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手机搜狐
SOHU.COM

中国军魂,对越自卫反击战,血战老山最残酷一幕!

1979年,中国政府被迫对忘恩负义的白眼狼邻居--越南,发起了一场空前规模的自卫反击战。在许世友和吴忠将军的指挥下,我军以摧枯拉朽之势,节节进击,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便收复了被越南侵占的大片国土并乘胜攻克越南北部多个重要城镇。

隆隆炮声中,人民解放军鲜红的八一军旗,直插谅山之巅。

此役狠狠打击了这个号称“世界第三军事强国”的国家的嚣张气焰,使其被迫逐渐收敛了对外侵略扩张的狂妄野心,稳定了我国周边的安全态势,并为我国改革开放的顺利进行创造了一个良好的外部环境。

展开剩余93%

战争的硝烟已经散尽。回望历史,我们不能忘记那些在对越自卫反击战的战场上牺牲的烈士,也不能忘记那些曾为国家和民族浴血疆场的参战勇士,因为他们是我们国家之魂,民族之魄!

老兵不死,只是渐渐凋零。让我们怀着崇敬的心情,回忆一下对越自卫反击战中最残酷的老山之战,看看这些老兵们立下的卓越功勋。

发生在老山的自卫反击作战,是距今最近的一场战事。

老山位于中国云南省麻栗坡县船头以西,中越边境口岸船头镇西南五公里处的中越边界骑线点上,横亘于中越边境12号至13号界桩之间最高点。主峰海拔1422.2米,占据老山,向北可通视我国境内纵深25公里的广大地区;向南可俯瞰越南老寨、清水以南至河江省会27公里地区;向东可封锁我国麻栗坡县至越南河江省的主要通道、口岸;向西可监视12号界桩以西至扣林山边境诸要点,扼越南西北部河江市通向中国云南省的咽喉,战略位置十分重要。

从古至今,历为兵家必争之地,中越双方对这个地方都极为重视。按照国际惯例,相邻两国边界两侧各15公里以内禁止屯兵和进行军事演习。

但越南政府自我军1979年完成自卫还击作战以后,不顾中国政府多次警告,秘密派兵侵占老山,依托复杂的地形,修筑了大量坑道、堑壕、掩体、藏兵洞,多道铁丝网、陷阱和防步兵壕。在距阵地400至600米及50至100米的我方地段,设有警戒雷场和宽正面、大密度的混合雷场,再配以火力控制大纵深。在越军的防御阵地内,配备了多种战斗火器,形成了直射、曲射、远射、近射、侧射、倒打相互交叉;上层、中层、下层、明火力、暗火力相互结合的密集火力配备。越军在整个老山地区形成了能打、能藏、能独立作战、能长期坚守的坚固野战防御阵地。

1984年4月20日,成都军区第14军40师和炮兵部队的12个炮兵连及4个坦克连,奉命进入老山反击战的前沿阵地。257门各种火炮布防在以船头为中心的炮兵阵地,备足三个弹药基数,全程覆盖越军田蓬、马林、杨万船头、都龙、金平平面工事、炮兵阵地、指挥所和越军仓库等414个目标。

1984年4月27日,昆明军区陆军第14军40师118团1营,奉命秘密从越军占领区穿插到老山背后,攻占1072高地,断敌退路,阻敌增援。

晚7时,全营700多名官兵冒雨离开营地,向万丈深渊荆棘丛生的老山进发。由于种种原因,部队出现掉队现象,天快亮了,全营大部没上来。此时,我军预定的炮轰时间马上就要到了,而1072敌警戒阵地的敌人也被惊醒,首先发现攀竹而下的我们,集中火力射击。我们只好迎着敌人的枪声猛上!越军的炮火对我穿插路线进行猛烈轰击,紧接着,我军的炮火对穿插路线上各高地也进行轰击。

到后来,是双方的炮火在所有地段和高地轮番轰击。整条穿插路线和诸高地转眼间变成了光与火的世界。阵地上到处都是弹片撕破空气的尖叫声,到处是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在这令人胆寒的爆炸声中,满山遍野的原始次生林和高大的毛竹在空中就将各种弹药引爆,这大大提高了弹片在空中的覆盖面和杀伤范围。敌我双方的士兵在这排山倒海般的呼啸声中一片一片地倒下去……

战斗打响不到两个小时,穿插路线的各个高地上已到处是伤兵和尸体。树枝上、竹林里、草堆中、灌木丛中到处是横飞的血肉和断肢残臂。有的尸体被弹片削去头颅,头断之处在咕嘟咕嘟地冒着血泡;有的尸体被炸成几截,五脏六腑被高挂在枝头上。阵地上那呛人的火药味、刺鼻的尸体焦糊味、令人作呕的血腥味相互交织到一起,残酷、血腥、恐怖笼罩着战场。

