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社会
手机搜狐
SOHU.COM

兼职外壳下的校园贷:学生要还天价逾期费

推荐视频
女教师卧底揭秘校园贷

文 | 张楠茜

编辑 | 冯翊

王宜想起两年前上大一时,他被带入了一个挤满20多名大学生的小房间。大学生们像是流水线上的工人,排着队填写身份证信息、电话号码等信息;工作人员催促填写学生加快速度,等待4个多小时后,他与广西柒零肆金融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704公司)签了借款协议:借7820元买一部iPhone 6 Plus手机。

随后,一个中介给了他一个手机模型。拿着手机模型,王宜与手持协议的704公司工作人员站在一起,中介拍了照作为证明。这样,借款购买一部手机的全过程就完成了。

他参与的是704公司名下的“704校花”兼职换购项目。项目承诺向大学生预支一笔钱或商品,大学生可以通过公司提供的兼职打工,按工时计价,按月分期还款。

704公司在全国范围内开展了这项业务。两年多来,包括王宜在内的400多名大学生没能还清借款。近期,该公司将他们全部告上法庭,并给出调解方案,只还本金即可。

南宁市西乡塘区法院负责审理该案,一年多过去了,仍无人应诉,贵阳大学生海玉被强制执行为“老赖”。

据《南国早报》报道,大学生认为“校园贷”是非法放贷,国家打击“高利贷”,他们借的钱不用还。但包括王宜在内的多名涉案大学生却有另一个版本的“真相”。

展开剩余89%

他们觉得自己被704公司“坑”了:有的人在签订协议后,发现704公司并没有提供兼职,有的人没能顺利在704校花app上还款,产生了高昂的逾期费,年化率是国家规定上限的7.6倍。

704公司和学生的居间合同。资料图

“老赖”

今年5月,王宜的奶奶从老家拿着一份法院公告找到他,落款为“南宁市西乡塘区法院”,公告显示,704公司因为借款合同纠纷而起诉他。奶奶被一纸公告吓到,叫王宜别在外面干坏事,因为担心,她天天念经诵佛。

不止王宜一个人收到了类似的法院通知,海玉也被704公司起诉欠钱不还——这一人数截至6月初将近400。

他们大多在两年前接触704公司。2016年6月17日,王宜在南昌念大二时,向704公司借款7820元,买iPhone 6 Plus,分12个月以兼职形式还清借款。同年,在贵阳读大一的海玉也通过相同途径借款购买iPhone 6 Plus,还款方式与王宜一样;在南昌念大学的小林和六名同学一起办理了704校花兼职业务,从未打过工的小林想体验兼职,704校花预支给她工资2040元,小林再以12个月中每月兼职17个小时的方式抵消工资。

这些均是“704校花兼职换购”业务的一部分,704公司起诉王宜和海玉的理由是,贷款购买手机后,未偿还借款和逾期费。该公司的法务工作人员说,“太多学生欠款,现在已经过了合同约定的到期时间,他们都没有还钱。就只能起诉了。”

从起诉至今半年过去了,没有任何学生来应诉。南宁市西乡塘区法院庭长黄支革告诉搜狐号后窗,邮寄的法律文书多遭到拒收。

庭审现场,常常只有704公司代理律师和法官两个人,按程序陈述,一个案子大概20分钟结束,律师说,忙的时候一整天开十个庭。

王宜看着奶奶拿的法院公告,不想去应诉。他害怕更多家人知道他被人告了,想先观望一下。“如果让我一个人去那么远的法庭,我肯定是不会去的。”

海玉也没有去应诉,去年3月中旬收到传票后,最初判断它是假的,因为没有在西乡塘法院官网上查到案号。她随后联系到发放贷款的柳州银行还清了尾款。过了大概三个月,海玉父母在家收到判决书,判决海玉还清704公司欠款:“以3900元为基数,每天千分之五的利息,加上律师费600、损失费200。”

海玉说,“我爸妈务农,他们也不懂,没跟我说”。

直到强制执行书来了,海玉意识到事情变得严重,尝试和法院联系,一直打电话给法院相关工作人员,但连续好几天,无人接听。

当她与704公司就还款数额达成一致的时候,支付宝提示她,已被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即“老赖”。

