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社会
手机搜狐
SOHU.COM

高速收费员变身机械人服务 强颜欢笑“加戏”没必要

推荐视频
高速收费站“微笑哥”火了 抬手转身像跳机械舞

文 | 令狐卿

宁杭高速收费员邓川近日在网上火了,原因是他在收费窗口的一整套动作,特别像机械人舞蹈:僵硬的姿势,严格限定了露齿数量的微笑,在转椅上有意分解的转身动作,接卡、收钱、递卡等手势。看跟帖评论可知,人们感受到的不是服务的美感,而是人被异化的恐怖。

我们知道,高速收费员因为其简单重复的工作,并不受人待见。而因为高速收费的种种问题,这个行业也容易被大众鄙视。在邓川成为网红之前,哪怕是收费站取消、收费员下岗维权,也受到冷嘲热讽。邓川的出现,改写了人们对待高速收费员的态度,看见了他们的不易。

据介绍,邓川已经是收费战线的标兵,这也说明他执行所谓的规范非常到位,超越了其他同事。也就是说,即使让收费员看起来滑稽可笑,高速公司仍然公开鼓励他们用肉身来表演苛刻的服务规范。邓川们越是表现得像个机械人,越能得到上司肯定,受到系统好评。

收费员的职责其实就是收钱找零,不出差错即可。本来没有必要让他们展露一套收费的花式表演,但邓川这种却又被树为典型,当做服务标兵来推广。所以,这里面一定有什么原理,让上司可以制订一套非人的动作,而邓川们完全没有办法拒绝,只能投其所好。

展开剩余59%

下APP,领双11红包

联系到过往旧闻,下岗收费员向政府要工作的事,大概不难猜到原因。那就是,收费员邓川他们从事的是替代性很强的工作,因为收费站的某些特殊原因,这种工作也不是“铁饭碗”。在可能丧失现有收费岗位的威胁下,邓川们用“规范的活体展板”来表达顺从。

收费员是不是有必要设置很多职位?收费员是不是备受诟病的高速收费制度的食利者?这些都可以讨论。即使人们争论收费员存在的必要性,可一旦收费员受到非人对待,并且这种以“服务”“规范”为名义的恶趣味被固定时,同样让人不爽,因为它的不人道、反人性太容易被看破。

再扯远一点,马克思对人在工作场所的“异化”有过充分的阐释。我们本以为马克思对生产力与生产关系阴暗面的揭露跟自己无关,可看完邓川这样的“才艺”表演,不得不承认:马克思所批判的人的尊严的丧失,人受困在工作中,自由被剥夺等情况,就发生在眼前。

这些服务规范很像是耍弄人的皮鞭,无非是要满足上司或某个行业里变态的审美,是通过严格设定下层员工的言行来束缚他们,以此建立等级分明的上下级关系;在抓住下层员工“无法舍弃工作”的弱点后,竭力展现权威,满足某种隐秘的权力癖好。

吊诡的是,对邓川他们的人格压迫,竟然是以提高服务品质的名义来进行的——本来是收费公司、服务业的黑锅,咣当一下砸到了车主或大众的头上,好让人以为让邓川跳机械人舞蹈的不是心理阴暗的上级,而是无辜的公众。这种甩锅,我们“群众”不能答应。

总之,邓川的“微笑哥”称号是权力不受限的副产品,在领导监视摄像头下强行挤出的笑容背后,是无可奈何的苦笑,无从告白的泪水。服务窗口成了人性荒芜的堂皇之所,以讲人性的名义压制员工做人尊严。这一切每天都在高速、银行等公开场所上演,邓川们什么时候才能停止表演?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8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