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手机搜狐
SOHU.COM

鲜为人知的军界“贪腐案”:好复杂!难怪蒋家王朝不垮台!

1944年夏,为了取得更多的美械装备,蒋介石又把第54军空运到印度,让美国佬史迪威去“训练”。

为什么这次派了第54军去印度呢?

这源于1942年第54军军长黄维被免职引起的一场大风波。

1939年冬,日寇攻占越南后,在滇越边境集结兵力,扬言要进攻云南。第54军奉命由广西日夜兼程,赶到河口以东的滇越边境,准备抗击日寇,不料出师未捷身未死,该军军长陈烈暴卒。蒋介石只好调第18军第67师长黄维继任军长。随后,第54军划归第9集团军总司令关麟征指挥。

(关麟征)

第54军是陈诚土木系的基本部队之一,黄维是陈诚的铁杆部下。当年陈诚当第11师副师长时,把当团长关麟征挤走,于是两人结下“你让我别扭一阵子,我就和你别扭一辈子”的“果”。两人交恶后,“反陈”也几乎成了关麟征的“大半生事业”。这次黄维和第54军落到了关麟征手了,他自然不愿放过他了,蓄意搞垮第54军,砸了陈诚的场子。他先派人在第54军的师、团长之间挑拨离间,瓦解全军。黄维生性“知识分子气质”,虽有些憨直,但也是应对有余,对关司令的阴谋公开进行抵制,使其一时都没能得逞。但他的读书人的较真和憨直,很快就授政敌关麟征以“打倒”的把柄。

展开剩余85%

下APP,领双11红包

(黄维)

黄维上任第54军军长后不久,就遇上部队给养困难。士兵主食虽然规定每天大米24两(旧秤一斤合16两),但由于兵站供应的军粮掺沙子,份量不够,加上物价飞涨,士兵们每月6元钱的菜金就买了蔬菜就不够买食油,买了食油就买不菜了,官兵吃不饱肚子,还要打仗,因此军心涣散,一开始手下个个直嚷“肚子饿”。这完全是一新问题,他以前在实行“特供”的第18军从没遇到过,为了确保部队战斗力,他只好用新方法解决新问题,私自决定每人每天增发口粮2两(实际上新秤1两3钱都不到)。增发了口粮,自己又不能去“造”米,卯吃艮粮后,他只好向军政部长要求解决这每人2两粮的增额。军政部长何应钦自然不理睬“陈小鬼”手下的“小鬼”,说:“人家都够吃,就你54军不够吃?”

黄维本是书生出身,浑身的憨,几次要求不成后,就将质量低劣的军粮用小口袋包装好,直接呈送军政部,说:“你们就看看这军粮到底掺了多少沙子吧。”

黄维这一闹,不仅触怒了军政部部长何应钦,而且还得罪了管军粮“掺沙子”的“贪腐”官员。关麟征闻讯又跑来“揭露”,对老长官何应钦说:“黄维故意与军政部为难,实际上就是陈诚的项庄舞剑。”

鸡飞得最高也飞不过鹰。何应钦大权在握,于是决定来个杀鸡吓猴。当黄维的小袋子再次送到他面前时,他就对他说:“既然你黄维说有军粮有问题,那就让人去查吧!”

(何应钦)

结果,何应钦派军政部的要员与军粮署的要员组成了一个联合军粮调查组,千里迢迢去第54军进行“稽查”。这些“稽查要员”就像蒋介石发起的“新生活运动”中兴起的全国篮球比赛完全是一个模式,官员一会儿是运动员,一会儿是裁判员,一会儿还是教练员,最后还是赛事解说员,要什么身份有什么身份。他们这一去第54军检查账目,书呆子气十足的黄维自认为心中无冷事不怕鬼敲门,既不按常规向检查大员行贿,也不按惯例大鱼大肉款待,反而板起面孔对来人说:“如果你们查出我有贪污中饱私囊之处,请指出,据实报告军政部,将我法办!”他这话言外之意就是:“我没事,就不怕。”如此这般,本身有“鬼”的“钦差大臣”一 “稽查”,能说黄维的好话?除了对亲眼所见的军粮中自己为了那点儿银子掺的沙子视而不见外,反而暗中直找黄维的茬儿,“证据”找好了,什么也不说,就拍屁股走人。黄维见他们查而不出,懊恨之余,又发给何应钦一份语气激愤的“辞职报告”,其中还自拟了一副对联:

“上上下下迟早都得下,生生死死早晚都得死。”

横批是“早下晚死”。

意思是自己早辞职“下了”,还可以保个晚被气死。

这时军政部长何应钦已决定撵走黄维了,几天后他签呈蒋介石:“黄维破坏军需独立,公积金不报不缴,请予撤职查办。”

