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手机搜狐
SOHU.COM

张国刚教授讲史| 鸿门宴

给项羽火上浇油的,是刘邦军中的叛徒,左司马曹无伤。左司马,大概相当于副参谋长,就是个高级辅佐。这个 曹无伤知道项羽势力大,也想投靠项羽,换取分封。所以他 派人告诉项羽,说沛公想在关中称王,以子婴为相,“珍宝尽 有之”,把珍宝都据为己有。项羽一听很恼火。

当初秦王嬴政统一天下,称秦始皇的时候,他把六国的 珍宝都拿到关中来了,关中那时候有全国最好的东西,最多 的财富。项羽想啊,自己忙活了半天,竟然都是给刘邦忙活的,再说他也看不上年纪又大,出身又低,过去还在他手下的刘邦啊。项羽大怒,跟兵将们说:你们饱餐一顿,明天早晨起来,我们去打刘邦。这就是鸿门宴的前奏。

为什么叫鸿门宴呢?不是项羽设宴诱擒,是项羽要打刘邦,刘邦赶紧去赔罪、和稀泥,忽悠项羽,两人顺便吃了顿饭。《资治通鉴》里记载,当是时项羽军四十万,号百万,在 新丰鸿门,沛公兵十万,号二十万,在霸上。范增跟项羽讲, 刘邦这个人在山东的时候,在没入关之前,贪财好色,现在入了关以后呢,财物无所取,妇女无所幸(因为他听了张良、 樊哙的谏言),说明他有天下之志;而且我找人望气,说他有天子气,我们要赶紧去打他。范增没有说刘邦有没有罪、该不该打,而是从战略的角度指出,刘邦是项羽最大的竞争对手,所以要把他干掉。

如果项羽要打刘邦,刘邦能敌得过吗?实力对比悬殊,显然他敌不过。刘邦确实危在旦夕。可是这时候有人救了他,这个人是项羽的伯父项伯。项伯跟张良有过交往,当初张良在下邳隐居读兵书《黄石公略》的时候,项伯犯罪,被秦兵追赶,是张良救了他,而且给他盘缠,让他到苏州去投奔兄弟项梁,项伯说过将来必报此恩。现在张良也在刘邦军中,项伯连夜就跑过来找张良,说:你赶紧跑,沛公谋反,我的侄儿明天早晨要来进攻沛公,你犯不着跟他玉石俱焚,赶紧跑吧。张良会跑吗?张良不但不跑,还把他介绍给刘邦, 请他为刘邦向项羽说情:刘邦哪有谋反之心,你看府库封得很好,一点没动,就等项羽来接收,刘邦打到关中,把秦的首都拿下来了,如此大功,项羽却要杀他,这个怎么能讲得过去呢?

展开剩余79%

因此,项羽真正杀刘邦也不好动手,没有正当理由。至于为什么把关卡封了,刘邦解释为防盗贼,也勉强说得过去。刘邦的交际能力真的很厉害,他对项伯说:听子房讲,你是个讲义气的好汉子,我也特别重视讲义气者,我有个小女儿,你有个儿子,既然他们都还没婚配,那我们就结成亲家吧。你看,来的时候是敌手,一见面就结成儿女亲家了。

项伯回去就跟项羽讲刘邦不会反。项羽这个人有个特点,他很听项家人的话。而且刘邦还说转天早上当面负荆请罪,本当是兵戎相见的次日清晨,刘邦带着张良、樊哙等人来晋见项羽,当面做解释,赔罪说明闭函谷关的原委。这种情况,沽名钓誉的项羽当然不好动手了。