1984年4月27日,我军进入部署的前沿阵地。28日五点五十六分,我军一颗信号弹腾空而起,布防在以船头为中心的猛硐、芭蕉坪、交趾城等地炮兵部队的官兵们发言了,加农炮、榴弹炮、迫击炮、火箭炮、加榴炮等257门各种火炮的巨响汇成了一气,飞往老山,覆盖了老山及其老山越方的田蓬、马林、杨万船头、都龙、金平当面之敌工事,炮兵阵地、指挥所,驻兵点仓库等414个目标,顿时老山方向炸红了半边天。

我军老山主攻团官兵也已经全副武装静候进攻命令了。三次炮击之后,越军表面阵地的有生力量几被消灭殆尽,六点三十分,步兵冲锋的信号弹腾空而起,我军的总攻开始了!总攻部队配合主攻部队全面向老山顶峰推进,直插敌军心脏,各种火器将积蓄的怒火射向敌阵,一排排手榴弹划过一条条弧线砸向敌阵,扬起的烟尘在敌人的阵地前布起一道烟幕,到处都是越军尸体,经过5小时20分的激烈战斗,我军攻下老山主峰。击毙、击伤越军900余人,摧毁敌火炮30余门、军车20辆。我军牺牲官兵233人。

1984年6月12日,越军偷袭我老山近那拉方向的阵地,守卫该阵地的二连几乎全部阵亡,随后上去查看情况的我数名士兵也被越军打死,天亮后我一个排45人上去,又几乎全数尽墨。后来一个火箭炮齐射,我步兵才重新夺回阵地。

随后越军出动500~600人冲击,结果被我炮兵牢牢地封锁住,敌方伤亡惨重。6月19日,越北二军区的敌人又以两个步兵团的兵力,在炮火的掩护下,向我松毛岭防御阵地发动大规模攻击,企图从我老山防御线的东线打开口子向老山主峰推进,最终在我军的打击下越军又遭惨败。

进攻老山惨败后,不死心的越军又组织了六个团的兵力伺机反扑老山。7月5日,我军工兵部队用火箭布雷车向我防御阵地前沿抛射了30多万颗大小地雷,形成了东西长7公里、纵深宽500米的地雷区。我炮兵部队征用地方车辆近800台,昼夜不停地从内地弹药库将大量的炮弹运到每个炮兵阵地。每门炮的弹药基数超过常规0.75的4倍以上。我军使用了先进的炮兵雷达监测系统,只要越军的大口径炮弹一发射,3秒钟内计算机就能准确的标绘出越军的炮兵阵地所在地和炮的种类,这对准确摧毁越军的炮兵阵地起了重大作用。

7月11日晚,我军情报侦察得知越军已开始向我防御前沿运动,我军指挥部命令:炮兵第四师和炮兵320团,以130加榴炮、122加榴炮向越军后方供给基地、炮兵阵地、后续部队、保障部队等可能集结或屯留的地区及敌清水口附近地域进行10分钟火力急袭,待取得战果后,加大炮火密度;命令三个小口径炮兵营,对我防御前沿三公里地段内进行10分钟火力急袭,待取得战果后再用大口径火炮射击。

12日凌晨2点,我炮兵119炮群进行扰乱性射击,结果,敌方阵地无任何反应。除了一线警卫部队外,我军所有部队都放松警惕入睡。然而,战场情况是残酷恐怖的,越军已经潜伏到我军阵地前的500米以内地段内。凌晨5点,越军偷偷地摸了上来,一瞬间全线开火。我立即还击,在黎明的黑暗之中,弹道发出的光亮密如雨丝。由于越军是偷袭,我守卫部队被打了个措手不及,于是紧急呼叫炮火支援。但越军已经摸了上来,敌我交错,我炮兵不敢开炮,怕打了自己人。没有炮火的支援,我步兵无论如何也抵挡不住越军6个团的攻击。尽管官兵们殊死搏斗,除一名眼睛打瞎的战士,其余官兵全部阵亡,越军一个营占领了168高地。

下午13:00时,430辆车的炮弹运到,119炮群重新发出怒吼,集中全部火力猛轰164高地(由于炮击,168高地浮土被削平,变成了164高地),顿时164高地上硝烟迷漫,一片火海,我军步兵一个排45人随着炮兵火力的延伸,向上冲锋,收复了164高地,越军一个营600多人,只剩下6名幸存者。越军在164阵地失利后并没有退缩,相反发起了更凶猛的集团冲锋。我军大部队和炮兵紧密配合,万炮齐鸣,越军士兵随着炮声飞向天空,尸体挂上树梢。解放军的机枪、冲锋枪,象割草一样把一批又一批越军击倒在地,越军依然没有退却,直至阵地上到处尸横遍野,残肢断臂,惨不忍睹,鲜血染红山坡,3700多条生命在此消失。叶剑英元帅看过战场录像后不禁惊叹:“自淮海战役以来,还没有见过这么多敌人尸体。”我军在老山战役中,也牺牲了632名官兵。

战场上越军尸体太多,我方通知越军50人以下,打红十字旗,不准带武器来收尸,他们来了七八十人,不打旗,还架着高射机枪。我炮兵自然用炮轰来欢迎这批不知死活的小丑,结果有来无回的越军不来收尸了,我军防化团只得用火焰喷射器让这些阴魂升天。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8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