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夜读】特别栏目:我一生无愁无泪无私念 你切莫悲悲戚戚泪涟涟

总有一种精神,让我们泪流满面;总有一种力量,让我们执着坚守。红色家书,是一封封感人至深的书信,也是一段段刻骨铭心的事迹。6月4日起,“江西日报”夜读栏目开设“诵读红色家书 感受信仰力量”系列节目,今天推出第十七篇——《我一生无愁无泪无私念,你切莫悲悲戚戚泪涟涟》。

我一生无愁无泪无私念,你切莫悲悲戚戚泪涟涟

(夏明翰狱中给妻子郑家钧的遗书)

亲爱的夫人钧:

同志们常说世上唯有家钧好,今日里才觉你是巾帼贤。我一生无愁无泪无私念,你切莫悲悲戚戚泪涟涟。张眼望,这人世,几家夫妻偕老有百年。抛头颅,洒热血,明翰早已视等闲。“各取所需”终有日,革命事业代代传。红珠留作相思念,赤云孤苦望成全。坚持革命继吾志,誓将真理传人寰!

英烈故事

夏明翰,字桂根,湖南省衡阳县人。1917年,出身豪绅家庭的夏明翰违背祖父心愿报考新式学校。1919年在衡阳参加学生爱国运动。1921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24年任中共湖南省委委员,并负责农委工作。1927年春,任全国农民协会秘书长兼武汉中央农民运动讲习所秘书。6月,调回湖南,任中共湖南省委委员兼组织部长。八七会议后,在湖南积极参加组织秋收起义。1928年初,调任中共湖北省委常委。同年3月18日,由于叛徒的出卖,夏明翰在武汉被捕。敌人对他施以各种酷刑,逼他交出党的组织,但是毫无所得。

主审官问:“你姓什么?”

夏明翰答:“姓冬。”

“你明明姓夏,为什么说姓冬!简直是胡说!”

“我是按国民党的逻辑讲话的。你们的逻辑是颠倒黑白、混淆是非的,你们把杀人说成慈悲,把卖国说成爱国。我也用你们的逻辑,把姓‘夏’说成姓‘冬’,这叫以毒攻毒。”

主审官又问了几个问题,可是什么都问不出来。反动派在夏明翰身上连半根稻草都没捞到,而且失去了希望,只得使出了最后的一招儿,宣布“就地处决”。

3月20日,也就是夏明翰被捕后的第三天,反动派把夏明翰押到汉口余记里刑场。夏明翰泰然自若,连声高呼革命口号,接着又高唱起《国际歌》。周围的群众都感动得流下眼泪,反动派在这凛然正气的震慑下胆颤心惊。

行刑的时刻马上就到了。反动派问夏明翰:“你还有什么话要说吗?”

夏明翰说:“有,给我拿纸和笔来!”

反动派还希望夏明翰最后能供出点有用的材料来,立即给他了一支笔和一张纸。 

夏明翰挥笔写下一首正气凛然、气壮山河的就义诗:“砍头不要紧,只要主义真。杀了夏明翰,还有后来人。”

写完后,大声念了一遍,把笔往地上用力一抛,随即慷慨就义。

行刑前,在牢房他知生命将要结束,忍着伤痛用半截铅笔给妻子写下一封信。夏明翰与妻子郑家钧相识于大革命时期党领导的湖南工人运动,于1926年结为夫妻。夏明翰年青英俊,才华横溢,郑家钧贤惠善良,性情温和。当年的战友曾写下“世上惟有家钧好,天下谁比明翰强”的对联,赠给他们作为新婚礼物。写完给妻子的遗书后,年仅28岁的夏明翰抑制不住对妻子的眷恋,用嘴唇和着鲜血,在遗书上亲吻下一个深深的吻印。

(夏明翰与妻子郑家钧)

朗读者简介

邹巧,抚州广播电视台主任播音员,从业20年来,先后担任新闻、专题、栏目播音主持。现为电视三套文化类栏目制片人、主持人。

毛泽建、方志敏、夏明翰、赵一曼……

让我们记住他们!

民心凝聚,精神永存,

不忘初心,继续前行!

诵读者:邹巧

策划:吴志刚、邱玥

执行策划:杨莹、袁荣穗

编辑:钟珊珊,实习生李玖红、陈晖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9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