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手机搜狐
SOHU.COM

“美国第一”会不会变“美国孤立”?

在特朗普领导下,白宫在贸易与外交战线“四面出击”,“美国第一”有正在成为“美国孤立”的可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 |张志新

6月10日,在西方七国集团(G7)首脑峰会不欢而散后,白宫两名高官库德洛与纳瓦罗炮轰加拿大总理特鲁多“背后捅刀子”、将会“下地狱”。这并不是特朗普团队首次发出如此非专业的外交话语。

近期美方一系列出尔反尔、令人咋舌的外交举动,凸显出特朗普执政500天之后,其治下的白宫依然矛盾重重、组织混乱。

白宫贸易政策混乱

很难想象,就在几天前,白宫国家经济委员会主席库德洛还在为G7国家间的贸易争端打圆场,称那不过是“家人间的争吵”。现在“争吵”已经演变为“背后捅刀子”,而且来自美国最亲密的北方邻居加拿大。如果不是库德洛和纳瓦罗如此歇斯底里的指责,人们很难明白特朗普的外交政策已经混乱至此。

在特朗普领导下,白宫在贸易与外交战线“四面出击”,“美国第一”有正在成为“美国孤立”的可能。

展开剩余75%

美国一方面在与加拿大和墨西哥重谈“北美自贸协定”(NAFTA),同时又向两国和欧盟加征钢铝关税,理由则是“危及美国的国家安全”,让加拿大和欧盟“深感受辱”;另一方面,白宫谋求与中方避免“贸易战”,两轮磋商过后却出尔反尔,再宣布对中国500亿美元高科技产品加征25%的关税。面对加拿大的报复性措施,特朗普直接在推特上攻击特鲁多“软弱”和“背信弃义”。美国对欧盟则考虑对所有进口车征收25%的关税,继续升级“贸易战”。对此,英国《金融时报》直言,现在是美国而不是其他国家,在公然破坏战后建立的世界贸易秩序。

传统上,白宫的贸易政策应当经过国家经济委员会的协调,评估得失之后再推出。然而,自从委员会前主席加里·科恩因反对特朗普的关税政策而愤然离职后,继任者库德洛基本上成为特朗普的“应声虫”。

媒体称,库德洛的作风是尽量谋求白宫内自由贸易派与经济民族主义派的共识,而不是强力反对纳瓦罗等人代表的贸易保护主义政策。其结果是,包括商务部、财政部、总统贸易代表在内的各方各行其是,每人关注的是自己的特定领域,却不考虑这项政策对其他领域的影响。因此,美国的贸易政策出现了四面出击、四面树敌的窘境。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外交战线亦面临困境

在外交战线上,特朗普政府面临类似的困境,他的我行我素正在疏远与传统盟友的关系。如果说麦克马斯特担任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期间,特朗普的外交仍中规中矩,那么在以“鹰派中的鹰派”著称的博尔顿继任后,特朗普变得更加无所忌惮,更愿意挑战美国的外交禁区。

近期,特朗普决计退出伊朗核协议,招致协议其他签署方的一致反对。令欧盟领导人恼火的是,特朗普威胁如果不追随美国退出伊核协议,欧盟各国企业可能受到美国的金融制裁。德国《世界报》将特朗普此举比作向欧洲“说再见”。

此外,在白宫内部亲以人士的推动下,美国一意孤行将驻以色列大使馆迁往耶路撒冷,导致巴勒斯坦数十人在边境冲突中丧生,引发包括英国这个“特殊伙伴”在内的盟国的反对,特朗普的“特立独行”展露无遗。

上述案例中,特朗普看似超脱事外,实际上却被手下牵着鼻子走,忽左忽右,伤害的是美国行政当局的诚信和国际声誉。

特朗普本人其实目标明确,就是要履行竞选承诺、在中期选举前为共和党争取不错的政绩,包括就业上升、贸易赤字下降、解决外交难题,乃至为美国签署“只赢不输”的贸易协定。

然而,白宫那些看似对他言听计从的顾问,却各自推动着自己的议程:经济民族主义者誓言以“贸易战”实现“公平贸易”;自由贸易派却想维护既定国际贸易体系,使美国继续成为全球化的受益者;传统鹰派博尔顿蔑视外交手段,认为动武是解决一切问题的法宝;蓬佩奥则作为美国外交新任CEO,积极推动外交解决争端。如此看来,矛盾重重、各行其是的决策团队主导下的特朗普政策不反复、不混乱反倒不正常。

只是不知道,这给国际社会带来的,究竟是一出喜剧,还是一出闹剧?

□张志新(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所副研究员)

编辑:李冰冰 实习生:范娜娜 校对:王心

战斧导弹的前世今生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8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