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化

刑事案件作为公共景观:米洛·侯的历史记录戏剧

原创:吴可言

这是从法院卷宗里摘录下来的一个真实案件:

2012年4月的一个晚上,

男子易沙讷(Ihsane Jarfi)在列日街道的拐角处的同性恋酒吧前面与一群年轻男子说了一会儿话。

据目击者称,这群男子身穿灰色卫衣。

两周后,易沙讷的尸体被发现在城郊森林的深处。

验尸发现,他遭受了数小时的酷刑,最终被凶残谋杀。

犯罪惊动了荷兰的一座平静的城市。米洛·侯(Milo Rau)在剧院舞台上再现了这个案例,演出者有专业演员也有业余爱好者。

米洛·侯(Milo Rau)

出生于1977年1月25日。瑞士导演、记者、散文家和教授。

获得过在舞台艺术,电影,散文,论坛讲座和展览等超过50座国际奖项,其中包括由欧盟颁发和国际戏剧协会颁发的奖项荷兰戏剧家奖。2017年4月,米洛·侯被任命为荷兰根特剧院2018-2019年度的艺术总监。

米洛·侯出生于瑞士伯尼尔。他曾在巴黎,苏黎世和柏林学习社会学,日耳曼语和罗曼语及文学。1997年,他开始创作旅行报告。2000起,他《新苏黎世报》担任文化记者。他的导演和作家职业生涯始于2003年,他开始在世界各地导演创作。米洛·侯于2007年创立了戏剧和电影制作公司“国际政治谋杀研究学院”。通过戏剧和电影谴责社会的政治和暴力。

出品作品《EMPIRE》, 图片来源:Marc Stephan

随着他的作品被邀请到重大的艺术节,如柏林戏剧节,阿维尼翁戏剧节,维也纳艺术节,威尼斯剧院双年展,布鲁塞尔国际戏剧节等,他的创作越来越多地受到艺术界的关注。

米洛·侯, 图片来源:RTC

除了制作戏剧和电影之外,米洛·侯也是一位社会学家,在大学里教授文化理论和社会学。

《再度上演》(La Reprise),图片来源:© Hubert Amiel

这是米洛·侯的《剧场历史记录》(Histoire(s) du théâtre )第一部分《再度上演》(La Reprise)中,导演和创作者在五幕中以一种多视角叙述形式处理悲剧:犯罪的来源是什么?蓄意还是巧合?观众扮演什么角色?集体的错误是什么?我们可以重现犯罪现场吗?我们如何将它置之在舞台之上?

《再度上演》(La Reprise),图片来源:© Hubert Amiel

在四位专业演员莎拉·德·博斯切利,塞巴斯蒂安·福柯,约翰·莱森和汤姆·阿比比以及非专业演员费边安·兰德斯和苏西·科科,他们在舞台下观众和摄影机的记录下再现了一场暴力谋杀案,失落与悲伤,谎言与真相,灾难与恐惧,残忍与恐怖,经历了不幸和悲惨之后,他们寻求理解这场重罪。

《再度上演》(La Reprise),图片来源:© Hubert Amiel

通过这部作品,米洛·侯开始了“记录式剧场”系列,这是一部关于人类最古老的艺术形式的延续性再现。在第一部分,米洛·侯和他的团队回到他们过去15年前的艺术作品的基本问题:关于悲剧的解读方式及关于剧场力量的反思。

令人赞叹的是,在这场直面地狱的恐惧之旅中,米洛·侯劳重新激活了作为社会学家的他最初的训练和索福克勒斯的古老戏剧技法继承人的必要性:就像在阿贾克斯时代的愤怒一样,它迫使我们面对最糟糕的人性,不是为了满足我们偷窥的冲动,而是为了打击这种拒绝直面残酷现实和不接受恐惧是我们人性的一部分的怯弱感。从一开始,剧场就是死者的咒语,是原始犯罪和集体创伤的仪式经历。

《再度上演》(La Reprise),图片来源:© Hubert Amiel

米洛·侯喜欢回到原点,这不仅是作为皮埃尔·布尔迪厄和特兹韦坦托多罗夫的学生的他养成的意识形态,还因为他在13岁时就开始读“布尔什维克列宁主义者”托洛茨基的著作。在荷兰根特,米洛·侯会一个人骑着自行车,全速前进。他认为生活中的人就是这么一个简单的肉身化的存在,铁臂钢盔都无法覆盖。据现年41岁的他而言,如果现实是可耻的和激进的现象,那么剧院也不能避免地要展现这样的现实。就算我们不愿意直面,我们也终将会目睹到真相,只要我们活在这个残酷的世界上。

