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手机搜狐
SOHU.COM

普京:我当总统,只是为了救一个人

当年,普京的恩师是叶利钦政治上的死对头,叶利钦上台以后,即要把他投入监狱。

危机之时,普京冒死将恩师秘密送往国外,不料却因此得到了叶利钦的赏识,从此一步登天。

说到普京,我们都知道他是俄罗斯总统,以前,曾当过克格勃。但是你却并不一定了解,他是怎样从一个普通的克格勃,一步步走进权力中枢,最终成为总统的。

下面,我们就来说说,他究竟是靠什么,一步登天的。

大学期间他遇到了一个好老师。

1970年,普京考入了彼得格勒大学(即现在的圣彼得堡大学)法律系,索布恰克是他的经济学教授。

普京虽然出身平民家庭,但非常聪明,学习成绩很好,特别是他个头不高,也不强壮,性格上却桀骜不驯。

展开剩余91%

虽然索布恰克有很多学生,但他特别喜欢普京这个聪明、有个性、敢打敢拼的大男孩。

大学毕业时,普京以一篇《论国际法中的最惠国原则》论文,再次赢得了索布恰克的赞誉:“小伙子,我没有看错你,相信你将来一定是个不错的人才!”他提笔在这篇论文上写了一个大大的“优”字。

普京请恩师帮自己在就业上拿拿主意

索布恰克建议他毕业后进入经济管理领域,要不就当一名律师或检察官。但普京却挠着头说:“老师,不瞒您说,我对这几个行业都没有多大兴趣。我想参加苏联国家安全委员会,但一直拿不定主意,所以才请您指点的。”

索布恰克吃了一惊:苏联国家安全委员会就是克格勃,这是个只对苏共中央政治局负责的特权单位,想抓谁就抓谁,甚至有先斩后奏之权,说白了这就是个特务机构,在国内外名声都不太好,他怎么会想加入克格勃呢?

普京解释说:“正因为它有特权,想怎么干就怎么干,我才觉得那是男人干一番事业的地方……”

如果是一般的老师,也许仍然会坚持自己的意见,但索布恰克对普京说,兴趣是事业成功的基础,以普京的性格,到克格勃去摔打摔打也不错。

就这样,普京进入了克格勃。不久,索布恰克也弃教从政,并于1989年通过竞选当上了圣彼得堡市市长。

此时,已经在克格勃工作十几年的普京也想到了改行,他找到索布恰克,索布恰克二话不说就答应把他调到身边当市长助理。

很多人在知道了这件事后,纷纷劝索布恰克:“普京在克格勃干过,让他给你当助理不合适。”

索布恰克却力排众议:“我了解普京,我看中的是他的能力。”

宁愿因忠诚而被绞死 也不愿为了偷生而背叛

普京的出色表现,让他很快就从市长助理升任了圣彼得堡市对外联络委员会主席,后又出任了主管对外经济联系的第一副市长,成为了索布恰克得力而忠实的助手。

1991年12月25日,时任苏联党政一把手的戈尔巴乔夫宣布辞职,将国家权力移交给新当选的俄罗斯总统叶利钦。随着几个加盟共和国的解体,苏联作为一个主权国家正式停止存在了。

让普京没有想到的是,自己的恩师索布恰克跟现任总统叶利钦竟然是政坛上的夙敌。现在,叶利钦上台了,索布恰克仍然被视为“第二政治集团”的核心,叶利钦当然不会允许这样的人存在。

叶利钦先是逐步削弱索布恰克的权力,接着在他的操纵下,1996年,索布恰克在圣彼得堡州州长选举中败北,随即便遭遇了叶利钦集团一系列的打击和报复,直至受到软禁。

此时的普京,表现出了一个学生和部下对自己老师和上级的忠诚。普京二话不说也辞了职,然后追随索布恰克离开了圣彼得堡市政府。并说了句后来被俄罗斯媒体广泛报道的话:“我宁愿因忠诚而被绞死,也不愿为了偷生而背叛。”

索布恰克当然看出普京这个学生对自己的忠诚,

他说:“瓦洛佳,谢谢你。但如果你真想帮助我,我不要你这样追随我,更没有必要用这种方式,而要学会韬光养晦。好在你曾在克格勃工作过多年,苏联垮台时,你也没有参与夺权,叶利钦政府需要你这样的人。要知道帮助我的最好办法是你赶快成功。”

恩师的话让普京如醍醐灌顶,恩师说得对啊,要想帮助恩师,首先我必须具备帮助他的能力。于是,1996年8月,他不再“归隐山林”,而是应丘拜斯之邀,前往莫斯科谋职。

叶利钦也了解普京这个人,并十分赏识他的才华,特别是他觉得普京强硬的政治风格跟自己很对脾气,再加上有丘拜斯的力荐,叶利钦当即任命普京为俄罗斯联邦安全委员会秘书。

1997年9月中旬的一天,普京忽然从柯西金处得知,俄罗斯最高检察院已经对索布恰克的案件侦查终结,马上就要把他移交给最高法院审判了。

在克格勃工作过多年的普京,非常明白欲加之罪何患无辞的道理,他秘密找到索布恰克商量怎么办。索布恰克悲哀地说:“现在我是人家砧板上的鱼,还能怎么办?”