鸿门宴,其实不是项羽设宴诱捕刘邦,而是刘邦前来迷惑项羽的。

在酒席上,范增还不甘心,他让楚国的舞剑高手项庄舞剑,实际上处处在指着刘邦,所以说“项庄舞剑,意在沛公”。 看到这个情形,项伯急了说:“一个人舞没意思,我来跟你对舞吧。”他处处护着刘邦。刀光剑影的把刘邦吓坏了。这时候樊哙进来了,义正词严,说:“你这个项羽呀,人家有功,你还要杀人家,是何意呀?”项羽这个人还是讲面子的,刘邦假装上厕所,一去就不回了,他悄悄地溜走了。临走时留下了带来的礼物给张良转交,说:“你估计我到了军中,你再告诉项羽我走了。”刘邦也不敢坐车了,骑着马从小道逃走。估计刘邦回到军中了,张良就说:“沛公他不胜酒力,怕你责怪他,所以他提前回去了,让我留下这一双玉璧做礼物送给项王,一双玉斗送给亚父。”亚父,就是范增。项羽就把这玉璧收下了,张良走后,范增气得把玉斗往地下一扔,用剑把它撞破了,骂了一句:“竖子不足与谋!夺将军天下者,必沛公也,吾属今为之虏矣!”这句话也不知道是当时说的,还是事后私下说的。如果当着项羽的面发这种牢骚,说明范增不懂说话艺术。为什么项羽跟范增的关系不亲切呢?这跟项羽的为人有关系,但更重要的,或至少有一部分原因,是范增不注意处理跟领导说话的艺术。

接下来项羽怎么做了呢?项羽军队开进咸阳城,大肆杀掠,开始屠城。他把秦王子婴给杀了,把秦的宫室烧了,把秦的金银财宝和美女掠走了,真是“三光”呀!秦民大失所望。

《资治通鉴》在写这段历史的时候,是有对比的:在那边写刘邦约法三章,财物无所取,妇女无所幸;在这边写项羽火烧咸阳,杀子婴,掠夺金银财宝。可惜了秦朝皇家图书馆的那些珍贵书籍呀,秦始皇都没有烧,都被项羽焚烧了! 秦王的墓也都给挖了,好多陪葬品都挖走了———大概项羽 比较急,没有挖干净,所以我们今天还能看到秦始皇陵兵马俑。更重要的是,项羽把咸阳变成一座空城,关中老百姓大失所望。

有一个姓韩的读书人,来见项羽,说关中乃四塞之地, 土地肥沃,可都可霸,你怎么把它烧了呢?在冷兵器时代,关中的形势,进可攻退可守,是四塞之地,周边都是边塞一样———西边通向河西走廊的路,这时还没通;东边出了函谷 关就是山东六国,所以这是非常险要的地方。但项羽并没有想留在关中,谋求进一步的发展,他说:“富贵不归故乡,如衣绣夜行,谁知之者!”认为富贵不还乡,就像穿着漂亮衣 服在夜里走路,谁能看得见呢?回家后别人才知道你是成功人士啊,项羽是这么想的,所以项羽的格局比较低。从沛公听了张良的话,退出宫室、还军霸上可以看出,刘邦是心里有天下的。而项羽心里有的是什么呢?是富贵还乡,让人知道他成功。所以姓韩的读书人从项羽那儿出来以后, 他骂了一句:“人言楚人沐猴而冠耳,果然!”项羽听说之后,把这姓韩的读书人给烹了,给煮了。

韩姓读书人骂项羽“沐猴而冠”,“沐猴而冠”这个成语就是这样来的。

当初,刘邦与项羽,都曾见到过秦始皇车队的威武,都曾心生窃慕。刘邦说:“大丈夫当如是也。”堂堂男子汉,就应当这样!项羽说:“彼可取而代之。”刘邦比较含蓄,项羽比较冲动。这不同的心志表达,也预示了两人的性格与命运。

刘邦和项羽起兵的时候,刘邦四十八岁,项羽二十四岁,两个人年龄差一倍,籍贯也相差不远,大概也就距离几十公里,都是苏北人,一个在今天的宿迁,一个在今天的沛县。宿迁现在是江苏省的一个地级市,当时叫下相;沛县在今天徐州。那时候项羽在吴中起兵,刘邦在家乡沛县起兵, 他们之间的楚汉之争,也是千古话题。

刘邦跟项羽,在各自总结成败经验的时候,很不一样。刘邦讲过:我不行,张良、萧何、韩信是各方面的翘楚,我因为用了他们才取得胜利。项羽有个范增却不能用,所以他失败了。项羽在总结自己失败的教训时说:我从来没打过败仗,不信我现在就跟你打一仗比比看!他突围、斩将、拔旗,一胜二胜三胜,所以他说,是“天亡我也,非战之罪也”!

