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旅游
手机搜狐
SOHU.COM

眼睛在天堂,身体在地狱!看星星可是个危险活

尼泊尔追星:眼睛在天堂,身体在地狱

“你有多久没有看到满天的繁星,那是夜晚虚伪的光明遮住你的眼睛。”这是好妹妹乐队吟唱的 《北京》。随着社会快速发展,过度的“光”已经成为了一种新的污染,城市建筑物玻璃的反射、夜晚通宵达旦的霓虹灯,以及车灯的光束……我们早已失去了夜晚。早在1988年,“防治光污染与夜间环境保护”就已为国际社会所关注,美国、非洲、欧洲、大洋洲都有经过认证的暗夜公园,作为星空和夜间动物的避难所。随着全世界暗夜保护区的数量不断增加,观星旅游产业也在帮助人们重新回归到那繁星点点的夜晚。在我们的身边,就有这样一群追星人,他们视夜如昼,追寻那片尚未被灯光污染的星空。摄影师戴建峰就是其中之一,他最钟爱的观星地点是尼泊尔。毕竟,只有站在喜马拉雅之巅,才能体验“手可摘星辰”的快感。

展开剩余91%

天猫双11红包领取中

初识 ·萨加玛塔国家公园

高海拔、干燥、黑暗和交通便利通常是观星的理想条件。全世界主要天文台站和国际暗夜组织(IDA)认证的暗夜公园都是优秀的观星地点。如果你问我最想去的观星地点是哪里,我的回答一定是尼泊尔,萨加玛塔国家公园,这里是最激动人心的观星地点,你可以站在喜马拉雅山脉之巅触碰星辰。

结束了西藏之行后,我原本打算独自前往安纳普尔娜大环线徒步(ACT),但在拉萨的小伙伴却相邀一同前往萨加玛塔国家公园珠峰地区徒步(EBC)。来自珠峰的召唤很快将我深深吸引,于是我们一同经吉隆口岸前往尼泊尔加德满都。

从加德满都前往珠峰地区通常是飞机往返,如果乘坐汽车,只能坐到Jiri。还要走5天才能抵达徒步的起点Lukla,这条路沿途没有太多风景,所以很少人走。Lukla机场在世界十大危险机场中排名第一,这里跑道仅475米长,另一端则是700米的深渊,有着“世界屋脊上的跑道”的称号。我们乘坐的小飞机也仅有10人的座位。下飞机后,我们很快就在Lukla找到了徒步的向导和背夫,夏尔巴人边巴。边巴从事这项工作已有16年,体格非常强壮且英语很好。

尼泊尔被誉为“徒步者的天堂”,有着世界上最多、最美、最完善的徒步路线。在珠峰地区的徒步是从易到难,从Lukla到NamcheBazar的行程很轻松,这里不仅景色优美,海拔也相对较低,每天徒步时间约四五个小时,过铁索桥已算最惊心动魄的体验。沿途有很多的补给点,走累了就可以停下来喝咖啡休息。沿途还经过了许多夏尔巴村庄,这里的客栈提供各色餐饮,让徒步变得非常惬意。不过由于山上物资匮乏,很多都需要靠人力背上去,所以海拔越高东西越贵。

Namche Bazar是珠峰地区最大的城镇,也是通往珠穆朗玛峰的门户。我还有幸在这见证了一场夏尔巴人的婚礼,热情的夏尔巴人邀请我品尝当地美食,真是极为热闹!11月是尼泊尔地区的旱季,天气本应连续晴朗。但由于厄尔尼诺现象的影响,天气很是糟糕。基本是上午晴朗,下午起云。这几天晚上也没有睡好,半夜一直起床看云雾是否散开,结果都是失望而归。

与喜马拉雅的· 生死之交

在前往Tengboche的路上天气就更糟糕了,整天全在云雾中,能见度不到20米。心情沮丧至极,半夜做梦竟然梦到了吃火锅,流了一枕头的口水,失落地醒来,打开窗户一看,天空中繁星点点,几日的沮丧心情一扫而光!

