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旅游
手机搜狐
SOHU.COM

为什么有人愿意花3000块钱飞去香港吃脏摊儿?

很多大陆人去香港只有一个目的:刷卡购物。

先去海港城的Chanel花半小时在门外排个队,陪着女朋友从1楼跑到4楼找她想要的那款包;

然后再去中环东方表行比比价,看看到底比内地的劳力士便宜多少;

接着去弥敦坊的Sasa全程冷漠地帮女同事代购化妆品,最后都以实在搞不清楚打电话过去问而告终。

香港这座城市的特色早已被购物欲望所淹没,变成了一座距离我们3个小时航程的巨大Shopping Mall。

所有人只看到它的浮华,没看到它的灵魂。在我看来,那些嘈杂拥挤的市井集市,不起眼但有设计特色的小店和蜗居以及隐匿在深巷中的美味脏摊才是它的最大魅力。

展开剩余92%

下APP,领双11红包

我在过去半年中因为一些原因去了几次香港,在走走看看中写下了这篇「香港探店小记」。

在百德新街的爱侣,面上有种顾盼自豪;

在台上任我唱未必风光更好,人气不过肥皂泡。

——Twins 「下一站天后」(词:黄伟文)

大丸百货曾经是很多人记忆中的香港闹市区。

我们学生时代听Twins那首「下一站天后」,里面提到的「站在大丸前」就是指这座已经被拆除的铜锣湾地标。

当年日资百货林立的铜锣湾一度是香港小银座,如今百德新街成为新一代年轻人喜欢去的潮流购物地,那些朋友圈代购常发的时髦服饰品牌都在这个区域设有店铺。

这里的宜家能淘到一些大陆不发售的设计款,收藏CD、DVD的朋友也可以在百德新街上那家香港最大的HMV音像店逛一逛。

喜欢去甜品店拔草拍照的一定不要错过Lady M,我曾在那里买过一角千层蛋糕。继续穿过大片涂鸦的小巷就拐到了加宁街,路过众多潮牌店铺,犹如置身东京街头。

铜锣湾的时代广场一端,除了大家都很熟的各大奢侈品招牌以外,也藏着一些低调的店铺。

例如全球只有12家的Nike高端潮流支线NikeLab,各种实验性的新款和设计款都会在此发售。

拐角是Gentle Monster。

这个最近几年很火的墨镜品牌在北京三里屯和上海淮海路各有一家店面,内外装潢和货品一样时髦。

到了铜锣湾必去的就是路边摊苍蝇馆。往湾仔走,会发现很多米其林钟爱的好吃小食,比如强记的糯米饭就是百吃不厌。

出了湾仔地铁,轮渡通勤于港岛和九龙的人潮迎面扑来,天桥下藏着利强记,这家脏兮兮的路边摊以鸡蛋仔出名,炸猪皮和肥肠卷也是经典的街头小食。

如果老字号甘牌烧鹅排不上队,可以转道去吃永华面家的猪脚竹升面。

「竹升」即竹竿,用特殊方法压打出的极有弹性的面条,我觉得很好吃,一连来了几回,但据说压面的手艺已经后继无人。

它的绝配是红豆沙,煮的时候加了陈皮,带有别致的香味。

左:强记糯米饭,中:利强记,右:永华面家

我一直认为酒店并不是越大越好。

在铜锣湾有香港唯一的「Small Luxry Hotel - 小型精品酒店联盟」:「逸兰酒店 - Lanson Place」。

这个组织成立于1991年,目前在全球70多个国家拥有520多家独立经营的豪华酒店,恪守着「小而美」的生存理念。

不过我最终没有选择这家,而是位于天后站附近、被生活方式杂志Wallpaper*推荐的城市设计酒店:Tuve。相较于逸兰来说,我觉得这家在风格上更特别一点。

Tuve的入口和房间都没有名字,往里走就是全黑的大堂。空气中散发的是木质香氛,备品是纽约的一家小众独立香水品牌Le Labo,在铜锣湾也有门店。

我很喜欢黄铜混凝土与大理石的禁欲系设计。房内灯光做得很昏暗,很有一种安静、私密的气氛。

我坐巴士路过九龙城,昨日启德已变冷清;

寨城消失,记忆给铲平。

——林一峰「浪漫九龙城」(词:林一峰)