普京却真诚地说,“不,老师,没有你当年的指引,就不会有我的今天,做人不能忘恩负义,我一定要想办法救你!”索布恰克拍拍普京的肩膀说:“你有这份心意我就满足了,你现在还没有这个能力,再说如果你明着帮我,叶利钦也不会放过你。”

索布恰克说得没错,虽然普京当时权力不小,救一个普通的人也许绰绰有余,但如果他想救索布恰克这样的大人物,他的能力还远远不够。

但普京想的却是:如果在恩师遇难时,我袖手不管,那我还是个人吗?问题是,怎样才能帮助恩师免除牢狱之灾?

想着想着,他忽然想到了自己在克格勃时认识的那些朋友和关系,一个惊天的大胆计划在他的心里慢慢浮出了水面。

义救恩师 叶利钦却放了他一马

原来,1985年普京在克格勃工作时,波兰爱西波航空公司总裁瓦涅塔那的女儿被意大利黑手党绑架了。普京通过克格勃在美国黑社会的关系,找到意大利黑手党的人,很快把事情圆满地解决了。

因为这件事,瓦涅塔那一直都对普京非常感激。

普京想:老师已经被软禁了,在这种情况下,如果用通常的办法救他根本不可能,那我能不能请瓦涅塔那借给我一架飞机,直接把恩师送往国外呢?

普京很快就秘密找到了瓦涅塔那,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没想到瓦涅塔那却顾虑重重,因为波兰跟俄罗斯离得非常近,关系密切,特别是他的航空公司有将近一半的业务跟俄罗斯有关,他担心如果因为这事得罪了叶利钦,自己的损失就太大了。

瓦涅塔那也觉得欠了普京一个天大的人情,再说这样的人也不好惹,他想了想,说“借飞机给你肯定不行,我也不能明着帮你,但你可以不通过我,从我的公司租借一架飞机……”

普京说:“我没有那么多钱啊!”瓦涅塔那说:“不要多少钱,我会跟他们打招呼,你只要象征性地给一点租金就行了。”就这样,普京明着是花了1万美元,实际上只花了200美元,就从瓦涅塔那的公司租到了一架波音747飞机。

1997年9月24日晚上,一身功夫的普京悄悄地将几名看守人员制服,然后潜入索布恰克的别墅,将已经熟睡的恩师喊醒。然而,索布恰克在问清楚了事情的原委后,却不愿意走:“你如果这样救我,就等于犯下了叛国罪,叶利钦会判你极刑的,你怎么这么糊涂啊!”

普京说:“老师,我在克格勃干过,我知道,就你这样的年纪和身体,如果被关进监狱,就等于判处了死刑!我说过,我这样做是出于我们的师生情,与政治无关,再说我现在也管不了那么多了,救你的命要紧!”

然后,便不管他愿不愿意,架起恩师就从别墅的后门跳上了早已安排好的汽车,一直开到了机场。

普京在做这件事时,已经准备好总统叶利钦会以叛国罪判处自己极刑,但他觉得自己必须当着总统的面把事情说清楚。

第二天上午,他就来到叶利钦的办公室,把事情的前前后后全都说了出来,“总统,我辜负了您的栽培,但他是我的恩师,我必须这样做!”

让普京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叶利钦站起身来,在办公室里转了好几个圈子也没说话,忽然,他笑了起来:“弗拉基米尔,你知道我为什么器重你吗?就因为你身上有两个别人所没有的优点,一个是具有军人的气质和果敢,另一个是对待朋友的态度。你说得没错,虽然我跟索布恰克的政见不合,但那是另外一回事。”

就是从这一刻起,叶利钦已经在脑海中选定普京作为自己将来的接班人,因为无论到了什么时候,他还是他。

此后,这件事被俄罗斯媒体炒得沸沸扬扬,但因为有叶利钦在上面罩着,普京什么事也没有。

索布恰克逃到法国后,普京的朋友把他的生活安排得好好的。几年后,索布恰克的官司慢慢地已经被人们淡忘了。2000年年初,普京开始竞选俄罗斯总统,索布恰克也在国内外为学生的竞选奔走。

谁也没想到,2000年2月20日,索布恰克在加里宁格勒突然“病逝”。

普京在第一时间赶了过去,在恩师的葬礼上,他给予了索布恰克极高的评价,称他是自己的政治导师、民主政治家的典范。

2011年8月10日是索布恰克诞生70周年纪念日,普京陪同索布恰克的遗孀柳德米拉·纳鲁索娃,拜谒了位于尼科尔公墓的索布恰克墓地,敬献鲜花,告慰亡灵。也许正是他的这种敢作敢为,深深地打动了俄罗斯民众和叶利钦。

这就是一个平民的儿子,一个柔道高手,一个苏联时代的情报人员,一个能够驾驶战斗机的国家元首——普京。

无论经商还是从政,想要成功都必须需要两手,一手忠诚,一手能力,如果没有忠诚,能力无足轻重!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8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