曾任检察官、现为京衡律师上海事务所副主任邓学平说,如果大学生没有到庭应诉,法院可以缺席判决。判决生效后,法院可以根据原告方申请进行强制执行。如果被执行人仍不履行判决义务,法院可以将其列入失信被执行名单。

大学生作为失信被执行人面临的限制措施包括,禁止部分高消费行为如乘坐飞机、列车软卧、高铁等;实施其他信用惩戒,包括限制在金融机构贷款或办理信用卡;毕业后不得担任企业的法定代表人、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等。

海玉无意间中招了,她劝王宜去应诉。但他觉得,自己没有做坏事。“704是骗子,法院不应该支持704公司来欺负受害学生。”

欠费明细账单。受访者供图

“套路”

“704校花”项目的宣传显示,该公司承诺给签约者提供兼职、兼职换购、实习等服务,信息真实有效、产品零首付零利息,以“帮助大学生兼职成长,有效的解决大学生资金不足的问题,同时通过用课余时间做兼职来换取自己喜欢的商品。”

但包括王宜、海玉、小林在内的多位学生告诉后窗,app里并没有出现兼职。704校花项目代理人曾告诉小林,app没什么用,自己也被骗了。

在一个704公司人员组建的QQ群里,704公司偶尔提供几个兼职,如饭店服务员、送外卖、熬夜分拣快递等工作,但无法满足群里几百名大学生的需求。小林做过送外卖到女生寝室的兼职,做了3个月后,群里再也没有兼职信息,群主也退群。

704公司的法务工作人员说,如果学生有证据证明公司app没有提供兼职,可以来应诉,由法官来判定。

兼职申请合同。受访者供图

后窗看到王宜等人与704公司签订的合同,发现其中并未约定704公司提供兼职岗位的数量、质量等具体要求。律师邓学平觉得,目前很难认定704公司构成刑事诈骗或民事欺诈,何况它也确实提供过兼职。

由于后续无法获得兼职,王宜和小林只能用零花钱还款,但麻烦不断。

第一个月,王宜少还了几毛钱,一个月后发现产生了1000多元的“逾期费”。又过了一个月,app充不进钱,过了还款日,又产生了一笔逾期费。他多次联系客服,无人接听,他卸载了app,但逾期费并没有停止上涨,催收电话不断,有一次让他还4000多元逾期费。小林和海玉在无法兼职抵消还款之后,遭遇了与王宜相同的麻烦。

王宜等人签订的借款人告知书上提及,学生需要与704公司签署居中平台协议,支付贷款金额的5%作为服务费。如有逾期,将向704公司支付约定贷款金额的千分之五。按照协议,王宜借了7820元本金,每天的逾期费是39.1元,365天之后,他要多还14271.5元,逾期费年化率高达182.5%。而最高法规定,民间借贷“利息和违约金之和以不超过年利率24%为限”。

704公司催款人告诉小林,她借了2040元,逾期了,连本带利要还4000多元。小林说:“我兼职还了1000多元了,现在还剩不到500元就还清,你们这是翻了十倍啊。”一段时间后,对方又打电话要求还5000多元,过了几天,这个数字又变成3000多元。

704公司的法务工作人员也承认,“对他们学生来说,利息费肯定是高了点。”律师邓学平认为,超出国家规定的费用部分,法院不应给予支持。

借款告知书上还表示,学生需要与柳州银行签署借款合同、借据及其它相关材料,再由柳州银行发放个人消费性贷款,学生向银行贷款的年化率为10%。

但多名大学生告诉后窗,当时不知道与柳州银行签订了贷款协议。

“看贴吧才知道是柳州银行的贷款,感觉懵了,”王宜认为,自己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与柳州银行贷款。海玉签约时则“没有仔细看合同”,直到群里有人说柳州银行告诉她逾期,才知道和柳州银行有合作。去年夏天,王宜去找704公司在南昌的办公地点,发现空无一人。

在“704校花是坑也填平它”的QQ群里,大学生普遍认为,是704兼职平台挖好了坑,隐瞒了与柳州银行放贷、征信挂钩的事实,再故意产生高昂的逾期费。

704公司的一名法务人员否认公司隐瞒,“他们都知道有一个借款人告知书,签字了,都知道我们公司是跟柳州银行有合作关系的。”邓学平律师认为,如果逾期费用写进了协议,就“证明是协商一致的结果”,尚难论定704公司诈骗。

