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手机搜狐
SOHU.COM

唐玄宗:差点用换帅之策玩死自己

古往今来,临战换帅是军队决策上非常忌讳的事情。弄好了,军队咸鱼翻身,弄坏了,军队一烂到底。

一千多年前的中国,胡马纵横华北,天下震动。在江山如同累卵之时,当时大唐帝国的决策者--唐玄宗李隆基,也把抵挡安禄山叛军的希望先后寄托在三位名帅身上。结果,这三位在边陲多次立功的名帅,均未能挡住安禄山的脚步。最后他们又都以不同方式兵败身死。古稀之年的唐玄宗,因此不得不出逃长安,在马嵬坡与杨贵妃上演离别悲剧。更重要的是,大唐盛世也自此一去不复返。

安禄山:老子今天要反!

展开剩余93%

无力回天封常清

唐玄宗失策的第一位替罪羊--封常清

安禄山起兵之后的第7天,安西节度使封常清正好朝觐唐玄宗。这个其貌不扬的汉子,豪气十足的宣称:我朝太平日久,所以百姓一旦风闻叛乱就恐惧不安,此乃人之常情,不足为虑。他随即向唐玄宗请求立刻前往东京,开府库,募骁勇,扬鞭奋马,北渡黄河。并且信誓旦旦的像皇帝保证,用不了几天,定能将逆胡之首献于阙下!

封常清也有自己的底气。他从一介斜眼跛足的丑屌丝,成为封疆大吏,有才学,办事果断,而且治军极严。在进攻位于今天的克什米尔一带的大勃律时,势如破竹,使得对方精锐尽丧,无奈臣服大唐。

唐朝的精锐部队经常被用于边境地区

但是他也许忘了,此一时彼一时。安禄山的十万胡骑,非大勃律的中亚部民可比。而玄宗给他拼凑的十余万天武军,与纵横西北的安西健儿相比更是云泥之别。

事实证明封常清还是太年轻。他首先那些形同杂鱼的官军,对抗叛军如同螳臂当车。先是一败于虎牢关,再来就是二败于葵园,接着三败于洛阳东门,之后又四败于洛阳城内都亭驿,最终五败于洛阳皇城东门。纵使封常清有通天之能,面对安禄山的铁骑,不仅无还手之力,连招架之功都没有。

东都洛阳沦陷后,唐朝官军大败。玄宗钦定封常清来背这个锅。他削了封常清的官爵,命其以白衣身份为唐军效力。好在唐军阵中目前还有另一位名帅,也是封常清的老上级--高仙芝。

正在守城的唐军

死不瞑目高仙芝

外族高富帅--高仙芝

和从最底层丑屌丝开始奋斗的封常清相比,高仙芝无疑是典型的外籍高富帅。高仙芝,高句丽人,姿容俊美,善于骑射,骁勇果敢。他幼时随父入唐,20岁时被授予将军,最后官至安西副都护、四镇都知兵马使等职,封密云郡公。

高仙芝在唐朝军队中屡立奇功,从智取小勃律到计袭石国,最后还与当年世界第一劲旅—大食军队进行了五日激战。虽然此战最终失败,但也算古代中国与世界级强军交战的第一人。

怛罗斯之战--大唐梦碎中亚

作为封常清的伯乐和老上级,当封常清被贬为白衣后,他命封常清巡监左右厢诸军,以助自己。针对敌我战力悬殊的实际情况,高仙芝采纳封常清避敌锋芒的建议,在未及请示玄宗的情况下,主动弃守陕郡、退保潼关。

从军事角度讲,这种策略无可厚非,但从政治上,这个犯了大忌。他身边的监军,宦官边令诚迫不及待地赶回长安,向玄宗打了小报告,极力夸大封常清和高仙芝的战败责任。

老照片上的潼关---地形险要

眼看铁蹄铮铮,踏遍万里江山,玄宗简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前不久还在华清池和大明宫里做着大唐梦,为何突然春梦就变成了噩梦呢?

明明刚刚清除了李林甫腐败集团,为何这些年富力强的新贵更为不堪一用?

大唐的征程是星辰大海,为何三镇一乱,一个多月就踏破东都?

为何这个东北方的安三胖摇身一变,变为忘恩负义的白眼狼?

盛世总是短暂即逝

带着无数的疑问,玄宗如同一个输红了眼的赌徒,开始疯狂的下令:高仙芝,封常清就地斩首!这两位纵横西域的名将,就这样冤屈的结束了自己的一生。尤其是高仙芝,竟然被人控告克扣粮饷和朝廷信物,在众将士的喊冤中,死在了封常清的身边。

两位将军走好

晚节不保哥舒翰

奋战也是无用功的哥舒翰

当然,煌煌大唐帝国,依然是名将如云。在儒帅封常清和外籍高富帅高仙芝之后,玄宗想到了一位远离主流战场多年的老帅--哥舒翰。

与两位前任相比,哥舒翰最大的爱好就是饮酒和女色,因此他在退出现役之后,早早中风。到了安史之乱的时候已经算半个废人了。仙芝,封常清血迹未干之际,玄宗就开始召他进宫。

玄宗(充满期待):政事堂已经决定了,命你担任兵马副元帅!

哥舒翰(惶恐):你还是另请高明吧!我也不是谦虚,我一个废人,怎么能担任副元帅呢?

玄宗(怒):朕已经研究决定啦!

哥舒翰(想哭):苟利大唐生死以,岂因病残避趋之...

