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社会
手机搜狐
SOHU.COM

11个姐姐凑32万给弟娶妻:家庭互助不是牺牲女性成全男性 | 沸腾

男女平等的理念愈发深入人心,但牺牲女性权益成全男性的做法却依旧普遍。

▲山西一家11个闺女1个儿子 姐姐们凑32万给弟娶妻。视频来源:新京报动新闻

文 |从易

山西吕梁的高家有12个子女,唯独最小的儿子是高家唯一的男丁,为了给家中唯一的男丁娶媳妇,11个姐姐集资32万,其中23万用来给弟弟买房。

婚礼当天为了给弟弟送去祝福,11个姐姐穿着标注有1-11数字的红色T恤,按家中排行从大到小逐一上台,对结婚的弟弟说祝福语。村民拍下这段其乐融融的结婚典礼,却引发网友对“重男轻女”“彩礼高”等问题的质疑。

展开剩余84%

▲图片来自大河报网

━━━━

网友不是反对姐弟互助而是担心重男轻女

不过姐姐们在后来接受采访时表示,父母并非“重男轻女”,只是老一辈的思维,就是想要生一个儿子。并且姐弟们在成长过程中关系融洽,并未觉得父母偏袒弟弟。弟弟也表示,姐姐们非常疼爱他,从小到大有什么好的都给他,他以后会对父母和姐姐们好一辈子。

随即有媒体刊发评论,认为网友对这个家庭的不理解,暴露的是当下大都市中产家庭对亲情的冷漠和自私;这种个人主义的价值观忽视了生活的另外一种维度,即兄弟姐妹互帮互助其乐融融的幸福;姐姐们的“牺牲”让这个家充满爱和团结,这一点都市中产是不会懂的。

这样的评论,其实挺“诛心”的,仿佛一旦你质疑这个家庭的做法,就要背上“自私自利”“冷漠”“不理解爱和团结”等大帽子。可实际上,类似评论的指向,与网友们所担忧的,根本不是一个层面的问题。

我们反对姐弟之间互帮互助吗?我翻看了网友的许多留言,都没有看到这一论调。事实上,如果姐姐们经济条件允许,并且都心甘情愿,那么她们在弟弟结婚时出资帮忙,这不仅是她们的权利,也是值得赞许的。互帮互助、一起幸福,这不正是家和家人的意义吗?

应该看到,网友的担忧,是有一个大背景的,即“重男轻女”的社会语境。

▲图片来自大河报网

━━━━

为何有“扶弟魔”而无“扶姐魔”的说法?

对此我们不必讳言,现实生活中的确有不少家庭,生育一定要生到有男孩为止;有的地方为了生儿子做法更为极端,中国的男女比例至今依旧严重失衡;在孩子成长过程中,所有资源都向男孩倾斜;将女儿的彩礼钱,用来给儿子娶媳妇……

比如彩礼。舆论对天价彩礼的批评由来已久,很多人都将矛头指向女儿。可学者陶自祥的一项研究发现,“家长为凑足儿子成家时所需要的高额彩礼,为保证儿子这一代香火延续,家长往往只好出让女儿或强迫女儿早婚”。

也就是说,在许多农村家庭,把女儿嫁了拿到高额彩礼,才能为家中的儿子支付彩礼娶进儿媳妇,彩礼的本质近于“卖女儿”。

有些家庭主宰了女儿的婚姻自由,谁给出的彩礼高,就把女儿嫁给谁。这样的做法虽比较极端,但它们的确存在。

只有理解了这个大背景,我们才能理解网友对该新闻事件的质疑。这个新闻刚好契合了传统的“重男轻女”的样本:一定要生儿子,姐姐们始终在付出和牺牲……

比如有人担忧,新闻中的姐姐每个人拿出2万元,会不会有姐姐自己家境贫困,却因为弟弟要结婚,硬是勒紧腰带拿出钱?

从个体层面,她们当然有权利为弟弟牺牲(这也不该由她们遭受苛责),但从社会层面,我们有必要去检讨:为什么牺牲女性的权益去成全男性成为一种理所当然?为何一些家庭的“爱和团结”总是以牺牲女性权益为前提?为何从来有“扶弟魔”的说法,却很少听说过“扶姐魔”?

虽然随着时代的进步,观念的革新,男女平等的理念愈发深入人心,但也不必否认,“重男轻女”在中国不少地区依旧根深蒂固,牺牲女性的权益成全男性的做法也很普遍。

在这样的语境下,网友对类似新闻的质疑和讨论,不仅不是过度敏感,反倒是必须的。观念的水位就是这样一点一点提升的,男女平等的进程就是这么一点一点推进的。

编辑:新吾 实习生:范娜娜 校对:王心

推荐:

5800万空巢青年供养了孤独经济,孤独怎么就成了一门生意?|沸腾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8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