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社会
手机搜狐
SOHU.COM

在沧州,我不是药神,我是房奴

“房奴”这个词并不优美,甚至像《我不是药神》中的“药神”称号一样透露着生活的艰辛与无奈,却也是我们努力生活的证据。

《我不是药神》热映,关于生活的一系列刺痛神经的话题被挖掘出来,直接展现在我们的眼前。

在影院中,我在旁观别人的生活;走出影院,我在反思自己的生活,才发现,我不是药神,我是房奴。

2016年中,望着沧州房价稳步上升的趋势,咬咬牙,我掏出自己工作几年的积蓄加啃了下老,在沧州新华区某大型楼盘付了首付,抱着和《我不是药神》中程勇的一样的投机心理,希望在房价上涨的过程中能够“空手套白狼”,大赚一笔。

同事们都对我的“打肿了充胖子”行为不解,租房+还房贷的压迫下,很多人都知道未来一段时间我的生活不会太美妙。

展开剩余74%

想象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刚开始还房贷的日子充满了土腥味。

2016年,在沧州拿5000元的工资还算不错,但是在2300元房贷与1400元租金的两座大山下,诗和远方离我远去。一听到“活动聚餐”等字眼,就想到自己还有五十多万的负债与30年的还债时长,顿时前路漫漫,唯有苟且。

但是后来发现,手中抓住了一套房,就像抓住了面对未来的底气,我可以前一晚因为房贷彻夜难眠,也可以第二天因为成为年轻的“有房人士”笑醒。渐渐的,我从一个投资者变成了一个大概极为少见的“快乐房奴”。

之后真如我所料,沧州房价持续走高,并且在2017年初迎来了一次飞跃,曾让我苦不堪言的6000元/平米的房价彻底成为了过去,万元时代来临,很多人苦不堪言,而我会因为自己当时的果断而窃喜。

沧州房价的那一次飞跃,像是警钟,敲醒了沧州80后、90后心中的焦虑与浮躁。我的一位一直在买与不买之间徘徊的同事终于决定上车,选定了同一楼盘,但是房价已经从6000元/平米变为12000元/平米,不到一年的时间翻了整整一倍。

但他脸上的愁眉苦脸没有持续太久,而是渐渐为名下有房而舒了一口气,这时我才突然发现,当今社会“住房”对我们这一代而言是一道跨不过的坎

在回想《我不是药神》这部电影时,我在思考“自己是什么呢?”,后来发现“房奴”是最适合自己的词。如今还房贷已经成为了生活的一部分,工资也有了提升,每个月的压力减少了很多,还年轻,抬头看看路,诗和远方也似乎在并不遥远的未来。

就像《我不是药神》中的那样:“没啥不能没钱,有啥不能有病”,对于我们这一代而言,是“没啥不能没房”。“房奴”这个词并不优美,甚至像《我不是药神》中的“药神”称号一样透露着艰辛与无奈,却也是我们努力生活的证据。

沧州的房价对于大多数人而言很闹心,做房奴很苦逼,如今楼市调控仍在艰难进行,沧州也在之前推出了限价地,楼市会走向哪里这种复杂的问题我看不清,但是如今交房入住的家与稳定的房贷至少让我安心。

为一直拼搏的自己点赞。

声明:凡注有“搜狐焦点沧州站”的所有作品,版权均为本网站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摘编、复制、链接、镜像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8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