于是,带着玄宗给他的二十万东拼西凑的大军,哥舒翰进入潼关。不过他毕竟是百战名将,知道自己手下部队野战能力不强,倒是守卫这座雄关绰绰有余有余。于是就修筑工事,深沟高垒,严防死守,从不出战。只有这样,哥舒翰还有自信能够顶得住安禄山的胡骑。但这种保平争胜的策略却让心高气傲的玄宗很不爽,加上与哥舒翰势同水火的杨国忠不断进谗言,玄宗开始不断催促哥舒翰出战。

今天的潼关地形依然险要

公元756年6月4日,哥舒翰一行人哭哭啼啼的出了潼关,驻扎于灵宝(今河南灵宝)西原。灵宝南面靠山,北临黄河,中间是一条七十里长的狭窄山道。叛军依山傍水精心布阵,只等唐军闯入伏击区。

6月8日,决战打响了。叛军将领王思礼率五万精锐一马当先,庞忠等人率十万大军紧随其后,后面还有三万人在黄河北岸高处击鼓助攻。他们故意示弱,队伍不整,吸引唐军主动前来发起攻击。唐军果然中计,一路前行,被诱进隘路。突然山上无数滚木檑石如冰雹般砸下,唐军在隘道上却没有周转余地,死伤枕籍,遭到重创。

哥舒翰眼见大势不好,急令毡车在前面开路,然而叛军早有后手,把数十辆点燃的草车推下山谷,很快烈焰熏天。唐军看不清目标,只知道胡乱放箭,直到日落时分,弩箭用尽,才发现没伤到敌人分毫。

叛军骑兵在潼关立功了

此时,叛军统帅崔乾祐命令精锐骑兵从唐军背后杀出,前后夹击。唐军在狭窄地形下根本发挥不了人多的威力,乱作一团,溃散逃命。光掉进黄河淹死的就有几万人,绝望的号叫声惊天动地。黄河边的唐军争相挤上运粮船,由于超载,几百艘运粮船最后都沉入了黄河河底。剩余的唐军把军械捆绑在一起,以枪当桨,划向黄河对岸。最终上岸的士兵仅有十分之一二。

潼关附近的多山地形非常不利于部队展开

哥舒翰在潼关城外挖有三条堑壕,均宽二丈,深一丈。结果大量逃回的唐军坠落其中,很快就填满深沟,后面的人踏着他们的身体,才跑回潼关城里。哥舒翰清点人数,二十万大军,仅仅剩下八千人。而哥舒翰自己随后被叛徒出卖,成为了安禄山的阶下囚。

哥舒翰的最后岁月真是无比屈辱和怯懦。他先是向安禄山摇尾乞降,向昔日手下部将写劝降信。但昔日手下诸将接到书信后,都复书责骂他不为国家死节,有失国家大臣的体面。安禄山大失所望,就把哥舒翰囚禁在禁苑之中。最后安禄山被其子安庆绪杀害,安庆绪兵败,逃往邺城前将哥舒翰等三十余名被俘唐将全部杀害。哥舒翰一代名将,死得如此窝囊,他如此屈节求生,也只不过多活了一年而已。

一代名将终究晚节不保

千古是非谁能评?

大唐转折点--安史之乱

从安禄山起兵到潼关失守不到一年间。唐玄宗三易主帅,却无法阻止屡败屡战,屡战屡败的局面。难道硕大的盛唐,上亿人找不到一个抵挡的住安禄山的?实则不然,在当时无论是颜氏兄弟,还是朔方军的李光弼,都一次又一次打破了“叛军不可战胜”的神话,那究竟为何,出现皇帝大力支持,军费高度充裕,官员密切配合的情况下,大唐军队却屡战屡败的情况呢?

其一是军队质量的差劲

天宝年间,大唐臻于极盛,土地资源高度集中,而与之相随的就是自从北周开始的府兵制的瓦解。为了应付各个折冲府越来越招不到兵的局面,唐王朝不得不在市井中招募“彍骑”,作为卫戍中央的卫军。

虽然花费银子不菲,装备也由国家统一采办,看起来红旗招展,相当壮观。不过在大都市的声色犬马下,他们很快也腐朽下来。至于为了应付安史之乱,临时招募的流氓无产者,更是不值一提。这样的部队与北方边军的百战之师对决,无疑是羊入虎口。想必封、高、哥三人没少感叹:手下尽是猪队友!

唐初的精锐部队在当时已经不复存在

其二是监军与宰相作祟

如果说边令诚的谗言,只是让封高冤死,那么在潼关灵宝之战前,杨国忠在背后搞小动作,无疑让正在逐渐好转的局面,瞬间坍塌。

中原历代君王都在出征大军安插监军,随时通报部队情况,以防谋反,而这些监军虽对军事一窍不通。但有皇帝的尚方宝剑,因此一次次让军事主官不得不做出错误军令。而作为皇帝左右手的宰相,本应总揽全局,老成谋国。但杨国忠这人却恰恰相反,经常以公报私,向皇帝提供虚假情报逼迫哥舒翰出战。最后也身死马嵬坡,遭到了应有的报应。

杨国忠: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其三是玄宗外行指挥内行

毫无疑问玄宗是一个不错的皇帝,但他毕竟没有太祖父李世民那样出色的军事才能。按理说做好给予主帅必要的支持,协调将相间的矛盾足矣。

但纵观这不到一年的作战中,玄宗先是杀了两个经验丰富的名将当替罪羊,又如同失心疯一般,一而再再而三的催促哥舒翰出关。整个过程中全然无视封常清泣血而写就的真知灼见,和大唐军队已不堪一击的事实,终于造成万劫不复的局面。

外行指挥内行是一个至今都时有发生的事情,所涉及的也是各行各业。究竟是为了上前助力,还是权利熏心,旁观者或许都不如当事人看的清楚。毕竟,自己心里的小算盘,只有自己最清楚。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8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