作的好传统,也有资源,所以更有义务和责任把‘我的电影党课’活动办好并一直办下去,传递正能量。从电影出发,履行文化企业社会责任、探索创新党建形式,上影义不容辞。”上影集团党委书记任仲伦说。

向谢晋致敬

让企业历久弥新的,除了思想优势、政治优势、组织优势,还有薪火相传的创作传统。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和七八十年代,曾是标志着上海电影制片厂创作辉煌的两个里程碑。而谢晋正是七八十年代上海电影的代表人物。

任仲伦还记得最后一次跟谢晋见面的情景,“那是在他去世前的几个月,他写信告诉我,说手上有五个剧本,叫我过去看看,商量商量先拍哪部电影。”

今年是电影艺术大师谢晋导演诞辰95周年,逝世10周年。为此,上影集团特别在上海国际电影节“向大师致敬单元”举办谢晋经典电影回顾展,上影人用这样的方式致敬大师、薪火相传。本届上海国际电影节评委会主席姜文曾说,

“谢晋导演教会我拍电影,教会我拍好电影。”当年,谢晋大胆启用刚毕业不久的姜文担任《芙蓉镇》的主角。

完善产业链

片库经营、华语电影和产业链是上影集团从传统电影厂向现代电影企业转型的改革“三板斧”,也是上影首倡的“改革”经验。作为中国电影的创作重镇,在产业调整期提出这样的企业战略,无疑体现了上海电影人困境求生、厚积厚发的开拓精神。

电影是高投入、高风险的创意型产业,如何规避制片风险是全世界电影公司共同面临的难题。在好莱坞,片库经营被视为规避电影公司经营风险的安全阀。

作为一家有“金饭碗”的电影公司,上影抓住新世纪全国各地有线电视网,视频网站和高清频道发展、渠道对内容的需求增强的契机,率先提出“片库经营”,为上影1500多部故事片,美术片厂500多部美术片和1551部科教片找到了大银幕之外的全新跑道。以版权营销为核心的新型发行战略也成为上市后的“上海电影”一个重要的发展战略。

任仲伦还记得当年倡导“华语电影”的初衷——当时“韩流滚滚”成为韩国电影盛行的标识,而彼时内地、香港、台湾市场分散并未形成绝对的影响力,在世界范围中活跃的华人电影人也没有纳入国际视野。

如果用“华语电影”的概念集聚起全球华人电影人力量,无疑是一种影响世界的电影力量,而且将毫不逊色韩国或日本等国的力量。

于是,在华语电影的概念下,张艺谋、陈凯歌、王家卫、吴宇森、李安、贾樟柯等电影人集结,形成了亚洲最具影响力的创作力量。这一时期的上影集团,陆续完成了与寰亚、英皇等电影公司和王家卫、李安、陈可辛、朱延平等华语电影导演的合作,并逐步将合作的范围拓展至好莱坞一线电影人。

今年的上海国际电影节期间,上影集团下属的东方电影频道和北京环球七福达成战略合作,未来双方将整合优质资源,从广告运营升级、大型主题活动打造及艺人资源经纪等方面强强联手,共同打造全新的优质影视平台。

任仲伦常说,上影十几年只做了三个字——产业链,即打造一个“产业链完整、多片种繁荣、创作能力领先、市场竞争力领先、国际影响力领先的现代影业集团”。为此,保持战略定力、久久为功。

此次东方电影频道和环球七福的牵手,在制片、制作、创作之余,旨在继续为上影的产业链补全演艺经纪版块。“电影产业的竞争是稀缺资源的竞争,产业发展追求良性、健康的资源配置。而优秀演员毫无疑问是当下最核心竞争力。”任仲伦说,“在新的市场背景下,建立新的演员培养、经纪机制,这将是一个新的产业增长点,聚焦点。”