这上缴公积金可是蒋介石在抗战中与“新生活运动”号称“两大手笔”的新政之一,见黄维竟然公然破坏自己的新政,很是生气,接着又见黄维自耍笔杆子写的“上上下下迟早都得下,生生死死早晚都得死,早下晚死”的对联,大笔批示:“可调本部高参。”

这“可调本部高参”就是调黄维任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高级参谋。老蒋算是没严厉“修理”黄维,手下留情了,这也让何应钦也碰个软钉子,但对于黄维来说可是大冤了。

在千里为官只为财的蒋家王朝高层中,黄维算是属于廉洁的。第18军由于陈诚“管教”得严,有一个“好作风”,军、师长调离时,都要将公积金移交给下任。黄维离开第67师到第54军时,这个“好作风”还是保持了。其实,公积金不报不缴,纯属诬告。

黄维被免了职。集团军司令官关麟征高兴了,“重击”了陈诚后,他准备派自己的参谋长张跃明接任第54军军长,并以自己的嫡系第52军25师师长姚国俊与第54军50师师长郑庭峰对调。这是国军中兼并他人部队的惯用手法。陈诚是此中老手,岂容关麟征班门弄斧,立即派第18军副军长罗广文去接黄维的任。何应钦又以罗广文非黄埔将领为理由进行阻止,陈诚马上改派“黄埔出身”的第18军军长方天接任,以罗广文升任第18军军长。方天有黄埔、陆大毕业的双重资历,何应钦再也无法阻拦了,只恨恨地说:“哼,靠土木系就能救中国吗?”

关麟征对第54军虎视眈眈,费尽心机到头来却落得一场空。但是事情还没结束,第54军的土木系开始了反击,师、团长们在陈诚的怂恿下,到处说:“宰相肚里撑得船,将军额上能跑马。这关麟征好歹也算是将军了,几十年前的小事儿现在还记得,小人儿!”于是集体为黄维鸣不平,联名控告关麟征企图吞第54军。这又使关处境十分尴尬。

可关麟征好歹也是“黄埔一哥”,不是什么软蛋儿,一气之下,直接跑去找他们的头儿陈诚,不顾犯上地发脾气说:“辞公是即将掌握全国军事的领袖人物了,不应该再封闭在土木系小圈子里,一个军长的职务都不肯放手,这小肚鸡肠哪是干大事业应有的心胸啊!”陈诚本因何、关居心叵测把黄维赶跑了而气恼,又听说何应钦在四处散布自己的谗言,现在关麟征又一番当面讥讽,他尴尬不已,但表面上大人大量,没有当面反驳,“哦,哦”几声算是应付了他。

关麟征一走,陈诚被气得胃病复发,吐起血来,只好回重庆治疗。

关麟征和何应钦这师徒俩一唱一合,把陈诚弄得够狼狈的了。这时蒋介石又赴开罗参加国际会议,何应钦便乘机怂恿老蒋:“远征军在国外打仗,关系国家声誉,要任用有力将领,才能在老美前打出中国人的威风来。”

蒋介石正恼着已任好几个月的远征军司令长官陈诚在缅甸作战没出什么大战果,为了在罗斯福等人前说上话,把陈诚的司令长官免了,派卫立煌去印度继任。

陈诚这次栽得惨了。

但蒋介石对这场黄维“贪腐事件”风波还不解气,当何应钦向他汇报工作时,顺便又“扯”上了第54军,蒋介石把手一挥,说:“不争气,统统调到印度去算了。”

其实,蒋介石把第54军调到印度去,一则是它“不争气”,二则也是想去多弄些史迪威的“美械装备”。谁知第54军运到印度时,史迪威却只接受它两个师——第14师和第50师,拒不接受“腐败的军部”。只好军长、副军长乖乖走人,第14师及第50师空运到列多“接受装备”。

这时驻印军攻下缅北孟拱、密支那后,因已是雨季不便作战,在孟拱、密支那地区休整,重新编组部队,10月,新1军受命又扩编为两个军,分别为新编第1军及新编第6军,新1军军长郑洞国改任副总指挥,原军部改为副总指挥部,第38师师长孙立人升为新编第1军军长,全军辖新38师、新30师、新50师;第114团团长李鸿升任新38师师长,新编第30师师长胡素因进攻密支那时与指挥进攻的美总指挥部参谋长鲍德诺发生矛盾,被史迪威撤职,由原第38师副师长唐守治升调师长,第50师仍由原师长潘裕昆任师长。原新1军的第22师师长廖耀湘升为新编第6军军长,辖新编第22师、第14师。

就这样,第54军的两个师与原驻印军合并,分别编成了新1军和新6军两军了。新1军经过这次整编又进行了一次“资源整合”,虽然“整合”也不过只时做了人员的调整,谈不上什么“资源优化”,因此也没其他什么“整军效果”,唯一的成果是师长孙立人终于名正言顺成为了新1军的主宰。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8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