《再度上演》(La Reprise),图片来源:© Hubert Amiel

于是这位年轻的瑞士导演,大胆的欧洲戏剧的新锐制作人,在他领导的荷兰根特剧院发表了一个激进的民主现实剧场“宣言”:

荷兰根特剧场宣言

Milo Rau制定的规则管理他的根特剧院的制作

1.-不仅仅是表现世界。 还要改变它。 目标不是要表达真实,而是要使真实被表达。

2.-剧院不仅展示作品,还应该展现一个生产过程。 研究,讨论,彩排和相关辩论必须公开。

3.-创作者的身份无论其是否专业,应该完全归属于那些参与彩排和表演的人,而不是其他人。

4.-禁止舞台上的经典文字的改编。 如果使用的文字,无论是来自书籍,电影还是戏剧都可能不超过表演持续时间的20%。

5.-彩排至少四分之一的时间必须在剧场外进行,因为戏剧空间意味着戏剧已经重复在此演出。

6.-至少必须在舞台上讲两种不同的语言。

7.-舞台上至少有两名演员不是职业演员。动物不算作是这些当中,但它们是受欢迎的。

8.-舞美装饰的总容量不得超过二十立方米,也就是说,普通驾驶执照的驾驶员就可以搬运上车,运输舞美材料。

9.-每个季度至少有一个作品在没有任何文化基础设施的冲突区域或战争区排练或演出。

10.-至少在三个国家的十个地区展示作品。没有作品能够离开特根剧场的名录直到达到这个数字。

米洛·侯在《二十一世纪的演员》一文中写道:“经过五十年的后现代,小资产阶级演员的情绪被拒绝,戏剧表演回归本性。那么如何在剧场保持真实?如何在广义上重建一个作家剧场,只能以小说或古典戏剧的改编来善终?如果我们不是我们这个时代的傀儡,我们必须减少这种无意识的懒惰。”他不仅发表了这个充满着挑衅的宣言,在他的戏剧实践中也是如说而行。

《FIVE EASY PIECES》,图片来源:ricketpick

一个生活在当下的社会公民,对于现实生活中的种种现象视而不见,或者我们长长的反射弧使得我们后知后觉。在米洛·侯的剧场里,他向我们这些有通病的现代人提供重新审视,再度参与,又一次见证的事件的可能性,在剧场之中,我们集体倒带时间,再次回归历史的当下。

米洛劳一直探索舞台暴力在公众面前的表现方式。悲剧何时开始?你什么时候成为悲情的角色?现实生活中,我们并不没有办法知晓。但在舞台之上,观众有距离进入情景之中,意识到这只是一场再现,集体道德观念就可以被激发出来。“它是虚拟的,但发生的事情是真实的。这种姿态有一种乌托邦式的象征意义。我们需要真相,没有自由的释放,你会经历最糟糕的,屈辱的和解。“

《再度上演》(La Reprise),图片来源:© Hubert Amiel

案件作为公共景观,在剧场中被凝视,观众只是观众,但是提供了观众参与法律、道德探讨的机会。在戏剧舞台假定真实性的场景再现中,梳理案件,增强了案件的公开性、透明性,民主和对司法权的制约。这种形式类似于法庭的陪审团制度,这些都是为了更好地发现真相、实现正义。

即将来临的七月第72届阿维尼翁戏剧节上,米洛·侯将呈上他对于舞台上暴力表现及其局限性思考的戏剧作品《再度上演:剧场历史记录1》(La Reprise:Histoire(s) du théâtre 1 )。

演出信息

演出时间:7月7,8,9,10,12,13,14日 18:00

演出地点:Gymnase du lycée Aubanel

购票网站:http://www.festival-avignon.com/fr/spectacles/2018/la-reprise-histoires-du-theatre-i

空间戏剧“等到七点半”专栏开启阿维尼翁戏剧节频道,如果你想直击阿维尼翁戏剧节的现场,欢迎加空间君(微信:kongjianxiju2015)。

整整一个七月,我们有干货满满的戏剧节报道时时分享。如果你也要来阿维尼翁戏剧节,也请加空间君,票务信息、看戏攻略、吃喝住行我们资讯共享。

编辑:王轩礼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9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