我马上拿起相机出门拍摄星空。农历十七的月光异常明亮,月光洒在大地仿佛如白昼。在我的左侧北斗七星中的玉衡与开阳双星升起在世界之颠珠峰与洛子峰上空,右侧后发座疏散星团则出现在阿玛达布朗峰上。雪山下则是美丽的Tengboche的喇嘛寺庙。第一次在尼泊尔拍摄喜马拉雅星空让我异常激动,然而好景不长,拍摄了10分钟后云雾又再次将我包围。但所幸早上天气转晴,还看到了日月同辉的奇观。

离开Tengboche后就开始进入海拔稀薄地带,一路上伴着阿玛达布朗峰前行。阿玛达布朗峰被喻为喜马拉雅山的明珠,是世界上最美的雪山之一。抵达Chhukung时我们还幸运地碰上了极为罕见的日华奇观。日华只有处在合适地点和恰当时间才能看到。当人们透过薄云欣赏太阳或月亮时,有时会出现这种现象。这种效应是光线通过云里特定形状的小冰晶发生衍射所致,在光源周围形成虹状光环。

夜里的天气依旧不乐观,天空中几乎80%都是高云,我独自爬到洛子峰冰川守候,因为我不想再错过这里的星空。在等待了两小时后猎户座的三星从云缝中缓缓升起,于是我换上85mm中焦镜头和光害滤镜拍摄猎户座深空星野。照片中,马头星云、猎户座大星云等清晰可见,此时此景让我回想起此前在西藏拍摄猎户座时的情景。宏伟的喜马拉雅山脉虽然将中尼两国隔开,我们虽然有着不同的地理地貌,不同的灿烂文明和历史,却也拥有着同一片星空。在浩瀚的宇宙中,没有国家和地区的差异,我们仅仅是蓝色星球的一部分。

拍摄持续到夜里10点,洛子峰上空的云层依然没有任何好转的迹象。我来到Chhukung的目的就是为了拍摄洛子峰的星空,无奈只好败兴而归。在临走时我心里嘀咕着: “这次虽然没有拍到照片,但我下次还会再来!”

或许上天会眷顾心诚的人,凌晨3点,天空又再度放晴。我一个人背着包爬到冰川上空拍摄星轨。这里很冷,还刮着风,温度低至零下15度。我架好相机在一旁自动拍摄,自己则在一旁蹦蹦跳跳的抵御寒冷,但手脚依然很快冻得麻木。拍摄完星轨回到旅店后已是早晨五点半,此时的我已是疲惫不堪,但按照原计划,这一天我们将要爬上5535米的Kongma La垭口,徒步10小时前往Lobuche。 无奈我只好稍作休息,又开始新一天的徒步。

大概因为连续几日的睡眠不足,走在路上觉得眼睛都要睁不开,强打起精神走了500米,一个恍惚竟然掉进冰河里;刺骨的冰水没过腰部,整个人一下清醒过来,我好不容易挣扎着爬上岸并迅速脱下鞋裤。躺在地上喘气之余,看着几乎在两三分钟内就结冰了的衣物,我不禁感到深深的后怕: “我这不仅是在拍星星呀!我这是在玩命!”同伴们赶紧回来看我,幸好没有大碍。经过商议,他们和向导一起继续翻越Kongma La垭口,而我则独自回到旅店休整,然后通过Dingboche绕行到Lobuche汇合。早上10点我又重新背上包开始徒步,这一天的行程格外艰难。然而在日落前,我走到世界海拔最高的昆布冰川时,真正的考验才刚开始。

昆布冰川又称“恐怖冰川”,这里地质结构极不稳定。对于珠峰登山者来说,随时会发生雪崩、冰崩或滑入冰裂缝,这都可能带走登山者的生命。我穿越的则是昆布冰川尾端。第一个下坡就是近60度的陡坡,人踩在坡上,石头就不断地往下坠。即使没人踩的地方也能看见石头不断掉进冰川,一不小心就会有生命危险,我不得不手脚并用艰难地滑下去。滑下去后突然发现冰川上根本没有路。我陷入慌乱之中,深呼吸几次后镇定下来,环顾四周发现当地人有在一些大石头上放一块小石头,就像藏族地区的玛尼堆一样。并且这些“路标”每隔十几米就有一个,于是我试着根据这样的“路标”前行。