从历史上楚汉之争发展过程来看,如果对刘、项之争进行事业正义性评判的话,则很难判定是非。现在有人讲项羽是要维护分封,刘邦是统一,论断太简单了。刘邦也搞分封,也分封了一些异姓王和同姓王,所以应该排除从这个角度来讨论刘邦和项羽的成败,这是大而无当。

那么应该看什么呢?其实应该看他的用人,因为领导做事说白了就是用人。自己做事叫匹夫之勇,让别人做事才是领导能力。比如,星期六的早晨,天下雨,外面很冷,学生宿舍里面,谁都想躺在被窝里不起来,想让别人给自己打饭,可这种时候想让人给自己打饭多费劲呐,得说服别人, 甚至得哄他、骗他、欺负他,他才去给你打饭。但是有领导力的人根本不用自己讲,人家给他都买好放在那里了,这就是领导力,不需要去哄人、骗人,有人会主动自觉地帮他做事情。所以让别人给自己做事不容易,自己亲自做事倒是最容易的。

你看,在整个战争当中,项羽都在自己打,他哪都可以打,谁也打不过他。但刘邦呢,他不是一个人在打,他是在下一盘棋,他用韩信,用彭越,用萧何,还有张良。刘邦最大的本事体现在他用韩信,这是刘邦的一生成功的最关键,也是他领导力的最高体现。

韩信投奔刘邦的时候,没有功劳,没有打过仗,而且还是从项羽那边过来的,刘邦这时候已经不是村干部了,已经是汉王了,他手下都是追随他从沛县一路打过来的老革命、 老干部,如周勃、樊哙、曹参、王陵,哪一个都是人物,但是刘邦这时候能够用韩信,还用到最高的位置上,这是一般人做不到的。虽然刘邦刚开始并不看好韩信,给他治粟都尉的头衔,就是今天的粮食局长。韩信干得没劲,跑了,萧何追了两天,才把他拽回来,向刘邦推荐,说韩信是国士无双,刘邦能够采纳萧何的建议,重用韩信,以隆重的仪式拜为大将军。这就是刘邦的过人之处,而这种过人之处是很难学的,这是他的判断力和决断力。

更重要的,刘邦还能很好地驾驭韩信。

驾驭有两种手段,一种是制度,一种是文化。制度塑造人的行为,文化塑造人的思维和心灵。比如唐三藏用孙悟空,紧箍咒是制度;刘备死了以后,诸葛亮还鞠躬尽瘁、死而后已,这就是心灵层面的影响,而不是单靠制度所能约束的。

对韩信心灵上影响和制度上约束,刘邦都有。制度上, 韩信的军队都是刘邦的,下面那些大将,如周勃、樊哙,都是 刘邦亲信,所以韩信不敢随便乱来。在最关键的时候,封齐王之后,韩信的老乡武涉受项羽之命来策反,连他的部下谋士蒯彻都建议他单挑,不要跟着刘邦,但韩信都严词拒绝。 为什么呢?韩信说:汉王解衣衣我,推食食我,授我数万之众,言听计从,我为什么背叛他呢?“虽死不易”。这就是心灵的影响,他认为刘邦对他有恩,这就是刘邦的厉害之处。

(参见《资治通鉴》卷九至卷十一)

张国刚

张国刚,清华大学人文学院历史系教授,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曾为联邦德国洪堡学者,主要致力于中国古代史、中西文化关系史的研究。为清华大学本科生、学堂在线网络课堂以及社会各界讲授《资治通鉴》,颇受欢迎。2014年被评为北京市高等学校教学名师。主要著述包括《唐代藩镇研究》《佛学与隋唐社会》《唐代家庭与社会》《中西文化关系史》《文明的对话:中西交流史论》《明清传教士与欧洲汉学》《从中西初识到礼仪之争:明清传教士与中西文化交流》等。

>>> 剧集再精彩,也比不过历史<<<

🍂 张国刚

深港书评TOP15

中国好书2016年10月榜单

2016年度大众喜爱的双十佳图书

2016年度中华书局双十佳图书

2016年度中华书局双十佳图书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8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