对于爱好港式暴力犯罪电影或漫画的人来说,九龙城就是香港最神秘的禁忌之地。

就像歌里唱的那样,这座罪恶黑暗之城如今变成记忆,只剩下一座旧址公园早已失去以前的传奇色彩。

所以,大多数游客的九龙游是在尖沙咀眺望天际线开始的。其实穿过维港、九龙一侧的天际线比在港岛更好拍。

它的背后就是楼顶有个直升机停机坪的香港半岛酒店。门童并不会阻拦想要进去看看或是假装来喝下午茶的游客。

弥敦道、旺角、油麻地这些地方要在入夜后逛才有的看。网上那些布满彩色灯牌的香港经典照片,正是九龙的街景。

想要体会最地道的港民文化,就一定要去庙街夜市走一圈。

不过对于爱拍照的游客来说,这条短短的街道吸引人的并不是那些廉价小商品、玩具,而是正对庙街出口的高层停车场经典取景机位。

庙街出来,只见看相算命的红帐篷一排摆开,每个棚里都坐着一个百无聊赖的「大师」。

再走两步,巨大的灯牌映入眼帘,照得狭窄街道一片红彤彤,走在其中才感觉真正来到了印象中最原汁原味的香港。

不过如果只能推荐九龙的一个好玩去处,那还是深水埗,香港的中下层居民都聚集于此。

上一次来还是年前,人们穿梭在置办年货的集市中,花市与鸟市也在附近,因此喧闹的市井气息非常有生命力,人味儿十足。

去九龙必吃苍蝇馆子和小吃。光在深水埗区的福荣街从头走到尾就能吃到撑。

有名的维记咖啡粉面在这条街开了三家店,白瓷砖拍出来很有港味,可以点一碗脏兮兮香喷喷的猪肝粉尝尝。虽然被蔡澜推荐过,但我吃完觉得味精过多。

十八座狗仔粉、文记车仔面和猪皮鱼蛋粉面也值得一试,虽然都是小小一碗,但小心不要吃太多给别家留点肚子。

不远处的老字号豆制品小食店「公和荳品」藏在一堆菜市场摊位中,买几块煎酿豆腐配一杯豆浆,去过的都说好。

左:尖沙咀的鸡爪汤,中:维记猪肝粉,右:炸猪皮

「笼屋」是九龙的一大特色。

蜗居香港的社会底层人士无力负担高昂的房租,只能栖身在深水埗危楼里的2平米铁丝牢笼之中。他们在棺材一般的隔断里度日,那是都市的光鲜背后绝望的边缘人群。

我在这里找到一家名为「云吞面」的青旅。二楼的青旅虽然不会那样逼仄,但铁丝隔断和床底的笼子保险箱足以让来这里旅游的人体验一下这种狭小空间带来的局促感。

这家旅社的门面是个咖啡店,内里堆满复古杂货,十分有趣。

我在九龙住过的另一家是靠近K11洛克道的Hop Inn,也是间青旅。它的地段很好,也没什么大毛病,在寸土寸金的香港不失为穷游的性价比之选。

皇后大道东上为何无皇宫,

皇后大道中人民如潮涌。

——罗大佑「皇后大道东」(词:林夕)

去过九龙之后,再去港岛,会发现这是两个世界。

直到现在,中上环一带仍有一种比其他地方更「洋气」的风貌,在中环核心地界的皇后大道,依然人潮汹涌。

和铜锣湾的潮流风尚略有不同,逛中环的乐趣更多在于设计和文创小店。

网红香氛店Buly 1803就是比较值得去的一家,充满浓厚的古典欧陆风尚,店员在包装后会用花体字写上名字和祝福语。

MQ元创方和门面低调的新锐画廊H Queens也同样值得一去。

沿着摆花街走到荷里活道,香港网红打卡地蓝色楼房涂鸦就在这里。

如果你对收藏感兴趣,还可以顺便看一下古董。

这里聚集了上百家古董店及摊位,只要花几百块,就可以把一些好看的小玩意儿带回家。

不过很多人都没注意到旁边的Tom Dixion,这是英国鬼才家居设计师在亚洲的第一家店,楼上是Nodi咖啡。

在中环,陆羽茶室、莲香楼、九记牛腩都是很有名的传统老字号,但门口总是人满为患。如果排不上队,不妨改变策略去吃路边摊一乐烧鹅。

半山扶梯的兰芳园是丝袜奶茶的发源地,再来块猪仔包就是一份经典早餐。

左:一乐烧鹅,右:兰芳园

上环的坤记据说是全香港最好吃的煲仔饭,可惜午市只能吃得到一份润肠腊味。

IFC地下搭乘机场快线的地方就是号称「最便宜米其林一星」添好运点心店,酥皮叉烧包很好味,如果排队不是很长,还是建议一吃。

如果说铜锣湾属于新锐设计酒店,九龙属于小旅店和青旅,那中环便属于传统的高级酒店。

寸土寸金的香港居住空间普遍比较小,就算顶奢酒店如文华东方也是如此。

相比起同在中环、注重设计感的置地文华东方,老文华的装潢更加保守古典,不少名人政要都曾是座上宾。

2004年4月1日,一位男星曾经从这里一跃而下,他的名字叫张国荣。

如今酒店已经加装了栏杆,地标性质的中银大厦从窗外隐约可见。

在结束这篇香港游记之前,我想给各位3个实用Tips:

记不清是第几次来香港后,我不再看地图也不再拍照打卡。只是走走吃吃逛逛,一如每个人生活着的城市。

在过去一百年,香港发生了太多改变,是凤阙阶前守夜的黄豹,也是海风吹过五千年的东方之珠。

而如今这里,只是听到觉得稀松平常、想来随时都能来的地方。

|编辑:李陶

|排版:王健羽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8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