更为糟糕的是,太阳很快就下山了,气温开始迅速下降。如果天暗下来,我还没穿过冰川的话,根本没有办法在夜晚识别道路。如果后退,距离我最近的村庄也要走上四小时。一种直面死亡的恐惧油然而生,这样的恐惧激发了我求生的本能,我背着包在4900米海拔的冰川上一路小跑。一小时后我成功穿越冰川,并最终在天黑后平安抵达Lobuche。Lobuche的星空很美,但精疲力尽的我已经没有体力拍摄星空了,当晚睡得很深很沉,在这个危险与美丽并存的地方,时刻都得小心翼翼。

触摸 ·世界之巅的星辰

次日我们启程前往珠峰大本营,并在Gorak Shep住宿,守候世界之巅的星空。当晚,一场大雪之后我简直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雪后的Gorak Shep美如仙境!在这个月夜里,北斗七星升起在喜马拉雅山脉上空,左侧北极星出现在7145米的Pumori峰山顶,右侧大角星则出现在7879米的努子峰上。当然5140米海拔与零下20℃的气温,才会让人真切地感受到什么是眼睛在天堂,身体在地狱。在GorakShep旁的海拔5550米的Kala Pattar是珠穆朗玛峰的最佳观景台,而此行的主要目的就是为了在这里拍摄世界之巅的星空。然而天气却一直不乐观,为此我又一次和同伴分开,在这里苦苦等待。一连等了3天,天气总算晴开。

下午3点,我又独自爬山3小时到达山顶拍摄。这几年的旅行中对于日照金山已是司空见惯,但珠峰的落日却让我震撼不已,珠峰与努子峰庞大的身躯被落日的余晖染成金色,此前骇人的昆布冰川却显得如此的渺小,仿佛置身在世界的尽头。夜幕降临,群星升起在珠穆朗玛峰上空,忍受着高海拔和严寒,我终如愿完成了世界之巅星空的拍摄。然而另一场生死考验又悄然来临。

在返回途中,因为地形复杂,又加上是夜里,我居然找不到白天上来时的路了。这样一来,想要下山就不得不穿过一大片乱石堆。这些石头处在陡坡上,人踩在上面石头就会不停摇摆,随时都有可能滑落摔伤。我拿起手机试图联系山下的向导边巴,但一点手机信号都没有,无奈的我又不得不再次独自面对危险。我用登山杖向前探路,再手脚并用的爬下去,即使这样都几次险些摔倒。最后我穿过乱石堆时,早已大汗淋漓,历经2小时才返回村庄。

接下来的旅程是翻越5330米的Cho La垭口, 到达第三湖Gokyo。Cho La垭口是一座常年积雪的山口,也是向导所说的最难的路。我不仅需要使用冰爪,有的地方甚至借助登山的缆绳。翻过垭口,接着我又在向导的带领下穿过了Ngozumba冰川。

在Gokyo的一天是EBC之旅中最惬意的时候,从旅馆出来不到两分钟就可以欣赏到绝美的星空,拍到满意的照片后可以睡到自然醒。早餐在观景餐厅里吃藏式烤面包配尼泊尔蜂蜜,以及一杯热腾腾的橙汁。观景房里可以看到雪山下美丽的第三湖,优美的山脊延伸到湖面,倒影一动不动;平静的湖水透明、温柔,像是群山的裙摆;夏尔巴阿妈的祈祷在耳边萦绕。吃过早餐后再一个人到湖边对着海拔8201米的世界第六高峰:卓奥友峰发呆。

这次徒步拍摄,我带了很多的器材,总共近40斤设备。之前一直有向导边巴为我分担重量,可抵达Gokyo后,边巴就与另外两个伙伴一起翻越Renjo垭口。而我独自背着行李返回NamcheBazaar。

即将结束行程之际,走在路上回望世界之巅,阳光下,珠峰和洛子峰在草木掩映中圣洁安详。过去的十五天仿佛是一场危险又美丽的梦,心中充满了对这里的念念不舍和平安归来的感激。回到拉萨,整夜辗转反侧。其实美丽的星空并不只存在于这样遥远且危险的地方,全国各地,只要保护恰当都可以欣赏到。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8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