除了补足演员经纪的短板,上影的新型片场也在积极筹备中。

“上海提出建立全球的影视创制中心,对电影产业而言,这意味着一个强大而完整的制作体系,前期拍完了、后期带走了就不算完整。”任仲伦说。

据介绍,筹备中的上影新型片场将运用相对成熟的人工智能技术,依托现代计算机技术、互联网技术,实现传统摄影棚、影像娱乐和人工智能引领下的特技、特效协同发展。

从电影大国到电影强国

2018年上半年,全年总票房320.31亿元,同比增长17.82%;总人次9.01亿,同比增长15.34%。截至6月底,全国银幕55623块。其中3D银幕49190块,占比88%。巨幕820块,包括中国巨幕304块,IMAX银幕516块。

今年上半年,电影市场再传佳绩,各项指标同比保持稳定增长。中国从电影大国向电影强国的迈进,也是任仲伦长久关注的课题,因为这是国家电影战略。

“建设电影强国,必须建立一批强大的电影企业。电影强国,除了票房、银幕数、观影人次,还有一个重要的指标:就是强大而富有竞争力的电影企业。这该是电影强国的四梁八柱。”任仲伦说。

任仲伦分享了一组数据:美国六大公司票房占全球票房的25%,占北美票房的85%,上千亿美元市值、上百亿美元资产、几十亿美元的利润,是美国大电影公司的标配。相比之下,现阶段的中国电影公司无论是市值还是资产都还有距离,或者说很大的距离。我们要发奋图强。

尽管如此,任仲伦对电影强国的战略仍然充满了信心,“电影强国意味着国与国之间的竞争,这是全球视野。要有文化自信。”

一个乐观的现实主义者,这是任仲伦对自己的判断。他的乐观首先来自中国电影发展的事实,“大年初一单日票房将近13亿,人次突破3200万。”

与此同时,他也不回避行业的隐忧。发展加快、风险积聚也是基本事实:“80年代拍一部电影三五十万,五年前拍一部电影三五千万,今天想拍一部明星集聚的电影,投资已经飚到三五个亿。1000倍的投入增长,风险在加倍集聚,中小企业很难有抗风险的能力。”也是基于这样的风险判断,让任仲伦看重“建设强大电影企业”的意义。

锚定了前进的方向,任仲伦也有担忧。近期电影产业发展有些杂音,也有些因为失律而导致的不规范现象。他认为:产业的发展最害怕两种伤害,一是盲目唱衰对资本信心的伤害,二是不规范导致对观众观影热情的伤害。

任仲伦说,“问题都是发展中的问题,一定不能放大发展中的问题,也不能漠视这些现象可能对行业的伤害。”

多片种繁荣的制片路线

任仲伦是78级大学生,改革开放30周年,他提议拍摄了一部影片《高考1977》,今年他又提议拍摄《高考1977》的姊妹篇《大学1978》。

《大学1978》的故事一头一尾从两堂课开始、结束,再现了民族思想解放前夜,一代青年学生和知识分子的命运追求和精神气质。“40年后看待当年的伤痕和苦难,应该有更高的境界。”任仲伦说。

《大学1978》之外,上影还策划推出一批重点影视项目,其中包括:表现两代人攀登珠峰英雄气魄的电影《攀登者》;创世神话电影《大禹治水》;反映二战期间拯救犹太难民的电影《魔咒钢琴》;描写反腐倡廉的电影《猎狐》,以及电视剧《外交风云》。另外,还有根据美影经典IP改编的真人动画电影《天书奇谭之九尾狐传奇》和《葫芦兄弟》,动画大电影

《孙悟空之火焰山》、《新雪孩子》、水墨动画大电影《斑羚飞渡》等。

上影坚持百花齐放的制片路线,有《大灌篮》《锦衣卫》《铁道飞虎》《盗墓笔记》这样的商业片;有《东京审判》《高考1977》《辛亥革命》这样的主旋律影片;也有《世界》《三峡好人》《村戏》《江湖儿女》这样的艺术探索……下半年上影出品的《江湖儿女》《爱情公寓》《上海王2》《欧洲攻略》《找到你》《阿凡提之奇缘历险》(影院动画片)等8部电影将集中上映。

“我们的制片路线是响应国家电影战略,坚持百花齐放。”任仲伦说,“上影要坚持在任何历史时期都不缺席,要坚持持续有优秀作品,这是上影的价值观。”

声明

文章未经授权严禁转载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8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