一位校园贷业内资深人士说,如果当时是学生本人签了和柳州银行的借款合同,说自己不知道是柳州银行放的贷,不大可能。704校花app还不了款导致逾期,不排除是技术原因造成的,“早期校园贷公司要实现还款实时秒回的功能,需要很大投入。小公司可能用的系统很low”。

近年来,因为校园贷引起的恶性事件并不罕见。《新京报》曾报道,2016年3月,河南牧业经济学院大二某学生,因无力偿还60多万网贷而跳楼。2017年5月27日,银监会、教育部、人力资源部社会保障部三部委下发《关于进一步加强校园贷规范管理工作的通知》,要求“一律暂停网贷机构开展在校大学生网贷业务,逐步消化存量业务。”

这名校园贷行业资深人士说,704公司以兼职换购商品,很可能是“挂羊头卖狗肉”:靠概念把人吸引来,放贷。如包装成介绍工作,租房子,“因为监管的原因,它没有资质,没有牌照,只能把自己包装成中介机构去做。它本质上是一个贷款公司,其盈利模式是向学生收取贷款金额5%的服务费和千分之五的逾期费。”

兼职工时还款的界面截图。资料图

“别碰校园贷”

收到传票前,海玉接过704公司催款人的一个电话,她表示逾期费还不了,还本金可以。对方说,“不还可以,那你就等着看你征信。”

小林想直接向银行还钱,但银行“不接受”个人还款,她和其他6名同学给广西银监局写了一封联名信,后者督促柳州银行调整还款流程,学生可以直接向银行还钱。

不久,她接到柳州银行电话,称欠款已经结清。但此后,704催款方又提醒她,银行归银行,欠704的逾期费也必须要还。小林要求在警察局收款,对方挂断电话,催款也就不了了之。

小林并未被起诉。704公司的法务工作人员表示,如果大学生能一次性还完本金,可以不要逾期费,如果学生还能证明还了柳州银行的钱,“我们就答应撤诉。”

南宁市西乡塘区法院庭长黄支革希望学生出庭应诉,出示证据来答辩,“如果对方认可的话,可能本金还能降下来。”

6月初,黄支革等人去过一趟贵州的高校,希望能调解成功,在已经立案的100多个案子里,贵州的大学生占一半以上。但这所高校只来了3名学生签订调解协议,他们当中,有人是学校通知了父母、父母让来的,有人找到了好的工作单位、怕受影响才来。

“每个人谈了十多二十分钟”。学生答应将钱先打给法院,法院再转给704公司。

关于704公司的高额逾期费,早前就有媒体报道。2016年11月,一篇题为《320元没还上,半年后竟要还4000元》的报道称,多地高校至少300多名大学生卷入704校花兼职换购项目,警方介入调查。此事后续如何,未见报道。百度贴吧、QQ群以及知乎上开始声讨704校花。

天眼查查询结果显示,704公司自身风险提示达35条。目前能在安卓应用市场上下载的704校花APP,已不能进行注册,客服电话也无人接听。据报道,“704校花”业务目前已被叫停,704公司处于追债阶段,柳州银行也已暂停“704校花”的贷款业务。

海玉现在很后悔当时的决定。那个换购来的苹果手机,合同上写的国行,拿到手却是港版。手机没用几个月就出现了问题。“就为了一部手机,太不值得了。”她提起信用污点,声音低了下去。

王宜从没把自己卷入校园贷的事情告诉过同学或室友,但会提醒学弟学妹别碰校园贷,“现在能不花钱就忍着不花”。

“四百名大学生借贷,无一人应诉”的新闻曝出后,“704校花是坑也填平它”QQ群里炸开了锅:“怎么知道自己有没有被起诉?”“能不能直接向柳州银行还款?”

王宜退群、入群、又退群,反复好几次,这次他又加回这个群,观望着讨论,离开庭还有不到一周时间,王宜还在犹豫,要不要去应诉,因为没有保留证据,他心里没底。

(为保护受访者,文中学生名字均为化名)

版权归属搜狐,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形式使用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8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